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界第一卧底 > 第三百六十章 圣火殿
    林云和张碧玉都在暗中算计着对方。

    两人之前并没有打过交道,思考对方的弱点,纯粹是习惯使然。

    “江宫主你们走的是哪一扇门?”

    张碧玉只是随口这么一问,江沉鱼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要是说出来,别人再看她这不方便行走的样子,多少能猜出点什么。

    都怪林云太粗暴了!

    想到这里,江沉鱼忍不住掐了掐林云的肩膀。

    “我们走的是怒字门。”

    林云随口编了一个,说谎不眨眼,张碧玉也没有怀疑。

    两人闲聊间,不远处又是光芒一闪,便见林玉拿着一卷竹简走了出来。

    看到林云背着江沉鱼,林玉又咬了咬牙。

    她之所以在幻境里呆了那么久,还不是被林云给气到了。

    妒,便是要战胜自己的嫉妒之心,所以,在幻境里,她眼睁睁地看着林云分别跟花仙子、东方红月、雪女、白娇娇、赵灵玉亲热。

    一只手差点都数不完。

    结果刚出来,便看到林云背着江沉鱼。

    好家伙,这一会儿不见,你又多勾搭了一个?

    你咋这么能呢?

    可见,并不是闯过了妒字门,就真的是战胜了嫉妒,正如淫字门,不是战胜,而是具体操作了一波,也算过了。

    “你看到花仙子了吗?”

    林云走过来问了一句,林玉也顾不得跟林云耍小性子,将竹简递给他,道:“我没有看到小花,但找到了这个。”

    林云接过竹简,打开来看,江沉鱼也好奇,便贴着林云的脸,两人一起看。

    林玉终于看不下去了:“江宫主是受伤了么?”

    “呃,嗯,一点轻伤。”

    江沉鱼有些羞涩地说道。

    林玉一脸问号,但是她也没朝那方面去想。

    她觉得江沉鱼应该是斗法失败,被林云所伤,也不知道两人怎么和解的,但林云既然愿意照顾她,想来是化解了一些恩怨。

    林云到底是个心善的人,但是……

    这不是江沉鱼可以和林云这么亲近的理由。

    “江宫主若是受伤,让我来帮你看看吧。”

    林云一听就知道林玉是吃醋了,却还是一脸认真地道:“伤口已经合上了,不必担心。”

    林玉:“???”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

    江沉鱼听出了林云的调戏之意,恨不得咬林云一口,但在人前,她又不好意思暴露出来,只好假装无事发生。

    “你脸怎么红了?”

    林玉一脸狐疑,江沉鱼连忙道:“这里有点热,我修为低微,难以抵御。”

    这话半真半假,此地确实炎热,但江沉鱼毕竟也曾是大修士,境界跌落,但肉身却也是被重溯过的,换做其他人,到了这个地方,早就热的脱水了。

    “原来如此,江宫主来我这吧!”

    江沉鱼这才略带不甘心地从林云背上下来。

    其实她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修士的身体素质都是极好的。

    只是一开始有点痛而已,那会儿,她也未尝没有借个台阶下,让林云来迁就她的想法。

    实际上,江沉鱼也没痛到走不动路。

    这会儿她到林玉的身边就非常麻溜。

    林玉撑起一个剑气护盾,江沉鱼便感觉不到炎热了,就是这剑气有点让人头皮发麻。

    林云展开竹简,张碧玉也凑了过来,江沉鱼也想凑过去,林玉见状,连忙解说道:“这竹简写的是封魔之地的来历,此地封印之魔,名为六欲天魔,以人的情绪为食,有不死之身。镇南王将之身魂分离,魂魄分成了六个部分,分别镇压,才有了那六扇门。”

    江沉鱼还是第一次听到镇南王这个名号,又是王,又是魔,她就像是村里刚通网似的,一脸震撼。

    张碧玉倒是平静了许多,她一边看着竹简上的文字描述,一边提问道:“那魔躯呢?”

    “魔躯被封印在了圣火殿中。”

    众人抬起头,看向了前方的大殿,上方正好有一个牌匾,上书三个大字:圣火殿。

    林玉在解说的时候,林云也看到了最后。

    “此魔魔念不灭,非人力可敌,若无降魔手段,功德傍身,切勿擅入,慎之,慎之。”

    也就是说,有功德,我就可以进去了?

    “那扇门,好像是开着的。”

    林玉发现了异常。

    他们距离大殿,还需要走很高的一段台阶,而在林玉这个角度,她看到门是有一道缝的。

    在她说完不久,东方红月和姬夜先后出现,姬夜稍显狼狈,东方红月则是如闲庭信步一般。

    她并没有遇到什么挑战,反倒是捡到了一些宝贝。

    一些阵法相关的书籍,还有炼器手段,她看起来一不小心就超时了,这才出来晚了一些。

    他们都在这里,那是谁进了圣火殿?

    似乎也只有花仙子有这个可能了。

    “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看看。”

    林云知道自己身怀功德,又有降魔手段,知道花仙子可能进去了圣火殿,心急之下,自然不想再浪费时间。

    “我和你一起!”

    林玉也不怕魔,直接飞身而上。

    东方红月也想跟进去,张碧玉却阻止了她。

    “红月妹妹,我知道你心急,但要对付魔族,并非人多就有用,你进去也是添乱,不如在外面等会吧。”

    东方红月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有林玉跟着,倒是也不一定需要她,但张碧玉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知道了。”

    她审视着张碧玉,毫不掩饰自己的猜疑,张碧玉也只是笑笑,意味深长。

    江沉鱼默默看戏,反正她是不可能进去的,只是身边有两个魔教教主,心里有点慌呀……

    这里倒是有个正道同盟,但姬夜是张碧玉的舔狗,未必是友军。

    有点害怕。

    但东方红月对她没兴趣,张碧玉也没想杀他。

    至于姬夜,他刚从欲字门出来,有点虚,需要休息一下。

    圣火殿,林云刚冲进去,便被火烫了脚。

    不愧是圣火殿,整个大殿,都是在火海之中。

    林云连忙撑起了火域,林玉就没那么好运了,她躲过大火,便有一只火焰鸟飞来,林玉打散了一只,便又来了很多只。

    “你先出去,我一个人可以!”

    林玉见林云完全没有被火鸟攻击,也只好选择相信他了,这里不是她能抵挡的地方。

    林玉只好无奈地退出去,让林云一个人深入大殿。

    在大殿之中,林云便看到了一具被焚烧的身躯。

    还挺大挺白的。

    林云过去,正要查看那是谁,才惊觉那人长得和花仙子也极为相似。

    岳母是你啊,你咋躺这里来了呢?

    要不您先起来一下,把衣服穿上,这多不好意思啊!

    林云是有火域护身,衣服才没烧掉,但这具尸体不知道烧了多久了,一直没化,想到魔躯被封印在圣火殿中,林云不由脑洞大开。

    莫非,花仙子的娘亲,其实就是被封印的六欲天魔?

    但是,她是怎么出去的呢?

    林云正思忖间,忽然一道劲风袭来,转头看,是一个穿着衣服的岳母。

    她状若疯魔,朝林云杀来,林云也没客气。

    之前一直追,她就一直躲,现在看来,她是躲无可躲了。

    在火海中战斗,对林云来说,那是主场优势。

    在火的范围内,他可以无限穿梭闪现。

    然而,他的长枪捅在岳母身上,却缕缕穿过,没有造城任何伤害。

    “你不是人?”

    林云想到了之前江沉鱼的寒月冰魄斩,那是大范围覆盖的法术,也是从她的身躯刮过,却没有丝毫伤害。

    也就是说,她可能是物理免疫。

    既然这样,那就上法术了。

    “小金!”

    打工仔小金现在已经成专用的保镖了,随时待命,等候着林云的召唤,平时就是灵液供养,小金已经忘了它是个追求自由的精灵。

    林云一声召唤,室内立刻雷霆万钧。

    正如同胡玉玲被雷劈,衣服会破,花仙子的娘也是这样,几道雷霆下来,她身上的白裙子也破了几个洞。

    和花仙子比起来,她有种人妻的气质,若非两眼通红,让她看起来有些疯魔,她完全是一个端庄贤淑的少妇。

    越是良家,衣服破洞带来的刺激越强。

    林云忍不住反省: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那我与曹贼何异?

    许是被林云的雷霆劈怕了,她又想要逃跑了,但此地已经是无处可逃。

    林云看出了她的进退失据,得意笑道:“不要再负隅顽抗了,说出你的阴谋,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此乃谎言,如果她真是幕后黑手,林云必然要杀了她,不然,花仙子未必是安全的。

    说可以放,纯粹是忽悠人。

    然而,林云这次的忽悠显然是白费了,对方根本不听,四处看了一会儿,目光终于锁定在了那具被焚烧的身体上,她纵身一跃,居然和那具光溜溜的身躯融为了一体,很快,那具身躯苏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站了起来。

    林云默默退后了两步。

    岳母请自重,你先穿上衣服咱们再来打一架也好啊!

    不过,林云还是瞥了两眼。

    嗯,这腰线,这……这……

    这这这……

    能生出花仙子这样漂亮的女儿,果然是需要优秀的基因的,可惜花仙子似乎只继承了脸,其他的地方还没发育好。

    林云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而此时的大殿之外,也是一片肃杀。

    神志不清的花仙子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