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召唤之天下归一 > 第5章析县风云二
      第五章:析县风云(二)

      邓军坚守不出,樊轶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只好下令强攻,毕竟此次进军可是打着速战速决的目的的,若不能迅速击破邓军,攻占宛城,等秦国、赵国他们反应过来,灭邓就是一个梦想而已。

      析县

      樊轶看着城上严阵以待的邓军,不禁叹了口气,看来邓军是铁了心的死守了。

      “攻城!”樊轶大喝一声,许康率领一万兵马率先攻城。

      “全军戒备,金汤、沸水煮起来,巨石、滚木准备好,弓箭手准备,待敌军进入射程范围,即可放箭!”城头上,黄标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守城的事宜,析县原本就只是一个小县城,尽管邓国多年经营,但是也是无法同时容纳五万大军在城头的,如今汉军主攻西门,黄标就在西门安排了一万大军,其余三门各三千兵马,剩下的兵马,两万分成两部分,与西门守军轮流守城,其余八千兵马作为最后的机动部队,随时支援四门。

      “咻!”随着汉军进入了弓箭的射程,城头上的邓军开始放箭,而城下的汉军一阵阵的惨叫着。

      但是弓箭并不能把所有的汉军灭杀,随着大批汉军靠近城墙,架起云梯,两军攻防战终于拉开序幕。

        黄标和李天虎身先士卒领守城军紧守在第一线上和众士兵冒着无数飞箭用力来推云梯。

      云梯倒下同时攀到一半的士兵惊叫着从半空中而落有的摔的断手断脚有的直接掉到河里。不过汉军前赴后继云梯倒下又有众士兵不顾生命之危从新立起在紧锣密鼓中接着攀爬。伤亡惨重中终于有对方士兵登上城不过马上被析县守兵一刀砍飞血洒成雾一脚踢至城下。

        黄标随即下令改为用长钩等长兵器对付敌人的攀爬攻城并用一锅锅金汤沸水浇下去倒在攀城士兵身上又搬来巨石来砸云梯,城下一时间惨叫连边凄声不断血肉横飞个个死状相当可怕,汉军一波倒下去又一波踏着同伙的尸体爬上来个个神情麻木勇不惧死,邓军也决不手软杀人如麻。伤者源源不断的运到城里。

      双方死亡人数节节高升,将士们个个杀的满身是血手臂酸麻可是那疯狂惨烈让人惊心动魄的情节无不让人热血沸腾。

      随着夜幕降临,析县攻防战已经进行了一天了,双方都付出了血的代价,邓军伤亡五千多人,而汉军估计伤亡数学在一万五千左右,一比三的战损,不能说差,也不能说很好。

      汉军大营,樊轶眉头紧锁,他没想到邓国居然会是一块如此难啃的硬骨头,仅仅一天的战斗,就伤亡如此之大,这样下去,就算能够攻下析县,那他这十万大军还能剩下多少?又如何去攻打邓国王都宛城呢?无奈之下,樊轶之后先按兵不动,快马前往王都长安,请汉王定夺。

      汉军一连几天都没有动静,黄标等人虽然感到奇怪,但是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多派斥候打探汉军动向。

      就在析县血战的时候,南边的新野也爆发了战斗。

      杨延昭等人率领一万大军离开宛城之后,便一路拿下,进入新野,接管了驻扎在这的一万大军,并迅速布置防御。

      就在他们刚到新野不到三天,荆军便开到新野城下了。

      面对荆军的挑战,杨延昭把常遇春和程昱都找来商议。

      “军师、常将军,如今荆军就在城外,不知有何对策?”杨延昭向常遇春和程昱问到。

      程昱道:“将军,此次进犯新野的进军有三万,主将乃是荆国第一名将蔡茂,不过不足为虑,荆军精锐当年已经被武庄王消灭殆尽,如今这三万兵马大多都是新兵或者是从其他郡县抽调的,战力不强,而且这蔡茂虽然号称荆国第一名将,但是能力一般,当年十万大军被黄大将军以三万兵马打得几乎全军覆没,若不是樊城坚固,恐怕我邓国早就把荆国王都江陵攻下了。”

      杨延昭和常遇春点了点头,他们虽然是第一次领兵,但是在邓昇潜邸之时,就对各国的情况清楚的分析过了,荆国外强中干,不足为虑。

      沉思良久,杨延昭决定明日一早便把大军开到城外,直接与荆军决战。

      新野城外,两方摆开阵型。

      常遇春拍马向前,长枪指向荆军,大声喊道:“蔡茂,当年你被我黄标大将军打败,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胆量攻打我邓国。”

      蔡茂听到常遇春提起他当年的溴事,不禁大怒:“何人敢出现,把这猖狂小儿的人头拿下?”

      “末将张云愿往!”

      那员名叫张云的将领拱手,双脚夹紧马腹,挥舞着手中开山大斧呐喊着直取常遇春。

      “鼠辈找死!”

      常遇春狂吼一声,手中长枪挟着猎猎锐风,直削向张云。

      常遇春那凌厉的杀气让张云不由得吃了一惊,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内,常遇春的长枪已斩至近前,夏杰来不及细想,慌忙运起全身的力气举起手中大斧迎击而上。

      “啊!”一声惨叫,只见一柄长枪刺穿了张云胸口,鲜血飞涌四溅,张云落下马来。

      “土鸡瓦狗之辈,谁敢与我常遇春一战?”

      常遇春一刀结果了张云,杀气更甚,威风凛凛地立于阵前,高声大喝道。

      看到常遇春在阵前耀武扬威,蔡茂顿时恼羞成怒,回头对着身后一众大将吼道:“谁敢出去斩那贼子人头?”

      “末将沈超愿往!”

      蔡茂话音未落,荆军阵中又飞马冲出一将,挺枪纵马,“贼子休要张狂,看某家取你首级!”

      常遇春也不理会沈超的呐喊,纵马迎击而上,手中长枪挟着秋风扫落叶之势,呼啸荡出。

      铛

      两枪相撞,沈超只觉一股滔天巨浪般的劲力狂涌而来,虎口瞬间震裂,手中长枪忽的便脱手飞出。

      “死!”

      常遇春冷喝一声,手中长枪一扬,只见血光一闪,沈超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线,随即鲜血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