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四十七章:准神神韵
    伸手用力束紧腰腹间的甲叶,以使创口减少流血量,随即大朱吾皇看向扶鸾的目光愈发冷冽。

    “是你自己了断,还是让我动手?”

    扶鸾丝毫不在意的咧嘴一笑,鲜血顺着嘴角再次涌出,“死不可怕,老夫活了数十万年,早就困乏了,但还有比死更可怕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大朱吾皇冷冷的看着他,手中逐渐凝聚紫芒。

    “比死更可怕的,是永无止境的囚禁,是漫长到近乎虚无的岁月。”扶鸾声音压抑,本来已经溃散的流云火焰,又凝聚出了薄薄的一层。

    “你说这放逐之界中没有无辜者,但你可知我就是无辜者?”

    “你就真的以为,自己所接受传承的神祇,就是善神?”扶鸾大笑,“别忘了,他可是主掌杀伐的神!是恶神!”

    “他有何种权利来主宰别人的命运?难道就只凭别人曾经犯下的错误吗?!”

    扶鸾的声音响彻在疮痍的天穹之下。

    就在大朱吾皇准备一举将其击杀时,身后的玉顷上前一步,面色悲恸的低声道,“恳请大人,将扶鸾交由我族后辈处置。”

    手掌间的紫芒退散,大朱吾皇后退半步,面色毫无波澜。

    得到默许后,玉顷垂首回头,在转身而去时,手中多出了一柄镔雪长剑。

    如今的扶鸾不过是将死之人,大朱吾皇能够察觉到扶鸾体内的生机在飞速消散,无论如何也是挡不住玉顷一击。

    这也是他为什么默认玉顷出手。

    精纯灵力幻化的匹练轻易撕裂扶鸾最后的甲胄,长剑直没心脏,剑尖从后胸贯出。

    粘稠的鲜血顺着剑刃汩汩而流,扶鸾的身躯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化着。

    此刻的玉顷老泪纵横,眼中却仍旧决然,持握长剑的手掌绽起根根青筋。

    数万万中州子民涅灭在同根同源的老祖手中,饶是如今已经将其手刃,一切也已无法挽回。

    待整柄剑刃完全没入扶鸾的胸膛,玉顷才失魂落魄的收回手掌。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死寂。

    “咳咳……”扶鸾毫不理会自己胸前的创口,只是目光柔和的看向他,“这天下之大,却非我所愿,万年前如此,今日仍旧如此。”

    “万物有始有终,今日这一剑算是还给中州万民,也算是将我们之间做个了断。”

    “从此以往,我不再和中州有半点瓜葛。”

    说到这,扶鸾看向玉顷的目光逐渐坚定,“玉顷,老夫没有错。”

    大朱吾皇的心底骤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预感,原本身形几近消散的扶鸾逐渐趋于稳定,同时从四面八方骤起层层波动涟漪。

    下一刻,混乱天穹震颤不休。

    一方巨大涡流自天穹之上缓缓凝聚,大面积龟裂纹路以涡流为中心迅速蔓延开来。

    无数道流沙般的暗质光束如同瀑布垂下,诡谲的同时又充满了瑰丽庄严的感觉。

    扶鸾负手而立,双目闭合,细小流云光斑自他破碎的战袍中浮现,攀附在其周身不停的波动着。

    而大朱吾皇早在那暗质光束垂下的同时,催动紫芒匹练瞬间将愣在原地的玉顷拉到身侧。

    玉顷面色呆滞,颤抖的手掌指向远方,“我明明,明明……”

    大朱吾皇没有说话,看向被斑驳气息围裹的扶鸾,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挥出一团紫芒。

    然而紫芒还未及至扶鸾周身,便被围拢在周围的光束瓦解。

    一旁的梅盖尔斯也察觉出不对劲来,要知道如今的大朱吾皇早已踏破主宰桎梏,距离神境也不过是临门一脚的事情。

    像他们这种主宰基本是一手指头碾死一个,即便是比主宰之上更为强大的扶鸾,也还是被有惊无险的狠锤了一顿。

    按梅盖尔斯的想法,扶鸾如今的状态,能再硬接大朱吾皇一招那就真是见鬼了。

    可真就硬接了下来,并且极为的匪夷所思。

    再加上周遭发生的异变,不得不让梅盖尔斯怀疑,这家伙在之前和大朱吾皇交手时并非使出了全力。

    就在梅盖尔斯准备提醒大朱吾皇时,一层紫芒悄然氤氲而起,将众人全都笼罩其中。

    还未等众人有所反应,那本就混乱的天穹,似乎再也承受不住某种力量的挤压,无数裂痕最终撕裂天空。

    流沙状的光束瀑布骤然倾泻而下,如同天水倒灌而下。

    天地一片极昼。

    光芒迅速将一切吞噬,消化。

    一直盘桓在巨阳宫残址不愿离去的近千众主宰,在光芒的倾泻下,尽皆化为泡影。

    而被紫芒遮蔽其中的中州修者纷纷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一种空前强大磅礴的气息席卷了整个中州,就连天穹也在这气息下被迅速吞噬。

    紫芒光罩在这气息的席卷下犹如孤海偏舟,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覆灭的危险。

    而在光罩中的一众修者面色尽皆惨白,因为他们意识是这层紫芒救了他们一命,更加意识到紫芒外的气息,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知。

    梅盖尔斯面色古怪的看向大朱吾皇,龙类敏锐的意识使得他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出这气息较之先前完全是云泥之别。

    更可怕的是这阵气息中掺杂着的阵阵灼热还在提醒着众人,扶鸾没有死!

    紫芒光罩下的众人面色各异,唯独大朱吾皇较为淡然,他只是站在原处,时不时的挥动手掌稳固光罩,看样子丝毫不担心。

    紫芒光罩外的气息如同阵阵律动的潮汐,最中心的位置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有着无数流云盘桓。

    所有人都无法透过深邃的气息去窥探最中央的位置。

    唯有大朱吾皇能够清晰的看到,那有流云盘桓的最中央,一道本该消失的身形又重新凝聚。

    随着每一阵的律动,涌动整个中州的气息便更加强盛。

    一旁的玉顷看着眼前的一幕,而后来到大朱吾皇面前,直接跪伏在地庄重道,“大人,玉顷以及中州残余弟子拜谢大人救命之恩,只是如今宗门罪人势猖,恳请大人就此离开。”

    随着玉顷下跪的,还有近千位中州修者。

    一旁的梅盖尔斯在听到这番话后暗自松了口气,他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来挽救中州的败亡,如今还要困守在此显然是不明智的抉择。

    沉思片刻,大朱吾皇点头道,“也好,你们就随我一同离开中州,暂且留在西域。”

    玉顷把身子伏的更低,“恳请大人就此离开,至于我中州弟子,就此随中州共存亡。”

    “愚蠢!”大朱吾皇沉声道,“中州已经覆灭,你们还留在这里,只不过是白白浪费了性命,有脸面对死去的同胞吗?!”

    玉顷身形一颤,而后抬头悲声道,“中州彻底覆灭,我等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世上,倒不如拼上残命,要了那罪人半条性命,也好告慰老祖。”

    大朱吾皇很想告诉他,如今的扶鸾哪怕是把全中州的人绑上,都不够其一招之势。

    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回肚中,“此事休提,趁着他还没有苏醒,我将你们送往西域。”

    玉顷坚定的摇了摇头,还想开口说话,却被大朱吾皇一把拎了起来,“难道你真的想要剩下的中州血脉断送在这里吗?白白葬送其余人的生命,你的做法和扶鸾有何区别?”

    “可扶鸾一旦活下来,我们在什么地方都活不下来了。”玉顷老泪纵横,再没有先前仙风道骨的模样。

    大朱吾皇放开玉顷,看向远处道,“你们依旧跟我离开这里,至于扶鸾,就交给我来对付。”

    玉顷听罢,再次跪伏在地,垂泪道,“玉顷此次若能活下来,定终此一生来报答大人恩情,如若玉顷身死,便乞愿来世结草衔环报答大人。”

    用气息将玉顷托起,大朱吾皇微微一笑,“你们这些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难道也相信来世吗?”

    不等玉顷回话,他轻轻一招手,更加浓郁的紫芒转瞬便将整个光罩加固,同时光罩开始携带众人迅速遁走。

    大朱吾皇从中剥离,隔着光罩看着神色焦急的梅盖尔斯说道,“去往西域的路你应该清楚,带着他们回到月神宫,说明此处情况即可,至于我,可能会晚点回去了。”

    话毕,光罩被远远推离,很快便消失在汹涌的气息中。

    “该死,这家伙什么时候能改掉擅作主张的坏毛病!”梅盖尔斯愤怒的一拳砸在光罩上。

    “大,大人他……”玉顷颤声道。

    “眼下只能尽快赶往西域,我相信他会像之前那样碾压那个该死的家伙。”梅盖尔斯沉声道,眼中多出了几分担忧。

    律动的气息逐渐趋于平稳,大朱吾皇站在虚空之中,浮游在周身的气息仿佛炽热的火焰,不断的在与紫芒争斗着。

    “我倒要看看,你是虚张声势,还是已经到达了那个境界。”

    将体内奔涌的气息调动至巅峰后,大朱吾皇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奔掠至灼热气息的最中央。

    紫芒轻易撕裂充斥了整个天地间的灼热气息,去势不减的向前刺去。

    大朱吾皇没有留手,全力催动体内紫芒,他知道这一击如果不能将其重创,接下来便很难有机会。

    紫芒匹练如同惊龙奔掠,没有任何阻挡的撞上了那逐渐具象化的身形。

    一切都仿佛静止,而后像是琉璃破碎,由远及近的发出脆响。

    而后流云般的涌动芒晕逐渐退散,露出了一道熟悉的身形。

    此刻的扶鸾,通体氤氲出一层赤红芒影。

    一身火红束甲如同流淌着的岩浆,重新凝聚而成的甲叶上跳动的流云火焰灵动异常。

    而他散落肩后的黑发不知在何时变为了赤红色,连带着双眸都闪射出浓重的火芒。

    扶鸾仿佛是从烈火炼狱中走出来的,以至于他的身形在出现的刹那,空气都开始剧烈的燃烧起来。

    无数细小火焰在他背后生出,依据空气迅速攀附占领每一寸天穹,既像是深埋地底的巨树根系,又像是由嶙峋瘦骨组成的羽翼。

    唯有那柄被紧握在手中的长刀,依旧是黑色的。

    看着几乎与破碎的天穹融为一体的扶鸾,大朱吾皇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此刻的扶鸾,像是降临人世的神祇,只是远远的投来一瞥,便仿佛万钧重锤砸下。

    这对于大朱吾皇来说,的确是最坏的结果,即使在先前他就猜测到扶鸾很有可能已经感悟到神力层次,但还是没有料想到,扶鸾能够掌握到完整的神韵。

    如果说已经融合了昊神几分神魂的大朱吾皇,相当于一脚踏入神境的伪神,那么如今的扶鸾,便是拥有完整神韵的准神。

    虽一字之差,却如隔山隔海。

    而几乎占据了整个天穹的扶鸾,在此刻毫无波动的双目看向了大朱吾皇。

    凝如实质的万钧威压力压而下,却据大朱吾皇身前十余米处停滞不前。

    紫芒顺势而起,堪堪与那威压成割据之势。

    不过数十息,紫芒便覆灭威压。

    与扶鸾对视的大朱吾皇不着痕迹的探出一阵灼热的鼻息。

    看似轻松写意,实则大朱吾皇已经苦不堪言。

    仅仅是投射而来的威势,便拥有如此大的力量,居然能够顺着紫芒在大朱吾皇的经络中翻滚灼烧起来。

    如果不是身穿千叶甲,恐怕身上的衣物也难以留存半件。

    “这老东西难不成是在羞辱我?”迅速掐灭体内残存气息,大朱吾皇的面色逐渐冰冷起来。

    “我可还没有跟神灵真正的交过手,今日我便要试试你几斤几两。”大朱吾皇低喝一声,周身瞬间凝结出层层紫芒,而后冲向扶鸾。

    手掌抬起,层层赤云结界便浮现在扶鸾身前,然而这些在大朱吾皇面前却像是纸糊的一般,被迅速击碎。

    当最后一层结界被击碎,扶鸾再次抬起手臂,抵挡住奔掠紫芒。

    二者相撞,暗质的殉爆直接撕裂交击点,携卷巨量的紫芒与赤云散射开来。

    殉爆所产生的极光在一瞬间遮蔽了一切,很快又暗淡了下去。

    在这场冲击下,大朱吾皇直接倒飞出数十丈远,而扶鸾的身形却悄然悄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