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来客
    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周礼僵在原地,浑身如坠冰窟。

    “怎,怎么了仙老,还有什么问题小的没跟您说明白吗?”周礼回过头陪笑道。

    “我只说这最后一遍,”长髯老者伸出手指向已经陷入昏迷中的大朱吾皇,“把他和那把刀留下,然后你们就可以滚了。”

    周礼一愣,旋即看向已经昏迷过去的大朱吾皇,眼中犹豫不决。

    刘从温看到了周礼眼中的犹豫,沉声道,“周礼!如果你真要这么做,那咱们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你当真要救他?!”周礼定定的看着他,官服下的手在微微发颤。

    刘从温没有说话,手中长刀一横,便将二人隔开。

    周礼的眼中闪过一抹意味不明,而后他低声说道,“我从客栈里找到了一匹马,如今被我留置在山南,你冲出去五百米左右就能遇上,骑上后,有多远逃多远吧。”

    说完这句话后,周礼转过身,面对着长髯老者鞠了一躬,而后谄媚道,“谨遵仙老命令,为感谢仙老不杀之恩,我决定将我前些日子所得之物,赠与仙老。”

    一个巴掌大小紫金令牌被周礼从怀中取出,“此物,乃先前边疆一役我偶然所得,持有者想必是神族中最尊重者。”

    而长髯老者的目光,在那令牌出现时,便一瞬亮了起来,悬在半空中的身形也下意识的凑向了周礼。

    “快把那东西给我!”

    “是。”周礼垂首微微一笑,当他在抬起头时,眼中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麻木。

    当长髯老者的身形贴近时,周礼以一种与他身形极不相符的速度,迅疾从腰间拔出一柄小臂长细的紫晶匕捅了上去。

    “噗嗤……”

    一声细微轻响过后,仍缭绕着缕缕紫意的匕首,轻易洞穿了长髯老者的胸腔。

    他难以置信的看向卡在胸腔中的匕首。

    周礼丝毫没有停歇,整个身形直接扑在了老者的身上,两道身形便重重的砸倒在积水之中。

    “还在等什么?还不快走!”泥泞积水中,周礼抬起头深深看了刘从温一眼,然后重新淹没在积水中。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眼。

    刘从温身形一颤,想说的话最终没有说出口。

    原本围堵在周身的蓑衣人,在周礼击倒长髯老者后,便呈散乱之势。

    长刀一出,阻拦在身前的身形便自动散出了一道口子。

    刘从温背着大朱吾皇,再无任何一人敢阻拦,蹚过泥泞积水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中。

    片刻后,那沉寂下来的积水忽然骤起一阵涟漪,随即一个矮胖身形被高高拎起。

    浑身沾满泥泞碎肉的长髯老者,直接催力将奄奄一息的周礼脖颈拧碎,像是丢垃圾一样,扔在了积水之中。

    从腹腔中抽出那柄深嵌的紫晶匕,长髯老者险些站立不稳。

    止住创口涌出的鲜血,他面色狰狞。

    “都给我全力追剿,无论在什么地方遇见他们,就地格杀!”

    一连下了五日的山雨终于缓缓收歇,水雾也开始在山林中退散。

    找到周礼藏在山脚的马,刘从温微微晃神,然后才拖着大朱吾皇翻身上马,用衣物将其固定在背后,便催马在山林中飞奔。

    由于一连下了五日山雨,凡是能行路的地方几乎都被雨水泡的泥泞无比,极大阻碍了前进的速度。

    饶是如此,刘从温还是驱马在天亮之际奔出了邵城。

    离开邵城后,他并未停歇,而是决定一条路摸到黑,玩命的驱马奔行。

    一旦被追兵追上,刘从温清楚的知道十死无生,加之山路泥泞,马蹄脚印必会被查出,必须要赶在天亮之前赶往下一座城。

    饶使长髯老者再手眼通天,想要在城中找到他们,也需要些时日。

    云收雨歇,浓稠如墨的黑暗逐渐退散。

    在赶往下一座城时,遇见一些居住在山林中的村落,刘从温换了些草药和吃食,又在村民的帮助下给大朱吾皇的创口上了些药后才离开。

    等离开村落之后,二人早已褪下浸血的袍衫,重新换了一身粗布麻衫。

    天刚微亮之际,二人便策马奔行到了下一座城池前。

    远离边疆后,城池规模已经远比先前邵城要正规许多,有军队驻守,来往商队流通络绎不绝。

    刘从温只是随便找了个卖马由头,又塞给管军几粒碎银便轻易进到了这城池中。

    一进入城中,刘从温丢下马匹,背着大朱吾皇直奔客栈。

    或许是敷了草药的作用,昏迷过去的大朱吾皇在进入客栈后开始缓缓苏醒。

    见到大朱吾皇转醒,一直紧绷着神经的刘从温,再也坚持不住晕倒在了床边。

    当刘从温再次转醒后,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你醒了。”房门打开,端着瓷碗的大朱吾皇缓步来到了床边。

    刘从温刚想起身便被他制止,“别动,你身上还有伤,小心伤口。”

    经大朱吾皇这么一说,刘从温这才看到身上的麻衫被解开,腰腹处也缠了一层白纱布。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退到墙根,差点将大朱吾皇手中的药碗打翻。

    “怎么了,反应突然这么大,”大朱吾皇小心稳住药碗,看向刘从温,“要不先把这碗药给喝了?”

    或许是意识到动作有些不对劲,刘从温勉强挤出一抹笑,接过药碗啜吸了两口,抬头偷偷瞧了大朱吾皇两眼。

    “那,那个,你不会……都看到了吧?”

    “看到什么?”大朱吾皇转过身,将一张饼递给他,“你肚子上那道伤痕不深,我就找大夫帮你上了点药,多休息几日就好。”

    “噢。”刘从温回了一声,眼中分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便将脸埋在碗里喝起了汤药。

    将腰间束带紧了紧,大朱吾皇回过头侧对着刘从温轻声道,“待会我要出去一趟,你就待在这里,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这里一步。”

    刘从温微微一怔,缓缓抬头,“你要去做什么?”

    “轰隆!”

    一声通天彻地的巨响在天空炸开,原本黑暗的天空随之骤亮,如同流云一般的灵力在空中波动狂躁。

    “不要问,好好的睡上一觉。”大朱吾皇淡淡一笑,手掌随之按向刘从温的后颈。

    将昏睡的刘从温放在床上,他又将昊神佩刀放置在其身侧,只身一剑,踏窗而出。

    城池之上,凝立着数十道充斥着沛然灵力的身形,而他们的目标似乎已经确定。

    从客栈踏空而出的大朱吾皇,同样飞升至半空中,凝立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我看你还能逃到什么地方?”其中一道身形踏出,面目狰狞的看向大朱吾皇,赫然是在邵城的那个长髯老者。

    长髯老者身侧一人说道,“大哥,你确定他就是当日出现在边疆的那人?”

    “如何不确定,他就算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长髯老者咬牙切齿道。

    “可看他的气息孱弱无比,远非先前那人之威啊!”另一人摇头道,“会不会是大哥你真的搞错了?”

    长髯老者冷笑一声,“我看的真切,此人就是先前边疆之人不假,虽然不知他用了什么秘法有如此神勇,但看他之后的模样,想必是有什么暗疾在身,神勇早已不复,而现在就是要他命的最好时机。”

    “要知道,咱们一旦活捉了他交与神族大皇子,得到的赏赐,远比突破自身桎梏还要诱人……”

    说到这里,每个人眼中的都显露出几分垂涎,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各自打量了一番同伴,没有人开口说话。

    “怎么,都不敢?”长髯老者左右环视一圈,冷哼出声,“若非老夫昨夜受伤,今天必定让你们看看我一人如何将其拿下!”

    “大哥神勇。”十多人同时恭维出声。

    长髯老者一拂衣袖,“别跟老夫说些没用的,今天一起上,有大功者,大皇子赏赐之物拿大头。”

    话音未落,其中两人当即朝着大朱吾皇飞掠而去,声音随之传来,“大哥且看我们先上,替兄弟们试试水!”

    “蠢货,都给我回来!”长髯老者以拳击掌,一脸焦急。

    然而那两道身形,瞬息便赶至大朱吾皇的面前。

    看到大朱吾皇还没有丝毫反应,其中一人甚至忍不住窃喜起来,同时覆满灵力的手掌也拍了过去。

    下一刻,一丝骤亮划过,最先挥掌的那人只觉腹部有冰凉一闪而逝,原本快要成功的手掌也软了下来。

    一脚踹飞从腹部被割裂成两段的身形,大朱吾皇将目光停在了另一人身上。

    那人猛打了个寒颤,几乎是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要遁逃。

    然而不等他跑出一步,一道细长剑刃便从心口透出,将其牢牢钉在原地。

    剑刃上提,身形便从中切做两段。

    没有了灵力防护的尸体直直坠落,露出了大朱吾皇岿然不动的身形。

    而在不远处,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看着提剑凝立的身形,一股寒意在长髯老者的心底生出,自己明明将他给重创了,为什么此刻他却像没事人一样,甚至出剑快到他们都没有察觉的地步?

    “如果现在不能除掉,一旦等他彻底恢复,恐怕连大皇子亲临都无法解决了。”长髯老者目光逐渐森冷,“今天必须要把他给拿下,无论死活。”

    其余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迈出第一步。

    长髯老者冷哼一声,当即释放灵力奔掠向大朱吾皇。

    眼看长髯老者率先动身,其余修士只得硬着头皮紧跟了上去。

    各色灵力开始在天空中肆虐。

    失了神韵的大朱吾皇,虽然境界仍在主宰之上,但加之体内有规则之力的束缚,如今能发挥出的实力甚至只能比平主宰。

    面对这十多个有着主宰实力的身形,大朱吾皇深吸口气,举剑防守。

    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长髯老者最先明白不能与大朱吾皇贴身肉搏,他手中的那柄剑,似乎无视任何境界,只要碰上,就只有被分尸的下场。

    充沛灵气自掌心涌出分流,如同匹练一般从四面八方围堵而来。

    大朱吾皇以剑抵挡,二者相撞,沛然巨力直接将其击退近百米才堪堪稳住身形。

    灵力攻击并未停滞,长髯老者见状心下大喜,再次催动灵力朝大朱吾皇压去。

    合共十多人之力的灵力释放,几乎是在一瞬便令脚下的城池糟了殃。

    瓦片碎石纷飞,在灵气的挤压下年久的房屋甚至开始分崩离析。

    婴孩哭喘,人群的惊慌失措都糅杂在了一起。

    被巨量灵力挤压的大朱吾皇,被缓缓压至地面。

    大朱吾皇低头看向身下那惊恐又茫然无措的人群,不由得又紧了紧牙关。

    这些磅礴灵力对自己造成威胁,远比对身下城池中的平民造成的伤害要小。

    自己能够耗损气血脱身,可一旦脱身,这些失控的灵力几乎可以轻易抹去这一座城池。

    “退无可退了……”

    大朱吾皇后槽牙咬的咯吱作响,看着身前愈发失控的灵力,犹豫再三,最终脱出一只手,按在了那灵力之上。

    一缕灰黑色的丝线从掌心透出,在暴露在空中时,几乎是在瞬间周遭的空间便坍塌分崩。

    空间坍塌犹如决堤一般,磅礴灵力像是找到了宣泄口,疯狂奔涌进入那坍塌出的未知空间中。

    原本还在施力的长髯老者最先察觉到不对劲,浑身的灵力在这一瞬像是被抽离一样,难以控制。

    其余几人也察觉出不对,一同停住了手,凝目看向大朱吾皇。

    没有灵力压迫的大朱吾皇为之一松,看着那已经撕裂成半人大小的空间,他急忙将掌心中的规则之力收回。

    “这是什么邪法,大哥咱们的灵力呢?”其中一人震惊道。

    “身体还未恢复,便能够以一己之力撕裂桎梏,此子不能留!”长髯老者沉声道。

    其余几人面色难看,他们开始觉得,这笔买卖已经开始有些不划算了。

    除了大朱吾皇,没有人注意到,在他们一众人之间,有一道腰胯长刀,且穿着别具一格的身形开始缓缓后退。

    “为什么我会有种很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