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赴任渠水郡
    如同从井里蹦跶出来的癞蛤蟆,周礼倒飞出去,一头栽在石板上,发出沉重的闷响声。

    似乎仍不解恨,刘从温快步上前,单手拎起周礼压抑低吼,“你哪里是为我封侯拜将,分明是想要我的命!”

    差点被摔昏死过去的周礼,用力甩了甩脑袋,颤声说道,“洗,洗牌的时间到了,你难道就不想牢牢把握住这个机会吗?”

    “那你想过有命拿没命花么!”刘从温像一头愤怒的猛兽,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懑,“别以为老子在这里就不知道渠水的情况,那里每天死的人都能塞满一座城,你想让我白白去送死?”

    勉强挣脱刘从温的钳制,周礼喘了几喘,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要是先前的渠水,你就算是把我给杀了我也不敢接军令状,可近几日的渠水远比先前好上太多了。”

    “城外天上的裂缝从十处减少到了两三处,且一连几日都没了天外兵士的进攻,我猜想定是咱们之前的这一战重创了他们,使得他们心有忌惮而不敢进攻。”

    “更何况,”周礼说到这,双眼中闪过一抹不相符合的狡黠和狠辣,“只要一赴任,你就是渠水王,再也不用在战场上搏杀,只需动动嘴就会有数不清的兵士挡在你面前,远远要比如今的你安全数倍。”

    “那渠水郡,在任何人的面前都是修罗炼狱,唯独对你是大好的锦绣前程。”

    话毕,周礼的目光透过刘从温,看向了那正窝在藤椅里小憩的白衫身形。

    “你要做什么?”刘从温不着痕迹的挡住了周礼的视线,声音冷冽。

    周礼缓缓翘起嘴角,像是对着刘从温说,又像是喃喃自语,“有着那位大人在,一切似乎又简单了一点。”

    在刘从温还在愣神之际,周礼倏忽间绕过他,直奔向演武场边缘的藤椅。

    刘从温见状,急忙抬脚去追,但紧接着两侧周礼带来的随从兵士们却抬手阻拦。

    “给老子滚开!”一脚踹翻拦在面前的几人,刘从温握刀快步奔向周礼,同时奋力掷出刀鞘。

    不偏不倚,刀鞘稳稳正中其后脑勺,周礼被砸的一个踉跄,而后扑通一声,跪伏在了藤椅前。

    不算大的声响吵醒了大朱吾皇,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向正撑地起身的周礼。

    由于身体尚未恢复,极为嗜睡的大朱吾皇被忽然惊醒,一丝不悦涌上心头,平静的双眼中透出彻骨的冷冽。

    周礼浑身一颤,各种想法齐齐涌上心头,刚要离地的双腿又重新跪了下去,一张脸上不知是哭是笑。

    紧接着刘从温赶到,脸色难看的踢了一脚周礼,同时向大朱吾皇投去歉意的眼神。

    没有说话,大朱吾皇闭上眼睛正准备再睡一会时,周礼的声音突兀响起,“这,这位大人,是否愿意一同前往渠水郡?”

    “你疯了!”刘从温猛踢一脚周礼,低声怒斥。

    周礼不顾其他,继续硬着头皮说道,“渠水郡那里有数之不尽的仙晶,想必会对大人有所帮助。”

    大朱吾皇突然睁开眼睛,倏忽又闭上,幽幽说道,“没兴趣。”

    周礼一怔,随即按捺不住兴奋道,“大人一定会感兴趣的,这些仙晶对普通人不过是好看点的石头,可对您们修士来说,却是温养经络的宝物。”

    话毕,他忙不迭从怀中取出一物伸向了大朱吾皇。

    白胖的手掌中央,是一枚未经过人工打磨的菱形晶石。

    晶石通体呈紫色,一团盎然紫意在其中氤氲升腾,煞是玄奇。

    在周礼看来,只要是修士就没人能够摆脱对仙晶的需求,即便是先前隐居的那几位不世出强者,当朝不还是用仙晶使其出世?

    一千颗不行,那么一万颗呢?一万颗不行,那就一座山似的仙晶。

    当这样一摞带价的筹码被摆出来,没有人不会心动。

    周礼自信,他所拥有的仙晶数量,足够让大朱吾皇替他做一些事情。

    但事情接下来的走向却是令周礼手足无措起来。

    大朱吾皇眯眼一探,而后又闭上了眼睛,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垃圾。”

    “拉,垃圾?”周礼满头满脑的问号,一张胖脸都开始轻微抽搐起来。

    要知道,这种蕴含灵力极为充沛的仙晶量产极为稀少,一颗仙晶所蕴含的灵力,远远超出方圆五顷空间的浓度还要高。

    这即便是桎梏强者也无法忽视的东西,眼下却被这个不过二殉的年轻人当做垃圾对待?

    不等周礼开口,站在身后的数百众兵士顿时动身,将藤椅团团围住。

    其中一个督官模样的官员率先戟指怒喝,“你放肆,区区一介修士也敢辱骂周校使,来人给我拿下!”

    刘从温来不及阻止,大批量的兵士便争先恐后的冲向了藤椅。

    一声细微剑鸣绽起。

    下一刻,刘从温只觉眼前一闪,而后便是隆隆的倒地声。

    围堵上前的一众兵士,此刻由内至外全都均匀的瘫倒在地上呻吟着,鲜血循着每个人的肩膀滴落在地上。

    放眼看去,每一个兵士身前的胸甲早已被切割成开来,露出了鲜血淋漓的胸膛。

    而大朱吾皇自始至终都窝在藤椅上没有挪动半分。

    似乎能将空气也切割成碎块的剑舞逐渐消散,细白长剑在空中兜了个圈子后,重新回到了大朱吾皇的手里。

    四下里一片死寂。

    周礼仿佛又回想到了之前那在战场上一人逼退万军的身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手中的仙晶随之滑落在地,摔碎成了粉末。

    盎然紫意挣脱了外壳的束缚,自地面蔓生而起,如同一泓流动且活泼的深泉,迅速向周围覆盖。

    躺在地面受伤的兵士在紫意的覆盖下,呻吟声似乎也小了一点。

    不过是转瞬之间,紫意便以藤椅为中心,在地面覆盖了一处不小的面积。

    如同倔强的藤蔓,紫色灵力顺着藤椅攀上了大朱吾皇的衫摆,而后消散。

    大朱吾皇缓缓睁开眼睛,“那我就陪你走上一遭。”

    寒冬使得往日长风变得刺骨冰寒,城墙上的血水被冻成了厚厚的一层,时不时散发出阵阵铁锈腥味。

    是夜,寒风肆虐的城墙上,除了时不时巡回的守卫,便只剩下一道有些瘦削的身形。

    只着一身单薄白衫的大朱吾皇并未感觉到寒冷,他注视着尚且浑浊的天空,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这边疆夜中极寒,寻常兵士也不敢在外待上太久,虽然你是大修士,也要照顾好身体才是。”

    一袭黑毛氅送到了大朱吾皇的面前,将自己裹得跟熊似的刘从温吸了吸鼻子打趣说道。

    没有推脱,大朱吾皇伸手接过披上,“这么冷的天,你上来做什么。”

    “这话恐怕该我问你才对吧,我身为从将,夜中巡视自然是应该的事情。”刘从温用力吸了吸鼻子,将俊秀的脸重新捂进了大氅中。

    大朱吾皇回道,“我?闲着没事上来吹吹风罢了。”

    “那你可真够有闲情雅致的,三更半夜来赏景。”刘从温揶揄道。

    随即他又正色道,“你真的愿意陪我们去渠水郡?”

    “不是陪你们,是陪你。”大朱吾皇淡声说道,“今天我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了,就不会反悔。”

    “陪,陪我?”刘从温一愣,紧抿着嘴唇没有开口。

    “我能看得出来你很想去那个地方赴任,”大朱吾皇说道,“我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随你去那个地方转一转。”

    “可那个地方的凶险比这里恐怕不遑多让。”刘从温皱眉。

    大朱吾皇微微一笑,“别担心,有我在。”

    短短的六个字后,谁也没再开口,当日那以一敌万的身形眼下似乎与这个青年重合了起来。

    那些难以抗衡的天外兵士,在他的面前似乎真的不值一提。

    ……

    一夜无话。

    待卯日初升,一直紧闭着的城门隆隆启开。

    十多辆马车从城内出发,驶向了满是苍莽黄土的远方。

    渠水郡地处东南,傍渠水而建,离中州不过百里之遥,物质丰饶,也是除中州之外人口最多的大城。

    出了边疆交界后,纷扬的沙土以及龟裂的地表开始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墨绿色的山脉长林。

    时至冬日,深浅山脉中依旧满眼墨绿,没有半点边疆的萧条肃杀之感。

    定水河水系发达,河道远至边疆,即便是没有日头的辨识,马车也只需循着定水河道前行,便能快速抵达渠水郡。

    伸手拨开垂帘,刘从温探出脑袋朝窗外看了看,正看到并排而行的另一辆马车中周礼朝自己挥手。

    刘从温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而后重新缩回了厢中。

    看着正闭目养神中的大朱吾皇,他开口道,“咱们已经离了边界,现在应该在末水,天黑之前差不多能抵达城中。”

    “离渠水郡还有多远?”大朱吾皇缓缓睁开眼睛。

    “差不多三四日就能抵达。”

    又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颠簸的车厢中又恢复了平静。

    紧接着,刘从温自顾自的伸手,从大朱吾皇的手中拿过一个巴掌大小且缝制粗糙的布袋。

    解开布袋上的线绳,刘从温快速将布袋里已经没了灵气的仙晶倒掉,又从怀中取出七八块仙晶放置在里面,才将布袋交回了大朱吾皇的手中。

    紫色的灵力逐渐渗出布袋,如同藤蔓一般攀附在大朱吾皇的衣裘,手臂上。

    这仙晶内所蕴含的灵力对这方灵力较稀薄的世界的修士来说,有很大的作用,但对大朱吾皇来说却可以忽略不计,仅仅是用以温养经络作用也极为的有限。

    但刘从温却固执的认为这仙晶对大朱吾皇有用,直接将周礼手中的库存都搬了过来,以供大朱吾皇使用。

    对此情况,大朱吾皇也只得默然接受。

    刚更换完布袋中的仙晶,刘从温稍松了一口气后,便听到马车外的高呼声,“有敌袭!”

    “唰——唰!”

    下一刻,黑色箭矢如同雨幕一般从两侧的密林中攒射而出,守卫马车的数百兵士连同数十辆马车直接被射成了刺猬。

    一层淡紫色的气息透体而出,转瞬便将整个车厢空间完全覆盖。

    看着距离自己眼睛不足一掌的锋锐箭头,刘从温艰难的咽了咽喉头。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很快消失,而后一切便恢复了平静。

    又过了数十息时间,陡自从密林中窜出几十个黑衣人。

    每个黑衣人全都手持长刀,缓缓从四面围拢而来。

    四下寂静无声,其中一个壮硕汉子沉声说道,“凡是还活着的人全都一刀搠死不留一个活口。”

    得到命令,所有黑衣人都动了起来,纷纷举刀向离自己最近的马车一通乱砍。

    “头儿,他们可都是官兵,咱们把这些人给杀了,上面会不会派人来围剿咱们?”一个瘦猴似的汉字扯下脸上的面罩,面露难色说道。

    壮硕汉子闻言冷哼一声,“官兵咱们以前也不是没杀过,现在多杀一批又能怎么样,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他娘的少给老子偷懒!”

    瘦猴汉子讪讪一笑,然后握刀冲向了那最中央一辆尚算完好的马车前。

    “像这种出门乘车的官兵,腰里肯定携带了不少黑钱,反正都是民脂民膏,老子宰了你们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瘦猴如是想着,举刀慢慢贴进了垂帘紧闭的窗子。

    “噗嗤”一声,一柄黝黑细刀倏忽从车厢内探出,瞬间贯穿瘦猴的脖颈,而后刀刃斜拉,一颗头颅便径直掉在了地上。

    车厢应声破碎,一道黑影飞出,落地之际,将围堵在周围的黑衣人尽数斩杀。

    在身后碎成两段的尸体重重砸落在地,鲜血顺着漆黑刀刃缓缓滴落。

    刘从温提刀凝立,缓缓扫视的眼中满是狠厉。

    凡是被扫视的黑衣人,无不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那种感觉,远比被猛兽盯上还要心悸。

    刘从温的眼神最终落在最前方的壮硕汉子身上,压抑的声音随之响起,“是你们杀的?”

    壮硕汉子没有说话,十分干脆的沉声道,“不留一个活口,全都杀了!”

    一众黑衣人面面相顾,而后悍然提刀向刘从温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