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一剑万军
    既如密网,又如纷扰细雪的剑舞,自发的由剑身凝聚在大朱吾皇的身后。

    越来越极致的白芒似乎要将这昏暗浑浊的空气撕开一角。

    大朱吾皇身上的黑色袍衫在这白芒晕染下,似乎也平添了几分神圣。

    铁蹄踏地,黝黑火炎在地面留下斑驳灼烧的痕迹,数以千计的角马骑兵纵身而至。

    在不足十丈远的距离,大朱吾皇面色平静的抬起袍衫下的手掌,轻轻一挥。

    刹那间,凝聚在背后万千道的剑舞便朝前攒射而去。

    一瞬的漫天昼白使得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城墙之上,束甲青年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紧握的手掌上青筋根根绽现,即便下一刻后什么也看不见,却仍自圆睁双眼。

    时间仿佛停滞,上一秒还在隆隆震颤的地面陡然死寂了下来。

    细碎的切割声同样只是瞬间响起,很快消失,但却是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昼白逐渐消散,天地间重回到昏暗的颜色。

    如同洪流铁壁的角马骑兵,诡异的定格在冲锋前一刻的姿态,角马的鼻息甚至才开始在空中消散。

    地面赫起长风,风声呜咽,卷动大朱吾皇的袍衫飘动。

    然而,下一刻,那近千之众的角马骑兵,却如同泥像一般轰然崩裂,在倒地的刹那便碎裂成粉末。

    长风吹过,这荒凉的战场上便陡自空旷了大半。

    最前方的角马骑兵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怎,怎么会!”

    城墙之上,束甲青年失神的看着战场上的一幕,低声喃喃,“几千骑兵,就这么消失了?”

    角马不安嘶鸣,下意识的后退数步,马背上手持长剑的黑甲身形圆睁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那至始至终都未曾移动一步的身形。

    恐怖的气息继续攀升,即便属于神祇的神韵干涸,主宰之上的气息却不受影响。

    踩着地面的尸体,大朱吾皇缓步朝前走去,仿佛面前的铁甲洪流是摆设一般。

    空气似乎充满了滞涨感,所有的流速都放满了许多。

    “他要干什么?”束甲青年看着战场上闲庭信步一般行走的黑袍身形,不自觉的将自己代入其中,“那可是有着近三万人的异族军队……”

    早已成就天境的铁甲身形,在感受到眼前这黑袍青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时,身形止不住的轻颤,下意识的乘马后退数步。

    如此并非他本意,而是由于气息上的压迫。

    这种压迫感,他只在大皇子身边的阁老身上切实感受过。

    “怎么可能,这种弱小的存在,怎么会有超过我的实力?”铁甲身形暗自皱眉,随即抬头看向大朱吾皇沉声道,“你是谁,从何而来?”

    大朱吾皇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从腰间缓缓抽出昊神佩刀。

    铁甲身形瞳孔一缩,直接挥动长剑发出了命令。

    登时,身后的数万众的铁甲洪流疯狂前冲,个个足有三米高的身形极具视觉冲撞力。

    此时的大朱吾皇极为郁闷,他刚抽出刀想问这个将军似的家伙有没有见到过类似的刀,没想到下一刻就要干掉自己。

    “果然这些异族人都是残忍冷血的家伙。”大朱吾皇在内心感叹一句后,手上也没有闲下来,直接抽刀劈开及至身前的第一个异族兵士。

    裂成两段的尸体还未落地时,大朱吾皇的身形便更快一步的冲进了军队之中。

    霎时间,漆黑的刀光在其中攒动。

    凡是靠近大朱吾皇的异族兵士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切成了数段,甚至还在睁眼之际便被同胞踩在了脚下。

    黑光奔掠,黑袍飘然其中,万众异族兵士如同一堵城墙一般,牢牢将大朱吾皇环了起来。

    他仿佛又回到了杀戮之界,彻底摒弃了灵力的释放,全靠手中的昊神佩刀,以及肉身迸发的力量,大开大合的在这异族人中疯狂斩杀。

    随着每一次的劈砍,围拢的圈子也会扩大一圈,这些在外人看来强大到几乎无法抵抗的异族人,在大朱吾皇的长刀下,甚至连纸糊的都不如。

    如同割麦子一般,大朱吾皇在这重重包围下几乎是推进式的前进。

    他现在只想揪住那家伙问个明白究竟就没有见过一柄黑刀。

    大量的尸体迅速堆积在地面,鲜血再次浸透干硬的地表,而大朱吾皇手中的长刀依旧在不知疲倦的劈砍着。

    骑着角马远离队伍的铁甲身形凝视着那正处于混乱的战圈中,黑金面具下的眼角有些抽搐。

    即便是身为天境的自己,在陷入这种层次的包围,下场也只是十死无生。

    身为神族天境巅峰,他自然知道神族血脉究竟有多强大,甚至引以为傲。

    他们与生俱来的血脉,强大到无与伦比,即使是最普通的神族子民,哪怕不用修炼,自身的实力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达到一种可怕的境界。

    在他们看来修炼不过是吃饭喝水那样简单,殊不知他们与生俱来的,是其余境域世界许多修士毕生追求的。

    以一敌百,以命搏千,他尚能做到,但像眼下这般场景,自家阁老恐怕也难以做到。

    看着包围圈不断扩大,他开始有些怕了,这个从天而降的神秘青年仅凭一己之力,便将最为精锐的两千角马骑兵斩杀殆尽,如今又屠杀一般不断的收割着兵士性命。

    他开始有一种错觉,如果再不撤退,这几万精锐兵士会被彻底杀个干净。

    退,还是不退?

    此时此刻,距离战场并不遥远的城墙上,几十众怀有死志的汉子僵立当场,呆呆的看着那几近混乱的战场。

    那些在他们眼中犹如天神一般的异族兵士,在那单薄身形手中的长刀下,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空气中开始弥漫起淡淡的血腥味道。

    每一个汉子都在不自觉间握紧手中长刀,渐凉的热血似乎又开始在胸膛中灼烧。

    与此同时,刀戈兵甲相撞声在他们的身后响彻,束甲青年回身看去。

    只见几乎快要沦为一座空城的街道上,一队队束甲兵士出现,而后如同蚂蚁一般开始汇聚于主干道。

    随着兵士出现的,还有无数衣衫褴褛的平民朝城墙涌来。

    远方的天穹随后绽出道道瑰丽灵力色彩,不过三两息之间,便有十数位仙风鹤骨的老者降至城墙。

    在登顶城墙的同时,这十多位老者并未停身,而是结手释放出磅礴灵力,化为壁障一刻不停的将整座大城围拢起来。

    看着这颇为玄奇的一幕,束甲青年眼中并未有太大波动,只是朝众为老者拱了拱手。

    这些老者都是当世修者,实力强大,据说已经在感悟天地桎梏,早日突破。

    不过束甲青年对这些修者明显不感冒,因为面对这些天外入侵的异族来者,这些修者第一反应不是抵抗,而是主动表示亲近。

    若非这些异族人面对外者一概屠杀,恐怕大部分修者早就成了座下走狗。

    拼死抵抗的并非他们,而是一个个平民兵士用性命堵上了这些异族的征伐。

    在这场战争中,修者死亡的比例远远要低于平民兵士。

    自然束甲青年瞧不上这群空有一身强大实力,却又怂到卵子里的修者。

    而结手释放出壁障的十多位老者,眼神同样略过拱手施礼的束甲青年。

    在他们的眼中,哪怕是尘世中的帝皇都是一只手可以拨弄的角色,其余兵士更不过是蝼蚁罢了。

    “有劳众位仙老,周督官周礼在此谢过!”

    一声略带喜感的高腔响起,紧接着一个身穿战甲的矮胖子气喘吁吁的登上城墙。

    “怠慢,实在是怠慢众位仙老。”名为周礼的矮胖子快步赶到束甲青年身边,气喘吁吁的拱手说道。

    为首老者不屑轻哼。

    周礼尴尬一笑,再次拱手说道,“此次护城无论成败,众位阁老护城有功,我一定向皇上如实禀告,想必仙晶也会多再上一两成。”

    听到这话,那一众老者才略微缓和表情,不过看着城上城下兵士的神情却如同看死人一般。

    束甲青年牙关一紧,放置在腰间的手掌便要抽出佩刀。

    一旁的周礼猛的拉起他的手掌,咧嘴笑道,“刘从将,好好的养精蓄锐,接下来还有硬仗要打。”

    一把扯回手掌,束甲青年径直走向垛口处,注视着那陷入混乱的战场。

    “嗯?为何战场如此混乱?”为首长髯老者手捋胡须,目光看向战场,其余老者同样将目光投向战场。

    这一觑之下,无不大骇。

    只见一道瘦削身形,独身一人面对那几乎无尽的异族军队,如同一柄长刀,不断撕裂着包围圈。

    这些自天外而来的异族人实力有多强悍,作为修者感受最为深切,哪怕是已经感悟天地桎梏的他们,一人最多面对数百众的异族人,即便是拼死也绝不过数千之众。

    可眼下,这绝不可能出现的一幕却在他们的眼前上演。

    “此人,是何位仙老?所居何处?”长髯老者一把拽住周礼的肩甲,用力之大险些将其甩飞出去。

    周礼惊魂未定,脸色煞白的一指旁边的束甲青年,“战,战场的事情我不太了解,刘从将应该知道。”

    扔下周礼,长髯老者便提着袍衫下摆赶至束甲青年身边,“那战场迎战之人,你可知是何位仙老,所居何处?”

    “不知。”束甲青年淡然开口,目不斜视。

    “当真不知?”长髯老者沉声低喝,同时释放威压。

    “仙老,”一旁手持长刀的汉子突然开口,“并非我家大人不愿开口,实在是我们也不知道那人是从何而来,他们一撞上,便打到了现在。”

    长髯老者将目光移至汉子的身上,声音阴冷,“当真?”

    “当真。”汉子打了个寒噤,他突然发现,这些所谓的仙老,似乎和战场上的异族人并无二致。

    得到答案后,长髯老者默然不语,目光重新投到战场,在瞳孔深处,掩饰不住的流露出贪婪垂涎。

    战场之上,粘稠的鲜血再次覆盖了地面,碎成数块的尸体,逐渐堆满了空余的地面。

    原本不断靠拢的异族兵士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他们引以骄傲的肉身,在面对这个似乎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时,却轻易被斩成数段。

    尽管大朱吾皇仍被围困在原地,但不断斩杀的尸体,逐渐在他的周围堆成了一座高高的尸山。

    他仿佛永远不知疲倦,漆黑的长刀依旧如出刀时干脆利落,没有半点停滞感。

    之所以能够从一而终的保持出刀速度,并非大朱吾皇跻身准神的缘故。

    要知道此刻的大朱吾皇体内的神韵已经干涸,所凭仗的最多也不过是主宰之上的力量。

    而最重要的,便是夜刀郎徐简曾交给他的刀谱以及那一番对其影响深远的话。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当成千上万和你境界相同,甚至高于你的敌人围剿你时,该怎样反击?”

    如今的局面,即便敌人的境界相离甚远,却和徐简所描述的场景相同。

    徐简所给刀谱,在一段忙里偷闲的日子里,早就被大朱吾皇牢牢记在心里。

    同时无论是刀的攒势,起势,出刀,都在一次次的战斗中反复磨炼。

    但仅仅练出三势,并不足以成为依仗,真正让大朱吾皇如此有恃无恐的,便是他如今的肉身及境界。

    神韵虽竭,但经过昊神神韵的孕养,本来就强悍的肉身如今除了昊神佩刀能够造成伤势外,再难受到伤害。

    所以,他干脆将丹田中的灵气和杀戮之源封闭在丹田中,只凭借着自身力量开始练起了长刀三势。

    远处还在思考着的铁甲身形,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一幕,几乎要喷出一口逆血。

    原本只是铁蹄碾过的疆域,在这个古怪身形的出现后却发生了逆转。

    他所设想的最多伤亡半数的兵士,却在这个地方,仅被一人便击杀了半数,并且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如果此时退回,此事必将会传遍整个境域,到时自己的脑袋,大皇子斩起来必不会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