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出人头地啊 > 13.牵了手的手,不许放手。
    陈东阳昨晚只是随口说了句‘明天下雨怎么办’,结果第二天一早,还真让他说准了。

    冒着小雨,陈东阳骑车来到韩青鲤姑姑家小区外面。

    陈东阳本来以为,真要是下雨天,韩青鲤的姑姑会送她去学校。

    却是没想到,韩青鲤和往常一样,早已撑着一把橘黄色的伞站在路边等他,直到看到陈东阳骑着车冲过来,被风雨吹的有些惨白的脸,荡起一丝笑容。

    “自行车后座都打湿了,怎么走啊。骑着车再带个人,到学校怕不是都要淋成落汤鸡。”

    陈东阳把自行车支起来,躲到了韩青鲤的伞下,感慨着要是有辆四个轮子的车就好了,现在这个情况肯定不能载着韩青鲤去学校。

    韩青鲤看着外衣都打湿的陈东阳,有点后悔昨晚对他说‘刮风下雨都要一起走’的话,单手抱着书本,赶紧把伞往陈东阳肩头方向靠过去,脸上带着关心:“你把自行车先停在我姑家的小区吧,我们走路去学校。”

    “走路?”

    陈东阳以为自己听错了。

    从这里到学校,又是下雨天,莫不是要走半个小时。

    “还是打个车吧,走着去,会迟到。”

    陈东阳现在就是个懒人,他就弄不明白,明明可以车接车送,却偏偏喜欢坐在自行车后座,明明可以打车,却喜欢走路。坐车多好啊,又不是出不起车钱。难道说韩青鲤其实喜欢这种调调,这也太纯真了吧,果真是十八岁的少女心啊。

    “今天听我的,必须打车。”停好了自行车,陈东阳果断作出决定,已经对远处的出租车招手了。

    韩青鲤其实只是想和陈东阳安安静静走一段路,两人同撑着一把雨伞走在雨中,女孩子都憧憬过青涩的爱情,这种感觉刚刚好,不过看陈东阳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最终还是妥协地点点头,噘了噘嘴:“那就打车吧。”

    陈东阳招来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宜江一中。”

    陈东阳本来想坐副驾驶,却是被韩青鲤一把拉着坐在了后排。

    “别躲,给你擦擦脸。”

    刚坐下,韩青鲤就从身上拿出纸巾,陈东阳头发湿漉漉的,水珠顺着发尖儿贴着脸颊流下来,她拿着纸巾,小心翼翼的吸干,动作颇有些温柔,让陈东阳都愣住了,做这种亲密动作,怕是只有女朋友才会干吧。

    陈东阳本质上是三十多岁的男人,已不是初经人事的少男,他分得清什么是感情好,什么是喜欢。

    上辈子和韩青鲤在高中毕业之后,渐渐少了联系,直到后来多年未见,陈东阳依旧对她念念不忘,现在想想,也许是当初韩青鲤早就在他心里面烙下了印迹,自己没有好好珍惜,而错失了对方。

    正如那句话,后来,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了。

    也许是回忆让陈东阳有所触动,他几乎下意识就抓住了韩青鲤的手,后者惊吓地缩了缩,什么话都没说,脸上却布满了片片酡红。

    看着坐在身边的韩青鲤,陈东阳牵着她的手,侧过头对她笑了笑:“有句话想对你说。”

    感受着手心里的温度,韩青鲤和陈东阳四目相对,眼中倒映着温柔,心如鹿撞:“什么话。”

    为了不让气氛太过沉重,陈东阳竟然伸手,捏了下韩青鲤紧张的鹅蛋脸:“年轻的时候我总以为人生最美好的是相遇。后来才明白其实人生最难得的其实是重逢。尤其是久别重逢,更应该学会好好珍惜。”

    心理年龄35岁的陈东阳已经是阅过无数芳华的男人,曾经的创业成功让他更是有着吸引女人的特殊气质,此刻慢条斯理说出一句经过了前世今生才总结出来的话,神态和眼神竟然有着历经沧桑的迷人气息。

    韩青鲤愣愣地看着陈东阳,尤其是对方的眼睛,放佛写满了故事,让人想要去了解。

    “这句话很好,我喜欢。没想到,你这个闷葫芦,也会说这般漂亮的话。”

    韩青鲤只是已经习惯性对陈东阳好,突然被陈东阳亲昵的捏了脸蛋,竟让她心跳的厉害,她咳了两下,任由陈东阳牵着自己的小手,其实脸上偷偷漾着笑:“昨晚你在笔记本上抄的题,我全都做了一遍。你确定高考会考复数模平面?这个知识点,老师都没讲过吧!?还有,空间向量求解这个也没学过。你的复习范围是不是超出考试大纲了。”

    韩青鲤并不知道,陈东阳给他的数学习题,会在4个月后的高考考场上出现类似的题型。她只以为陈东阳找了些偏离大纲的知识点去押题。这种做法其实并不好,有赌的性质。也只有真正关心陈东阳,才会善意的提醒。还有就是,用高考的话题,岔开此时的忐忑。

    哪怕韩青鲤和自己关系非比寻常,陈东阳也不会直接说出来,‘这就是高考题’,他找了个不错的借口道:“高考复习就是广撒网,万一我运气好,恰好复习的知识点都是命题老师出的题呢。”

    “怎么可能。老师说过,高考题目在任何的参考书上都找不到原题。你选出来的这些生僻的题目,我觉得九成九不会考。要不,我给你押题吧,你要相信我的能力。”

    韩青鲤以为陈东阳和她说笑了,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既然是陈东阳特意找的题,她肯定要认真做完了,才能给陈东阳辅导。甚至,说到后面,还主动提出来,负责整理陈东阳的高考复习计划。

    陈东阳没有辩白,说起来,自己把高考要考的题目泄露出来有些刻意了,既然韩青鲤要加入押题的队伍中,那就随她了,说不定韩青鲤也能压中两道高考真题呢,这样一来到了高考那天,她发现怎么所有的高考题以前都练过,只会以为是在复习的时候做过,就不会心生疑惑了。

    “我们各自都把自己觉得是高考可能要考的题目都单独抄下来相互复习吧。”

    陈东阳给自己想好了一个全身而退的办法。这样就不用担心,韩青鲤拿到考卷的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提前知道高考要考什么。

    出租车到了宜江一中,付了车钱,两人挤在一把雨伞下,并肩走进学校。

    陈东阳还牵着韩青鲤,后者低着头,心想,牵着就牵着吧。甜甜地笑着,抬头看了眼高中学校的大门,这或许就是青涩的爱情吧。

    “陈东阳,既然牵了,就要一直牵着哟,不允许丢下我。”

    走着走着,韩青鲤突然望着陈东阳:“你要是敢放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并且一辈子都不会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