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4章:琼浆玉液!
    沈继要了几个碗,从面前的每个坛子里都舀了一点酒出来,然后装模做样地进行了“勾兑”,每添加一点,还用嘴尝一尝。

    等观察得差不多了,沈继将酒碗端了起来,对着阳光看了看,然后转过身来,用身体作为遮挡,对这碗酒进行了强化。

    他现在的强化能力已经很熟练了,对白色品质的大众物品,强化的成功率很高。

    这一碗酒很轻易地便被强化成功了,从“普通白酒”进化成为了“陈年佳酿”。

    沈继又尝了一口,果然是清香扑鼻、入口绵柔,带着一股青苹果的芳香。

    “差不多了。”沈继将酒碗端给了掌柜的。

    那掌柜的也是在酒缸里打滚了一辈子的人,论专业水平,比沈继高多了。

    他提鼻子一闻,也发现了酒体的变化,尝了一口,表情当时就变了。

    “你怎么做到的?”掌柜的惊呼。

    “就是简单的勾兑而已。”沈继说道,“比例对了,味道也就对了。”

    那掌柜的才不信呢,要是有这么简单,他不早就用了?

    他大概能记得刚才沈继勾兑的比例,他连忙学着又勾了一碗,但是尝了一口,满不是那个味。

    沈继见他不信,就又当着他的面,勾兑了一碗,还是“陈年佳酿”。

    “先生!”掌柜的改了称呼,“您能教教我吗?”

    “细微的比例变化,就能影响酒的味道。我也就是随手一调,告诉你酒勾的不对。”沈继知道时机到了,便准备告辞。

    “我们聘您!”掌柜的忙道,“遇高人岂能交臂而失之?您开个价吧!”

    掌柜的也知道,沈继大老远地过来,肯定另有所图。总不能就是为了炫耀一圈,喝两口糟酒。

    沈继不知道市场的行情,便没有接口,但是也没有立刻就走,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掌柜的知道事情有门儿,便允诺月钱一两银子,包三餐。

    沈继呵呵一笑,便又要走。

    那掌柜的连忙又升了价码。

    连升了两次,掌柜的表示实在提不了,一个月五两银子在这乡野之地已经算是绝对的高薪了,连掌柜的自己,不算油水也不过只有四两银子的月钱。

    沈继虽然不知道行情,但是看微表情很准,知道已经到头了。

    他这才答应,不过要求每天的伙食里起码得有一个肉菜。

    掌柜的连忙答应了下来,还承诺酒随便喝,相比之下,这已经不算什么了。

    当然,在他的心里,这仍不是长远之计。

    他只盼着如何骗出沈继的配方,然后再把他开除。

    毕竟五两的月钱对他们这个小烧锅来说确实有些太高了。

    沈继也同样只是想找个暂时的安身之所,思考一下下一步的计划。

    他在镇上租了一间房子,简单拾掇了一下,过起有班上,有酒喝的小日子。

    沈继工资高,活儿却不忙。

    烧锅里有专门酿酒的师傅,蒸酒的工人。他只负责每天两次,把蒸出来的新酒与陈酒一起勾兑成“陈年佳酿”。

    别看他这活儿轻松,但是却让万隆烧锅的生意直线上升。

    哪怕是都用当天酿出来的新酒,也能品出一股“老味儿”来。

    到月底一平账,刨除了沈继的工钱,竟比上个月多赚了十几两银子。

    而且这还是酒价没涨的情况下,如果进行一番炒作,下个月的利润说不定还要翻一翻。

    这下掌柜的可就乐得合不拢嘴了,连夸这个调酒师请的值。

    其他的师父看着眼馋,每日里就眼巴巴地盯着他,就想知道他是怎么用这些普通的烧酒,勾兑出陈年佳酿的。

    沈继自然不能告诉他们实底,还专门买了一大堆瓶瓶罐罐,又去药店买了些中药,煮的煮,泡的泡,每天勾兑的时候,神神秘秘的,不肯让别人看。

    就连他炼药的那些药渣,每天调配结束的时候,都有专门的杂役特意过来收走,就为了研究他的配方。

    可是别管他们试了多少次,就是找不到沈继的那种味道,调出来的酒味道不伦不类。

    当然,沈继调酒也不是总成功。

    他专门备了一口大缸,若是失败了,就将废酒倒在里面。

    反正每天他过手的酒很多,调配总要有些损失吧?

    有失败就有成功,这一天,他终于迎来了一次久违的大成功,升级出了一坛子橙色的“琼浆玉液”。

    此酒一出,异香扑鼻,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把外面的掌柜的拽了进来。

    “先生,您这是调出了新酒吗?”掌柜的问道。

    沈继知道已经藏不住了,便干脆舀了一勺,递了过去:“你尝尝。”

    掌柜的一喝,连骨头都软了:“此物只应天上有,从此世间再无酒……”

    有了这一坛酒,别说沈继的工钱了,便是这烧锅一年的利润,他也能换出来!

    掌柜的现在也不想知道沈继的身份了,他关心的只是:“这种品质的酒,以后还能弄出来吗?”

    “难,要碰运气。”沈继回道。

    碰运气没关系,只要有机会就行。

    掌柜的立刻就开始了他的操作。

    他当即出去找人订购了四个精致的瓷瓶,在上面绘上四大美人和几首吟而不荡的诗词,将琼浆玉液灌进去,又在外面配了一个锦盒。

    眼看松江分舵管事儿的大总管寿诞将至,他便以贺寿为名,亲自去了一趟金钱帮的松江分舵,连同其他的礼物,一起送了去。

    回来之后,掌柜的又定了一批同样的瓶子和锦盒,灌装之后封存起来,就等着金钱帮里的回信儿。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金钱帮那边没有任何的消息,掌柜的也不着急。

    他知道,这种事儿急不得。

    金钱帮乃是大安朝世俗修真的第一大派,与江南共乐国的神猫帮、汉广国的飞鹅帮以及宣化国的狼爪帮并称世俗修真四大帮派。

    哪怕是在偏远的松江府,生意范围也是极广。一个松江分舵的舵主,比普通宗派的掌门面子还要大得多。

    像万隆烧锅这样的生意,只能算是一粒小芝麻。

    他送去的东西,大掌柜的都未必能看得见。

    他只是让沈继安心调酒,自己慢慢地囤积,等待着一波爆发。

    果然,等到了腊月,有金钱帮的特使驾到,并带来了一千两的赏赐。

    掌柜的就知道,这事儿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