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神韵将至
    那阵诡玄的黑雾自古怪身形背后蔓生而出,顷刻便幻化成数十米宽的黝黑羽翼。

    羽翅展开,浓稠似墨的云烟缭绕,连带着古怪身形的气场都到达了另一种诡异的状态。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颗缭绕墨云的小太阳。

    下一刻,浑黑羽翼招展,数以千百计的狭长芒羽,携带巨量劲气瓢泼向地面。

    大朱吾皇面色一凛,无形剑意自周身拔升而起,化作壁障阻挡在身前。

    如同雨幕的根根芒羽毫无悬念的刺向地面,无论是身着重甲的兵士还是与之缠斗在一起的修士,在此刻尽皆遭了殃。

    无差别的攻击下,漆黑芒羽轻易洞穿了战场上每一个兵士的肉体,连带着修士皆被屠戮。

    不仅如此,被洞穿的肉体在还未倒地之际,便化作一捧飞灰飘散。

    一时间,仅仅是这一轮芒羽之下,原本嘈杂的战场为之一空,空出了整整一大块地方。

    而后,半空中的古怪身形并未停留,振翅一挥便来到大朱吾皇的面前,一刀斩开壁障,两道身形再次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告诉你,这一次我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这里,你和这个世界覆灭是必然的结局。”刀刃逼近,透过面具露出的眼神森然冰冷,看向大朱吾皇就像是看着死人一般。

    话毕,他背后偌大的双翼一展,便欲将大朱吾皇包裹其中。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古怪身形瞥见大朱吾皇诡秘一笑,心中登时暗道一声不妙。

    由黑雾幻化而成的羽翼已经来不及收回,只能直直的拍向大朱吾皇。

    下一刻,一袭沾满血迹的束甲身形,悄然出现在大朱吾皇的身后,同时手中浑黑长刀也砍向扑来的翅膀。

    一声细微轻响,硕大羽翼直接自中间断成两截,黑雾弥散。

    他闷哼一声,迅速催动身形后退,同时勉强躲避随之而来的纵横剑气。

    一击即中,大朱吾皇面前的束甲身形缓缓将手中长刀入鞘,然后他缓缓转身,满是血迹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平静的双眼中也已蓄满泪水。

    一颗仍犹自滴血的脑袋被刘从温从裤腰上扯了下来,脸上的蓬发被鲜血黏在一起,那还保留着临死前的恐惧的双眼此刻早已没了神采。

    “他死了,我亲手杀掉的。”刘从温笑着说道,泪水一并滴落,大仇得报的解脱和酸楚的神色在她脸上一闪而逝。

    一抹黑光迸现,而后自她的心口处悄然透出,那仅余一只宽大羽翼的古怪身形随之凝现在刘从温的背后。

    沉闷的怪笑从面具下响起,“她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你怎敢?!”瞳孔在这一瞬骤缩,大朱吾皇浑身的波动在这一瞬爆发,本是淡金色的气息陡自幻化为混沌的灰色。

    “你,怎,敢?!”

    灰色的混沌气息拔地而起,带动龟裂的大地土石,如惊龙般掠升空中。

    大地在塌陷,飓风嘶吼着自地面裂开的深渊中奔涌,原本被撕裂的天空,也在开始转化为混沌。

    整座渠水城,此刻早已成了修罗场,如同邪神降临的异族兵士蜂拥而至,覆盖了城中每一寸地面。

    高达近三米的身形再加上他们与生俱来的强大境界,使得他们轻易就能撕碎兵士的身体。

    刚组织起来的防御,也轻而易举的被撕裂。

    但这种场景在接下来的时刻得到了短暂的停滞。

    这以整个渠水郡为战场的地方,开始从地心处发出隆隆颤鸣。

    一道道未知的奇特气息从地底涌出,如同带有灵识一般在空中剧烈的奔舞。

    在这一刻,无论是高高在上的修士,还是血战死守的兵士,都如同一抹蜉蝣,只是稍稍抵抗半分,便被强大的能量撕扯成碎片,涅灭在风中。

    看着在风眼中搅动剧变的那道身形,兴奋,颤栗以及微微惊恐的神色从面具中望出,然后他看向身前的刘从温。

    在她的腰间,悬挂着的正是他一直寻找的另一柄昊神佩刀。

    伸手隔空取下,长刀入手那种诡异莫名的舒适感,几乎使得古怪身形呻吟出声。

    随手的将刘从温丢了下去,古怪身形痴迷的看着手中的黑刀。

    两柄完全一模一样的浑黑长刀,却给了他两种不同的感受,本应是死物的刀体,却仿佛蕴含了无穷的能量一般,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质感。

    鲜血从心口处滴落,很快便在嘶吼的狂风中涅灭。

    那将整座城池都几乎拔升而起的飓风,却是在触碰到坠落的刘从温时,轻轻的将其托住,而后送至地面。

    此时的大朱吾皇,浑身逸散出淡薄却似云烟般的气息,一根根宛如藤蔓般的淡灰色光束透出他的肌肤,在这疯狂的飓风中尽情舒展延伸。

    就连他黝黑的瞳仁也在此刻转化为了淡灰色。

    半空中的身形,开始倒映进那琉璃质的瞳仁中。

    手中持握两柄昊神佩刀的古怪身形,浑然未觉周身涌动波动的气息,他的眼中只剩下了手中的长刀。

    当淡灰色的光束几近覆盖至整片大地时,地心中的隆隆震颤声戛然而止。

    下一刻,伴随着大朱吾皇的嘶吼声,如同两座小城规模般的大地被巨力拔升。

    而后,两座楔子般形状的巨土以一种恐怖的速度一左一右砸向了半空中的古怪身形。

    几乎能够在天空建造一座城市的巨土,带着势不可挡的威势,直接撞击在了一起。

    沉重的闷响宛如一柄重锤,瞬间传遍千里

    无形却有质的空爆在这两方巨土撞击的一瞬间,直接席卷了整座渠水郡。

    天空上的混沌直接一扫而空,原本正源源不断从空间裂缝降落的异族兵士,在这恐怖的空爆之下直接碎为齑粉,连半点惨叫都未曾发出。

    而在郡城之中,所有正在厮杀的兵士无一例外的被空爆冲击,而后倒飞出十余米远。

    有体弱者当场被空爆震碎了内脏,即便是身体素质强悍的异族兵士都免不得耳鼻流血。

    整座渠水郡最高建筑渠水之角在这场冲击下,直接拦腰截断,高耸且巨大的墙体,携带无数碎石如同流星般坠入了渠水之中。

    滔天的水流随之攻破侧城,争先恐后的奔涌进渠水郡中淹没一切水位线下的房屋。

    修罗场中停下了杀戮,尚且活着的兵士在浑浊的血水中挣扎起身,茫然而又惊恐的看着眼前真正的炼狱景色。

    一切都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死寂,而在渠水城前,一望无际的龟裂大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方幽深如深渊的巨坑。

    而原本空旷的天空中则悬挂着一块不规则的巨土,其面积之广,几乎能够和整座渠水郡相提并论。

    身悬在巨坑之上,大朱吾皇的胸膛剧烈起伏,灰白色的瞳孔快速丧失神采。

    无数雨滴状的鲜血顺着毛孔迅速低落,自体内蔓生出的无数道淡灰色光束也早已消散。

    在看不见的地方,大朱吾皇的丹田早已消失不见,唯有一黑一白两座莲台留在原先丹田的位置。

    勉强睁开眼睛,他艰难的转过头去,看向不远处被风围住的那道身形。

    她坐在那里,即将消散神采的眼睛仍在注视着大朱吾皇,鲜血已经完全染红了她身上的束白战甲,顺着风滴滴坠落。

    没有说话,大朱吾皇催身来到刘从温面前,慌乱的扶住她,“别怕,我带你离开这里,都会没事的。”

    在大朱吾皇的怀里,刘从温缓缓抬头,看着他艰难开口道,“快,快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永远也别再回来。”

    大朱吾皇用力摇了摇头,随之将刘从温置放在背后,“别说话,千万不要睡着,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

    “别,没用了,我能感觉的到……”趴在大朱吾皇的背上,刘从温轻声喃喃,“你就别再费力气了,我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没有再开口,大朱吾皇背起刘从温迅速奔入城中。

    与此同时,那方横亘在天空中的巨土突然由内部被豁开一道口子,紧接着一道凄惨的身形从中挤了出来。

    几乎被两座巨土碾成一张薄纸的古怪身形颓立在半空,森然肋骨断茬从瘪塌的腹腔中戳出,就连两根腿骨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状态扭曲着。

    几乎被挤成扁平的面具完全印在了他的脑袋上,淋漓鲜血从各个地方涌出。

    “我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这里,任何人都妄想动摇我的根基,所有出现的变故,都将必定死在我的手里。”

    沙哑不似人腔的声音从面具后传出,紧接着一缕缕黑色丝线从肉体的断茬处蔓生,迅速将其包裹了起来。

    ……

    “千万不要睡,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一定要坚持住啊!”狂奔的身形蹚着血肉组成的水流中艰难前行。

    此刻,这座代表着火与血的郡城已经完全沦陷。

    身披重甲的守兵被异族兵士轻易砍成两段,他们的尸体落在水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在空爆消失之后,仍旧有无穷无尽的兵士从裂缝降落,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刀刃,不断覆灭眼前任何一个活物。

    “抓住他!”低沉而又贯穿了整座郡城的声音响彻开来,原本正在厮杀的异族兵士们,在这一刻齐齐奔向了大朱吾皇。

    挥手击杀数个冲来的异族兵士,悬挂在腰间的长剑自发绽出剑舞。

    在有着剑舞的保护下,大朱吾皇闯进了唯一一座在滔天的水流中仍旧矗立的渠水之角。

    在进入渠水之角时,大朱吾皇将悬在腰间的长剑插在了一楼处,以此来阻挡疯狂的异族兵士。

    即便已经被空爆削去了顶部,但渠水之角仍旧是最高的建筑。

    站在碎裂斑驳的顶层,大朱吾皇将刘从温放在一处平坦的地方。

    看着脚下这座已经完全陷入滔天洪水和血腥厮杀中的郡城,他只觉一股悲凉在心底氤氲。

    天空不再是纯澈的代表,如同只知道释放的口袋,疯狂的倾倒着恶鬼。

    第六界那荒无人烟如同死域的惨状依旧历历在目。

    难道,即便是已经成神的自己,也依旧无力回天吗?

    大朱吾皇忽然觉得有些疲倦,所追求的极致力量,没有尽头的长生,在这种无力回天的疲倦前,都是显得那么可笑。

    自己崇尚且为之努力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的身形开始摇晃,眼前的刘从温也开始有了重影。

    接下来,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大朱吾皇重重的跪倒在她的面前。

    早已流进的鲜血再也流不出半滴,剧烈跳动的心脏也开始趋于停止。

    看着跪坐在眼前的身形,眼泪开始从刘从温的眼中涌出,她挣扎起身,一字一句道,“你都已经走到了这里,难道就这么放弃了吗?”

    “那个当初意气风发的青年,即便是现在,也应当是骄傲的。”

    听到这,大朱吾皇缓缓抬起头,看着刘从温的眼中开始有了泪水。

    四目相对,所有的情愫在此刻都显得极为苍白。

    刘从温微微一笑,伸出手掌想要摸一摸大朱吾皇的脸,却在中途顿了顿,然后缓缓收回。

    她艰难的将手掌伸进胸前的束甲里,而后从脖颈间拽出了一条黑绳项坠。

    被黑绳牵住的,是一颗指甲大小,且不规则的暗红色晶石。

    “给你留个念想,我不想让你死。”眼泪滴落,越发没有神采的瞳孔已经无法聚焦。

    在即将死亡的刹那,刘从温将手中的项坠送在了大朱吾皇的怀中。

    一阵细微到所有人都无法注意的长风,从每个角落中泛起而后消散。

    那呈现出暗红色的晶石项坠在触碰到大朱吾皇时,开始泛出晶莹的红晕。

    无数道细密的丝线从晶石中蜂拥而起,如同拥有灵识一般,没入了大朱吾皇的体内。

    “啊!!”

    痛苦的声音响彻,一道红晕巨柱自大朱吾皇周身揭天而起。

    满是裂缝的天空在这层层红晕之下开始快速的修补着,还未落地的异族兵士撞上那层红晕,则瞬间消失。

    混沌的郡城,滔天的洪水在这一刻都齐齐静了下来,时间仿佛停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