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出人头地啊 > 20.于无声处惊人。
    有钱就是大爷这话一点不假,陈东阳一次性存款百万,当他离开这家工行时,年轻的行长亲自送他出门,临别前,还热情欢迎他下次再来。

    世界就是那么俗,很多情况都靠钱说话,作为心理年龄三十多岁的成年人,陈东阳能接受这个规则,也会使用这个规则。

    把钱存银行之后,陈东阳再度返回复旦大学。

    这一次,陈东阳没在校门口久留,直接走进去。

    来之前,陈东阳对韩青鲤说过,要送她一份礼物。

    随便买点东西带回去显得不够用心,陈东阳干脆直接来到复旦,替她搞定自主招生的事。

    上辈子韩青鲤高考失利去了北方一所财经大学,这一世,虽然陈东阳已经透露不少高考题的解题思路给她,但为了双重保险,让韩青鲤考上她心目中的理想大学,自主招生不能放过。

    复旦很大,陈东阳在学校里租了一辆自行车,一连问了两个路人,才找到隐藏在这所高等学府里面的招生处。

    把自行车停在老旧的办公楼下。

    在三楼找到了挂着招生处牌子的办公室,门是打开的,入口的地方,摆着两张桌子,几个学生干部模样的男女无所事事坐着看书或闲聊,靠门边的是一个有点书卷气的女生,留着齐耳短发,让人惊艳的是她长得还不错,精致的瓜子脸上总有那么一种冰清,而且似乎她身边的两个男生,也总是围着她凯凯而谈,一副挣表现的样子。。

    没有贸然闯入,站在门外的陈东阳很礼貌的敲门。

    “请进!”

    看书的短发女生抬头,声音和长相一样冷:“同学,你找谁。”

    陈东阳社交能力很强,开口就是:“学姐你好,我想咨询贵校自主招生的事。”

    短发女孩对陈东阳报以微笑。

    旁边,一个穿着正装的男生不咸不淡来了一句:“那谁,你咨询自主招生?到我这面来。。”

    大概是他们有分工,前来咨询自主招生的事,由正装男负责。他招呼陈东阳过来,拿出笔记本,用居高临下的语气问道:“你是哪所高中的学生,有没有推荐信或者自荐信?带高中三年的成绩单和各类获奖证书来了吗?”

    这里是华夏最顶尖的大学,许多前来咨询自主招生的人,进来的时候,都像是闪了腰,言语毕恭毕敬,长此以往就养成了正装男在说话的语气中,带着色厉内荏的俯视。

    陈东阳对正装男的盛气凌人熟视无睹,无非是一个学生干部而已,拿到一点权力就开始找不到北了。

    尽管陈东阳此刻是来办事儿的,却没觉得自己进了这门就得矮人一截,他抬起头与正装男四目对视,平静的眼神中,透着中年人的沉稳,很快就把正装男看的不自在:“我没有推荐信,也没有成绩单。我从西川省过来,想了解相关政策,顺便把名报了。希望来个懂业务的帮忙解答。”

    眼神交锋中败下阵来的正装男不耐烦说:“那你把自荐信和成绩单获奖证书复印件准备好了再来。”

    陈东阳反问他一句:“是不是没这三样东西,就报不了名?。”

    正装男道:“这是规定。”

    陈东阳继续详细问:“没其他需要准备的东西了是吧?”

    正装男说:“你什么意思?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吗?”

    陈东阳笑了笑:“我是怕我下次来,领导又突然告诉我还差其他东西。这来回一千多公里,有人坐着倒是不觉得累,跑的人可能会断腿。所以,多问一句,总是没错。”

    一句‘领导’把正装男捧得很高,大概是被这句话戳中了笑点,周围已经有笑声。

    被讽刺的正装男脸色铁青,他其实有点看不顺眼陈东阳,主要是陈东阳身高和长相都不错,好在现手头有点小权力,还能在这方面找回优越感。就试着找回自己的场子,道:“你下次来准备好这三样东西,再填一份表格,等着我们电话通知你参加初试。”

    “ok!”

    陈东阳爽快回答。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问清楚情况的陈东阳,会准备好资料下次带来。

    谁知道,下一刻,陈东阳竟然是直接坐在这群学生干部对面。

    甚至还看着正装男说:“贵处的办公室应该有传真机吧。”

    坐在陈东阳对面的正装男顿时有种被问住的蹩脚样。

    这个高中生是什么意思?愣头青吗?

    最后,还是短发学姐在旁边插句话:“有传真...”然后,她告诉了陈东阳号码。

    正装男的欠抽脸太丑,还是这位短发学姐的脸蛋耐看。虽然比韩青鲤差那么一点点,也是跨入美女行列了。陈东阳发挥善于社交的能力道谢:“谢谢学姐。麻烦能给我几张没用过的A4纸,顺便借你的钢笔用一下,可以吗?”

    短发学姐在陈东阳的连番请求下,原本就冷漠冰清的瓜子脸竟然两次动容。

    “你等等...”

    她站起身找到陈东阳要的A4纸。

    拿到纸和笔,陈东阳当着短发学姐和正装男的面,掏出身上的电话,给韩青鲤打了过去。

    电话通了之后,只听见里面韩青鲤小声说:“在上课呢?”

    陈东阳告诉她:“等会儿下课后,你去学校教导处,把高中三年的成绩单传和你在高中获得的证书都扫描好,我短信给你发了传真号码。你传过来就行了。”

    韩青鲤问他:“你要我成绩单和证书干什么。”

    陈东阳没保密:“我要是告诉你,我现在就在复旦的招生处,你相信么?我在给你弄自主招生的事,你快一点。”

    韩青鲤有种幸福来得太快的不适应,手忙脚乱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陈东阳拿着短发学姐的钢笔,就坐在她面前,写起了自荐书。

    上辈子有段时间对书法情有独钟,曾单独练习了很久。此刻的陈东阳拿着钢笔,写下的每一个字,都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看字如看人,坐在陈东阳对面,离他最近的短发学姐,眼角余光有意无意地看着他所写的文章。

    仅仅是看了几句,她就被陈东阳写的内容吸引了。

    ......

    现在起,我开始谨慎的选择我想要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我不怀念过去,我只向前走。

    一个人的文化和素质从来都不挂钩,有文化并不一定就有素质,文化落地才叫素质。

    读大学需要修的一门学分是‘做人’,其次才是知识。

    一切在尘埃落定之前,相信我就是那匹黑马。

    ......

    短发学姐的目光随着陈东阳舞动的钢笔,看着他一气呵成写下了一千多字的自荐信。

    等到陈东阳写完之后,于无声处惊人,这是短发学姐看过后心里面的直观冲击。

    陈东阳写完自荐信后,正好韩青鲤的成绩单和获奖证书,通过传真发过来了。

    把这三样东西一起交给正装男,陈东阳说:“可以把表格给我填一下吧。”

    正装男极不情愿将表格递给他。

    陈东阳三下五除二填好交回去。

    正装男扫了一眼表格,诧异道:“你替别人报名?”

    陈东阳问他:“报名的人不方便来,让我转述,没有不符合规定吧。”

    正装男找不到理由拒绝,窝着一肚子火气收下。

    怕自己走后正装男又搞出幺蛾子,陈东阳留了个心思,把钢笔还给刚才的短发学姐,嘴上说着谢道:学姐能不能给我留个联系电话,我回去后好电话咨询报名的事。“

    短发学姐想了想,拿笔写了一串电话号码递给陈东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