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11章: 迎新晚宴!
    很快到了四月一号,这一批考入金钱帮的不记名弟子们,也陆续到齐了。

    这一次通关的足有十个人,俱是一时俊彦。

    考虑到之前排队的长度,这些人可以说是百里挑一。

    三位总管亲自下山举办了欢迎仪式,还进行了点名和自我介绍。

    按成绩,沈继排在第四的位置,说明他的资质在这些人中并不是最好的。

    排第一的是一个富家公子,排第二的是一个飒爽女郎,排第三的则是一个皮肤黝黑、身体壮实的小伙子。

    此外在考试时算盘打得飞快的老大爷也在行列之中,其他人也神情俊逸,都不是一般人物。

    尤其是考虑到外门弟子只有三个名额,竞争可以说是非常激烈了。

    不过三位总管都还记得沈继,尤其是三总管,获得了境界的晋升,对他颇为感谢。

    “长寿县的沈继,”三总管亲自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很不错,好好表现!”

    但是大总管却没有了当初的热情,目光非常的深邃,看不出喜怒,盯得沈继直发毛。

    而二总管则不叫他的名字,改叫他“小三眼”,充满了戏谑的味道,让沈继感觉很尴尬。

    沈继只能道:“多谢二总管赐名!我这第三只眼多亏是个单眼皮,要是双眼皮的话,还不知道双的一边冲左还是冲右呢!”

    大家哈哈一笑,这件事儿就算是划过去了。

    后面的人陆续进行了介绍。

    那个富家公子确实是有背景的人,自称舅舅是松江府布政使司的右参议,沈继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官。他戴着一顶大公子帽,与不记名弟子的普通小帽不同,很是惹眼。

    那个飒爽女郎则来自于一个武林世家,似乎和二总管还颇有渊源。

    那个壮实小伙是下面常宁县的富户,家里颇有田产,也算殷实。

    那个打算盘飞快的老大爷则是金钱帮下属一个当铺的掌柜,来这里深造的。

    此外还有长相甜美的妙龄女子、一身江湖气的社会大哥,没有一个是普通人。

    反倒是沈继,家里只是个卖豆腐的,魔人的事儿也不能说,显得非常的单薄。

    欢迎仪式之后,还有欢迎晚宴。

    趁着空隙,沈继便找到了正带人布置会场的李宝,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儿。

    原本对他态度不错的大总管和二总管,怎么突然之间就都翻脸了?

    “还不就是政治上的那点事儿。”李宝苦笑一声,“分舵主失踪之后,三位总管都想升官。本来大总管是五阶,另两位都是六阶巅峰,分舵主非他莫属,大家自然相安无事。但是现在我师父突然晋升,与大总管拉齐了进度,压了二总管一头。他们俩明面上不好说什么,但是知道中间有你的原因,自然把气撒到你头上。”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沈继叹道。

    “不过你也别往心里去,你站队站得越狠,地位就保得越稳。”李宝说道,“只要你不被那两位搞死,外门弟子你是当定了。”

    沈继摇了摇头:“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入了龙潭虎穴呢?”

    “龙潭虎穴不至于,狼窝总是有了。”李宝道,“你看着吧,今天晚上才是正戏。”

    沈继道:“怎么,要拼酒啊?”

    “不是拼酒,是灌酒。”李宝道,“大总管和二总管都是两斤打底的量,今天谁也别想站着离开。”

    沈继:“……”

    沈继心里有了数,便提前上厨房要了些牛奶喝了,心说:二斤的量?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沈三斤!

    当天晚上的欢迎宴会,所有人坐在一个大桌上。

    三位总管都在,大总管坐在了主位上,颇有一门宗主的气派。

    即使三总管境界跟他拉齐了,他也依然是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的大总管。

    晚宴主要的议题是欢迎大家加入金钱帮,成为大家庭的一员,帮里略备水酒,希望大家能够赏光。

    他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却又与其他两位总管一唱一和地道:“咱们金钱帮最重要的就什么?”

    “是赚钱!”

    “想赚钱,就要会营销!”

    “对,不会喝酒怎么营销?”

    “来来来,上酒!”

    说着,大总管便命人拿来了一排包装精美的礼盒,当众打开了一个。

    里面是一套四瓶的白酒,瓶子上绘着四大美人和吟而不荡的诗词。

    沈继一看,非常的熟悉,这不就是万隆烧锅出品的四大美人嘛!

    沈继自己升级的酒,自己知道品质,心里对金钱帮暗挑大指。

    罢了,果然是财大气粗!

    舍得拿这么好的酒,金钱帮果然是拿这些新收的弟子当自己人了!

    这酒沈继之前自己都没喝多少,这时候也有点舔嘴抹舌了。

    但是等瓶子一打开,沈继一闻,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琼浆玉液开瓶之后有异香,就算是不喝酒的人,闻了都觉得香,而这酒压根没有香味。

    难道是赝品?

    还是金钱帮自己灌装的?

    这不是玩人呢嘛!

    沈继当时就留了心,大总管在他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有杂役端着酒瓶给每人都斟满了一杯,虽然桌上有女弟子,但是因为外门弟子的名额竞争激烈,所以每个人都想先表现一下,全都没有拒绝。

    就算那个妙龄女子说了一下自己不胜酒力,旁边的二总管也立刻插话道:“满上,满上!”

    沈继看着面前的杯子,提鼻子一闻,非常熟悉的味道。

    这甚至已经不是普通的白酒了,根本就是自己升级失败了之后的那些工业酒精。

    沈继知道他的那一缸工业酒精成分复杂,里面有大量的杂质,甚至还含有相当一部分的甲醇,喝了是会要人命的!

    沈继在“表现一下”和“留条活命”之间决定选择后者。

    当然,在这种场合,直接说不喝,就是不给面子,说酒不好,更是等于打人家的脸。

    沈继于是便抄起了旁边的一条白毛巾……

    大总管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端起酒杯,闻了闻,又抿了一口,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如常。

    他又让杂役另开了一盒,打开,闻了闻,也是一样的味道。

    接下来,他起身说了几句客套的话,然后举杯一口干掉,以示诚意,说自己突然收到了总舵的紧急密函,需要回去处理一下,让二总管替他招待一下众人,自己随后就起身离席了。

    二总管这边也是一头雾水,说好了今天一起招待大家的,怎么你说走就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