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工程 > 第二百八十四章集体中毒事件(求月票!)
    薛琴忙起身接过苏厅长递过来的茶。

    道谢之后,才开口回答道:“苏厅长,我们余总在阿吉及利亚投资修建人工湖这个项目您知道吧?”

    “知道啊!不是说汇丰银行那边给贷款吗?

    怎么你又联系四大银行申请贷款?”

    “汇丰银行的董事会否决了之前的协议,不肯直接贷款给阿吉及利亚!

    所以余总决定这次投资不和汇丰银行合作了!

    寻求同国有四大银行合作!”

    “这就对了!上次小余给我打电话,我就想说,咱们的国有四大银行又不是缺钱,拿不出来这笔钱!

    何必非要和汇丰银行合作?

    钱让外国银行赚?”苏厅长笑道。

    “余总一开始是考虑万一以后阿吉及利亚政局不稳,贷款收不回来!

    所以才会希望汇丰银行直接贷款给阿吉及利亚,汇丰银行是国际性大银行,不会担心因为政局不稳,出现坏账的问题!”

    “这个确实是现实存在的问题!

    谁也不敢保证阿吉及利亚的政局不会发生动荡。

    那现在直接由四大国有银行贷款给你们华禹,你们怎么规避这个风险?”

    “余总在阿吉及利亚投资兴建了一个年产千万吨的大型水泥厂!

    以投资修建人工湖来换取水泥厂的免税政策!”

    “免税?光靠免税能赚出来那么大的投资?”

    “千万吨级的水泥厂,年产值超过百亿人民币!

    企业税是一个天文数字!

    只要免除几年的税收,我们就能收回投资!”

    “在阿吉及利亚投资水泥厂这么赚钱?”苏厅长都被惊的叫了起来。

    “阿吉及利亚正在大搞城市基础建设!

    但是国内的工业基础薄弱,水泥超过三分之二都需要进口!

    水泥的价格比咱们国内高了六倍!

    所以,在阿吉及利亚投资水泥厂利润非常高!”

    “这小子,真是太能折腾了!

    这是真要给我搞出个百亿企业出来啊!”

    薛琴捋了一下头发,自信的对苏厅长笑道:“苏厅长,不是一家百亿企业,而是两家!

    华禹投资未来两年之内,资产肯定会破百亿!

    阿吉及利亚的投资,都是以新注册的淮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的!

    水泥厂也是淮海投资旗下的企业!

    以水泥厂的盈利情况,如果顺利的话,两年之后,淮海投资也将成为百亿企业!”

    苏厅长摸着下巴,半天没有说话。

    都说企业不好做,不好搞!

    可是为什么,到了余庆阳手里,好像玩似的,也没见他整天求爷爷告奶奶的,四处求人,这企业怎么就是一天一个样。

    说到底还是能力问题。

    至于为什么另外注册一个公司,这个不用问,苏厅长也知道里面的弯弯绕。

    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类人,就是搞政治的。

    “需要厅里为你们做什么?”苏厅长再次主动询问道。

    “多谢苏厅长关心,就是淮海投资集团公司的注册问题,因为余总那边挺着急!

    走正常程序时间可能来不及,您看能不能帮忙沟通一下,特事特办?”薛琴抿抿嘴,轻声说出需要领导解决的问题。

    这里就体现出了薛琴的高情商。

    领导主动提出来帮你解决问题,你要是说没有,那领导多尴尬?

    但是,你交给领导解决的问题又不能让领导太为难,比如一些违反原则的问题。

    再就是,让领导帮忙解决的问题也不能太简单,不然就是侮辱领导的智商。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自己处理不好?简直就是糊弄领导。

    薛琴现在抛出来的这个问题,刚刚好。

    正常程序太耗时间,领导去沟通,也不麻烦,无非就是打个电话的事。

    这件事关系到非洲援建,这个是大事,完全符合特事特办的原则。

    “好!我回头和省工商局的毛局长沟通一下!

    一切为了国家在非洲的大政方针!”苏满意的点点头对薛琴承诺道。

    ……

    一晃有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余庆阳一行人来到阿吉及利亚已经一个月。

    余庆阳他们已经搬进了新基地。

    用上了宽敞明亮的餐厅,还有二十四小时开放的洗澡间。

    搅拌站还在安装中。

    刻石机生产线已经安装完毕,投入生产。

    虽然源源不断的石子被加工出来。

    施工计划也再次进行调整。

    小溪山谷那边留下三台挖掘机,两台开山采石,一台装车。

    剩下的七台挖掘机全部调到1号路。

    除了摊铺机,其他的工程机械全部开到起来。

    刚刚生产出来的各种型号的石子,以及副产品石屑被掺到一起,按照一定的比例,拌和成级配碎石。

    然后用自卸车运到1号路,摊铺到路上做路基。

    推土机在前面配合挖掘机修整土路基。

    挖掘机开挖道路两侧的边沟,产生的土直接堆放到路上,推土机推平碾压,垫高路基。

    后面,则是铲车配合挖掘机摊铺级配碎石路基。

    后面跟着压路机进行碾压。

    国外援建项目,不比国内,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

    为国争光也好,树立企业形象也罢,余庆阳专门在会上要求,一切按照施工规范进行施工。

    级配碎石底基层做完之后,技术员撒上笔直的灰线。

    施工员带着国内来的工人师傅和从当地招聘的工人,做培土路基。

    再后面,还有工人,进行人工拌和混凝土,做边坡的排水沟。

    做排水边沟,是为了防止雨水冲刷边坡。

    虽然阿吉及利亚这个季节雨水比较少,但是也不能不防。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从国内过来的工人师傅,全部升级为小工长,每个人手底下都带领着四五名当地的工人。

    经过一个月的语言突击培训,以及在国内的短暂培训,大家都能用阿拉伯语进行简单的对话。

    可见,学习外语,环境非常重要。

    不说项目部的管理人员,那些跟着来阿吉及利亚的工人师傅,学历最高的估计也就是初中毕业。

    要是在国内,让他们学习阿拉伯语,别说一个月,就是一年,也不一定能达到现在的程度。

    本来做培土路基,加修边坡,可以使用挖掘机的。

    但是为了给当地的工人找点活干。

    在余庆阳的提议下,全部采用人工。

    其实之前说过,在非洲使用人工替代机械施工,并不会增加费用。

    谁让非洲的人工便宜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只是效率上达不到机械施工的程度。

    这天下午,余庆阳正在办公室里看简报。

    都是乔丽丽通过卫星电话和国内沟通,用笔记录下来的,公司最近的动向。

    因此这简报,真的很简单,小事情一句话,大事情一段话,重要的事情才会有多段文字来叙述。

    但是,余庆阳就要靠这样的一句话,一段话,或者一小篇幅的文字来了解公司目前运行的情况。

    突然,赵鑫磊推门闯进来。

    余庆阳皱了皱眉头,暗道:这个老赵怎么这么冒失。

    “余总,不好了!工地发生集体中毒事件!”赵鑫磊有些惊慌失措。

    “集体中毒?”余庆阳腾一下站起来,把椅子都给碰倒了。

    “什么情况?现在在哪?”

    “工地施工现场出现集体腹泻,非常严重!

    正在送回来的途中!”赵鑫磊脸上全都是汗,也不知道是急得还是热的。

    “通知医务室,做好准备!着急在家的人集合!”余庆阳大声命令道。

    来到院子里,在家的职工都已经集合,站在院子里待命。

    余庆阳站到院子里着急的看着外面。

    “阳子,这是手套和口罩,你带上!”夏雪走过来,给余庆阳发口罩手套。

    其两名医生和护士也在给其他人发口罩和手套。

    “戴口罩干什么?”

    “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腹泻!

    所以,为了避免传染,大家带上口罩和手套!”夏雪简单解释了一句。

    口罩手套是最简单防护措施,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这么个条件。

    时间不长,两辆自卸车冲进院子里。

    司机停下车,就着急忙慌的拉开车门,往厕所跑去!

    车上也有人往下跳,跳下来直接往厕所跑。

    施工处处长葛亮跳下来之后,对余庆阳和赵鑫磊喊了一句,“车上有人已经脱水!”

    然后捂着肚子跑去厕所。

    “快,上前把人架下来!”余庆阳大喊着带头爬上车。

    刚爬上车,差点被一股恶臭给冲下来。

    很显然,有人憋不住,直接拉在了车上。

    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余庆阳上前抱起一个人,往下送,“下面的人接住!”

    这时,孙健等六名保安也跟着跳上车,往下抬人。

    好在脱水的人不多,只有六个人因为脱水,处在半昏迷状态。

    人抬到医务室,医务室里接到电话后,就已经配好了药。

    腹泻,最怕的就是脱水,所以,最当紧的治疗就是补水。

    当然里面也有常规的止泻和消炎药。

    两名外籍护士加上三名医生熟练的给他们扎针,挂上吊瓶。

    这时,又有两辆车冲回营地。

    又是一番忙乱,医务室放不下这么多人,只能转移到还空着的集装箱里。

    还在当初买的集装箱多,有一半以上的集装箱还空着,里面床和被褥也都是齐全的。

    直接改成病房。

    不让他们会原宿舍,也是担心会传染。

    腹泻,谁知道是什么情况,是吃坏了东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会不会通过空气传染。

    等把人都安顿好之后,余庆阳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孙健命令道:“清点人数,看看是不是都回来了?

    还有,联系小溪谷那边,看看他们那边什么情面。”

    “是!”孙健领命离开。

    余庆阳找到葛亮,“说说,怎么回事?你们吃了什么东西?”

    “我们中午吃完饭,就去工地干活,没吃什么东西,就是喝了厨房送过去的绿豆水,然后就开始有人拉肚子。

    一开始我没在意,后来发现拉肚子的人越来越多,我肚子也不舒服!

    才感觉事情不对,给赵总打完电话,我就安排车拉着人,往回赶……”

    “绿豆水?绿豆水怎么会拉肚子?”

    “他们这是食物中毒,非洲这边天气炎热,食物变质的非常快!

    尤其是绿豆汤,蛋白质和钙含量高,更容易变质!

    不注意,很容易造成食物中毒!”孙医生在旁边回答道。

    “这个老王!”余庆阳骂了一句。

    “余总,我也是好心啊……,我想着这么热的天,兄弟们在外面干活太辛苦,还容易中暑,所以让人熬了绿豆水给他们送过去……”听到余庆阳骂老王,厨师长老王差点哭出来,着急的辩解着。

    “行了!别哭丧着脸了!

    你的问题,回头再找你算账!

    回去检查一下卫生,别再闹出类似的问题了!”余庆阳指着厨师长老王骂道。

    他也知道老王属于好心办坏事,所以也只能骂两句解解恨。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杀了他也没有用。

    来非洲,余庆阳非常重视饮食安全这一块。

    为此专门请教专家。

    对职工也是一再强调,凉白开不能喝,矿泉水,纯净水过夜不能喝。

    饭菜凉了不能吃。

    可是万万没想到,老王给他弄了这么一出。

    绿豆水本来就是寒性食物,对肠胃有刺激性,一些肠胃不好的人,喝了绿豆水就会腹泻。

    现在大家喝的是变质的绿豆水,腹泻就更严重了。

    也好在只是喝了变质的绿豆水,而不是其他原因造成的腹泻。

    这个应该算是食物中毒里面,最轻的一种了。

    “余总,这个事情,主要责任在我!”赵鑫磊低着头向余庆阳承认错误。

    “怎么了?”

    “是我提出来的,兄弟们流汗多,喝纯净水,矿泉水无法补充流失的盐分,所以老王才烧的绿豆水!”

    “你啊!”余庆阳用手指指赵鑫磊,“行了!现在先不说这个!

    先救人!

    其他的回头再研究!”

    医务室这边准备充分,各种治疗腹泻的特效药物不缺,虽然大家受了点罪。

    但是,好在没有出现死亡事件。

    打上吊瓶,补充补充电解质,就算是刚才因为脱水半昏迷的,到了晚上也都苏醒过来,脱离了危险期。

    “关于现场作业人员补充盐分的问题,这个不是小事!

    过去也是我忽略了!

    回头我会让国内,生产一些专门补充电解质的饮料!”晚上项目部领导班子连夜开会研究,余庆阳在会上自我检讨道。

    其实补充电解质的饮料,比如后世常喝的一些功能饮料。

    电解质听上去很高大上,其实电解质就是盐。

    那些功能饮料,也没有宣传的那么神奇,唯一的作用就是补充电解质,也就是盐分。

    当然这些也是下午余庆阳专门找夏雪还有两位全科医生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