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38章:强援到来!
    走了几分钟,沈继只走出了几十米,不过那个黑衣人完全没有想帮忙的意思,似乎是想看着沈继累死。

    他未尝不是也有一种守株待兔的想法,想等着金钱帮的修士或者邢捕头过来,当面给他们一个教训。

    沈继这边见他不催,就尽量在那里拖延时间,道:“万隆烧锅,你们为什么要杀他们?”

    “为了追查你的身份。”那个黑衣人道,“我们本来只是想打听点事情,可惜掌柜的猜到了一些他不该知道的事情,我就只能灭口了。太子爷,你还真能藏啊!”

    我真不是……

    但是听他说得这么确定,沈继也有一点犹豫了。

    他自穿越以来,直接就是出现在了伏魔宗里,只记得自己是沈家庄卖豆腐老沈的儿子。

    但是对于家里的事情,他记得非常模糊,反正已经断绝了关系。

    我会不会是皇帝遗落在民间的孩子,寄养在了农户家?

    但是农户敢把太子当成是魔人,送进伏魔宗吗?

    沈继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点离谱。

    “你怎么知道我是太子的?”沈继问道。

    “自然有我们的方法。”黑衣人道。

    “我是说,你们会不会认错人了。”沈继问道,“我真的不是。”

    “你装也没有用,总之你得跟我走一趟。”黑衣人道,“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等新皇登基了,你就自由了。”

    放屁!

    你们说我是太子,然后不让我登基,而是把我囚禁起来?

    虽然沈继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现在就杀了他,但是等新皇登基之日,必将是他送命之时。

    还是得跑!

    这时候,黑衣人收到了一条语音传讯:“金顶山方向来了三个修士,应该有松江分舵的三总管。”

    这说明,这个黑衣人还有另外的帮手帮他望风,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战斗力并不强悍的酿酒师傅。

    “来的正好!”听说三总管来,黑衣人竟然非常的兴奋,完全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不过他的战意也跟着提了起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

    趁着这个机会,沈继又往他身边凑了凑。

    之前因为距离的原因,他尝试观想了几次黑衣人的佩刀,都没有成功。

    靠近之后,明显就容易了许多。

    终于,沈继的眼前出现了一道复杂的算术题,虽然位数也不少,但是比鉴定紫色提灯的时候,来的还要容易一些。

    沈继宁心静气,靠着隐形计算器,立刻算出了答案。

    果然,黑衣人的那把刀,只是一把深蓝色的物品。

    当然,这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东西了,对寻常修士来说,就是梦寐以求的宝物。

    它的效果也正如沈继猜测的那样,带有三级锋锐,能够无视二级铁壁以下级别护甲。

    而且它本身的伤害力也非常高,所以才能做到一刀封喉。

    但是沈继同样也发现了它的弱点,那就是因为这把刀常年与各类盔甲硬碰硬,年头长了,剩余的耐久并不高。

    虽然黑衣人对它也算非常的呵护,但是他毕竟不是铁匠,只能做些日常磨砺、上油之类的工作,对修复耐久并不在行。

    这不就是落在沈继的手里了吗?

    沈继做好了准备,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指着黑衣人的背后道:“有敌人!”

    黑衣人对战斗的嗅觉非常的敏锐,眼睛虽然看着沈继,但是耳朵却像雷达一样扫描着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敌人。

    所以沈继的虚张声势并没有能让他转头,只是让他心头一跳。

    沈继一句话喊完,举起手中的拐杖,对着黑衣人就抡了过去。

    黑衣人被喝了一句,本能地就抽刀反击。

    因为沈继的“地位尊崇”,所以黑衣人没有直接一刀封喉,而是选择了举刀招架。

    而这正是沈继想要的效果。

    他的拐杖砸在了黑衣人的刀身之上。

    “啪!”

    沈继的拐杖被弹了起来。

    但是黑衣人的刀却直接断了。

    黑衣人:“!!!”

    我的宝刀啊!

    黑衣人的心都快滴血了。

    沈继这边却不管他,转身架拐,快速逃跑。

    黑衣人非常的心疼,难免多看了刀几眼,他这才发现沈继跑得竟然还挺快!

    你不是瘸了吗?

    你刚才磨蹭了那么半天,全都是装的吗?

    骗子!

    你们特么的金钱帮,就没有一个好人!

    黑衣人没有办法,只能举着断刀,在后面狂追沈继。

    沈继跑得再快,毕竟也是受到了减速效果的,而且他的品阶跟黑衣人差得太多,所以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被黑衣人追上。

    沈继只能一边跑,一边大喊:“师父!救命啊!我是沈继!我在这里!”

    他的呼喊还真有作用,刚才已经有人通知了黑衣人,金钱帮的修士马上就到,说明他们已经不远了。

    沈继大喊的这几句,无疑是帮众人定了位。

    很快,三总管便一马当先冲了过来。

    他的胡子飘得老高,看起来是真的着急了。

    在他的后面,跟着李宝和魏思如。

    他们两个的修为跟三总管比,就差得远了。

    三总管这一提速,他们就跟不上了。

    三总管看到了黑衣人,立刻对他的实力有了一个大体的判断。

    他立刻捏了一枚十六两的大银子出来,抬手对着黑衣人就扔了出去。

    这就是金钱帮独有的暗器,没错,连暗器都用的这么独树一帜。

    在三总管的手里,这颗银子就好像一发炮弹一样,直奔黑衣人,黑衣人没有办法,只能举刀格挡。

    “啪!”

    本来已经只剩一半的断刀,再次崩断,黑衣人的手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刀柄。

    黑衣人:“!!!”

    你们金钱帮的人还能不能玩了?

    看见黑衣人的刀再次断折,沈继的心里有了底,回身一指:“就是他!杀了万隆烧锅一门十五口!还栽赃给我们金钱帮!现在他又来杀我灭口!”

    沈继在没有查清楚之前,还不想说“太子”的事儿。

    沈继下山查案子的事情,三总管是知道的,听说他破了案,朝廷已经开始全府批捕凶犯。

    那么案犯出于报复,来暗算沈继也是合理的。

    所以三总管也来了战意,大喝一声:“贼人,哪里跑!”

    然后他从钱搭子里面便抽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挥手点燃:“律令:穿黑衣服的肚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