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出人头地啊 > 36.大学生真特么坏
    “就这么说定了朋友,既然你想要教育那小子,这个忙,我王虎帮了。”

    看在钱的面上,就能鬼推磨。

    收了钱,名字叫王虎的纹身大汉直接给陈东阳打包票,等会儿看好戏就成。砸几个啤酒瓶而已,就能得到几千块,这笔生意划得来。

    陈东阳摆摆手:“做漂亮一点,最好让对方从此身败名裂抬不起头来,又别把事情搞大了,点到即止。我教你怎么做…”

    陈东阳附身在王虎耳边,给他出了一个教训人的点子。

    “麻蛋,大学生真特么坏。”王虎眼睛一亮,心里面第一次对懂谋略的大学生心生佩服:“明白,我让他以后别想在学校好好读书。”

    从卫生间回来,看着一大一小两位美女谈的挺开心的。不知道这两人等会儿看见西装男被纹身大汉砸啤酒瓶会作何感性,陈东阳不想错过外面的好戏,打算叫上两位美女一起出门看戏了。

    估摸着外面现在肯定开始热闹了,陈东阳说:“两位相谈甚欢的美女,吃好没有。我已经结过账了,吃好了,咱们就先闪人,时间还早可以先去复旦压压马路,顺便喝一杯饭后奶茶?你们觉得这个提议如何?”

    韩青鲤早就开始在吃水果消食儿。

    喻潇也点点头:“那就走吧。为了表示感谢,等会儿我请你们喝奶茶。”

    三人从包间走出来。

    有说有笑,准备穿过外面的大厅,朝门外走去。

    这时候,大厅里面,伴随着某个女生的尖叫,所有正在用餐的人,像是偶遇突发状况瞬间被吸引了目光。

    大厅西南角,一张坐满了学生的桌子旁。

    一个膀子上画龙画虎的纹身大哥,让身边一群吆五喝六的小弟,把这一桌正在吃饭的男男女女围了起来。

    一群社会混子和一群大学生有了发生了正面冲突。

    这画面极具视觉冲击,也让不少人围观。

    许多人,开始猜测,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两桌的人喝多了,干起来了?

    “怎么是白宇他们,出了什么事儿吗?”

    准备离开的喻潇看到了被一群社会人围住的那一桌人,其中还有她认识在学生会当干部的熟人。

    他们怎么惹到了这群看起来就不是善茬的混混?

    好戏当然不容错过,陈东阳问道:“怎么了,师姐?那群人你认识啊。”

    喻潇有些为自己的校友担忧说:“我们学校的学生,先前小韩还说,其中有个人白天参加复试的时候刁难过她。不知道怎么惹到了一群混混。”

    韩青鲤也指着穿正装的白宇:“就是那男的。可恶死了。”

    “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没觉得同情。”陈东阳在一旁煽风点火说着:“我看这群人来者不善啊,一个个画龙画虎,看模样就是混社会的人,你朋友多半要被对方凑一顿。”

    喻潇拿出手机:“要不报警吧?”

    报警还怎么玩儿?陈东阳赶紧打住道:“别啊,师姐。万一被这群混混知道,是你报警,回头你麻烦怎么办?我们还是先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喻潇心里面有些感激陈东阳,还好他提醒了自己冲动会带来麻烦。还是先静观其变,说不定就是一场小误会而已。

    ……

    正在开开心心聚餐吃饭吹牛比的白宇也不知道出了啥事。

    他刚才正和一位师妹谈的开心,大概在师妹心中留下了好印象。又对别人吹嘘了自己在学生处做的事,效果不错,至少桌面上有两三个女生,都在夸他好厉害。

    谁知道,当白宇正心猿意马得意洋洋的时候。隔壁桌一个纹身大汉,‘嘭’地砸了一个酒杯,然后就有七八个不是善茬的人把他们围住。

    他们这群学生啥都不知道,也没做什么,就被人围了,没经历过这些事,显然被吓得不轻。

    这群学生平日里都只有在学校程程威风,哪有和社会上的混子打过交道,一些心理素质不好的,都在想着等会儿打起来,干脆抱着头让对方打两下就过去了。

    莫名其妙惹了硬茬,白宇是这一桌的主心骨,基今晚聚餐的话事人,被围住后,白宇第一个站起来,他其实还是有些孬,不过也硬着头皮问道:“这位大哥,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我们,没过节吧?”

    “呵,做什么?”

    王虎冷笑着,剃光头的他,看面相就是恶人:“小子,你很眼熟嘛!还认得到我不?”

    白宇:…..??

    “我们都没见过,又如何认识你。”

    白宇挺直胸膛,他堂堂知名大学的学生,怎么会和一混混认识,平白侮辱了自己的身份,说话也是颇有些大声。

    王虎让小弟拿来啤酒瓶,本地产的啤酒酒瓶质量不行,砸脑袋上响声大伤害小,适合给对方一点点教训。

    王虎恶狠狠说道,表情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你认不到我没关系,可是我认得到你。你还记得我妹子不?就是那个被你完了之后就甩的湘南妹子…”

    白宇:……??

    我特么什么时候认识你妹子了。

    这是诬陷。

    白宇只以为对方喝醉了,认错了人,刚才这纹身大汉平白诬陷他,感觉整张桌子的人都看向自己。这是无妄之灾啊,他根本就不认得这位看纹身就很吓人的大哥大,已为自己辩解道:“真是好笑,你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我一堂堂大学生,我会认识你混混的妹子?你认错了吧。”

    白宇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自己大学生牛比的身份,王虎都已经看他很不顺眼了,大学生稀罕吗?这些年他上过的大学生还少?

    幸好刚才在卫生间里面,请他帮忙教训一下的人透露给王虎很多信息,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了,王虎:“你记不起来没关系,我帮你记起来?我问你,你是不是叫白宇?在复旦读书?”

    白宇心里面有一万个疑问。

    同时,他们这一桌的人,也都看着白宇。

    刚才还说不认识。

    但对方怎么知道你名字?

    这件事儿,有点意思啊。

    “我~~”

    白宇现在纵然有万般借口,都难以辩白。

    “哐~

    不容白宇反应,王虎反手就是一个瓶子砸上去。

    伴随着女生的尖叫声,和这一桌大学生四下逃散的声音。

    王虎教训道:

    “我草拟吗的….现在的大学生,都特么比我这个坏蛋还坏,始乱终弃不说,提起裤子还相当陈世美。想我那妹子多单纯的一个妹儿啊,就是被你小子三言两语哄到床上。你倒好,自己爽完了,就开溜。现在给我说不认识...我告诉你,我那妹子,前几天去人流医院了。今天,我当哥的替她出这口气。”

    又是两声“哐哐”。

    王虎直接在白宇头上三开花,把他砸倒在地上之后,还朝着他吐了两口唾沫。

    做完了这事儿,王虎恶狠狠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案发现场。

    “别看了,这种人渣,死十次都活该。”

    陈东阳推了推刚才还想报警的喻潇,又拍了拍韩青鲤的肩膀:“咱们压马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