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41章:定情信物!
    魏思如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就那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沈继。

    虽然她之前没怎么看得起这个新加入的不记名弟子,觉得他人又臭屁,还贼能拉,但是真到了关键时刻,竟然能挺身而出,帮她赢得一线生机。

    看到沈继的伤,魏思如自己都感觉腿疼。

    当然,她自己其实也受到了不少的惊吓,被山贼一刀砍开了衣服,现在只来得及在外面罩了一件斗篷,把被砍破的部分遮盖住。

    她到现在还在后怕,如果不是三总管和李宝师兄刚好在山门下办事,沈继这一次可能就要死在外面了。

    刚才那个黑衣人多凶啊!

    跟五阶的三总管都能打得有来有回的。

    沈继的命可真大啊!

    但是她却来不及细想,虽然两拨敌人用的都是刀,但是事情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如果那个黑衣人真的想杀沈继的话,十个沈继也早就没了。

    在魏思如的心里,沈继就是在一个高阶兵家修士的手里,逃了活命。

    所以在她的潜意识里,甚至觉得沈继的水平,就算是不如那个兵家修士,但是也已经可以归到一个等级了。

    那就是深不可测!

    当然,她的嘴里不肯承认,依然觉得沈继只是一个刚入门的不记名弟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向沈继的时候,心脏会“砰砰”地跳。

    当沈继看向她的时候,她还有点不敢跟沈继目光交错。

    沈继在旁边也是一头雾水:这咋还害羞了?

    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这把沈继也吓了一跳。

    他知道自己的身家与魏家差得太远,就算自己天纵英才,但是全身的家当加起来,也比不上人家三品大员一个脚趾头。

    所以有的事情,想想也就算了。

    有些人穿越之后,总想要睡公主,还一次睡俩,那不就是活腻歪了吗?

    他们一路来到了金顶山下的金顶镇,把有山贼在鸡头山拦路抢劫的事情说了,并标注了具体的位置。

    那些捕快就非常的高兴。

    鸡头山闹山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扰闹乡民,非常的讨厌,甚至还出过人命官司。

    金顶镇的这几个人,出去了,可能打不过;而如果是从通江县派大部队来,那些山贼又会逃之夭夭。

    这次听说金钱帮的修士,帮他们抓住了五个,虽然可能已经不再是活的了,但是也算是为乡民除了一害。

    那个捕快连忙跟众人抱拳表示感谢。

    随后沈继又帮忙画影图形,把那个黑衣人的样貌绘制了出来,让衙门一并通缉。

    就算抓不住,也不能让他们俩消停了。

    回到了山门,三总管把沈继送回了下殿的住处,他跟李宝还有其他事情,便准备离开了。

    三总管还说,这次叫沈继回来,是因为分舵主要开全舵大会,吩咐所有外派人员都要回来开会。

    沈继现在毕竟是个小名人,三总管怕沈继回来晚了,再被新来的分舵主穿小鞋。

    不过因为还有几个内门弟子没有回来,所以这会还要过几天才能开得上。

    他嘱咐沈继要好好养伤,有什么事儿,过几天再商量也来的及。

    沈继这才想起来询问一下分舵主的身份。

    不过这时魏思如也在旁边。

    魏思如其实算是大总管的徒弟,但因为她的背景深厚,所以也没有特别的归属。

    但是当着她的面,说分舵主的事情,三总管多少也有些忌讳。

    见他们不肯说,魏思如自然就知道自己有些多余了。

    “我……”魏思如犹豫了一下,拿出了一块玉佩,塞进了沈继的手里,“这个送给你!”

    那块玉佩的材质并不是多么的高级,只是一件白色物品,但是上面却写着“淘淘”两个字。

    “淘淘”是魏思如的乳名,虽然听起来并不是多么的优雅,但是要比二宝子、肥耗子这样的名字强的太多了。

    一块上面写着女孩家乳名的玉佩,肯定是珍稀之物。

    她这个时候拿出来,对沈继的意思自然是很明显了。

    沈继虽然对魏思如也有一些好感,但是却不敢接受那块玉佩,毕竟魏大人官居三品,是豪门世家,沈继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她。

    “那个……”沈继刚想说话,魏思如就害羞地扭过去了头,然后推门逃出去了。

    “我等你!”

    很难见到像她这样的果决女子,竟然也有如此娇羞的一面。

    沈继只能叹了口气,将那块玉佩收了起来。

    他心里想着,就算是自己以后不能给魏思如幸福,那么好歹也算是留个念想吧。

    三总管和李宝在旁边看着,都一脸的坏笑,默不作声。

    他们也见识了刚才战斗的惨烈,知道沈继为了魏思如做了什么牺牲。

    英雄救美之后,美女以身相许本就是话本里常见的桥段。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段故事最后能发展到什么地步。

    李宝不知道魏思如的身份,更多地是在看热闹,甚至还有一种自己怎么没机会跟魏师妹一起出去历练。

    如果是自己遇见了五个山贼的话,行云流水地把他们打倒,是不是也能获得魏师妹的青睐?

    而三总管是知道魏思如家庭背景的,他很担心沈继受不了心里的落差,最后影响修行。

    他只能赶快转移话题,回到了分舵主的事情上来。

    “他是二总管的师父。”三总管道,“总舵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个最高辈分的老妖怪之一,据说修为已经达到了三阶。”

    “三阶?那岂不已经是半神之体了?”沈继问道,“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愿意到我们这苦寒之地来?”

    相比松江以南的大安朝九州,松江府只能被称为府,地广人稀,经济最为不发达。

    主要的经济支柱竟然是日薄西山的北方矿脉,以及农业、林业、旅游业。

    举整个松江府之力打造出来的治所无冬城,在松江府就算是非常繁华的地方了,但是与其他的九州相比,可能连一个二线城市都比不上。

    在把金钱视为生命的金钱帮中,能来这样的地方,就算是发配了。

    “他自然是有重要的任务,只不过连我的权限也没有办法知道。”三总管道,“总之,以后你见到他时,一定要小心点,别被他抓到了什么毛病。我从小道消息听说,他这次是来给喝瞎了眼睛的二总管报仇的。”

    沈继:“……”

    这事儿你找龙飞昊去啊!

    是他把酒掉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