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37章:兵家修士!
    在不远处的鸡头山顶,有两个人正在向下眺望。

    其中一个正是万隆烧锅的酿酒师傅,而另外一个人,则是个中等身高、刀条脸、目光深邃的黑衣人。

    “你看清楚了吗?”黑衣人问道。

    “看清楚了。”酿酒师傅道,“他的身上确实有龙气,本地人,额头上也有疤痕,符合太子所有已知的特征。但是他身上的龙气太少了,我仍然不敢确定。”

    “你们这些阴阳家,说话总是没有一个准信。”黑衣人道,“那我到底抓还是不抓。”

    “抓。”酿酒师傅道,“别的东西都能造假,龙气不能。他的身上既然有龙气散溢出来,就必定有皇族血脉。龙气少可能是他身上有什么屏蔽的道具也说不定。”

    “好,那我这就去抓他。”黑衣人道,“这一单任务做完了,七王爷就能还我自由了吧?”

    “当然。”酿酒师傅道,“到时候,你就可以带着你的金子,和你的小美人浪迹天涯了。”

    “好极了!”黑衣人道。

    说罢,他摸了摸腰间的刀,大踏步地下山去了。

    此时,已经恢复了行动力的沈继,已经开始向金顶山的方向进发了。

    他不知道魏思如是不是已经逃离了危险,但是他总要过去看看。

    果然,魏思如还是跑掉了,沈继迎面看见了那三个垂头丧气的山贼。

    他们如果抓住了魏思如,肯定不是这副模样,不过他们觉得他们的大哥已经把沈继搞定了,所以也不着急回来,还在想着自己的失败该如何交差。

    突然间见到了沈继,他们全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的大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

    “喂,你!什么情况?”拿着草叉子的人立刻把草叉子端了起来。

    “我的同伴呢?”沈继不接话茬。

    “我大哥呢?”对方则问道。

    双方都充满了戒备,各说各话,剑拔弩张。

    不过这种僵持的情况,对沈继来说是一件好事儿,他便有了充足的时间鉴定对方。

    如果能鉴定成功,那么在战斗中,他便有了大优势。

    这个时候,突然从鸡头山上飘下来了一个黑衣人,他的行动非常的轻盈,好像一只大鸟一般,站到了众人中间。

    突然加入的第三方势力,让沈继和那些山贼更加摸不清状况。

    沈继正要开口询问,那个黑衣人已经出手了。

    他的刀非常快,没有任何的前摇动作,拔出来就是砍。

    一……二……三!

    他只出了三刀,砍在了三个山贼的身上,随后还刀入鞘。

    那些山贼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你怎么能随便杀人!”沈继惊呼道。

    “他们是拦路抢劫的匪类,死有余辜。”黑衣人道,“人人得而诛之。”

    他这么说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手段也太凶残了一些。

    而且他的这种犀利的刀法,也让沈继感到心中一寒。

    中等个、刀条脸、目光深邃,而且刀法精湛!

    沈继猜到了他的身份,但是却不敢当场戳穿。

    他只能虚伪地道:“感谢大侠拔刀相助,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沈继迈开瘸腿,就准备开溜。

    “不要着急嘛,太子爷!”那个黑衣人道,“跟我走一趟吧。”

    沈继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黑衣人突然出现,拔刀就砍,绝不可能是见义勇为。

    这分明就是在示威啊!

    不过他刚才说“太子爷”?

    你在叫谁?

    是说我吗?

    沈继看了看周围,完全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误会。”沈继笑道,“我并不是什么太子爷。”

    “没关系,你可以不承认。”黑衣人轻抚刀柄,道,“你只要乖乖地跟我走,就没有人会受伤。”

    沈继看了看对方,确实不太好惹的样子。

    沈继尝试着鉴定一下那个黑衣人,但是竟然连问题都没有弹出来,就直接失败了。

    沈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毫无疑问,对方的境界要比自己更高。

    邢捕头曾经说过,能砍出这么利索的刀,对方可能是兵家的高阶修士。

    打是肯定打不过了,但是该如何逃呢?

    沈继只能道:“好,我可以跟你走。但是你总要给我说个明白,万隆烧锅的灭门案,是不是你干的?”

    “受人之托。”黑衣人道,“我下手很快的,他们没有任何痛苦。”

    听他的口气,沈继如果不听话的话,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是龙飞昊吗?”沈继问道。

    “不是。”黑衣人干脆地答道。

    “那就走吧。”沈继松了口气,却没有任何办法逃跑,“不过我的腿受了伤,恐怕走不快。”

    “没关系,我可以等。”黑衣人毫不在意,也没有怀疑。

    沈继刚才被砍伤了大腿的事情,他在山上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他却不知道沈继竟然还能强化物品。

    所以一根普通树枝做成的拐杖,也不应该会有什么特殊的效果。

    沈继拄着它,走不快也正常。

    只要沈继肯配合,那个黑衣人对沈继还是挺客气的,既没有催他,也没有打他,不知道是不是“太子”的特权。

    “你不怕我在这里拖时间吗?”沈继问道。

    “你拖时间对你反而没有好处。”那个黑衣人道,“你在等谁的救援?邢捕头,还是你们分舵的三总管?”

    沈继没有回答。

    这两个人若是能来,那当然好,但是他觉得魏思如更可能会带金顶镇的小捕快过来。

    “你们分舵的舵主若是还在,我倒会忌惮三分。”黑衣人道,“但是六阶修士以下,有我这口宝刀在,只需要一刀。”

    兵家的修士,这么厉害的吗?

    沈继沉声道:“你或许不知道,我们的三总管已经升到了五阶。”

    “这样啊……”黑衣人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那大概有一半的几率,需要出第二刀了。”

    沈继:“!!!”

    这个哔让你装的?

    沈继道:“你可能不知道,我们金钱帮里屯着各种超凡物品,尤其是各种防具,最普通的黄级藏品就已经能免疫刀剑的攻击。”

    他的意思是,三总管可能会带着高级超凡物品来救我,你砍不死他。

    但是黑衣人的笑容却非常的自信:“我的这把宝刀是上古藏品,无坚不摧。你便是穿着十件盔甲,也是一刀。”

    得嘞,无视护甲的宝刀。

    不过他说是上古藏品?

    那么耐久度……

    沈继偷偷地鉴定了一下那把刀,脸上挂上了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