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出人头地啊 > 5.来碗水煮青菜,一碟小葱,一瓶绿茶。
    “陈东阳,感觉今天你骑自行车,和往常不一样。”

    “以前你骑车,总是喜欢急加速,然后突然急刹车,我一路心惊胆战怕摔下去,但今天就没这种感觉。”

    “咦,你怎么没带书?今天开学要上课啊。”

    自行车后座上,韩青鲤双手抱着书本,脑袋倾斜靠在陈东阳的后背。

    车轮有时候磕到地面的小石子,她就会腾出一只手,紧紧拽着陈东阳的衣角,生怕掉下去。

    陈东阳其实不想骑得这么慢,他刚才试着加速一下,但很快放弃了。

    吗的,好久没骑车,驮一个人怎么那么重。

    此刻的陈东阳已经恨不得有自己的一台车,哪怕是奥拓也行,他才不觉得骑自行车浪漫,如果不是没得选,又何必吹着冷风浑身却在冒汗。

    也不知道韩青鲤为什么坐了3年自行车后座没厌倦,还一副享受的样子,两条小腿晃来晃去,嘴里面甚至哼着小曲儿。

    女人是很难理解的生物,陈东阳不得不问她道:“大多数女生都愿意坐更舒服的宝马车,你倒好,偏爱坐小单车。”

    韩青鲤轻描淡写说着:“我姑姑的宝马,我爸爸的奔驰,我都坐过,没啥特别的感觉。还是小单车自在,我真希望这辈子有一个人能够骑着小单车一直载着我。”说完,还自带情绪地扬起脑袋,长长的深呼吸一次。

    我晕,这又不是在演电影,陈东阳差点忘记自行车后座上的妞儿是个实打实的白富美,没好气道:“大小姐,你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所以吃腻了细粮,觉得自行车这种粗糠很新鲜。等到了你连找对象就要挑对方户口的时候,就没有这个想法了。”

    韩青鲤就是喜欢坐自行车,尤其是看见陈东阳上坡的时候,卖力的样子,真是满足极了,笑着说:“我以后要是找对象,就照着你作为标准,别太高,刚好超过我半个头,身材要瘦一点,这样结婚的时候穿西装才好看,也别长得太帅,五官看起来有阳刚线条刚刚好。嗯,鼻梁要像你,高鼻梁的男人有型。”

    “你是在幻想未来的对象?还是借机夸我?”

    陈东阳都没发现,原来自己还有这么多特别的地方,开玩笑道:“那你还不如找我得了。还是现成的。又知根知底,说起来我们两人算得上青梅竹马吧。”

    “别开玩笑了!”

    韩青鲤哈哈笑着,半响来了句:“你说真的?”

    “关系太熟不好下手啊。”陈东阳嘿嘿笑起来,又岔开了话题,问了另外的事:“你说,有没有我们读大学后,联系渐渐少了,不像现在这么好,到最后都把对方忘了这种可能?”

    韩青鲤觉得陈东阳突然变得好没趣啊,先前的话题就很好,偏偏要说别的,哼哼道:“那肯定是你惹我很生气很生气。或者,对我爱理不理了。那我也不会主动联系你了。”

    陈东阳回想上辈子自己不满足那一条。

    爱理不理算一条吧,高中毕业,韩青鲤去了北方的大学,陈东阳则是在省城读书,每天打电话也没意思,久而久之感情就淡了。

    “没看出来你还挺小气的。一言不合就绝交。”陈东阳记下来了,面对韩青鲤,不能不理她,别惹她特别生气就OK。

    韩青鲤哼了哼:“小气是因为付出了太多别人不当回事儿啊,当然会死心了。”

    “哈哈~”

    陈东阳都忍不住笑起来,这是说自己不领情吗?“你是不是还有一肚子苦水没吐完。但我可不想陪着你一起苦。”

    看见陈东阳在取笑她,韩青鲤狠狠推了他一把,诧着声说:“学校门口的包子店停一下,我还没吃早饭。”

    陈东阳记得学校门前有一家经营了二十年的包子店,味道不错,生意非常好,店名也够真诚叫‘真心包子’。嘀嘀咕咕说着:“也不知道人家老板开门做生意没有。”还是把车子停在店子外面。

    店里面已经有几桌学生在吃早餐,而且都是高三党,总是在吃东西的时候,拿出一个小型的录音机播放英语磁带。

    “你需要来两个包子吗?”

    韩青鲤点完自己的,问陈东阳要不要来点,大家一起吃。

    陈东阳摆摆手:“包子就不吃了,来瓶水吧。”

    韩青鲤对包子店的老板娘招呼着要两瓶矿泉水。

    吃着早餐,想起来重要的事,韩青鲤连包子都不吃了,放下筷子说:“对了,陈东阳,先前我忘了提醒你,最近这段时间你要特别注意一点。”

    陈东阳有点不耐烦道:“你能不能一下就全部说完啊。”

    “你别那么凶嘛。”韩青鲤耍了一下小性子,有点不开心:“我看新闻报道从羊城那面流传过来一种呼吸道传染病已经开始在内地多个省份爆发,这种病的传染性很强,而且严重的还有生命危险,最近一段时间,你尽量少去人多的地方,如有家里面有从羊城过来的人,不要和他们接触。”

    韩青鲤看着陈东阳,认真的眼神中,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敷衍。

    陈东阳刚才还凶她,自己明明是好心提醒。

    都想哭了!

    看着韩青鲤亮晶晶的像是一汪清泉的美人眼,陈东阳瞬间就被这个关心他的姑娘感动了。

    韩青鲤说的呼吸道传染病,其实就是沸点。

    用不了多久,大概是3月中旬,沸点的恐慌会席卷宜江市,药店的板蓝根和超市的白醋会被抢光。学生每天到校必须量体温,稍有异常立送隔离楼密切观察,这是一段谈沸色变的时候,许多人有点感冒发烧,甚至会胡思乱想会不会死?

    不过,陈东阳知道,尽管呼吸道传染病一度在宜江市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一例疑是案例出现。这就说明,他们这个内陆小城是安全的,用不着担心。

    但因为韩青鲤的提醒,陈东阳突然灵光一闪。

    呼吸道传染病?隔离?

    他先前还绞尽脑汁想着还有4个月才高考,怎么安然度过。

    似乎,隔离是个很好的办法。

    “我会注意的,你也注意点。”陈东阳笑了笑,看见韩青鲤小口吃着包子,没去打搅他,心里已经在策划隔离方案啦。

    这时候,包子店外面,一辆逞亮的黑色凌志车,狂按喇叭,闹得一阵民怨四起后,靠边停下。

    一个带着墨镜的年轻司机从驾驶室走下来,他的行头有些骚包,白衬衫白西裤关键还穿着一双白皮鞋,头发打满了发胶,手腕上带着一个表,看起来像成功人士。

    年轻的司机锁了车,直接朝陈东阳这一桌走来。人未到,声音已经传过来:“陈东阳你这个小白脸,又在韩青鲤这里骗吃骗喝。”

    听到对方粗狂的声音,陈东阳再想:“这人为何那么熟悉呢。”

    陈东阳综合一下高中认识的人,开凌志,带腕表,打扮很骚包。

    好像有那么点印象啊!

    年轻的司机厚着脸皮坐下来,脸上的墨镜摘了,露出长满青春痘的脸,不过是一个十八岁的高中少年。

    我靠。

    这货不是赵康宁吗?

    陈东阳差点爆粗口。

    看到这张脸一下就想起来,这家伙是谁了。

    这货和韩青鲤一样,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老爸是他们市的煤老板,家里面据说有十几个煤矿,挣的钱够他三辈子都花不完。

    当然,这货也不是傻缺,在学校里除了停不下来的日常炫耀装逼之外,学习居然不错。

    不过,他让人陈东阳津津乐道并且记忆深刻的是,后来取了个非常漂亮的老婆。

    这货的老婆是电视台主持人,给他生了一双儿女,以这货的一贯作风,肯定拼命在他们高中群里面炫耀。

    有点可悲的是,结婚几年后,这货的老婆和一个健身教练好上了,当时闹得沸沸扬扬,同时引出来一系列更劲爆的事。

    他老婆生下来的两个孩子,没一个是他的。

    也就是说,这货帮别人养了几年老婆孩子,还天天秀是自己的。

    他真的是躺在了HLBE大草原上绿的发亮了。

    想了想,陈东阳还真有点同情他,自己疼到手里面的宝,反手送给他无数顶绿帽。

    “小韩,你请陈东阳吃东西,就不请我这个同学。”

    赵康宁认为,能和韩青鲤一起吃饭的应该是他啊。可谁知道韩青鲤平时都不正眼瞧他。反倒是陈东阳这个穷光蛋,不就是比自己早认识韩青鲤几年,不就是比自己长得帅点,凭什么韩青鲤对他好到让人羡慕。

    “滚开,土包子。”韩青鲤直接不客气赶人。她比较讨厌和赵康宁坐在一起,读书就读书,非得开着车来。有钱了不起啊。她又不缺钱。

    这时候,同情完毕的陈东阳插话了:“赵康宁同学,好久不见,要不我请你吧。”

    “就你。”赵康宁抹了抹鼻子:“看在韩同学的面儿上,勉为其难答应了。说吧,你请我吃什么。”

    “谢谢给这个面子。”陈东阳转头就给包子店老板娘说:“老板,来碗水煮青菜,一碟小葱,一碗绿豆凉粉,一瓶绿茶。”

    “陈东阳,你怎么知道我最近喜欢吃绿色食品。”赵康宁把自己的凌志车钥匙丢桌上,转了转自己的腕表,看着陈东阳:“我觉得绿色挺顺眼的。你认为呢。”

    “我也觉得也挺顺眼的。”

    陈东阳笑吟吟回答:“主要是符合你有钱人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