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出人头地啊 > 43.你对我的好都记心里。
    进屋后的左小夭很拘谨。

    她紧紧捏着手里面的保温饭盒,偶尔抬起头来,对这里充满了陌生,让她藏在秀发下被遮住的精致瓜子脸略微失色。

    陈东阳给她搬来了椅子,还给她倒了杯热水。看她衣服和裤子都被淋湿了,自己这里没有更换的,就担心她感冒了,赶紧给她找来一件厚的衣服。

    “你怎么来这里了?”

    陈东阳还以为来的人是韩青鲤,却没想到是一位仅仅见过两面的邻家姑娘。

    左小夭披着陈东阳的大号外套,双手仍旧抓着保温饭盒,低着头小声说:“好些天没在小区看到你了。后来给人打听,才知道你得了病。”

    陈东阳:….

    什么叫得了病?

    自己这是主动隔离。

    不过连初中都没读完的小姑娘不懂得这些,以为隔离就是得了病,陈东阳也不和她计较。

    陈东阳好奇问她:“我得了病,你就来看我?”

    左小夭‘嗯’了一声。

    “听别人说,得了这种病会,会,会死。”

    左小夭抬起头,房间温和的灯光,衬托着她灿若星辰的眼眸:“我就想在你死之前来看你一次,那晚,你给了我一碗饭。”

    陈东阳欲哭无泪,这丫头来这里原来是报答一饭之恩啊。

    她这是怕我死了,以后没机会再报恩?

    有这么执着的人吗?

    不过,她知不知道这里的危险?

    估计是不知道吧!她应该没想这么多。

    左小夭的好意,陈东阳心领了。

    觉得这姑娘挺实诚的,也是个善良的女孩。陈东阳看到她一直抓着手里面的保温饭盒以及一个装着奶茶的手提袋子。知道小姑娘的生活挺不容易的,但陈东阳打算接受她的好意。毕竟人家小姑娘冒着冰冷的夜雨来到这里,这份感情还是颇让人感动。

    “我这个病,不会死,不过你待在这里不安全,还是快点走吧,被人发现了,你就走不了了。你手里的保温饭盒和奶茶也是给我带的吧?谢谢了!”

    左小夭听话地点点头,双手伸出来,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儿,十根手指很是好看。

    她打开保温饭盒,最上面的小盘子里是两个鸡腿,还带着温度,连饭盒一起递过来。

    “给你带的!”

    还别说,吃了大半个月的食堂快餐,如今见到荤腥的鸡腿,陈东阳竟然觉得非常可口。

    “我给了你一碗饭,你带给我两个鸡腿,我们扯平了,互不相欠。”

    陈东阳接过饭盒,大快朵颐吃起来。

    保温饭盒里面除了鸡腿,下面一层还有炸鸡翅,麻辣鸭脖,这些东西应该都不是左小妖做的。陈东阳问她:“你是去夜宵摊买的吧。”

    左小夭点点头:“下班的时候才买的。”

    “你才下班?”

    现在都凌晨一点过了,那天元宵节的聊天中,陈东阳知道左小夭在一家奶茶店上班。

    什么奶茶店下班时间这么晚?

    左小夭说:“奶茶店九点就关门了,我下班后又去夜宵摊帮忙。”

    陈东阳知道了,她做两份工。

    看着眼前这个年龄只有十五六岁,搁上辈子也就初三学生的邻家女孩,当别的同龄人都还在学堂上课的时候,她已经在养家了。

    也许自己现在吃的这一顿丰盛的夜宵,有可能小姑娘要工作两天才能赚到钱,陈东阳突然就觉得不那么美味了。

    左小夭一直低着头,没看见陈东阳异样的表情,她讷讷开口说:“喝口奶茶吧。”

    左小夭打开手提袋,里面是一个大号奶茶杯:“还有温度呢。”

    看着对方眼神中的渴望,陈东阳不忍心拒绝。

    陈东阳端着奶茶杯看了下名字“悠悠”,应该是奶茶店的名字,喝了口,味道极好。问她说:“这奶茶你做的?”

    “嗯。”

    “你只会点头说嗯吗?”

    “嗯。”

    “味道不错,学了几年了。”

    “三年了。”

    “那这么说起来,你十二岁就工作了。奶茶店敢收童工?”

    左小夭还不太明白童工的慨念:“老板对我很好。当初是看我可怜,才收留我当学徒。”

    陈东阳和她闲聊道:“那老板每个月给你开多少钱工资。”

    “550。不过,老板说,今年过了,会给我涨工资。”

    这点工资对于奶茶店员工不低了,陈东阳手下当网管的陶澈24小时上班,老板才给开800。

    陈东阳问她:“你有没有想过,再回学校读书?”

    左小夭摇头:“没想过,我要是不工作,我和我爸两人都会饿死。”

    这就是她的难处吧,陈东阳又问:“你是怎么进学校,又是怎么进这栋楼来的?”

    “翻,翻墙进学校的。我前几天来过一次,保安不让我进这栋楼,我就挑了下雨天,大家都在屋里躲雨的时候偷偷进来。”

    “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

    陈东阳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这位个子只有一米五多一点,还没完全张开的邻家姑娘,她怎么翻得过那两米高的墙:“翻墙进来,你不怕吗?”

    左小夭摇头:“不怕。”

    无论谁听到这句,都有种很强的保护欲,陈东阳告诉她:“鸡腿不错,奶茶也好喝,下次别翻墙进来了。很危险的知道不。你应该看了电视吧,呼吸道传染病正闹的厉害,我就是因为这个病被隔离的。”

    左小夭点点头。

    “那你告诉我,你会不会死….”

    左小夭抬起头来,与陈东阳目光对视。

    那晚,就是眼前的他,给自己端来热腾腾的饭菜,还把温暖的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

    生活中的磨难,早已让左小夭养成哪怕别人对她一点点好,她都要百倍千倍报答回去。

    所以在听到别人谈及陈东阳要死了,她就想来看看对方。

    前后来了几次,都没有见到。

    不过大致把路探清楚了,趁着今晚雨下的大,没想到真让她得偿所愿。

    这邻家姑娘认真起来的模样乖巧可人,陈东阳叹了叹:“我没事儿。不过,你要是出了啥事,我良心不安。”

    左小夭嗯了一声:“那我回去了嘛。”

    说完把陈东阳的外套脱下来,叠好放在凳子上。

    她站起来要走,陈东阳叫住了她:“等等,这件衣服给你。”

    陈东阳找了件有帽子的外套,给左小夭套在身上。“这样就不怕下雨了。就是衣服有点大,不过没关系,你现在才十五岁,还有几年长身体的时候。你以后一定是个漂亮温柔的人。”

    左小夭抬头看了看比她高一大截的陈东阳:“你对我的好都记心里。”

    站在门边,看着小姑娘悄悄下楼的背影,外面的雨下的颇有些大,滴滴答答从房檐落下来不知什么时候会停,而陈东阳的心里面却悄悄荡起一丝涟漪。

    “雨夜姑娘,再见!”

    陈东阳给她取了个名字,关了房门,看着那还带着温度的鸡腿和奶茶心里面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