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9章:笔试通过!
    笔试的考场很大,里摆着一张张的桌子,上面摆着笔墨纸砚,旁边还有一副算盘。

    考场的最前方坐着一个隼鼻深目的老者,盯着全场的考生,下面还有工作人员在一行行通道间穿行,收集、发放试卷。

    沈继再次陷入了重大危机,他没想到,想修仙竟然还要会写字?

    这个世界的文字与沈继所知的繁体字类似,经过一段时间学习,沈继已经能认识个七八成了,但是让他写的话,还有些困难。

    且不说好不好看的事情,光是让他写一篇文章出来,他恐怕连卷子都答不完。

    不过金钱帮的考试并不考策论,沈继找到空位置坐下来,便有人把考题发了下来。

    那是一块特制的晶石台子,上面带着编号,意味着每个人的考题可能都不同。

    只要把手按在上面,就能看见相应的题目,旁边还出现了一个时辰的倒计时。

    至于题目,全是数学。

    沈继终于明白为什么旁边要放一副算盘了,他也理解了为什么李宝说这一关困难了。

    任何人都可能背叛你,但数学不会。

    数学不会,就是不会……

    还好,这里没有太复杂的几何问题,也没有高等数学,多是繁复的四则运算和需要灵机一动的应用题,难度不超中小学奥赛水平。

    沈继考公务员的时候,也刷过几个月的数学题,虽然最后没考上,但是对付这种问题很有一套。

    大部分的问题,靠着解方程和速算小技巧就能解决,根本不用一个个打算盘。

    旁边人的水平参差不齐,有老账房出身,打算盘打得飞快;也有根本就不会用算盘的,在那里一根根地掰手指头。

    沈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大部分的问题用草纸演算就已经够了,终于在考试时间耗尽之前,勉强答完了所有的题目。

    将晶石台和答案交上去之后,他便被请到了另外一间房间休息。

    沈继心里也是一阵忐忑,他只敢保证其中六七成的正确率,剩下的有不少是蒙的,最终成绩都未必能上八十分。

    沈继好信儿地跟旁边其他的考生打听了一下,发现无论在哪个世界,数学都是一个大魔王。

    及格对大部分人来说,就已经是难以企及的梦想了。

    有不少人觉得自己能打二十分,都满怀期待地在这儿等成绩了。

    没多少时间,沈继便被通知可以参加下一场的面试了,请明天早上再来。

    与他前后脚考完的考生们也都陆续收到了通知,有的兴高采烈,有的坦然接受,有的垂头丧气,甚至还有的嚎啕大哭,状态不一而足。

    相比之下,沈继就显得淡定多了。

    他找澡堂子洗了个澡,回客栈好好地吃了一顿,便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他按时地来到了金钱帮的招聘地点。

    招聘点的门前依然有一堆人,但是却不再排队,而是围着李宝说理。

    他们觉得自己昨天排队排到那么晚,怎么着也该给一个机会。

    但李宝的解释就很简单:“勤劳和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他们有些不依不饶,时间长了,李宝就恼了。

    “我是不是给你们脸了?敢来围堵金钱帮的修士?”李宝抄起了旁边一块石头。

    众人本以为他要拿石头砸人,还有几个人往前挺了挺脖子,想要讹李宝一笔。

    谁知道李宝盯着那石头看了一会儿,突然双手合十,一掌把那石头拍碎了。

    众人顿时就惊了。

    这就是修士的力量吗?

    他们对比了一下自己脑袋和石头的强度,觉得好像还是石头硬一些。

    所有的人噤若寒蝉,没过多久就退没了。

    沈继等人走的差不多了,这才找到了条道,走了过来。

    “李师兄,好功夫啊!”沈继笑道。

    “你可别叫我师兄,你还没入门呢。”李宝对沈继也没什么好印象,“你怎么来了,昨天通过了?”

    沈继拿着昨天的凭证给李宝看了一下。

    “看起来考得不错啊!”李宝感叹道,“这富家子弟就是有本事哈?”

    看来他依然认为沈继昨天是在他师父那里买了大额的理财,他师父这才给他写的条子。

    所以他认为沈继能通过初试,里面肯定也是有猫腻。

    “还好,还好。托李师兄的福。”沈继依然是笑脸相对。

    “你可别托我的福。”李宝翻了个白眼,“我一个穷小子,哪有什么福气?”

    但他职责所在,还是带着沈继来到了后面的面试厅排号。

    一边走,沈继问道:“第三关的主考官大概会问些什么问题啊?”

    “就是些家长里短的呗。”李宝抱着膀子,右手食中二指伸出,似有所示。

    沈继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没打点明白。

    昨天当着众人的面,这钱他没能拿走,今天自然想讨要回来。

    自己若是能考进金钱帮,少不得与这位师兄打交道,沈继连忙递了一张十两银子的银票过去。

    “这还差不多。”在李宝的眼里,沈继既然是花钱来的,肯定上下打点过了。

    那为什么自己不也跟着捞一笔呢?

    李宝这才说道:“到了这一关,你也别大意。考官不会问你太过专业的问题,多是些拷问你心性的问题。里面有法家的‘拷问术’加持,你若是知道答案,正常回答便是。如果不知道答案,宁可不说,也不要胡说八道。”

    沈继点了点头,道:“多谢李师兄!”

    沈继来到等候区,看着其他的考生一个个地进去,然后从另一侧一个个地出来。

    终于轮到了沈继。

    沈继进屋坐好,抬头一看,这三个考官他都见过。

    坐在最中央的是昨天负责笔试的隼鼻深目的主考官,坐在他左侧的是负责体检的壮汉,而右侧则是卖理财的那个老头。

    这么说来,他还真是个有身份的人?

    他还真是李宝的师父,而不是看大门的“师傅”?

    不过他对沈继的印象都不错,所以沈继的心放下来了一半。至于那个壮汉考官,昨天也主动跟沈继说过话,像是个好人。

    开始时问的都是些常规的问题,比如姓名、出身,文化程度。

    后来又考了些应对的题目,比如遇到了某种情况,该如何处理等等。

    沈继当初找工作的时候,经过专门的面试训练,这些问题都不复杂,他冷静了一下,应对得非常自然。

    那三个考官互相看了一眼,眼里都有欣喜之策。

    很少遇到资质这么好,心智也成熟的学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