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出人头地啊 > 42.雨夜送饭的人
    陈东阳把创世中文网的网页链接捆绑在外挂上发给了向松。

    向松拿到更新的外挂,还有些奇怪地问了句:“你捆绑个网站在上面干嘛?做导航?”

    向松一边问,一边点进去这个网站。

    向松对网络文学不熟悉,瞧一眼没看出所以然。只觉得花哨的,没啥点击的兴趣。片刻后说道:“你的网站不像是导航,也不像是门户啊。这是干啥用的?”

    陈东阳本来就不打算暴露自己太多的消息,找了个借口说:“一个同事弄的个人小说网站,无非是想赚流量,知道我在开发外挂,让我帮忙推广一下。”

    陈东阳的借口张嘴就来,反正他现在是马化云,不论做什么事都有假身份背锅。

    向松了然,现在的互联网淘金者必做的项目就是导航还有门户,也有做音乐门户以及视频的,不过后者的技术含量高,也需要本钱。

    搞小说网站听都没听过,注定不长久。

    直接忽略了陈东阳捆绑的小网站,向松说另外的事:“马兄弟,不知道你有没有接触过奇迹MU这款游戏,你看能不能也搞一个BOT变态外挂出来,我想一下子吃掉奇迹MU这款游戏的外挂市场,争取干一票大的。”

    向松的野心来源于他的预感。

    向松预感外挂市场的蜜月期就是一年左右,这个蜜月期渡过后,前路将异常艰难。

    以前,向松只是守着热血传奇这块外挂蛋糕。

    现在,他想把奇迹MU外挂的蛋糕也瓜分了。

    就当是结束前最后的疯狂。

    陈东阳没有立刻拒绝向松的要求。

    他考虑到现在创世中文网正是用钱之际,而且刚刚签约了第一个大神约,正是缺钱的时候,立刻答应了向松的要求:“三天后,我就把奇迹MU的外挂包发给向老板,不过,开发费还是先提前支付一部分。”

    向松懂很懂规矩地点头说:“咱们还是老规矩,分成64开,先支付你100万分成费。马兄弟是来沪上拿钱,还是我给你汇过去。”

    陈东阳现在正处于隔离期,不能离开宜江市,当然也不能和向松有转账交易的凭据。

    想了想,陈东阳决定叫熟悉的人去拿钱稳妥一些:“最近公司比较忙,我抽不开身。”

    他话还没说话,向松立刻截断道:“那我给你汇来吧,现在汇钱都比较方便了。”

    陈东阳总觉得向松也不是省油的灯:“我让我朋友过来拿钱。”

    向松听出来那味儿了:“那以后结算的分成费,马老弟也是亲自来拿?”

    陈东阳告诉他:“是的。亲自来拿钱。”

    向松叹了叹:“看来马老弟是个谨慎的人。”

    合作伙伴的交情不能用在向松身上,指不定哪天有关部门打击外挂,向松就进局子了,能避免的尽量规避。

    所以,陈东阳也说的够直白:“谨慎一些好点,向老板也一样,别听到风吹草动才开始收手,聪明人都不是听到枪声才开跑。你我之间,都有各自的规矩,希望向老板能够相互尊重。”

    向松心想,难道他是怕自己出事后连累他?

    这样一想,向松理解了。

    陈东阳打算先了解一下奇迹MU,好编写一款同样的BOT变态外挂。准备下线编程前说道:“向老板,没什么事,我就先下Q了。”

    向松怕马化云一下就退出聊天,赶紧说:“马兄弟别下线这么快啊,我还有事儿给你说呢。我打算搞一个音乐门户,马兄弟能给点建议吗?好歹给我做个技术指导。”

    向松要搞音乐门户?

    倒是有点意思了。

    陈东阳对自己进军互联网的新军路线有过详细规划,现在做网络文学,等资本入场后,音乐门户、视频播放,这些适合大众的软件都要一一推出来。

    向松做音乐门户,倒是有点意外,不过陈东阳不会把向松当成竞争对手,所以也没吝啬自己的建议。

    念在和向松合作一番,陈东阳给他提出一点点参考。“搞音乐门户挺不错的,做得好,未来有可能被某个互联网巨头收购。要说建议嘛,最好做到支持多音频输出方式,比如MP3、MP4,VCD,DVD,等,这是最基本的。至于音乐门户的程序,效率高,扩展能力大就行了。网上有很多人在做,你可以了解一下。”

    向松听后叹道:“马兄弟不愧是编程高手,三两句就直指核心。等我们的音乐门户做出来后,一定让马兄弟品鉴品鉴。”

    陈东阳淡淡回他:“再说吧。”

    陈东阳下线后,就去了游戏论坛,研究奇迹MU这款游戏。

    因为编写过热血传奇的外挂。

    编写奇迹MU外挂,就更得心应手了。

    凌晨一点钟左右,陈东阳总算把奇迹MU的外挂框架代码搞定。

    准备睡觉的时候,听见门外传来极小声的扣门声。

    这个时间点儿敲门还会是谁?

    基本排除医生查房,同时也排除小偷之类的,这栋隔离楼,正常人都巴不得离得远远的,小偷还没有那个胆子敢上来。

    难道是认识的人?半夜偷摸着进来看自己?

    陈东阳住进隔离楼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他故意不解除隔离,所以填体温表的时候都是忽高忽低踩着隔离的线走。

    陈东阳虽然住的很安稳,但并不代表,外面关心他的人一样安稳。

    难道是韩青鲤?

    极有这个可能。

    最近两天,韩青鲤在电话里,基本都是问自己什么时候出来,还提醒他距离高考只有两个月了。语气中有种恨不得冲进来把自己抓走的着急。

    轻轻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说明对方没有走。

    陈东阳准备去开门了:“谁啊?”

    门外很弱小的声音说:“是,是我….”

    听声音不是韩青鲤,但是又有些熟悉,陈东阳想不起来对方是谁,离开电脑桌走过去把门打开。

    楼道外黑漆漆的,借着屋子里面的灯光,陈东阳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人。

    那是一位年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上衣是一件极普通的蓝格子长袖,不过却从肩膀到袖口都湿了紧贴在她廋弱的手臂,下面的牛仔裤也打湿了不少,尤其是裤腿那截,一双穿在脚下的小白鞋布满了泥浆,这种情况只有在下雨天奔跑才会造成。

    只见少女双手托着一个保温饭盒,那张过于完美的脸蛋上忐忑又小心,直到看到房间里的光亮传来,犹如一颗珍珠遇见了光芒,瞬间照亮了这冰冷的雨夜。

    陈东阳回忆了一下,记起了对方,外婆家楼上的小女孩。

    “你是左小夭。”陈东阳才发现外面下雨了,而且很大。

    少女点点头。

    来不及多想她是如何突破隔离楼下重重封锁到了自己房间前面,陈东阳赶紧让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