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20章:照魂神灯!
    沈继想了一下,这次跟着龙飞昊出去的话,应该不会遇见太危险的事情。

    但如果说他们是去查案的话,万隆烧锅一十五口的灭门惨案,怎么会没有冤魂出现?

    那么这把灯就可以成为非常好的调查工具,只要不用得太频繁,应该不用担心冤魂附身。

    但是沈继是一个非常慎重的人,从昨天的经验上来看,名录上记载的信息,往往是不全的。

    尤其是名录上并没有关于这盏灯会说话的记录!

    所以沈继凭借着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对这盏提灯上面细微的特征进行了二次《识鉴》。

    昨天他拿回去的那本《古董鉴赏》,铜器篇里面刚好有提灯一项。

    沈继匆匆翻过,虽然记不住每个花纹代表的意义,但整体结构还是能记得住的。

    这把提灯主要分三个部分:灯身、灯芯和提手。

    灯身和灯芯本身没有什么问题,沈继看了一会儿,很快就鉴定出来与名录上的记述差不多的效果。

    但是他仔细看了看提手,就发现那把手的风格似乎与灯身并不一致。

    虽然都是带锈的铜器,但是如果看细节,无论是年代还是花纹,都有着较大的差异。

    沈继运起《识鉴》之术,努力观想,很快眼前就出现了一道复杂的计算题,需要他在短时间进行解答。

    这道题比他之前识鉴出来的题目要复杂好几倍。

    如果解不出来,这次《识鉴》就算是失败了!

    沈继之前每次《识鉴》也都需要解题,但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在十秒钟之内,让他算出十位数乘法的题目。

    算盘能够用吗……

    这盏提灯真的是绿色品质的吗?

    这个时候,沈继的隐形计算器又发挥出了功效,所见即所得,别管位数有多少,一眼看答案!

    沈继直接就解题成功了。

    随着几声“喀拉喀拉”的响声,那盏提灯的外层掩饰在他的视野里,被击碎了。

    沈继一连串获得了三条隐秘的信息。

    一是这把提灯里面封印了一个上古魔将的残魂,照魂只是它最弱的效果。

    二是这盏提灯现阶段的真实品质为紫色,似乎还有其他未解锁的功能。

    三是这个上古魔将的残魂会用许愿的方法来激活人们的贪心,促使其堕落,吞噬他们的灵魂,增强自己的力量,具有很大的危险性。

    紫色?

    这是一个好东西啊!

    按照品阶的排列,依次是灰、白、绿、蓝、紫、橙。

    沈继除了白灰品质的,只见过升到了顶级的橙色物品。

    紫色仅次于橙色,品质已经很高了,沈继甚至一件都没见过。

    而这盏提灯似乎还有升级的潜力。

    沈继心里有了谱,但脸上还是不动声色,依然一脸凝重地盯着它看,然后突然捂住了眼睛,骂道:“这是什么破东西,鉴定又失败了!”

    里面的那个自称“灯神”的声音也着急了,开口道:“小魔人,别看了。我是整个仓库里面最最有用的提灯!你把我带出去,我会报答你的!”

    “别闹!”沈继说道,“图谱上说,你只是一个能照出冤魂的小铜灯,能有啥作用?这青天白日的,哪有那么多冤魂?”

    “你带我出去,我能满足你三个愿望!”灯神说道。

    “你自己连出都出不去,还能满足我的愿望?”沈继说道。

    “真的,不信你试一试!”灯神道,“我要是骗你,你把我砸了!”

    沈继得到的信息里,没有说这上古魔将的残魂能够自动脱困,只说能够靠许愿驱使他人的灵魂,增强自己的力量。

    看起来许愿可能是真的,只是不要因为贪心落入了他的圈套。

    “好。”沈继选择了同意,“你要是骗我,我可真砸了你!”

    于是他下楼找华光阁值班师兄办了手续,说就要这盏提灯。

    “这玩意儿,多少年也没人动过了。”上来取东西的时候,那个师兄说道,“你怎么会挑它?这玩意儿是照冤魂的,邪气得很,小心鬼上身。”

    “你才鬼上身!傻帽!”那灯神说道,“那是他们都不配!”

    他说话的声音,沈继听得非常清楚,但是拿东西的师兄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

    “你说话他听不见吗?”沈继失声道。

    “他们要是能听见,我不早就出去了?”灯神气道,“一帮凡夫俗子!肉眼凡胎!酒囊饭袋!啥也不是!”

    那师兄果然听不见灯神的话。

    但凡有点脾气,让个提灯骂成这样,非得“失手”把它砸了不可。

    但是沈继说的话,他能听见啊!

    “你说什么?”师兄问道。

    “没,没事儿。”沈继连连摆手。

    “我可先跟你说,”师兄说道,“很久以前,也曾有几个人借用过它,但是没一个有好下场的,基本都疯了。”

    “别听他乱说!”灯神道,“也有没疯的!”

    你是应该这么解释吗?

    沈继都有点想把它放回去了……

    “我们这次是出去查凶杀案的,有了它,或许能多查到点线索。”沈继说道,“谢谢您的提醒,我会注意的。”

    似乎是因为沈继说了“查案”,龙飞昊似有所感,他竟然从外面回来了,上到了二楼,站在了东库的门口:“你小子选没选完,咱们该出发了。选个东西都这么慢!”

    话说他在这里低头沉思了几个小时,都没有人说他,沈继在这边稍微犹豫一下都不行吗?

    大师兄了不起吗?

    “快了,快了!”沈继连忙赔了个不是,将提灯的提手栓在了腰带上,走了出来。

    “你这大师兄脾气不小啊。”灯神说道,“你倒是揍他啊!”

    因为旁边站着龙飞昊,沈继也不敢回话。

    灯神这边倒来劲儿了:“你上啊!一个马步向前,一记左勾拳,右勾拳,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险!”

    沈继这边气坏了。

    我要是能打得过,我不早打了?

    他只能淡淡地道:“师兄,你看我这提灯系得结不结实,上厕所的时候,会不会掉下去?”

    灯神听明白了,连忙选择了闭嘴。

    而龙飞昊根本不想回答沈继这样的弱智问题:“少说废话,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打好行李,到山门口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