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工程 > 第三百二十章肖玉龙的自我救赎
    余庆阳和王一鸣等三个总工谈事情的时候,张建国和单玉和也来到陈永发的办公室。

    “老张,昨天和潘所长谈的怎么样?”陈永发拿出烟来扔给张建国和单玉和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根。

    “潘所长说了,那位所谓的龙哥,叫潘龙,还是他的本家。

    是街上的小混混!

    整天属于那种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主。

    他们派出所也很头疼,几乎是三天两头进派出所。

    潘所长到是答应,警告一下那位龙哥。

    其他的只能我们自己小心点,有事及时给他打电话!”张建国就着陈永发的火点上烟,深吸了一口,苦笑着说道。

    陈永发摇了摇头。

    所谓的警告一下,有事及时打电话。更多是场面上的话。

    能解决什么问题?

    “先不管他了!我倒要看看,这位龙哥能玩出什么花样来!”陈永发想了想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听王猛队长说,之前余总给他们定了个出勤补助!

    出一次勤最低一百块钱!”单玉和插话说道。

    “出勤?什么意思?他们的工资不都是服务公司那边发吗?

    怎么我们还要给他们发补贴?”

    “不是那个干活的补贴!是防止闹事,维护工地秩序,保护工地人身财产安全的出勤补贴!”单玉和笑着解释道。

    陈永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哦!这么回事啊!

    别说一百来,我给他们两百!

    告诉他们,只要不出人命,其他问题公司兜着!”陈永发把烟头掐灭,大声说道。

    工地上,有一半的工程机械使用的都是机械服务公司的,那些司机都是退伍军人。

    如果早知道有这个说法,他还担心什么龙哥,龙弟的。

    敢到工地闹事,把他龙筋给他抽了。

    “余总一下子拿出两个亿来购买工程机械。

    余总对机械服务公司的扶持力度这么大!

    如果不是单总刚才提这件事,我还只以为余总气魄大。

    现在想想,还是余总想的长远。

    购买工程机械,可谓是一句多得的好事。

    即给退伍军人创造了工作岗位,解决了退伍军人就业安置问题。

    民政局,部队都会知余总的人情。

    集团公司还把机械费这块钱给赚了!

    如果遇到闹事的,一喊,几十上百名退伍兵往前这么一围。

    什么小混混,全都得老实歇着。”张建国感慨道。

    “余总的脑子,你们说是咋长的?

    今天余总说淮海投资公司值两千亿,我感觉像做梦似的。”

    “别说你不信,我也不信啊!

    淮海投资就是年前刚注册的一个皮包公司。

    怎么就值两千亿呢?”

    “谁知道呢?年前汇丰银行不是刚花了两个亿收购了华禹投资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

    算了,不说这些了!

    咱们还是讨论一下,公司接下来的发展!

    今天余总在会上说了,不指望我们淮海工程总公司赚钱,可我们是整个集团的底蕴!是整个集团的门面!

    大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明白,我们是公司的门面,自然要光鲜一点!说白了,就是把活干好!”单玉和笑道。

    “我看不光是干好,余总召集人弄什么精细化管理的标准,看样子,可不是干好一点那么简单!”张建国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对,不是干好一点那么简单!今天余总有一句话说的很实在,我们赚的钱是公司的!但是工地一旦出问题,却是我们的责任!

    所以,两位,咱们共勉吧!”

    就在陈永发等人开小会,讨论的时候。

    公司里的高层也都在讨论着刚才会议的内容。

    只不过,个人处的位置不同,关心问题的角度也不同。

    根据今天会议的内容,任务最重的是薛琴。

    她不光担任财务部总监,还分管着投资部。

    会议结束,薛琴马不停蹄的召开投资部会议。

    “各位,今天上午余总召开集团高层会议,现在我向大家传达一下会议的精神!”薛琴拍拍手,让投资部的人停下手里的活。

    公司没有那么多会议室,只能在大办公室里简单的说一下,把任务布置下去。

    “集团下一步准备在济州市开发一个华禹世纪城cbd项目!同时还要在济州市投资兴建一个东山省规模最大的家居产业园!

    产业园初步考虑投资兴建一座东山省规模最大的家具厂,一座东山省规模最大的木地板厂和木门厂。

    总投资规模不小于一百亿!”

    “哇!”

    “啊!”

    办公室响起一片带着压抑的惊呼声。

    不小于一百亿的投资,这可是集团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一项投资了。

    “赵云丽,你们投资部整理一下材料,然后你亲自带队先期去和济州市市政府方面联系!”

    “是!薛总,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你们先谈着,一定注意我们公司的格局和素质,投资可以谈不拢,但是不能让人小瞧了我们华禹投资!”

    “好的,薛总!”赵云丽兴奋的点点头。

    心里暗暗鼓劲,这次一定要把投资谈下来,还要谈好!

    投资部已经半年多没有部长了!

    如果说一开始,赵云丽对部长的位置还没什么幻想,那么主持投资部工作这半年多,让赵云丽已经把投资部部长的位置视作自己的囊中之物。

    她绝对不允许,头上冒出个部长来。

    “你可以顺便和济州市市政府谈一下BT项目或者是FEPC项目!”薛琴又交代了一句。

    “明白了薛总!”赵云丽干脆的答应道。

    什么是BT项目,FEPC项目,自然不用薛琴多解释,作为投资部副部长,赵云丽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那可以洗洗睡了。

    余庆阳并没有提要在济州市高BT项目和FEPC项目的事情。

    这是薛琴自己拿的注意。

    无论是华禹世纪城的cbd项目,还是产业园项目,都涉及到大宗土地的交易。

    投资必然会产生大量的税收。

    薛琴让赵云丽去谈BT项目和FEPC项目,打的主意就是搞置换。

    我给你修路,搞基础建设,你拿土地来抵账,用企业所得税来偿还我的投资。

    薛琴这么做,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企业获利的同时,济州市政府也会举手欢迎。

    无论是修路还是修桥,又或者是挖河,不管哪种基础建设,对济州市当政者,都是一种政绩。

    薛琴的消息可比其他人灵通,站的高看得也远,自然清楚余庆阳为什么突然跑去济州市投资。

    她清楚,其他人可是不清楚。

    “老何,你说余总怎么突然跑去济州市投资这么大的项目?

    又是CBD,又是产业园!虽然我们不管经济,可是这投资规模没有个几十亿拿不下来吧?”

    “黄书记,余总考虑的问题,我们哪能想的明白,他既然要去投资,比然是有他的理由!”

    “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跑去济州投资,要是交通便利,经济发达,也应该是去琴岛啊!

    琴岛地处沿海城市,是副省级城市,去琴岛投资家居产业园条件要比去什么济州市可好的多!”黄建国眯着眼睛,吸着烟说道。

    不知道心里想的什么。

    “这我们哪能知道?我们又不是搞经济的!可能是因为济州市的地价便宜?”老何笑道。

    他对这些向来不怎么关心。

    何宏伟只关心自己那一摊的事情。

    过节给职工争取一下福利待遇,组织组织职工培训。

    日子过得相当的舒坦。

    “刚才,会上余总说公司市值两千亿!你怎么想的?”黄建国换了个话题,问道。

    “没想法,感觉脑子现在还懵懵的!公司才成立多长时间,就值两千亿了?”何宏伟实话实说道。

    “是啊!我这脑子也是嗡嗡的!别说两千亿,就是三百亿,那也不是个小数目!咱们整个泉水有几家企业能值几百亿的?”

    “不知道·········”何宏伟摇摇头。

    肖玉龙精神恍惚的回到家具厂。

    脑子里一直在回响着余庆阳的话。

    投资家居产业园,投资最大规模的家具厂,木地板厂,门窗厂。

    他怎么办?

    投资规模这么大。

    无论是绕开他另外组建公司,还是在现有的家具厂的基础上扩大规模,对肖玉龙都不是好事。

    绕开他另外组建公司,那么意味着,他的家具厂不再是唯一,不能独享集团的资源。

    在现有的基础上扩大规模,意味着他的股份将被压缩。

    压缩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原本还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果按照余庆阳说的规模扩大,意味着公司一下子要投资几十亿。

    他的股份将被压缩到千分之一以下。

    肖玉龙此时无比的后悔,为什么?

    为什么?

    怎么就被一点点成绩给冲昏了头脑,选择了保守。

    悔不当初啊!

    其实选择保守,肖玉龙也是存了一些小心思。

    他怕家具厂进来太多人,他的权力会被削弱,甚至出现无法掌控的情况。

    “玉龙,你怎么了?”王秀芝看到丈夫脸色苍白,精神恍惚,担心的问道。

    “唉!”肖玉龙叹了口气,把今天开会的内容对妻子说了一遍。

    “你没去找余总谈谈?”

    “没有,出了会议室,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就算去找余总,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肖玉龙搓搓脸,沮丧的说道。

    “肖玉龙,我发现你真的变了!

    不再是以前我认识的那个肖玉龙了!

    以前,家具厂多么艰难?加上你我总共七八个人,你每天到处发传单,拉订单!

    晚上回来,加班设计图纸!

    拉来订单,你带着工人一块干活!

    那个时候,虽然艰难,但是你从来不缺少斗志!

    我还记得,你那时候,每天早上,对着镜子挥拳的样子!

    是那么的帅!

    那个时候,我就是被你永远充满斗志的精神劲,给打动了!

    不顾家里的反对,嫁给你!

    可是你再看看现在的你!

    有一点成绩就骄傲自满!

    受一点打击,就变得垂头丧气!

    这还是你吗?”王秀芝痛心的看着肖玉龙。

    “我············”肖玉龙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可是却不知道怎么辩解。

    妻子可不正是自己现在的状态。

    “唉!我现在也后悔啊!

    可是这世界上哪有后悔药?”

    “玉龙,我觉得你应该去找余总好好谈谈!

    最坏不就是集团在济州再开一个家具厂,你不是厂长吗?

    可你还是这边的家具厂厂长!

    我们现在拥有的资源也不少,只要你振奋起来,按照余总说的,把华禹家具做成名牌家具!相信余总会看到你的努力,会继续支持你的!”

    “可,余总要是在这个家具厂的基础上扩大规模呢?那样我们的股份可能会变成千分之一以下!而我也可能失去这个厂长的位置!”

    “哪有如何?

    你的股份比例少了,可是钱没少啊!

    五百万的百分之三十,和三十亿的千分之零点五是一样多!

    但是公司规模扩大了,赚到的钱会更多,你能分到的钱也会更多!

    就算是不再当厂长了,你也可以把股份卖了,拿着钱,咱们出去另外创业!

    不管选那一条路,都比咱们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要好很多!”王秀芝轻声安慰着丈夫,冷静的给他分析着眼前的情况。

    “是啊!当初,如果不是华禹入股,咱们就被压垮了!

    现在,怎么都比那时候要强!

    荒年饿不死手艺人!我的手艺,我的技术还在!

    我怕什么?

    大不了就是从头再来!”肖玉龙在妻子的劝说下,打起了精神。

    “谢谢你老婆!你真是我的好贤内助!”肖玉龙搂着妻子的肩膀讨好的说道。

    “德行!我看你啊!就是被华禹世纪城的订单给冲昏了头!”王秀芝白了丈夫一眼,轻轻靠着他肩膀上,“玉龙,你要想振作起来,就忘了华禹世纪城的那些订单吧!

    就当没有那些订单,我们从头考虑如何销售,如何创建品牌!”

    “对!老婆,你说的太对了!忘掉华禹世纪城的订单!一切从头开始!”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余总谈谈!”肖玉龙大声说道。

    头也不回的离开办公室,开车离开家具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