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6章:宗派大会!
    沈继来万隆烧锅上班,主要是为了探听伏魔宗的消息,以及熟悉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

    伏魔宗那边已经尘埃落定了。

    眼看着半年都没有人来追查他,料想也不会有人来了。

    传闻因未知原因,伏魔宗整个宗派被灭门了,疑似遭到了三阶以上修士的降围打击。

    沈继不知道来的是不是三阶以上的修士,但绝对是有人引爆了那枚核弹。

    现在整个伏魔宗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地,凡是进入调查的人,在事后都会身染重病,皮肤苍白、脱发、咳血,好像中了诅咒一般。

    好在因为伏魔宗有护山大阵的存在,里面的毒气并没有扩散出来,对外界没有什么影响。

    朝廷派来的人最后也只是在伏魔宗附近十公里的范围插上了警示牌,劝告行人禁止入内。

    实际上,这种毁宗灭派的现象,在修真的世界里,反倒是正常的。

    高阶修士,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可以在人间随意行走。

    就算知道了是谁干的,也没有人会强行出头,就连朝廷的调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在整个大安朝,已知三品以上的修士,不超过十个,多是各派系的首领,一半以上为大安朝服务。

    万隆烧锅这种小生意,在修士眼中,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赚不赚钱都是次要的,一个打点不好,就可能遭到灭顶之灾。

    沈继不但想活下去,而且想好好地活下去,所以修真是他的唯一出路。

    他还必须加入一个大宗派,不能是像伏魔宗一样,轻易就会被灭门的宗派。

    过完了年,沈继便与掌柜的告辞,前往了松江府的治所,无冬城。

    相比聚源镇那样的小地方,无冬城可要繁华得多了。

    沈继在客栈里包了间房,没事儿就去市集、酒馆、勾栏这样人多的地方打听消息。

    大地方的人有大地方的特点。

    不喝酒,他是松江府的;喝完了酒,整个松江府都是他的。

    沈继都不用主动询问,这些人吵吵着就能透露出很多的信息。

    在松江府,最大的修真门派就是金钱帮了。

    金钱帮的名字虽然土,但却是正经的世俗门派。

    只收内门弟子,功法密不外传的称为门;广收外门弟子,开枝散叶的称为派;门派里专注于某一方向的强大分支称为宗;规模宏大,组织松散,与世俗接触紧密的称为帮;行事隐秘,不受朝廷认可的称为会。

    金钱帮因为规模宏大,而且所辖业务多涉及百姓民生,信奉的创派祖师又是正位财神,故而称为金钱帮。

    早年间,金钱帮只是北方几个挖矿、典当、镖局的行业联盟,甚至连门派都算不上,随着大安国的崛起,高财神一手整合了诸多门派,成立了金钱帮。

    后来更是获得了朝廷的支持,成为了大安朝挖铜、铸钱的唯一合法机构。

    高财神运筹帷幄,几次抵御了南方三国的经济攻击,还帮大安国筹备了军费,东征西讨,与南方三国划江而治,建立了现在的版图。

    高财神升天之后也被当时的大安朝皇帝册封为了正位财神。

    而到了现在,在高财神的庇佑之下,金钱帮已经成为了大安朝最大的经济体。

    每年三月十五是大安朝所有修真门派的大聚会,今年轮到金钱帮,地址便选在了风景优美的松江府。

    除了互相间的交流、对外的宣传,各门派也会借此机会招一些不记名弟子作为后备,这便是沈继的好机会。

    当然,就算考不上金钱帮,五联派、疾风宗等门派也都是数得上号的大门派。

    随着日子的临近,无冬城里的热闹程度直接翻了几翻。

    全国各地的人无论是想报名宗派的,还是想趁机赚些钱的,全都一窝蜂似的涌了过来,害得朝廷不得不限制了每天入城的人数。

    沈继若不是来得早,怕是都进不来。

    沈继换了一身新衣服,看起来也有几番翩翩公子的气度,等到了日子,便径直来到了招聘的地点。

    各大门派在这里都设立了网点,一方面是想招收有资质的弟子,一方面也是向平民百姓宣传一下自己门派的业务。

    五联派新推出了灵符飞信业务,在定制的灵符上写上收信人的姓名、地址和内容,将灵符烧了,对方在几秒钟之内就能收到信息。

    疾风宗则推出了飞剑快递业务,小件物品使用飞剑进行邮寄,当日就可到达。

    而金钱帮主推的则是各种理财产品,低风险、高收益,部分产品的年化收益率甚至能达到百分之五十。

    这对后世银行出身的沈继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不是上面标明了是金钱帮自营的产品,沈继都要以为是诈骗团伙了。

    当然,即使这样,来买理财的,依然寥寥无几,大部分过来的人,都是想报名成为弟子的。

    金钱帮门口的摊位挤了大量的人,看那好像蛇一样蜿蜒曲折的队伍,怕是能有几百人。

    沈继不过是闲逛了一会,估计今天就进不去了。

    沈继观察了一会儿,走了过去,给明显是小头目的工作人员偷偷地塞过去了一张一两的银票。

    一两银子其实也不少了,是寻常酿酒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但那个工作人员明显是没看上眼,撇了撇嘴:“后面排队去!”

    我排队,我还用得着你?

    沈继连忙又塞了一张十两的银票过去。

    “滚滚滚,别没事儿找事儿!”那个人说道,“今天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想考试也得排队!”

    沈继看了看他,发现对方不办事儿,但也没有要还钱的意思……

    他忽然道:“考试?什么考试?我要买理财!”

    那个人愣了一下,道:“买理财?你早说啊!在旁边那个摊位。走,我带你去!”

    说完,他吩咐旁边一个小弟道:“你帮我盯一会儿。”

    随后他起身亲自将沈继带到了旁边的摊位。

    那个摊位后面只坐了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但是浑身带着一股老气,好像一个老头。

    他穿了一身青布袍子,肩上挂着一个钱搭子,正在一手翻账本,一手打算盘,看起来与一个账房先生没什么区别。

    小头目将沈继带了过来,道:“师父,他想买理财。”

    那个“中年老头”闻声将账本合上,抬头看了一眼,道:“小伙子,有眼光,你是我今天第一笔生意。高低我得开个张,来,我先给你讲讲什么叫做复利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