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出人头地啊 > 35.冲突
    复旦外面邯郸路上一家叫‘美厨’的中餐馆里面。

    陈东阳和韩青鲤先一步到达。

    菜已经点了。

    都是招牌菜。

    没上菜之前,陈东阳让服务员先上一盘水果垫垫肚子。

    陈东阳悠闲地吃着水果,而韩青鲤的面前,则是先前他们去逛书店,买下来的参考书。

    小妮子真是不浪费一分钟都要看书的时间,垂头学习的时候,特别专注。为了奖励认真的她,陈东阳偶尔会塞两片水果到她嘴里,就像在喂宠物鹦鹉一样。

    大概6点钟的样子。

    庾澄庆的‘情非得已’响了起来,这是韩青鲤的电话铃声。

    她拿出来,屏幕一亮一亮的,赶紧接了。

    “小韩,我到了!”

    电话里传来喻潇师姐的声音:“就在门口。你在那里呢?”

    “我早到了喻师姐,马上出来接你。”

    韩青鲤立刻拿上手机小跑出门。

    看见街边穿着鹅黄色裙子,提着一个白色小巧女式包的喻潇师姐。

    喻师姐还是有点漂亮的,看起来气质很好,有种书卷气息。

    她和喻潇师姐以前都是电话联系,这是第一次见面,韩青鲤主动介绍自己:“你好喻师姐,我是小韩。”

    高挑的韩青鲤比喻潇还要高那么一点点,笑起来的时候,两个美美的梨涡让人着迷。扎成马尾的头发左右甩动,给人一种青春靓丽的美感。

    喻潇看着站在面前亭亭玉立的韩青鲤,她就是那个男生的女朋友,真漂亮啊!

    脸上挂着笑容,捋了捋被晚风吹散的额发:“你就是小韩?”

    韩青鲤邀请她先进去再说:“外面风大,我们进房间吧。”

    他们选的是包间。

    走进包间。

    喻潇就看到里面还有人。

    喻潇认出来,包间里的男生,就是那个一口气写下一篇精彩绝伦自荐信的男生。

    还没等喻潇打招呼,陈东阳已经先她一步问好道:“师姐我们又见面了。”

    喻师姐坐了下来:“是啊,这就是缘分吧。这次是陪小韩来参加复试?”

    陈东阳说:“都让师姐猜中。”

    喻师姐又问道:“你怎么不顺便也报名参加考试啊。”

    陈东阳吃着苹果,一脸轻松的笑道:“水平不够,就不来添麻烦了。你们先聊着,我去叫老板娘上菜。我看今天店里生意不错,别把我们忘记了。”

    看着陈东阳走出包间的背影,喻潇师姐对韩青鲤说:“你男朋友对你挺好的。他这个人一直都这么幽默?”

    听到喻潇师姐夸奖某人,韩青鲤的小嘴不自觉翘起了弧度:“也是最近才变得对我好。以前他老是惹我生气,木头一个根本不懂女孩子的心。”

    喻师姐笑道:“爱情会让人改变啊。”

    韩青鲤点着头,认为这话有点道理。

    陈东阳特意去给老板娘打招呼,上菜的速度变得很快。

    几样招牌菜上桌后。陈东阳问两位女士:“不介意喝点饮料吧。”

    “冰的吗?

    ”喻潇问了句,又补充道:“最近感冒了,嗓子不舒服。”

    陈东阳懂这句话更深层次的意思:“我最近也有点感冒,就让老板娘在热水里烫了下。”

    喻潇眨着眼睛,看着陈东阳。

    “小韩在电话里说,还有事要问我?”

    陈东阳替她说话,道:“也就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向喻师姐你打听一下,这次贵校自主招生最终复试名额是多少。初试大概多少分就能过关。”

    喻潇常在学生会做事儿,对这种事早已见惯。

    她也没想着隐瞒,把知道的都说了:“说实话,名额不多。大多都配置给苏东地区的几个省份。其他省份,也就十个左右名额。你们西川省这次报名初试的有100多人,竞争还是蛮大了,许多学生还来自比较有名气的高中。至于初试,我听教务处的老师说过,差不多要考两百分,才有机会进入下一轮。不过这个分数线也是根据参加初试者的水平,水涨船高,最终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对方透露出了这么多有用的信息,已经很不错了,陈东阳感谢道:“”

    喻潇说:“你们别和我和气,算起来我的老家是俞都市,算是半个西川人啊。只是,我们家很早就搬来沪上。”

    因为半个老乡的关系,饭局的气氛更融洽了。

    这顿饭没白吃。

    至少从喻潇师姐那里了解到很多第一手资料。

    饭局接近尾声。

    喻师姐起身去洗手间一趟,韩青鲤和她一起。

    两人回来后,出门前还高高兴兴的韩青鲤,脸色有些异常,陈东阳小声问她:“怎么了。”

    韩青鲤悄悄说:“我先前去洗手间的时候,碰见白天监考我们的那个年轻的学生老师。他们在外面靠西南角吃饭。我问了喻潇师姐,她告诉我,那人叫白宇,和她是一样,都是招生处的学生。听说,上次你帮我报名,也是他在刁难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看得出,韩青鲤对影响她发挥的人挺讨厌的。而当她说出这人是谁是,连陈东阳都开始讨厌了。

    陈东阳站起身来,用上厕所的借口出门。

    出门后,陈东阳就看见大厅西南角围着一张桌子有十多人正在吃饭,男男女女气氛正融洽。

    陈东阳看到坐在这群人当中,穿着正装的白宇,他立刻认出来了。

    陈东阳向来不抱隔夜仇,一般当场就报了。

    “哥,给你商量个事儿?”

    膀子上画龙画虎的纹身大哥,喝醉了,正在用电话给女朋友打电话,言语间牛逼哄哄。

    陈东阳凑过去:“哥们,有火没?”

    陈东阳做了个点烟的动作。

    纹身大汉眉头一皱,真要破口大骂,就看见陈东阳掏出一叠票子。

    这是怎么回事儿?

    纹身大汉,还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

    用钱开道的陈东阳说:“外面大厅西南角那一桌穿西装那个男生。和我一个学校的,这小子想挖我墙角,要是我出手打了他学校要记大过。你如果帮我教训他一下,这些钱就给你了。”

    陈东阳从身上抽出十张老人头。

    纹身大哥眼睛都直了。

    陈东阳又说:“十张票子,一个啤酒瓶,你能砸多少,我就给多少。”

    纹身大哥:“你说的是真的?”

    陈东阳直接把一塌钱交到对方手上。

    “给点教训就是了,这点对大哥你而言,没什么难度吧。”

    纹身大哥拿了陈东阳的钱:“小意思,兄弟你看着,哥们做这件事熟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