笔趣阁 > 三国之黄巾神将 > 第7章 虎血淋身有变化
      沙沙!

      一颗虎头从灌木后面露了出来。

      终究还是赵徽的耐心更胜一筹。

      四目相对,老虎的身躯也缓缓从灌木中露了出来。

      看着只有一米多长老虎,赵徽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眼前这只老虎明显还没有成年。体重不会超过一百公斤。

      赵徽很是平静的直视老虎,老虎则是缓缓围着赵徽走动,随时准备扑向赵徽。

      赵徽不敢有丝毫大意,精神高度集中,他只有一次机会。

      吼!

      一声虎啸,霸气绝伦,这只老虎两条后腿一蹬,身体瞬间腾空,朝赵徽扑了过来。

      半空中的老虎已然张开它的血盆大口,一阵腥风吹向赵徽。

      赵徽双脚不动,一支匕首悄然从袖间滑到手中。

      就在老虎将要扑到身上的时候,赵徽整个人向后倒下,同时匕首被举到胸前。

      噗!

      赵徽摔倒在地,接近两米长的老虎重重压在他的身上。

      手中的匕首已然深深插进老虎的脖子,虎血顺着匕首流到赵徽身上。

      赵徽咬牙推了推,却是无法从老虎身下离开。

      很快,赵徽全身都被虎血浸湿。

      赵徽感觉浑身发烫,流到身上的虎血,似乎透过衣服,透过皮肤,融进他的身体。

      这已然是赵徽第二次被虎血淋了一身。

      第一次是张角斩杀的那头猛虎,在黑洞中虎血淋了赵徽一身,只是当时的赵徽处于昏迷中,毫无感觉。

      这一次不同,赵徽是清醒的,但是他又不能确定现在是幻觉,还是真的在吸收虎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赵徽感觉自己快要热死的时候,压在身上的老虎终于动了,被人掀到一旁。

      “赵大哥,赵大哥,你没事吧。”

      一个人跪在赵徽身边哭泣,却是之前慌乱独自逃跑的张望。

      对于张望遇到危险,抛下自己独自逃跑,赵徽内心并没有愤怒。

      他见过太多在大难当头,兄弟反目的事情。

      他自己的身体会如此,虽然他还不知道谁是真凶,但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暗中下手,也只有那几位并肩作战的兄弟了。

      而现在的张望,只不过是结伴同行的一个路人。

      看着张望跪在身边痛苦悔恨,赵徽心中没有愤怒,但是张望能够回来,还是让赵徽有些意外。

      “好了,别哭了,我还没死。”

      张望连忙抱住赵徽:“赵大哥,刚刚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和老虎同归于尽了。”

      张望跑远后,这才想起赵徽,等了许久,犹豫了半天这才慢慢往回走。

      当看到老虎趴在赵徽身上的时候,他差点再次扭头就走。

      又看了一会,见老虎始终没动,这才大着胆子往这边靠近。

      等确定老虎死了之后,这才将老虎的尸体给掀开。

      看着老虎脖子上的匕首,以及赵徽身上的鲜血,他以为一人一虎同归于尽了。

      “能先扶我起来吗。”赵徽道。

      虽然他杀死了老虎,但是老虎在扑过来的时候,也是将赵徽抓伤了,好在不是要害。

      张望连忙将赵徽扶起,靠在边上的一颗大树坐下。

      “赵大哥,你是怎么杀死那只老虎的?”张望问道。

      他本以为赵徽肯定死了,只是大着胆子回来看能不能给赵徽收个尸。

      此刻看着被他掀到一旁的虎尸,心中还是很难相信,一个比他瘦弱得多的人,竟然能够杀死一只老虎。

      之前在张家村的时候,张望在赵徽身上吃了个小亏,但那时也只是觉得赵徽或许有点本事。

      但能屠虎的人,就绝对不是只是有点本事了。

      不管什么时候,但凡是有人能独自杀死一只老虎,就足够他向别人吹嘘一辈子,甚至以此成为那些世家的座上宾、供奉。

      张望此刻看向赵徽的目光,全是崇拜。

      他的身体看起来比赵徽强壮,但是面对老虎他只能掉头逃跑,甚至抛下同伴。

      看着赵徽,张望心中很是羞愧,眼前的人虽然身体瘦弱,但却是真正的男人,而他虽然身强体壮,但顶多只能是个男孩。

      赵徽道:“只要心平手稳,杀一只老虎很简单的。”

      如果是其他人这样说,张望绝对会用口水喷回去。

      但赵徽用实力证明了,特别是赵徽的身体,如果赵徽的身体和他一样强壮,张望知道自己就连扶赵徽起来的机会都不会有。

      “可以帮我清洗一下伤口吗?”赵徽道。

      虽然伤口不致命,就算不处理,过几天也会自行愈合。

      但这样的环境,赵徽还是很担心伤口处出现感染。

      以他现在的身体,如果伤口出现感染,可能真的走不出这片山林了。

      在赵徽的指导下,张望用携带的清水给赵徽的伤口清洗干净,然后用干净的麻布包扎好。

      等这一切弄好之后,太阳也马上就要落山了。

      今天两人走的路,还不不到昨天的一半。

      升起火堆,张望切下一条老虎的后腿放在火上烤,很快就飘起肉香。

      “赵大哥,你先吃。”闻着肉香,张望很很的吞了吞口水。

      他一年很少能吃到肉,只是和村里的同伴去山中,偶尔抓到野兔什么的,才有机会吃上一口肉。

      更多的时候,就算抓到野兔什么的,也是拿去换成黍米。

      至于家中的饭桌,一年到底也就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看到一只炖烂的老母鸡。

      他可是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够吃到老虎的肉。

      赵徽也不客气,老虎的肉他也吃过,虽然闻着很香,但是吃起来味道远不如兔肉鲜美。

      赵徽如今的身体,一顿吃的都很少。

      随便吃了几口后,就躺下休息,虽然夜晚的清风很是凉爽,但是赵徽的身体很热,这种热和平时不一样,像是热量是从身体内散发出来的。

      不是风能够吹凉,就是躺在冰水中,同样会觉得炙热。

      “赵大哥,你还吃吗?”张望啃完一把抹了抹嘴问。

      “不吃了。”赵徽低声道,他此刻有些昏沉,很想睡,但是身体的炙热让他又很难睡着。

      “哦。”张望有些意犹未尽,很想在烤一把虎腿,这可是老虎的肉。

      最后摸了摸肚子,还是灭了火堆,隔着赵徽两个身体的位子躺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