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宗门打工人 > 第2章:不速之客!
    第二天开始,觉醒后的沈继开始慢慢尝试自己的魔魂。

    其实没有他想象得那么恐怖,他的魔魂主要能力就是能升级物品。

    成功了,物品的品质提升一级;失败了,物品的品质降低一级。

    极少的情况,可能出现大成功或者大失败,将物品的品质一路升到顶,或者降到底,不过那都是极少出现的。

    那枚核弹因为是沈继第一次觉醒能力,积蓄的力量一次性爆发,直接来了一次大成功,这才从“普通炸药”一路升级到了“小型核弹”。

    不同的物品,消耗的精神力也不一样,若只是普通的升级,沈继的精神力都撑得住,再没出现过那种吸干周围灵气的感觉。

    何如火和沈继将自己的能力报备了上去,只略过了核弹一节。

    那些凶恶的修士知道他们两个现在也值点钱了,这才终止了平日里对他们的非打即骂,怕伤了货物的价值。

    但是修士们对其他的魔人依然非常的残忍,视他们如猪狗一般,一言不合就上鞭子,污言秽语更是家常便饭。

    他们还美其名曰:压力是触发觉醒的最好老师。

    还有一些貌美的女性魔人被管教的修士偷偷带回屋里玩弄,只要不太出格,宗主便不管。

    但那些女性魔人从他们屋里出来时,浑身都带着伤,脸上、身上也时常挂着污秽。

    何如火形如烈火,好几次看见了,都想要上去拼命。

    他原来能力没觉醒,这一切还能忍,但能力觉醒之后,脾气更加火爆,整个儿就是一个大号的炸药桶。

    “我炸死这帮狗曰的!”

    但是他每一次都被老成持重的赵力山拦下了。

    “你不要命了!”赵力山力气大,何如火也挣扎不开,“再忍忍,等我们被卖出去了,也就好了……”

    但是,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阮小强的能力也觉醒了。

    他的魔魂效果是能将物体短时间软化得和橡皮泥一样,可以随意塑形。

    伏魔宗的宗主就非常的高兴,他们一个寝室的四个人都已经觉醒了,而且功能互补,明年三月十五的全国宗派大集会上,打包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对他们的看管也松了一些。

    正好赵力山那边还有些犯愁,如何把这块砖头藏起来。大青砖的样式与财神像格格不入,藏在别的地方,又怕别人拿走。

    有了阮小强的能力,便容易得多了。

    正好山门下的财神像修好了,赵力山便把这石头搓成了细条,绕在了财神手里的钢鞭上,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圈螺纹。

    伏魔宗宗主还直夸石匠的工艺做得细致。

    又过了一段时间,见也没出什么事情,沈继等人这才放下心来。

    眼见他们的能力日趋成熟,宗主一边给他们进行专业训练,一边陆续地派他们到山下做任务,一方面是锻炼精神力,一方面也是为了赚钱。

    反正他们的身上有咒门,逾期不归,先是剧痛警告,后是自动抹杀,宗派也不怕他们逃了。

    这时正好常宁县碧波寺想要重修大殿,给佛陀再塑金身,可惜资金有限,连鎏金的都造不起。

    伏魔宗宗主知道了消息,便过去安利了一波,说他手里有魔人能帮忙用整块的野山石雕刻出佛像来,价格便宜,还快捷。

    碧波寺住持一琢磨,西南平头山盛产半透明的大石头,若是能挑到一块平整的,品相也能不错。

    他便允了下来,只说试试可以,但若是品相不好,便不付钱。

    沈继他们便被派了出来,先是跟着寺里的人,去平头山挑了一块看得上眼的大石,何如火将周围一圈钻上眼,把里面的土强化成炸药,然后一次性点燃,那一大块石头便松动了。

    赵力山将力量强化到极限,在他人的辅助下,将那块大石接了下来,抬到了车上,一路拉到了碧波寺。

    阮小强将那块大石整体软化了下来,由专门的佛雕师动手,很快便“捏”出了一副佛陀法身。

    因为料软、可塑,就算是雕错了,也有补救的余地,所以非常的迅速。

    最后沈继则对这座颜色斑驳的佛像进行了简单强化,强化成了通体透明的玉质结构,白色品质直接上升到了绿色。

    本来就算是花一千两,耗时几年也未必能完成的工作,在沈继等人的改造之下,只花了半个月不到,就从采料到雕刻,全部完成了。

    而且伏魔宗那边,只打算收他一百两银子。

    这下碧波寺住持直接服了,痛快地给赵力山结了银子,还请他们吃了一顿上好的素斋。

    他开始考虑以后给碧波寺改名叫玉佛寺,相信一定能招揽不少的香客、信徒。

    赵力山他们因为时间所限,没有游山玩水,拿了钱,便准备回山门了。

    而在他们出来的时候,伏魔宗上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穿绿袍的老者,一手拿算盘,一手拿账簿,肩挂钱搭子,好像是个普通的账房先生。

    但是他走路带风,脚不沾地,身边似有龙吟虎啸。

    伏魔宗宗主亲自在山门口迎接,道:“金钱帮松江分舵的林舵主,不在分舵好好休养,到我这伏魔宗来,是想挑选些魔人回去吗?”

    林舵主哈哈大笑:“豢养魔人乃是邪魔外道,林某不才,还不至于入此下道。”

    “那林舵主此来何事?”伏魔宗宗主问道。

    “林某此次前来,乃是想问你,正位财神究竟是哪一位?”林舵主问道。

    “封神一役,诸神归位。正位财神自然是公明帝君。”伏魔宗宗主道。

    “此言谬矣!”林舵主道,“我金钱帮高祖师‘一把巨锤开金山,两目神光敌胆寒;三昧真火炼铜币,四方施财保平安。’已被朝廷敕封为正位财神,所有商贾序列均需供奉。为何你伏魔宗不遵守?莫非是要谋反不成?”

    “非也非也。”伏魔宗宗主道,“公明帝君在先,而贵派祖师在后。朝廷虽敕封贵派祖师,但也未曾取缔公明帝君。我伏魔宗自古供奉公明帝君,由来已久,不能因为你们金钱帮的发展而改了规矩。”

    “不只是规矩,这是道!大道之争,不分先后。”林舵主道,“而且你们这尊神像,并非自古,乃是新筑,分明是要给我金钱帮难堪!你今天是改也得改,不改也得改!”

    “怎么,你还想在我这山门之内动手不成?”伏魔宗宗主道,“大家都是五阶修士,你又奈得我何?”

    此言一出,他的身后闪出来了一众弟子,弟子的身后还有一些战斗型魔人。

    伏魔宗宗主列明了架势,就是想人多欺负人少,让林舵主知难而退。

    林舵主仍是大笑:“原来你早就琢磨好了!但就凭你这么点人,也想拦住我?”

    他眼睛一瞪,胡子随风飘洒,空气中散布着火花,只见他从钱搭子里随手一掏,拿出了一张符纸,轻轻一晃,随风自燃。

    仔细看去,那并不是什么道门符箓,而是一张银票,上面还写“一万两白银”的面值。

    而在他们的头顶上,一团乌云正在聚集,随时可能有天雷劈下。

    “道家的五雷轰顶?”伏魔宗宗主吓了一跳,“你已经到达四阶了?”

    “四阶怎样,三阶又怎样,对付你一个小小的伏魔宗,还需要出全力吗?”林舵主道。

    听他的意思,竟然是已经踏入了三阶的境地,怪不得他敢单枪匹马闯入伏魔宗。

    “不,不可能……”伏魔宗宗主的话明显有些虚,“你今天是非得灭了我伏魔宗不可吗?”

    三阶已经可以称之为半神,伏魔宗宗主现在只有五阶,对付三阶的敌人,举全宗之力也只能落个毁宗灭派的下场。

    “那倒不至于,你伏魔宗虽然干的是些邪魔外道的事情,但那些魔人好歹也是出于自愿,与我无关。”林舵主道,“我今天只劈了你家的公明神像,给你三日时间整改。如果不改,我必再来!”

    金钱帮出动,概不走空。

    所谓的整改,就是要求赔款。

    他复制一个技能,都烧了一万两银子,这次的事儿,没有十万两,怕是平不下来。

    但十万两也比毁宗灭派来的要好啊!

    伏魔宗宗主感到一阵肉痛。

    他正琢磨着呢,林舵主这边挥手一指,一道天雷便从上方的乌云处劈落了下来,正劈在了山门口公明帝君的神像上。

    公明帝君黑面金甲,巍然昂立,右手高举钢鞭,宛如一根避雷针。

    那天雷正劈在钢鞭之上,威力向下传导,便是砖石结构的神像,也受不住这雷击之威,顿时从双脚处一截截地碎裂了开来。

    若是劈在人身上,恐怕当场就要化为一团焦炭。

    但问题在于,钢鞭之上,还缠着一圈螺纹……

    高温高压加雷击,无疑是触发它最好的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