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141章 校花鱼塘2
    委托人名叫罗袖,是个高中生,今年18岁。

    父亲在母亲怀孕期间出轨,小三挺着肚子上门逼婚。

    委托人的母亲是个性格强势的,眼睛里根本揉不得沙子,所以在发现丈夫出轨之后,毫不犹豫的选择带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委托人离婚。

    委托人的父亲其实并不愿意离婚,因为他挣的钱不如委托人的母亲多,他吃软饭吃惯了,结果还软饭硬吃。

    只是委托母亲态度坚决,根本不给对方机会,两方分开了。

    孩子自然是归委托人母亲,因为委托人父亲特别流氓的表示,我没钱,养不起。

    是的,他养不起自己的原配婚生女,反而养得起小三上位的私生女。

    委托人的母亲工作很拼,性格也颇为强势。

    为了多赚钱,经常选择出差外派之类的工作,所以工作地点经常变换。

    从前委托人是跟着外婆一起生活,哪怕母亲经常外派出差,但是委托人只需要待在小镇上就好,生活也算是安稳。

    但是,高二升高三这一年的暑假,外婆过世,房子被委托人母亲的几个兄弟姐妹分了一下,委托人就没地方住,也没有家长管了。

    委托人的母亲想了想,心一横,直接来拢城乘云高中附近买了学区房,把委托人送进了拢城出了名的私立高中——乘云高中。

    乘云高中里的学生,大体分为两种,学习特别好的,还有特别有钱的。

    要么有学习能力,要么有钞能力!

    学习好的,费用几乎全免,家里有钱的,也不差送孩子上学的这点钱。

    当然,这中间也有像是委托人这样的特殊情况,那就是走关系。

    母亲走了老朋友的关系,还送了不少的礼,这才算是把委托人送了过来。

    其实委托人也不是没有别的选择,只是临近高三,很多学校根本不愿意接收委托人这样,学习成绩只是中游的学生,怕影响他们的升学率。

    委托人的母亲,又有一颗慕强的心,所以狠狠心就把委托人送到这所学校了。

    而这所学校,却是委托人噩梦的开始。

    因为从小没有父亲,又是跟外婆一起长大的,所以委托人内心其实很自卑,又没有安全感,很缺爱。

    所以,当在这所陌生的学校,发现自己初中时候的同学林贺也在这所学校之时,还有些激动。

    而林贺也适时的对委托人展露出了一点关心的意味。

    哪怕,对方这一点点的关系,可能只是指缝里漏出来,漫不经心的随手撩,可是对于缺爱的委托人来说,就像是一道光,像是救赎一般。

    委托人当成救赎一般的这一点点好感,其实是林贺有意为之。

    他也是喜欢越宁歌的男团成员之一,只是越宁歌对于他并不算是上心,毕竟他学习比不过学神,打架比不过校霸,温柔比不过深情备胎式男配,家世又比不过权贵公子。

    在喜欢越宁歌的这些人里,他虽然算是排得上名号,却又是排在末端的。

    他心里不爽,为了引起越宁歌的注意,所以他顺手关心了一下自己的老同学。

    他的关心确实起到了作用,越宁歌这样的海王式女主,怎么可能允许自己鱼塘里的鱼不听话呢?

    她可以漫不经心敷衍这些鱼,但是这些鱼却不可以有外心,想游到别人的池塘。

    所以,她只需要小小的暗示了一下,然后就有人来对付委托人了。

    这些男人的手段,肮脏又恶心。

    他们派了风流花心的校医来引诱委托人,常年流连花丛的花心校医太知道怎么样套路女孩子了,甚至他还对委托人用了PUA的手段。

    缺爱又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委托人,被一步步引诱进了罪恶的深渊。

    最后,怀孕,流产,退学,被网暴,被舆论压,然后车祸身亡,死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

    当然了,委托人的死,不管是在风流校医的心里,还是在顺手撩的林贺心里,都没起过一丝波澜。

    甚至在以越宁歌为主角的故事里,委托人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委托人临死前,才恍恍然反应过来,也开始后悔自己抓着虚无的光,当成人生的救赎。

    死前终于醒悟的委托人,心愿其实也不大,原本她也不是个有野心的女孩子。

    所以,她只是想好好学习,远离越宁歌和她的男人们这个垃圾场。

    春眠过来的时间还算是友好,是委托人转学去乘云高中的时候。

    九月一号,委托人正式转入乘云高中,开启她噩梦一样的人生。

    当然,委托人的妈妈很忙,把手续办好之后,剩下的就让委托人自己来。

    大概是丈夫出轨,女儿学习又一般,再加上工作可能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舒心顺利,所以委托人母亲的性格十分暴躁,再加上她又是强势的性子。

    母女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沟通。

    委托人在碰上那些糟心的事情之时,也曾经试着跟母亲告过状。

    可是委托人的母亲,却只是尖叫着表示,她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她怎么就不能听话一些呢?她怎么就这么不自爱呢?

    无尽的谩骂,让委托人之后再有了委屈,都不敢说出来。

    一直到她身亡,委托人的母亲,这才崩溃大哭着说自己后悔了,说自己不该为了赚钱,忽略了唯一的女儿。

    母亲说了太多太多,可惜,人已经回不来了。

    对于这个母亲,春眠暂时也不准备管太多。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收拾一下,准备去学校了。

    委托人的母亲是真的舍下了本,在学校旁边买了个一间小面积的公寓,一个是为了方便委托人转学,一个也是方便她住在这里。

    住的近,来回上下学,也不需要人接,相对安全一些。

    学校的上学时间是8点,春眠需要提前过去,毕竟还需要跟班主任这边交接一下,然后把需要领的东西都领回来。

    想到这些,春眠跳下床,开始洗漱收拾。

    赶在七点之前,春眠出门了。

    如今校服还没领到,所以春眠穿的是自己的衣服。

    九月的拢城,气温还是不错的,所以春眠穿着纯白色的印花T恤,配了一条黑色九分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