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联盟之上单魔王 > 第246章 薛定谔的猫
    “蛤蟆给我吧,我还差点儿钱出黑切!”

    “emmm,OK!”

    “F4,拜托了,我也差点儿钱!不骗你,真的!就差一点点!”

    “我.......拿走吧!”

    Relgnover觉得心很累,非常累。

    凭什么,受伤的总是打野?

    野区里刷的新一轮野怪,Relgnover只吃了一组蛤蟆。

    蛤蟆是锐雯的,蓝buff和F4是维克托的。

    因为要打团,红buff自然要交给AD,然后Rekkles顺手牵羊,帮忙加快了石头人的刷新时间。

    一点点,一点点!

    永远都差一点点!

    这特么哪里是一点点?明明就是亿点点!

    一番折腾,kakao先前在中路发起的“自损一千,伤敌八百”造成的对位劣势已经被抹平。

    当下,Relgnover的蜘蛛完全不具备前中期“刺客”的资本,与一个游走的辅助无异。

    含泪望着自己的野区被队友一一清理干净,Relgnover咬咬牙,咽下泪。

    Fxxk!

    嘴里骂着,手却熟练的点击商城。

    支付成功,真眼已配送。

    心在滴血!

    ......

    整理兵线,布置视野。

    Fnc主动发起,iG有意迎战。

    在双方共同的默契下,下半野区河道处风声鹤唳。

    “石头人在哪里?”

    “该死,找不到石头人的位置!不会是在咱们的野区吧?”

    “应该不会,他绕进来的话很难躲过咱们先前的视野侦查。”Yellowstar顿了顿,“不行,还是得小心点儿。万一真被他溜进来了,那可就有麻烦了。”

    “我眼位已经插完了,谁还有?”

    “我还有,我去!”Rekkles出声道。

    于是Fnc的阵型迅速收缩回来,打算为Rekkles争取点亮视野的时间。

    “打!”

    一声令下!

    来自江淼,响彻iG队伍语音频道!

    “嗷~”

    轮子妈一声吼,挖掘机钻隧道而出!

    借助着轮子妈的全体提速,rookie迅速接近Fnc阵型。下一秒,冰径延伸而出。

    率先亮剑,逼的Fnc不得不回头应战!

    江淼当然不能放任Fnc来点亮视野,否则到时候自己的位置就与队友分割开来,所谓的绕后也成了白送!

    瞬间,河道处技能漫天飞舞,血条交错狂跌。

    “拉开一点儿,不要站一起!”

    Febiven为了躲避丽桑卓的进场控制,以及挖掘机的虎视眈眈。不得不主动拉开距离,不敢立刻进场输出。

    闪现没冷却,就是这么艹淡。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不过他也没闲着,赶路的同时不断ob指挥。

    “小心Hunter!石头人还没.......”

    崩!

    天崩地裂!

    打断了Febiven还未说完的话。

    维克托的身体猛然升至半空!

    AWEQA巨九重置平A。

    第一发平A与最后一发平A,携带耀光被动伤害(耀光被动刷新时间:1.5秒)。第一发平A后续的每一发平A,都携带着W主动提供的额外攻击力及技能本身赋予的额外伤害。由始至终每一发平A,都兼备巨九效果:普攻对首要目标造成5+1%最大生命值的额外物理伤害。

    再加上巨九的主动:新月,和REQ带来的技能输出。

    大屏幕中呈现出画面动人心魄!

    接近满血的维克托升空,从升空的刹那血条开始蒸发。

    1.5秒后终于落地,却仅剩一丝血皮!

    A,最简单的一发平A,轻飘飘的落下!

    Febiven半张着嘴巴,瞪圆了眼睛。

    血条终于蒸发完毕,屏幕由彩转灰。

    “You have been slayed。”

    没了!

    突然暴毙!

    ......

    “这......这是什么?”

    主场解说颤着手指向屏幕,

    “这不是石头人吗?”

    “这还是个石头人?”

    “石头人不是混分巨兽吗?它不是肉坦吗?”

    “为什么?为什么它变成了刺客?”

    没有人回答他,他的搭档也在目瞪狗呆。

    刺客石头人?当然有!低端局喜闻乐见的AP石头人,一套秒后排司空见惯。

    可再看看这个石头人,他不是AP!厚实的身躯与AP那孱弱的身体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两者兼备?

    这不科学!

    “秒了!阿水秒了Febiven!”

    “凯南冲进去制造了aoe控制,可Rekkles是AD出装,这个凯南不具备aoe输出,他不是天雷!顶多就是个穿天猴儿!”

    “哈哈哈!Fnc唯一的aoe输出啥也没做就没了,Fnc还凭什么能打赢这场团战?”

    笑笑激动的快疯癫了,手舞足蹈!

    “太狠了!阿水为我们重新定义了石头人这个混子。”

    “混分巨兽也可以超凶的,凶的一批!”

    意犹未尽,来不及喘气,又指了指屏幕,仿佛屏幕上还在定格着方才维克托暴毙的画面。

    “你们注意到没有?阿水刚刚输出的位置!”

    “芽儿呦~平A的方向恰好对着Fnc的阵型。就这几下平A,靠着巨型九头蛇的扇形溅射,累积起来打了多少aoe输出?”

    “太细了!阿水实在是太细了!”

    “真男人就该这么细,阿水牛批(破音)!!!”

    团战还在继续,当锐雯突进后排的刹那,射可可捏在手里的RE终于交出。

    然后肉身上前,W狗链子就套在锐雯身上,虚弱挂上。

    在此期间,rookie与孩儿神迅速拉出安全距离,

    “集火!秒锐雯!”

    狗链子束缚生效的刹那,便是Huni的丧命之时。

    Huni何许人也?胡八万了解一下!

    为什么他能胡八万?因为这个比全输出。

    所以,又称胡不肉!

    泰隆与亚索的台词是Huni最好的诠释:游走在刀尖之上,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秒人与被秒是薛定谔的猫。

    只有当Huni冲进人群,

    闭着眼,旋转,跳跃之时!

    你才知道,他到底是胡八万,还是胡不肉。

    这一刻,Huni的猫明确了。是的没错,它叫胡不肉。

    “杀!还能杀!继续杀!”

    “Huni也暴毙了!老子现在就想Fnc问一句:吗的!还,有,谁?”

    笑笑不是官方解说,他不怕被藤训扣工资。

    去年的S4就是如此,解说OMG时情不自禁的爆粗,渲染出无限激情。

    从维克托暴毙,到Huni捐躯,不过数秒时间而已。

    剩下的,Rekkles与野辅,面对满血石头人,半残的iG其余四人,瞬间只觉得遍体生凉!

    AD凯南最大的缺陷暴露出来了,持续输出?没有!爆发输出?也没有!

    当大势已去,Rekkles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无力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