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不是荒野吃播 > 第287章 弃树屋
    咿呀...咿呀......

    风越来越大,天色也越来越黑。

    林子里已经刷刷的下起雨来。

    牧清把铺在房间里的另外一块竹席拿下来。

    把席子围在灶台前面,和颜殊一人一边抓着。

    挡雨挡风。

    灶台里的光亮和温度,可以稍稍带来一些安定感。

    “牧,我怎么感觉这个树屋好像在摇。”颜殊抬头看着,有些犯愁的说道。

    “不是好像,是真的在摇。”牧清抬头看着。

    “天灵灵,地灵灵,千万不要...唔。”

    牧清快速的站起身,一手抓着席子,一手伸长捂住颜殊的嘴,不让她把后面那个字说出来。

    “唔唔唔。”颜殊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千万不要倒了!】

    【只要不说出来,这事就不会发生。】

    【哈哈哈,牧爷在这方面居然还挺迷信的。】

    【不是迷信,这个是真的有。】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怕什么来什么。】

    【为什么不到竹林那边去,在这感觉好危险。】

    【圆形的庇护所太压抑了,也不能生火连个亮都没有。】

    哗...

    一阵大风夹带着雨水迎面而来。

    颜殊静静的抓着席子,防止它被风吹跑。

    咔。

    头顶的树屋发出一声轻响,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崩了。

    “好家伙,真正的大戏要开场了。”

    牧清探头看了一下,感觉整个脑袋都快被吹飞了。

    “现在就算是想放弃挑战,也得等到台风过了才有人来救援了。”

    “台风都过了,傻子才放弃。”

    “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只能硬抗。”颜殊往灶台的位置靠近一些,双手就紧紧的抓着席子。

    哗...

    哇呜~

    哗...

    哇呜~呜~~

    哗哗...

    哇呜~呜~~呜~~~

    每次大风吹过,林子里都会传来回声互相交叠的声音。

    听起来,好像有人在雨夜嚎哭。

    哀怨,凄清,带着一些怒气。

    配合着黑暗,雨水,大风,氛围非常的渗人。

    “我忽然有点怀念打到蛇的那个山洞了,这个天躲在里面肯定很安全。”颜殊说道。

    “嗯,万一外面塌了,我们还能在里面修个仙。”牧清笑着打趣道。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就觉得里面能有奇遇来着,是你不进去”

    两人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

    颜殊时不时往灶台里加上木头,让灶台保持光亮。

    “这个灶台真不错。”

    在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下,那怕是一点点的照明,让四周不会完全的黑暗,也能让人安心不少。

    刷刷刷...

    又一阵大风裹挟着雨水而来。

    牧清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雨水打在席子上带来的冲击力还挺大的。

    啪!

    头顶传来一声脆响。

    “这个树屋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我们要做好向圆形庇护所撤离的准备。”牧清侧过头说道。

    “知道了,也不知道太极在里面怎么样了。”颜殊点头说道。

    哇呜~

    丛林里再次传出风呜咽的声音。

    这代表这下一阵疾风马上就要到了。

    牧清和颜殊双双抓紧了手里的席子。

    唰!

    又是一阵雨水砸过来。

    承载着树屋的两棵大树疯狂的摇晃着。

    啪!

    身后传来一声重物落下的声音。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东西?我开始觉得有些发怵了。”颜殊回头看了一眼。

    背后黑漆漆的,呼啸的风声时远时近。

    整个树林看起来,好像一个潜伏的怪兽,随时都有可能张开嘴吃人。

    【赶紧去吧,感觉这里好危险。】

    【殊爷现在才打怵,我个看直播的早就开始害怕了。】

    【怎么这么大动静,树屋倒了?】

    【肯定不是树屋,树屋倒了就不是这动静了。】

    【盲猜是屋顶被吹走了。】

    【第一次直面台风天的野外,真的好吓人啊。】

    【那些能在野外生存下来的动物,真的都好强。】

    风雨天,直播球根本不能飞高,牧清早早的就把它放到了脚边。

    直播画面只能看到灶台里闪烁的光亮。

    剩下的就是听个声,外带自己的一点想象。

    牧清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今天观看直播和互动的人数都不减反增。

    没有关闭直播,也没空特意去互动。

    就当留着积攒热度顺带赚点打赏了。

    “我们过去吧,把这个立起来,小心一点。”

    牧清说着,把直播球放进背包。

    这下,画面完全变成了黑屏。

    “感觉会很难走,早知道就早点过去了。”颜殊有些懊恼。

    “至少我们享受了这么久的光明,还有热水。”

    牧清拿起竹筒,喝了一口,用木塞紧紧的塞好,放到背包的侧袋。

    【这里好黑,我好害怕。】

    【牧爷心态真的碉堡了。】

    【我有预感,今夜牧爷一定会给我们炖一锅鸡汤。】

    【还是不要了吧,顺顺利利的完成挑战多好。】

    【我装杯水的功夫,灶台就被吹飞了?】

    【灶台没飞,是我们被装进背包里了。】

    【灶台:我也快了。】

    “我们两个紧挨着走,把席子折下来遮住两边。”

    “这样可以挡掉大部分的雨水,到那边的时候,最多是裤腿和鞋子被打湿。”

    “运气好的话里面还有可能是干的。”

    树屋顶上开始往下面漏水,比起没有遮挡,情况还是要好一点的。

    两人站在席子的中间,两边垂下来挡住,小心的往外走。

    “刷!”

    离开树屋的庇护,雨水直接打在席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牧清在前面,颜殊紧紧的贴着他跟在后面。

    一路上,两阵大风接连吹过,刚好把雨水斜着吹到有席子遮挡的方向。

    两人顺利的进入竹林,到达圆形庇护所边上。

    庇护所的盖子盖着,Y形的树杈早就被风吹飞了。

    “我们的运气不错,这会没有什么风。”

    牧清说着,用手拍了拍庇护所的外壁,大声说道:“太极,是我们来了。”

    “你正当他听得懂啊?”颜殊笑道。

    “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野生动物的警觉性都很强的。”

    “这就是提醒它一下,来的不是坏人,省的被它误伤了。”

    牧清说着,又拍了拍四周,继续大喊了几句。

    然后小心的撑开没有封起来的入口。

    刚拉开一条缝,一个大熊掌忽然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