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五十章 剑神吕湘 下
    充盈着赤芒的瞳孔在吕湘的身上停留片刻,而后扶鸾缓缓开口,“我记得你,当年被放逐中的第一批人中也有你。”

    吕湘冷冷一哼,“与尔等相提并论,实在是侮辱。”

    没有在意话中的言辱,扶鸾继续道,“现如今,我们共同联手,定能一举打破这结界。”

    “不自量力!”吕湘眼中厌恶更甚,显然不想再费口舌,“十息之内,如若再不滚,那就死。”

    扶鸾眼神一凛,背后羽翼倏忽振动。

    数之不尽的火羽便如同潮汐一般朝着吕湘攒射而去。

    不过是瞬息间便将吕湘彻底遮蔽。

    下一刻,潮汐火羽中仿佛投进了一枚石子,自中心激起层层涟漪。

    一道被三色霞芒包裹的瘦削身形缓缓浮现,周身的火羽潮汐也随之向四周沉沉排开。

    吕湘面色平静,手中的长剑却开始绽出昼白寸芒。

    随着剑身清鸣,那漫天火羽在这一刻居然诡异的聚拢在吕湘身后,迅速幻化成一柄赤红剑刃。

    剑刃缭绕火芒,似乎将天也要灼烧出缝隙来。

    吕湘右手手掌探前,食中二指戟张,他身后那柄巨剑便携天地威势沉沉下斩。

    似乎能与天接壤的剑刃,排开天空朝着扶鸾斩下。

    各种斑驳气息混乱纷涌,同时万千火羽如同飞鱼乘空直跃,在将扶鸾完全包裹的同时,悍然撞向巨剑。

    在远处观望的大朱吾皇见到这一幕之后,瞳孔骤缩,而后直接背身释放出紫芒将众人连同自己尽数包裹在其中。

    一瞬亮起的光波使得众人眼前一暗,随之巨大的冲击通天彻底而来。

    一切颜色在这二者的殉爆下仿佛都变成了黑白。

    最外侧掌控紫芒壁障的大朱吾皇也在这冲击下堪堪站立不稳,但很快其余一众月侍齐齐祭出月盾,共同分担接下来的冲击。

    这场剧烈的殉爆一直持续了近五十息,即便强如大朱吾皇都只能勉强撑起壁障,哪怕挪动半分都是一种恐怖的消耗。

    当殉爆消散,天地间仿佛变成了黑白色,绵延数千里的铜关墨山消失,只留下一座座恐怖深坑,茯苓河水倒灌其中。

    紫芒壁障自行消散,大朱吾皇只觉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般,丹田中蕴藏的神力几乎消耗到了最低。

    来不及查看身体状况,大朱吾皇急忙朝前方看去。

    只见在气息最混乱的中央,站定着两道身形。

    吕湘依旧衣袂飘飘,周身环绕着淡淡青色匹练,仿佛根本未受到丝毫影响。

    而站在对立面的扶鸾,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他背后的羽翼此刻早已齐根连断,整个身形部位几乎被某种力量一分为二,断茬处往外纷涌着大量的赤芒神力。

    扶鸾原本漠然的眼中只剩下了不可置信,用仅剩的一只手茫然无措的抓取着空中逸散的神力,似乎想要将其拉回体内。

    这时,背手而立的吕湘一眼看向正远远观望的大朱吾皇,而后淡然开口,声音震颤云霄。

    “小子,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大朱吾皇一愣,虽然不明吕湘话中的隐意,但还是将目光投向扶鸾,然而不等他要动手,扶鸾身形却倏忽消失在原处。

    “想跑?”大朱吾皇低声一喝,身形沿着扶鸾身形消失的地方奔掠而去,同时探出的双手中绽出千百道紫芒丝线。

    原本呈混沌质的天穹转瞬便被紫芒丝线占据了大半,紧接着便如同密网一般迅速兜住了一物。

    几乎呈现出濒死状态的扶鸾便轻易被束缚住身形。

    大朱吾皇去势不减,经络中的紫芒疯狂流转,左臂氤氲出最为浓郁的神力,如同一柄锋锐刀刃,刺进了扶鸾的胸腔之中。

    火红的血肉之下,是一颗覆着流云火焰的晶莹心脏。

    但当大朱吾皇的神力在触碰到扶鸾胸腔中的心脏时,却浑身一颤,手掌鬼使神差的偏离了半寸。

    一击未中,扶鸾当即反应过来,骤然释放出波动,将其远远震飞的同时飞速逃离。

    远处的吕湘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蹙,而后一道白芒从他身后纵起,直奔大朱吾皇。

    不等大朱吾皇继续追击,那道白芒便纵掠而至,幻化成了一道瘦削身形。

    这身形大朱吾皇与其有着一面之缘,是吕湘的剑侍。

    而这次,他也是第一次听到剑侍开口。

    “接着。”

    随即剑侍周身开始逸散出斑驳白芒,连肌肤也逐渐透明化。

    随着肌肤的透明化,令大朱吾皇暗吃一惊的是,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人类的剑侍,居然会有和人类别无二致的骨骼经络。

    不过是瞬息之间,剑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柄浮空而立的细白长剑。

    剑刃极细,有如一线,展现而出剑气却锋锐无匹,仿佛一切皆可斩断。

    立在原处的大朱吾皇,内心有种感觉,即便对上昊神佩刀,这柄细白长剑也足有一战之力。

    “嗡……”

    恣意波动自剑身散开,如同择主一般,投向了大朱吾皇的掌中。

    如同身体经络的瑰丽纹路沿着剑柄延伸至剑尖,持握在手就像是手臂的延伸,并无任何排斥自感。

    就在愣神之际,吕湘的声音再次响彻,“小子,你再不出手他可就要逃了。”

    经此提醒,回过神来的大朱吾皇一眼便看到,扶鸾的身形正极快速的遁逃出所有人的视线。

    持剑朝吕湘郑重拱了拱手,大朱吾皇便催动紫芒追了上去。

    不知是手中长剑的作用还是体内蕴藏的神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大朱吾皇的速度极快,不过是三两息之间便追了上去。

    有了先前的教训,大朱吾皇不再犹豫和迟疑,直接隔空提剑直斩而下。

    如同一线的剑刃轻易撕裂混沌的天穹,狭长气斩随之没入扶鸾体内。

    虚幻的身形再次撕裂,流云般的火焰从扶鸾体内喷涌而出。

    一击即中,数以千百道的浑明剑气,如同雪白银针般自剑身中根根绽出,势如奔雷涌向那残破身躯。

    千百束雪白剑气齐齐绞在扶鸾体内,而后催动殉爆。

    天穹骤白,无匹的劲气将殉爆外围的大朱吾皇都是远远推了出去。

    “好,好厉害的剑……”

    看着手中雪白长剑,大朱吾皇喃喃出声。

    这柄能够释放出瑰丽无比的剑舞的长剑,仅此一击便给大朱吾皇留了极深刻的印象。

    白光消散,一具几乎完全破碎的身形呈现在众人眼中,神力似乎已经完全难以维持消耗,那具身体随后便直直坠向下方汹涌的黑水之中。

    在即将坠落之际,一道紫芒将其扯住,随后重新升空,来到了大朱吾皇的面前。

    几乎已经被剑舞切成人棍的扶鸾,圆睁着双眼无神的看向大朱吾皇。

    吕湘不知何时出现在大朱吾皇的身后,一指心口处说道,“取下吧。”

    顺着吕湘手指之处看去,在扶鸾破碎的胸腔中,一颗仍旧晶莹无比的心脏在缓慢的跳动着。

    不知为何,在如此近距离之下,大朱吾皇下意识的将手掌贴近了扶鸾的心脏。

    而这一次,那股难言的悸动并未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并且与体内的紫芒神力产生了共鸣。

    “这,怎么可能……”大朱吾皇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晶莹的心脏。

    “并无不可,这本来就该属于你的。”吕湘淡然开口,随即食中二指轻移,一束精纯火芒便从那心脏中氤氲而出。

    伴随着火芒移除,大朱吾皇手中的心脏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连带着扶鸾破碎不堪的身躯,最终化为一捧飞灰消散在天穹之中。

    而大朱吾皇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是,昊神残魂?”

    吕湘点了点头,随机弹指将那一抹火芒送了出去。

    与大朱吾皇心口相接,火芒转瞬没入经络之中,灼热的气息直接蔓延至四肢百骸。

    由于实在太过突然,大朱吾皇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这股霸道的灼热力量击晕过去。

    身形化为巨龙的梅盖尔斯振动巨大双翼,从远方赶来,稳稳接住了下坠的大朱吾皇。

    “大人,他怎么了?”

    一众中州族眷奔来,看着通体流转着岩浆般火芒的大朱吾皇齐齐问道。

    梅盖尔斯摇了摇巨大的脑袋,“不知道,但我能感觉这家伙似乎正在不断的变强。”

    正在众人处于焦急时,不远处的天穹荡起一层波动涟漪,紧接着一道身着黑袍的修长身形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空气似乎凝滞,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这位不速之客,同时不着痕迹的释放出本源之力。

    此刻的昊有容,少了几分活泼灵动,多了几分冰冷傲然,而她的双眼环视一周后,最终停在了负手而立的吕湘身上。

    “好久不见,使者大人。”

    吕湘微微一笑,颔首说道。

    原本一脸寒霜的昊有容,嘴角翘起一丝好看的弧度,“往事不必记挂于心,无需多礼,如今你已位极神祇,只需称呼我一声昊使者便可。”

    吕湘一愣,随后一直以来都在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就像是解开了一道心结,背负在身后的双手也微不可察的颤了颤。

    所有人都是瞪圆双眼看向面前的吕湘,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颇似铁匠的老头,会是一位神祇。

    倒是梅盖尔斯显得淡然,坏笑着让吕湘给自己打造一套和大朱吾皇身上一模一样的甲衣。

    紧接着,昊有容抬手将还处于昏迷中的大朱吾皇移在空中,指尖中氤氲的紫芒迅速涌进大朱吾皇的体内。

    而他的境界也在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攀升着,那层看不见的壁障,似乎早在不知不觉中便被破开……

    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直至无数道紫芒从大朱吾皇身体逸散而出,才纷纷惊呼。

    他们察觉到,逸散于天地间的紫芒,正在迅速的修补着先前已经覆灭的陆地。

    “这,怎么可能……”

    无数紫芒蔓延速度极快,而所蔓延的地方,天穹逐渐愈合,汹涌的黑水重新缩于地下,露出了斑驳地表。

    枯树重新生出细小翠绿,河水逐渐澄清,巨山也在缓缓的凝聚着。

    这种情形持续了仿佛很久,又仿佛只在瞬间。

    当重新升起的朝日驱散黑暗,所有存活下来的人无一不暗自垂泪。

    做完这一切后,昊有容并未停留,牵引着大朱吾皇便要离开这里。

    “等一等……”

    “等一等。”

    两道声音分别从梅盖尔斯和吕湘的口中传出。

    二人对视一眼,而后同时奔至昊有容的面前。

    “这柄刀,可以归还给主人了。”化为人形的梅盖尔斯从腰间取下昊神佩刀递给了昊有容,然后故作轻松的说道,“别忘了告诉这个家伙,身为巨龙的梅盖尔斯已经认可了他这个兄弟。”

    昊有容挑眉一笑,“你这家伙待在这里这么久了,倒真有一点变化。”

    梅盖尔斯挠了挠头尴尬一笑。

    紧接着昊有容取下大朱吾皇手中的长剑,准备还给吕湘。

    吕湘则摇了摇头,带有几分希冀说道,“我希望这位新昊神,能够佩戴着这柄我为他打造的剑。”

    昊有容闻言,点头说道,“可以。”

    像是得到了认可,吕湘终于咧嘴笑了起来。

    “作为还礼,你可随我一同离开这里。”昊有容补充道。

    然而,吕湘却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我,就不走了,如今的我虽已非当年,却仍陷当年,倒不如一直归居此间,悟道或者消亡。”

    昊有容不置可否,点头之后,便准备带着大朱吾皇离开。

    “使者大人,”吕湘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敢问那位,还在吗?”

    昊有容背对着他,摇了摇头,说出了“身化无形”之后,便和大朱吾皇彻底消失在这方无垠的放逐之界中。

    吕湘站在原地,怅然若失。

    这里的一切人物都在迅速远去,他们或许都永远停留在脑海的某一个时刻,有可能在往后漫长的岁月中都不复相见,但回想而起,却又忽然鲜活无比。

    而这片放逐之界似乎又回到了最初创造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