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佩刀重现
    大朱吾皇的心没来由的狠狠一跳,在灵力反射出的光芒映照下,他看到那古怪身形束在腰间的长刀通体浑黑,其刀柄上独刻玄波水纹,那是属于昊神佩刀独有的印记。

    “昊神佩刀?!”大朱吾皇失声。

    那古怪身形转过头看向大朱吾皇,两道目光从脸上的冰冷面具中透出,惊疑不定。

    旧恨涌上心头,原本还算平静的大朱吾皇刹那间像是加了狂暴状态一般,周遭的空气瞬间荡出涟漪。

    “好强的杀气!”

    原本向前踏出一步的长髯老者,又不着痕迹的缩回了队伍中。

    “怎么办大哥?上还是不上?”其中一络腮胡低声问询。

    长髯老者眉头一跳,“不用上,他过来了。”

    长剑竖在身侧,大朱吾皇直接掠向那古怪身形。

    “出招应对!”长髯老者见状大喝,直接释放出磅礴灵力。

    合共数十道较之先前更加雄浑的灵力,如同蛟龙合围,悍然撞向前冲的大朱吾皇。

    几乎毫无悬念的撞击下,大朱吾皇的身形转瞬便泯灭在灵力洪流中。

    那原本准备遁逃的身形,在看到这一幕后便顿在了原地,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又是等待数十息,发觉没有任何响动后,长髯老者才狂笑道,“哈哈,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然而不等他匀上一口气,一道剧烈波动在灵力顶端绽出,紧接着数以千百道白芒如同铁树银花那般散射开来。

    天空骤亮,细密剑舞直接攀附在雄浑的灵力上,急速绞碎。

    而在灵力破碎的同时,一道迅疾身形悄然在剑舞的防护下冲向前方。

    一切都只发生在瞬息之间,等长髯老者一众反应过来时,那身形已悄然而至。

    长剑下斩,剑气纵横间直接绞碎三人。

    境界最高的长髯老者率先反应过来,两手一挥,便将身侧二人推向了大朱吾皇。

    来不及发出声音,这二人便做了剑侠亡魂。

    碎裂成数块的尸首从空中坠落,露出大朱吾皇冷峻肃杀的面容。

    只在这一瞬间便轻易斩杀五位桎梏强者,其凌厉之势直接使得,还剩下的五人丝毫没有犹豫,在大朱吾皇长剑落下时,便开始遁逃。

    但行踪犹如鬼魅一般的大朱吾皇,却轻易的跟上了每一个人的速度,高举长剑,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斩下。

    碎裂成数段的尸体混合着凝固的鲜血不断的坠向下方,他们这些已经站在世界顶端中的桎梏强者,在大朱吾皇的剑下,却如同豆腐一般,被轻易碾碎。

    正飞掠的长髯老者不时回头看,越看越是心惊,同时暗自叫苦不迭。

    自己一路从边疆追到这里,不时派人探明情况,为的就是绑了他交给大皇子以换取通往神族大陆的通行证。

    却不曾想,这个一路几乎都像是病痨子的家伙,居然还隐藏了如此恐怖的实力。

    一时间,长髯老者恨不得狂抽自己一顿耳光。

    跟在身后的一众兄弟在飞掠的同时,一个个的消失着,很快就剩下了自己一人。

    而那犹如杀神似的身形也随之跟了过来,锋锐的剑刃开始在长髯老者的眼中不断逼近。

    就在这时,他猛然瞥到身侧居然还有一人,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想要将其拉到面前给自己垫背。

    “嗤——”

    一声轻微撕裂声,长髯老者只感到伸过去的手臂一阵剧痛,转头一看才惊觉一整条左臂被齐根削下,鲜血喷涌而出。

    一脚将长髯老者踹飞,那面带无脸面具的身形,一手高举犹自滴血的浑黑长刀,一手指向了大朱吾皇。

    两道身形矗立在这高空之上,谁也未曾先开口。

    良久,瓮声瓮气且沙哑的嗓音从面具下响起,“方才你喊这把刀叫什么名字?”

    “这柄刀是如何在你手中的?”大朱吾皇答非所问,虽然面色平静,实则心中早已骤起波动。

    古怪身形一笑,“这柄刀本来就是我的,何来去由?”

    “那为何你连这刀的名字都不曾知晓?”大朱吾皇冷笑,“现在,把刀还给我,我放你一命。”

    “噢?”古怪身形像是来了兴致一般,将手中的昊神佩刀环抱在怀中后,才说道,“你说,这柄刀真正的主人是你,你又有什么证据?”

    大朱吾皇不再想跟他废话,眼中开始绽出杀意,“三息时间,把刀给我,不然你死。”

    古怪身形低沉一笑,伸出三根手指,“一,二……”

    不等他三字脱口,纵横剑气一瞬便向他攒射而去。

    古怪身形也迅速反应过来,直接持刀应对。

    密集且无往不利的剑气在遇上黑刀后,被其轻易瓦解。

    但就在他应对肆虐剑气时,大朱吾皇已经及至他身前,长剑直接兜头斩下。

    浑黑与昼白相撞,想象中的结果并未出现,古怪身形眼中流露出的得逞甚至还未凝固,大朱吾皇又一记膝顶直接将其远远击飞。

    身形在空中倒退十余米,古怪身形捂住心口,“怎,怎么可能,你的剑怎么可能不断?”

    一凛剑刃,大朱吾皇不再说话,身形飘然而至,同时手中长剑绽出漫天剑舞。

    古怪身形看似慌乱,手中的动作却极为衔接,迅速撕裂剑舞包围。

    在将剑舞粉碎的同时,长剑点来,正中昊神佩刀刃身,发出一声金铁交击之音。

    古怪身形持刀后退,眼中不无惊奇的看着大朱吾皇手中的长剑。

    而后二人便缠斗在一起,黑刀对白剑,身形逼近,古怪身形缓声道,“早先我听闻有一人灭了神族大皇子麾下过半数军团,且毫发无损,那个人是不是你?”

    大朱吾皇不屑一笑,“一群垃圾。”

    在听到回答之后,古怪身形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好,他们败在你的手中,你的确有叫他们垃圾的资格。”

    说到这,刀锋逼近剑刃,古怪身形沉声说道,“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我保证你想要什么都会允给你,哪怕是十方世界。”

    听到这话,大朱吾皇在心底翻了个大白眼。

    开玩笑,老子可是和神打过,并且要成为神的男人,就凭你三两句话就能拉拢我?

    至于他口中的十方世界,在大朱吾皇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不论他有没有,仅仅是之前在放逐之界中的准神扶鸾,挥手间便能抹去一方世界。

    对于拥有神韵踏足神境的准神来说,一方世界不过是个小小的坐标,早已没有了任何吸引力。

    所以大朱吾皇更是懒得回应,只是淡声说道,“把刀还给我。”

    “怎么,如此条件还没能如你愿?”古怪身形虽然手持昊神佩刀能够勉强抵抗大朱吾皇凌厉的攻势。

    但无论是对攻势的把握还是自身境界都无法与大朱吾皇抗衡。

    “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唯独我手中的这柄刀不行,”古怪身形面具下开始喘息,“因为我如今的一切,都是这柄刀给予我的,你要了这柄刀就等于要了我的命。”

    “那我就要了你的命!”大朱吾皇冷哼一声,手中长剑一颤,磅礴内力直接将古怪身形击飞。

    同时,他催动内劲在古怪身形倒飞出去的同时,长剑直奔其脖颈捅去。

    就在即将命中时,大朱吾皇的心脏猛地皱缩,连带着体内经络也在这一刻蜷缩了起来。

    在一连串高强度的动作下,体内仅存的灵力气息最终耗尽,早就在体内盘踞的规则之力,在这一刻终于齐齐涌进了经络之中。

    锋锐无比的长剑,最终距他的喉咙不足半指距离时停了下来。

    天地间死寂一片,只有诡谲的狂风呜咽。

    原本瞳孔已经有些涣散的古怪身形缓缓回过神来,看向大朱吾皇的眼中充满惊疑不定,“为什么不杀我?”

    没有回话,一缕猩红鲜血顺着大朱吾皇的嘴角涌出,握着长剑的手掌也缓缓垂下。

    像是明白了什么的古怪身形,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真的有暗疾?”

    想要开口说话的大朱吾皇,一张嘴又咳出一口鲜血。

    面具下的脸没有任何表情,看向大朱吾皇的眼神从惊疑不定也变的狠厉起来。

    “听闻那人当日以一敌万,手中用的也是一柄锋利异常的黑刀,而你又承认了自己是那个人,告诉我,那把黑刀现如今在什么地方?”

    古怪身形说到这里,看向大朱吾皇的目光急迫而又贪婪,“只要你把那柄刀交给我,我就饶你一命。”

    “饶我一命?”大朱吾皇轻笑出声,看向他的目光中满是不屑,“你算老几?”

    古怪身形一愣,目光顿时阴冷无比,提握黑刀的手臂直接向前一送。

    连灵魂都能切割的昊神佩刀轻易洞穿了大朱吾皇的腹部,鲜血涌出很快便被吸收。

    面具下的目光逐渐有些疯狂,“我很清楚像你这种高傲的人无法妥协,你不肯归于我,那我就毁了你,至于那柄刀,我可以慢慢的找。”

    “是吗?”大朱吾皇淡淡开口,原本垂下去的手掌猛然紧握,长剑同样捅进了他的腹腔中。

    在某些方面几近可与昊神佩刀持平的长剑,同样轻易洞穿古怪身形。

    “呃啊……”

    痛苦不堪的惨叫从面具下传出,古怪身形用尽全身力量将大朱吾皇远远推离。

    而后古怪身形一手紧抱昊神佩刀,一手紧捂腹部创口,摇摇欲坠的向远方飞掠。

    同样忍受规则之力侵蚀的大朱吾皇,在硬扛昊神佩刀一刀后,最终失去意识,从天空上直直坠落而下。

    “轰……”

    在他即将昏迷之际,又听到了熟悉的呼救声。

    “哗啦啦——”

    有溪水声从耳边划过,同时伴随的还有窸窸窣窣的脱衣声。

    已经不知昏迷多久的大朱吾皇勉强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极为俊秀的脸。

    只不过,此时这脸的主人情绪极端低落,双眼红肿,不时用手背抹着眼泪。

    而等他看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大朱吾皇睁开眼时,一直蓄着的眼泪最终滚滚落下。

    见此情形,大朱吾皇想要挣扎起身,却被刘从温一把按下,“你别动,我在给你擦伤口,免得感染。”

    “太麻烦你了。”大朱吾皇重新躺在地上,眉头紧皱。

    腹部传来的绞痛使得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要一动那种深入灵魂的痛便会再次加深。

    刘从温背过身抹去眼泪后笑道,“你知道麻烦就好,希望你往后一点伤也别受。”

    头枕溪边,大朱吾皇平躺在地,裸露在外的胸膛上满是伤痕,尤其是腹部处一道狭长的贯通伤几乎将他从中割成两段。

    刘从温拿着浸水的柔软衣物仔细擦拭伤口的周边,在看到腰腹处那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时,眼角又微微泛红。

    “以往你身上的伤口,不日便能痊愈个七七八八,这一次的伤口已经一连两日都没有恢复了,甚至还有扩大的迹象。”刘从温紧张的看着大朱吾皇,似乎在等待一句令他彻底放心的话。

    大朱吾皇沉默片刻,然后挤出一抹轻松的微笑,“这一次的伤口虽然有些严重,但还能控制,只不过是恢复的有些慢罢了,至多半月就能完全恢复。”

    这一句话,是为了宽慰刘从温才说出的,实际以大朱吾皇目前的情况来说,这被昊神佩刀所刺的伤口,能不能恢复还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体内灵气以及杀戮之力已经完全耗尽,他之所以能硬扛下这一刀,纯粹是因为身体素质的原因。

    大朱吾皇自信,即便自己的境界处于准神境,但身体素质绝对能够和神祇扶鸾一较高下。

    听到大朱吾皇的解释后,刘从温才微微放下心来。

    重新包扎好伤口,刘从温坐在了他的身侧。

    大朱吾皇也勉强坐起,看向他说道,“你是见过我受伤最多的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救过我多次的人,所以我想,回报你一些东西,比如一些想完成又完成不了的心愿?”

    刘从温笑着看向他,“你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要完成别人的心愿啊,先好好养伤,愿望等我想起来再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