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笠倾城
    连绵不绝的山雨一连下了三日,并且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由于这邵城地势较低洼,雨水不能很好的排下去,因此地面积水也从一开始的刚没过脚面,漫升到了现在的小腿处。

    城中街道空旷,许多临街的铺面全家出动,正卖力的疏通水道,拎着锅碗瓢盆往外倾倒涌进屋内的水。

    客栈地势较之其他地方要高上不少,自然没有这些担忧,只不过有些不方便外出。

    邵城地势偏僻,赶路的人来此居住的较少,客栈自然也没有多少外城客源,除了大朱吾皇三人外,店内便只剩了一个瘦腿瘦手的小二。

    山雨渐骤渐积,由于雨势没有停歇的意思,刘从温赴任渠水郡也一再推迟,只能待在客栈中等山雨落尽,才能赶路。

    “这该死的鬼天气,这么下去咱们可就真耽搁了!”

    客栈大堂内,周礼急躁的不停来回踱步。

    “客官莫急,这山雨至多再下个一两日就准能停歇,先尝尝今年的新茶。”

    瘦腿瘦手的店小二从后院走来,端着一壶仍冒着热气的滚烫茶水,迅速给三人各自斟了一杯。

    看着正倚窗出神的大朱吾皇,周礼像是想到了什么,满脸堆笑的跑到他身边低声说道,“大人,你有没有什么仙术,能带着咱几个迅速赶至渠水?”

    “你又找死是不是?!”坐在一旁的刘从温作势挥了挥拳,“说了等雨停了再走,就等雨停了再走!”

    周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哭丧着脸说道,“老天爷,再晚可就真来不及赴命了啊……”

    刘从温一脸无所谓,“那刚好,反正我也不想当那劳什子王侯,就一直在边疆待着挺好。”

    “俗话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

    没等周礼说完,一直在旁边待着的小二适时说道,“客官莫急,这山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至多二日就能彻底止住。”

    “况且就算你们眼下离开,山路也泥泞无比道路难寻,丢了几位大人身份不说,万一再遇上些贼人可就麻烦了,请大人三思啊。”

    周礼满脸气愤的盯着小二,“但愿两日后停雨,不然本官活扒了你的皮!”

    小二赔着笑退回后院,偌大的大堂内一时又冷清了下来。

    虽然时至近午,天空仍旧昏暗无比,乌黑的云层似乎又比前些日子低了不少。

    雨水在房顶堆积,又沿房檐滴落,串串珠成。

    一切的可视物似乎都逐渐消失在雨幕中。

    又闲坐小半日吃完午饭,三人上楼回到了各自的房中。

    推开窗子,看着细密的雨幕,大朱吾皇缓缓将手伸出了窗外。

    “避开。”他在心中默念,心中开始有些忐忑,生怕之前刚掌握的一点力量消散。

    接下来,那仅凭重力下坠无法改变轨迹的雨幕,像是听懂了大朱吾皇的话一般,自他的手臂上方径直分开,而后顺着两侧滑落。

    大朱吾皇又是心念一动,手臂两侧的雨幕又开始呈波浪形降下。

    “这规则之力真是有趣啊,虽然现在还没多大作用,但以后也说不准有用到它的地方。”大朱吾皇如是想着。

    一缕灰色且毫无生机的丝线开始从大朱吾皇的掌心中涌出。

    当这缕丝线露出时,周遭的空间登时呈压缩状,并开始快速的扭曲,同时他的手掌开始没入那逐渐碎裂开来的虚无中。

    大朱吾皇猛打了个激灵,手掌急忙从碎裂空间中挣脱出来,万幸的是没有任何损伤。

    掌心中的丝线消失,开裂的空间随之缓缓闭拢。

    “看来这种力量还是少用为好。”大朱吾皇心有余悸,随后关窗上床休息。

    夜,浓重的仿佛化不开的黑墨,一切都被淹没其中。

    窗外山雨仍下个不休,在这寂静的深夜中尤为醒耳。

    时间在点滴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已经和衣而眠的大朱吾皇在黑暗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里的刘从温也在这时睁开了眼睛。

    轻脚下床,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自心底泛起,他背靠墙壁,伸手缓缓将木窗启开一道缝隙。

    窗外山雨瓢泼,原本墨似的黑暗,在此刻竟然反射出斑驳火光。

    刘从温的目光随之缓缓下移,这一看之下,只觉一股凉气从脑后生出,转瞬便从头凉到脚。

    只见在这浓重的雨幕中,一道道身着漆黑斗笠蓑衣,一手持长刀,一手持火把的身形从四面八方围堵而来。

    原本空旷的街道上,此刻被灼灼燃烧的火把占满,并且源源不断的有身形从黑暗中出现。

    兀自滴水的斗笠,在客栈外连成了一片。

    轻轻合上木窗,刘从温当即便准备出门告知大朱吾皇。

    谁知木门从外面不知被谁给锁上了,不等刘从温准备破门,一柄刀刃从外斜插,直接将半扇木门劈开。

    门板散落,手持长刀的大朱吾皇出现在门外。

    “走!”大朱吾皇言简意赅,直接转身奔向另一个房间。

    回过神来的刘从温直接追了出去,急声道,“咱们有麻烦了,客栈,客栈外面都是人!”

    一刀劈开紧锁的木门,周礼那矮胖的身形直接奔了出来,一张肥脸惊慌失措,“不,不好了,咱们被人给围上了!”

    “你这家伙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外面少说也有几千人了!”刘从温眉头紧拧,看向周礼说道。

    周礼立即哭丧着脸说道,“天地可鉴,我周礼在朝堂上那是滴水不洒,党派不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活的跟孙子似的,全天下都是得罪我的份,哪有我得罪别人的份。”

    或许是觉得有道理,刘从温点头道,“也对,你这家伙是欺小怕壮的货,能得罪那么多人还算是男人了一回。”

    周礼一愣,而后像是忍受了莫大的羞辱,肥脸涨的通红,颤巍巍的戟指道,“好,好你个刘从温,原来你一直都以为我不是个男人,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男人!”

    周礼一巴掌拍向身旁的扶栏,一楼大堂中顿时骤亮起火光,那瘦腿瘦腿的小二急忙高喝,“他们全都在那!”

    登时,那些身披蓑衣的身形如同猛兽一般迅疾奔向二楼。

    “让你娘的鬼叫!”刘从温一脚踹在周礼的屁股上,然后看向大朱吾皇。

    一柄漆黑长刀递到刘从温面前,大朱吾皇淡声说道,“杀出去。”

    “好!”刘从温应诺,心中顿生豪迈之情。

    他接过长刀后,直接借力一脚蹬在栏杆上,身形势如奔雷,最先冲上来的几人只觉眼前一暗,下一刻便连人带刀从中碎成了两段。

    大朱吾皇依旧站在原地,眼眸中的火光明灭不定,而他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悬在了空中。

    点滴光亮逐渐凝聚在剑刃周身,本来昏暗的客栈内,也逐渐明亮了起来。

    山雨似乎没有止境,想要将这座半山腰中的小城完全淹没才肯罢手。

    客栈外,无数身着斗笠蓑衣的身形,手持火把站在齐腿深的积水中,静静的等待着。

    雨水从斗笠帽檐滑落,淹没了每一个人的视线。

    一抹殉白从客栈内亮起,连带着客栈外都被照亮的如同白昼,而后光亮消失,连带着客栈中的惨叫声。

    下一刻,客栈木质的墙壁猛然破开,两道身形随之飞出。

    而围堵在外的蓑衣身形几乎是同一时间动了起来。

    他们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捆密网,在客栈被破开的同时,密网撒出。

    一张张网线堪比手指粗细的密网迎风张开,从四面八方投向了那两道身形。

    落入水中的刘从温没有丝毫停顿,举刀便砍向扑来的密网。

    昊神佩刀依旧锋锐,纵使切开十层,却抵不过接下来没有间歇,且铺天盖地的密网。

    迎面被兜困住,几乎是在同时,近二十柄长刀狠狠的砍了过来。

    “铮!”

    一声金铁交击响彻,大脑有一瞬放空的刘从温,只觉眼前有身影闪过,然后护在了他的身前。

    长刀逼迫,却是砍在了背上的长剑,大朱吾皇的身形微微一沉,而后看向刘从温,“冲出去。”

    话毕,大朱吾皇背身一剑,将密而厚的网层挑开了一道口子,纷扰剑舞随之从剑刃透出,将密网绞个粉碎。

    看着眼前那个仿佛不知恐惧,不知疲倦的身形,刘从温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替他分担或者为他扛下一些只独自承受的苦难。

    以刀拄地起身,刘从温再次提刀站在了他的身侧。

    两人并肩,纵使前方是无穷无尽的斗笠身形。

    被剑舞绞碎的尸体混合着粘稠的鲜血落入脚下,激起层层涟漪。

    积水逐渐由浑浊变得血红,同时颜色仍在加深。

    山雨仍旧不停的下,雨水沿着斗笠滑落,滴落在脚下,荡起一抹血色的水花。

    纵使人数再多,两道身形却依旧坚定的朝着前方推进,围拢上来的人皆成为他们身后血河中的一员。

    这样的情形,直到一束带着古怪芒色的光束,毫无征兆的击中大朱吾皇侧身时,戛然而止。

    时间仿佛停滞了片刻,大朱吾皇站在原地岿然不动,脸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了下去,一缕鲜血随之顺着他的嘴角汩汩流出。

    身侧的刘从温一刀逼退冲上来的蓑衣人,发疯似的将大朱吾皇从血水中捞起。

    “你怎么样了?千万别吓我,你那么厉害……”刘从温手足无措的摇晃着怀中的身形。

    大朱吾皇微微张开嘴,气若游丝的说“疼。”

    在他的左肋处,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兀自流出鲜血。

    随着气血的流逝,原本在体内沉寂的规则之力也在体内肆虐了起来。

    刘从温慌乱的用手捂住创口,“不疼了,不疼了,马上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说着,刘从温直接搀起大朱吾皇,长刀一横,指向了堵在身前的蓑衣人,“滚开!”

    早已被杀至胆寒的一众蓑衣人,下意识的后退数步。

    即便此时只剩下了一人,他们仍旧不敢贸然上前,恐惧,在不断的噬咬着他们的内心。

    他们赖以生存的长刀,以及人数,在对上这二人时,甚至连豆腐都不如,轻易便被切割成了数段,狠厉的手法甚至连断手断脚都成了一种奢望。

    纵使这二人如今看起来像是苟延残喘,这些蓑衣人也不敢在这时冲上去当冤死鬼。

    “不想死都给我滚开!”

    长刀上的鲜血兀自滴落,刘从温面色狠厉,搀着大朱吾皇在积水中蹚行。

    无一人敢上前,所有蓑衣人都在不断的后退,却并不散去。

    而在这时,一道阴沉的声音从暗处响起,“放下他,还有你手里的刀,我就让你离开。”

    呈包围之势的蓑衣人自动散出一条通道,在火把的映照下,一道身穿白袍的长髯老者缓缓移来,脚踩在水面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刘从温。

    “是你?!”刘从温圆睁双眼,难以置信的道。

    “是老夫又如何?”头上的兜帽扯下,露出了一张极为怪异且熟悉的面颊。

    一张满是褶皱的面容上,右半脸如常,左半边脸却密布淡紫色纹路,双眼中满是阴沉。

    这长髯老者如今的模样,和先前在边疆城墙上简直大相径庭。

    “把他,还有你手里的刀留下,我自会放你离开,否则你们就一起留下。”长髯老者面色阴冷,前探的手掌中开始缓缓凝结出怪异的波动。

    刘从温闻言,冷笑一声,“我要是不放呢?”

    长髯老者缓缓咧嘴,“那老夫也不嫌弃多杀一个。”

    这时,一声急呼响起,“等一等,仙老手下留情!”

    伴随着呼啦呼啦的蹚水声,一个矮胖的身形迅速挤进了包围圈。

    “周礼?我不是让你先走了吗?”刘从温皱眉道。

    周礼快步蹚来,低声道,“走什么啊,你在这我怎么可能走。”

    然后他看向长髯老者,重新堆起能腻死人的微笑,“我当是谁大驾光临,原来是仙老莅临,您肯定是来替天子催渠王侯,尽快赴任的对不对,您放心,我们现在即刻启程。”

    说完周礼急忙拉着刘从温准备离开。

    “慢着——我说让你们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