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四十二章:伪神之境
    下一刻,一道紫芒光柱骤然破开巨殿天顶,如同惊龙潜升般直抵天穹涡流之中。

    冲天紫芒自交汇处氤氲迸发,迅速逸散于空中。

    即使连日光也被紫芒所遮蔽,放眼望去整个西域的天景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为首的年长者在观看到这一幕后面色巨变,先前的淡定从容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磅礴气息鼓动长袍猎猎。

    “大人,这里危险,还请移步。”年长者转身满脸紧张的说道,同时在他的身前浮现出一道繁文密布的六边形,颇似盾牌。

    伽利叶面色依旧平静,仿佛没有焦距的眼睛,无声的注视着搅动天穹紫芒的巨殿。

    “你觉得,这股气息强大到连我都掌控不了了吗?”伽利叶的声音响起。

    年长者一愣,很快便意识到了什么,连连摇头,“大人乃是神祇,区区一个主宰怎么可能伤了大人分毫。”

    伽利叶不再说话,毫无波动的眼睛中却罕见的浮现一抹希冀。

    年长者看见伽利叶眼中的变化,原本就些许慌乱的心里变得更加难以镇定。

    “那家伙,该不会真到了那种层次吧?”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心中所想,以巨殿为中心,天顶涡流中猛的降下巨量紫芒。

    冲天紫意盎然,不过是瞬间整座巨殿的便支离破碎。

    紫芒携带金石四散迸飞,同时地面绽出道道深邃沟壑。

    年长者面色巨变,连同身侧一众二三十人,一同释放出磅礴气息。

    一道道繁文密布的月白色六边形圆盾浮现在每个人的身前,共同抵御那即将席卷天地的恐怖气息。

    被紫芒所包裹携带巨大威势的巨殿碎石,如同奔海倾涌,奔掠至每个角落。

    年长者的面色变了数变,抵御在身前的六边形圆盾最终扩增了数倍。

    二者相撞,紫芒碎石击打在圆盾上激起层层波动涟漪,所有的月袍人在这场冲击下同时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而每一扇圆盾几乎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来。

    仅仅是一瞬间,那从巨殿散发出的冲天芒气便将队形冲散开来,以年长者为中心的几人仍旧在苦苦支撑。

    紫芒碎石不断撞击在圆盾上,最开始的波动涟漪也变作撕裂状的创口。

    看着身前密布裂痕的圆盾,年长者眼中浮现出复杂以及难以名状的神色。

    作为月神信徒的自己,潜心冲击近十万载,也仅仅是突破主宰之上更进一步。

    可眼下那藏身于月神殿中的家伙所散发出的气息,竟是他究其一生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可那个家伙才多大年纪,根骨的年纪甚至连三十岁都未曾到达,自己在他这个年纪还苦苦挣扎在筑基阶段。

    怎么可能有人以如此年纪便抵达那一境界?!

    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即便……你小子成了神,我也要看看和你之间的差距。”年长者的眼神愈发坚定,覆在身前的圆盾再次凝实。

    然而下一刻,无数月白色丝线如同藤蔓一般朝四野蔓生,眨眼便形成一方巨大到与天接壤的六边形圆盾。

    紫芒碎石在空中划出道道尾焰,而后尽数轰击在圆盾之上。

    大地震颤不休,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月白色丝线自地面蔓生,将破碎的巨殿完全包裹其中。

    伽利叶端坐在王座之上,抬起的左手指尖泛起一层莹润的光泽。

    得到庇护的一众月袍人全都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唯独年长者满脸落寞之色。

    这场堪称浩劫的场景一直持续了近一柱香的时间,直至天顶最中央的涡流不再降下紫芒,一切才归于平静。

    指尖芒色散去,如同囚笼般笼罩天地的细线归于地面,众人才得以窥见内部面貌。

    月神殿连带着近十座通天楼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堆积成山的废土,以及巨殿正央被一方积满混水的深坑所代替。

    “将他给带过来,”伽利叶淡声说道,“要活的。”

    年长者应声而动,就在此时地面轻颤,不远处深坑忽然高高激起一道数十丈高的水柱。

    而水柱很快退散,一道身影从中浮现,随后便一头坠入了废土之中。

    年长者迅速掠了过去,手掌一划便拨开两侧废土,将那道身形给拖拽了出来。

    只不过在看清眼前身形的情况后,他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是落回肚中。

    不知在什么时候换了一身黑紫千叶甲的大朱吾皇昏睡不醒,逸散在体外的灵力孱弱无比,但同时一层紫色芒影覆盖在其周身。

    他再清楚不过,那层若有若无却凝如实质的芒影,只有在同为神祇的伽利叶身上出现过。

    轻叹一声后,年长者揽着大朱吾皇来到伽利叶面前,“大人,人无恙,只是气息有些孱弱。”

    伽利叶从王座走下,来到被平躺放置的大朱吾皇身前,平静的双眼中罕见有了些难以察觉的波动。

    看着那早已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黑紫千叶甲,她的嘴角扬起一抹温润笑意。

    “嗬……”

    一道倒抽冷气声响起,正处于昏迷中的大朱吾皇猛的坐了起来。

    紧接着他足无措的摸着胸前,圆睁着双眼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没死?”

    “没死,还活的好好的。”伽利叶说道,声音不再淡漠。

    得到肯定后,大朱吾皇才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我以为自己真被昊大哥捅死了。”

    “他,跟你说了什么吗?”伽利叶问询道。

    “说了什么……”大朱吾皇重复一遍,回想片刻后便摇了摇头,“他根本没跟我说话,从头到尾都在摁着我传输气息。”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掌,体内本源便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

    紫色的芒晕至经络中升腾,转瞬便完全覆盖至每一寸肌肤,连带着周身的千叶甲,都散射出一层特殊色泽。

    伴随着经络中奔涌的紫芒,猩红的本源以及灵力最终消散。

    即使大朱吾皇再不明白,他也清楚的记得,这种芒晕只在昊神的身上出现过。

    “难,难道我已经成神了?”内心的激动使得他开始口干舌燥起来,然而接下来伽利叶的一句话如同一桶冷水浇了过来。

    “愚蠢,你只不过空有神祇之位,却没有相匹配实力的平庸之人罢了!”伽利叶冷声说道,“即使是现在的你,仍旧是蝼蚁。”

    听完这一番话之后,大朱吾皇非但没有难过,反而愈发兴奋起来,要不是怕伽利叶一个不爽把自己给碾死,恐怕当即要弹起来。

    先前的他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突破主宰之上,达到了另一个境界,可这个境界是什么并不清楚。

    直到伽利叶开口道出境界,才让大朱吾皇悬着的一颗心彻底落回了肚中。

    而大朱吾皇之所以这么兴奋,纯粹是因为成就神祇之位,才算是得到了昊神的真正认可。

    至于相匹配的实力,反而是最简单的,他只需要稳如老狗般依次度过接下来的几个世界……

    便是昊神。

    想到此,大朱吾皇忍不住嘿嘿傻笑起来。

    伽利叶一皱眉,隔空一击便将其抽飞了出去,“做神便要有个做神的样子!”

    迅速起身,大朱吾皇尴尬一笑,“对不住,没收住心情。”

    伽利叶看了他一眼,又恢复先前的声调,“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找到那个夺走佩刀的人。”大朱吾皇沉声说道,“不论怎样,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因我而起,自然要因我结束。”

    正当伽利叶准备开口时,不远处空间泛起一层波动涟漪,三位月袍人依次掠出,快步来到伽利叶面前,俯身说道,“大人,下属在城外截下一位要硬闯防城的主宰……”

    不等他说完,一旁的年长者便粗暴打断,“你们难道听不懂命令吗?凡是闯入域中的任何人,一律覆灭!”

    “可,那人说,一旦杀掉他,西域将会加快覆灭的脚步,”月袍人欲言又止,“而且大人应该也认识他。”

    年长者没有说话,而是看向端坐在王座上的伽利叶。

    “严格来说,我并不属于西域中的任何一个职位,这种事情也只能由掌权者来决策,如果连这件事都处理不好,西域就此覆灭,也是必然的结果。”

    在说完这一番话之后,伽利叶的身形便消散于空中。

    躬身送走伽利叶后,年长者沉声说道,“把那家伙给带过来!”

    ……

    “你们没有杀我,绝对是最正确不过的选择,我可不像那些没有头脑的莽夫一样只会喊打喊杀,我脑袋中的消息绝对值我这一条小命……”

    还没见到来者,便传来一阵再熟悉不过的琐碎声音。

    穿着一身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破烂衫服的梅盖尔斯,被数个月袍人拖拽着,朝众人这里走来。

    待真正看清来者后,大朱吾皇忍不住惊呼出声,“梅盖尔斯?”

    正在贫嘴的梅盖尔斯一愣,随即兴奋道,“你这家伙果然没死!老子就知道你会在西域!”

    强行打断两人即将开始的叙旧,年长者阴沉着一张脸,快步来到他面前,一把将其拎起,“小虫子,明知道这里不欢迎你还要硬闯进来,你是嫌命长了吗?”

    “不不,我可没嫌命长,我之所以硬闯这里,除了要找我兄弟之外,”梅盖尔斯用下巴朝大朱吾皇努了努,继续道,“还要警告你们,如果再不做出行动,下个陷落的,可就是你们西域了。”

    “如果接下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就先把你的舌头给拔出来。”年长者冷喝道,随即便松开了他。

    大朱吾皇趁机快步来到梅盖尔斯身前,咧嘴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还以为咱俩再也见不到了呢。”

    “我自然有办法知道你在什么地方,看样子你在这里混的还不错。”梅盖尔斯双眼放光的看着他身上穿着的黑紫千叶甲,“天啊,这玩意肯定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

    拍掉梅盖尔斯伸过来的手掌,大朱吾皇低声说道,“你要是再没个正形,那家伙可就真要把你的舌头给拔出来了。”

    经这么一提点,梅盖尔斯瞥到即将处于爆发边缘的年长者,急忙正色道,“说,当然说。”

    “西域,现在已经到了即将覆灭的边缘。”

    一句话便让年长者的怒火散去了大半,同时眉头紧皱的盯着梅盖尔斯,似乎在验证这句话的真假。

    顿了顿,梅盖尔斯将目光停在了大朱吾皇的身上,“米尔并没有死,并且你的那柄佩刀现在在她的手上。”

    大朱吾皇心头一沉,他丝毫不怀疑梅盖尔斯话里的真实性,北域天空之城的那一战便足以说明一切。

    而眼下这两个最坏的结果都已出现。

    梅盖尔斯继续说道,“虽然西域现在仍旧安全,但那也仅仅只是暂时的,北域就是前车之鉴。”

    “米尔虽然已经陷入疯狂,但她还有着最基本的判断能力,想要以最快速度毁掉枢石,当然是从最弱者下手,南域之后便是她的下一个目标。”

    “而南域一破,距离西域的覆灭自然也就不远了。”

    年长者冷笑一声,“可笑,你就真的以为仅凭一个主宰就能毁掉一方枢石?”

    梅盖尔斯耸耸肩,“主宰自然不算什么,可她手里的那把刀是昊神手中的佩刀,切碎枢石再轻易不过。”

    年长者一怔,待看到一旁讪笑着的大朱吾皇后,才明白过来北域为何会陷落的如此轻易。

    就在这时,原本还晴日高照的天空猛的一暗,层次分布的云层尽数往同一个方向倾泻而去。

    同时,地心深处开始震颤不休。

    所有人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同一个位置。

    无数裂痕凭空出现在天穹之上,呈羽翼状的暗物质如同河海倒灌一般,尽数陷落至地面。

    四周空间依次泛起数层涟漪,足有数十位月袍人满脸慌张的出现。

    “大人,南域已经开始陷落了。”

    年长者面色一变,手掌悄然凝握成拳。

    “没想到这么快,”梅盖尔斯剑眉一挑,“看来这数十万年的约束已经让那群家伙彻底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