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乃路易十四 > 第九十章 军费与胭脂
    正如之前说过的,法国与西班牙德尔首相们都在竭力拉拢一个叛逆,也就是英格兰与爱尔兰的护国公克伦威尔,只因为他有着一支强大的军队,以及十数位唯他是从的将军,只不过碍于这位之前的行为——处死了一个国王,流放了一个国王,在这场交易中,无论是西班牙的国王腓力还是法国的国王路易都没有直接露面或是有亲笔书信,来来往往不是西班牙的唐.路易斯就是法国的马扎然。也正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往来并不公开,以至于我们现在对当时克伦威尔的想法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他最终选择了法国人,只是相对的,他也并非一无所求,他派出的每一个士兵都是要俸金的。

    不过既然这位护国公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战场就自然不会在加来,而是在敦刻尔克。

    这里又要提到我们熟悉的孔代亲王与蒂雷纳子爵,这对在赫泰勒老城战役中还是亲密朋友的人到了这里就变作了死敌,孔代了解蒂雷纳,蒂雷纳也了解孔代,所以他们在佛兰德尔的战争就像是两个木匠在锯开一颗大树,来来去去,往往复复——不久前孔代与奥地利的唐.璜元帅的协助下,攻破了拉费尔泰元帅的防线,并且俘获了这位可怜的贵人,但在转瞬之间,蒂雷纳子爵又整合了这支失败的军队,反攻西班牙军队并且夺取了一座城市,这在军事史上堪称罕见;可是呢,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孔代又在康布雷做了一次漂亮的反击,这次他不但挫败了蒂雷纳子爵的攻城计划,还击溃了他的军队。

    一定要说还有什么能够让人们能够一窥其中究竟,选择赢家投下赌注,可能就在于西班牙或是法国国王究竟愿意给这两位杰出的军事天才怎样的权限与支持了,在这点上,西班牙国王必然无法与法国国王相比,虽然此时一国的贵族为另一个国王效力,甚至背负着两个国家的爵位实属常事,但之前孔代毕竟是与西班牙作战了多年的敌军将帅,国王自然可以慷慨大度,但士兵们未必能够——孔代在战场上固然能够纵横驰骋,运筹帷幄,可要说到如何掌握这些曾是敌人的下属,以达到如臂使指的地步,又是一件难事。

    相比起孔代,蒂雷纳子爵这里就要少了很多掣肘,或者说,国王对他简直不吝任何助力与信任,在与克伦威尔结盟之后,他的罗伯特.布莱克将军率领着英国舰队封锁了西班牙海岸,以及重要港口,切断了西班牙与西印度群岛的一切商业来往,期间还截住了一支重要的运载船队,这支属于西班牙国王的船只满载着珠宝黄金,总价值超过了四百万里弗尔,对于西班牙来说,这堪称是一次严重的打击——因为这些从殖民地而来的金子,正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战争而准备的。

    同时,英国人的舰队也有二十艘船前往敦刻尔克,它们载着六千名富有作战经验的士兵,加入到了法国人的军队里——此时孔代与唐.璜元帅不得不率军回返,毕竟敦刻尔克对西班牙来说可要比那两船金子更重要。

    而摆在主教先生与路易面前的就是他们急需要一笔钱来满足克伦威尔贪得无厌的胃口,富凯先生敛财手段精妙,但国王并不想过于放纵他,因为这位财政总监最擅长的乃是放贷,这种方式确实可以尽快补足账面上的赤字,但让路易来看,它就像是从人体内抽血然后又将这些血液输入体内那样,一时间仿佛确实可以让人显得精神奕奕,血气旺盛,但说到底,先前失去的血液并未得到弥补,相反的,在这个过程中,富凯先生也没少乘机吸上几口。

    国王想要做的是针对那些贵族与贵女们的奢侈品买卖,而玛利.曼奇尼才一出现在大厅里,就得到了所有人的瞩目,在几百年后只能说是司空见惯的发型、装饰与服装,在此时却如同雷霆一般直击人们的内心——美在很多时候都是统一的,除非是出于政治或是其他目的而扭曲,哪怕还有心怀嫉妒的人不愿承认,那么国王亲自邀请了玛利.曼奇尼小姐跳加沃特舞,又听说,这身行头全都出自于国王的授意,那些酸溜溜的怪话也立刻变成了羡慕与恭维。

    更不用说,王太后在国王携着曼奇尼小姐的手来到她面前的时候,可以说是和善地对曼奇尼小姐说了一句:“这是多漂亮的一支小玫瑰啊。”这算是终结了她单方面对玛利的冷遇。

    第二天,国王就看到,从蒙庞西埃女公爵开始,到宫廷里最低级的女仆,都不再将头巾蒙在头发上,而是如玛利那样,将头发弄卷——这里就看得出权势与财富能够在美丽上占有多大的分量了,如女公爵,她们的发卷就和那些希腊雕像一般美丽雅致,而到了那些女仆身上,邦唐都忍不住要发布命令,不允许她们再用壁炉里的木炭烤头发,到处弥漫着一股皮肉烧焦的臭味,而她们的发卷不但凌乱,大小不一,还有很多缺损发黄的地方。

    如果还有人记得,那个自告奋勇的理发师幺子,这个家族的姓氏是尚帕涅,而在他的父亲还是国王的御用理发师的时候,人们说尚帕涅,就是指这位有幸被允许触摸国王头发的工匠,等到玛利.曼奇尼以一个漂亮独特的发型震动宫廷之后,人们说起尚帕涅,那就是指这位小尚帕涅了,他之所以在一夜之间闻名遐迩,只因为他甚至比他的父亲还要傲慢一些——想要让他为自己做出那样的发型,不但每次都要付给五百里弗尔的车马费,这位小尚帕涅先生用在发型上的绸缎玫瑰、山茶花以及钻石发针,又或是其他名贵的饰品,是不能够拒绝的,一旦拒绝,他立即转身就走……这样,每次打理发型要用去的金路易甚至可以装满一整个双手那么大的小匣子,即便如此,贵女们依然趋之若鹜……毕竟这位小尚帕涅先生做出的发型实在是太漂亮了,漂亮到只要不下雨,她们就一定就只会乘坐敞篷马车,好让路人们欣赏与赞叹。

    而且国王最近时常召开舞会,除了按照礼仪所需要邀请的贵女,还有玛利.曼奇尼,他邀请的对象几乎都有着极其别致的想法,虽然国王心知肚明这都是小尚帕涅的杰作——或者说正是他给小尚帕涅先生的一些建议,但他一定会赞叹一番……随着主教先生有意为国王挑选一位“王室夫人”的传闻流传出来之后,每个贵女在每次舞会上都有着不同的发型,而且越来越夸张,越来越华丽……当国王和其他先生一起跳加沃特舞的时候,需要将脑袋转来转去来躲开女士头上的花朵与羽毛的时候,小尚帕涅先生向国王缴纳的“特别税金”也已足敷战争前期之用。

    “女人真可怕啊。”路易说。

    这句话让就坐在他脚下的玛利听到了,难免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国王只得再一次做出让步,保证在去往敦刻尔克之前,和玛利先去一次凡尔赛,单独,只有他们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