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四十章:邪恶月神 伽利叶
    难以形容的庞大气息仿佛形成了一道道铁链捆压而来,直接将一切退路封闭。

    阿香巨大的身躯霎时横亘在大朱吾皇的面前,如同琉璃乌石的瞳孔中毫无惧意。

    索多面无血色,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想要跪伏在地,但他还是强撑着不让自己跪下。

    倒是一旁断了双臂的大朱吾皇泰然自若,在无形中给了索多一种安全感。

    而面对一众丝毫不弱于自己的白袍人,大朱吾皇的思绪飞快转动,他有些搞不明白,明明自己这一行人只是来逃命的,怎么会引发出这么大的阵仗。

    自己本身在之前的北域便受到了重创,双臂更是被米尔搞成了粉碎性骨折,状态可以说是被拉至最低,要不是提前催动了生生不息吊命,恐怕现在是活是死还是两说。

    迅速在脑袋里过了一遍,大朱吾皇最先排除了遁逃。

    既然遁逃不成,就只有和谈这一项了。

    看着渐渐逼近的一众白袍人,大朱吾皇断然开口,“诸位请等一等!”

    脚步不停。

    大朱吾皇面色一僵,赶忙说道,“喂喂,不能一上来就喊打喊杀对不对,我们都是好人啊。”

    正前方的一位略微年长的月袍人顿了一顿,眼神逐渐锋锐,“凡是北域之人,尽数诛灭。”

    “嘶……”大朱吾皇倒抽一口冷气,而后忍痛甩着软趴趴的手臂,“误会,误会了,我们都不是来自北域。”

    年长者目光一凝,“何以证明?”

    抱着侥幸心理,大朱吾皇迅速从怀中掏出一捧刻有梅盖尔斯头像的金币,“梅盖尔斯你们认识吧?我们两个是朋友,这一次来北域纯粹是……”

    越说下去,大朱吾皇的声音越小,到最后干脆直接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原本已经准备听他讲话的年长者,在听到梅盖尔斯的名字后,眼中的杀气陡自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大朱吾皇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误会……”

    “误会?!”年长者眉头一挑,瞬间来到他面前,眼中杀气弥漫,“那家伙偷走了王主的冠石,死不足惜,告诉我那个家伙在什么地方!”

    “呃,准确的来说,我们在北域时就已经失去联系了,你也应该看到北域现在的模样了,找到梅盖尔斯无异于登天。”大朱吾皇缓声说道,又重复了一句,“我们都是好人。”

    年长者瞪了他一眼,旋即将目光投向已经支离破碎的远方。

    未知的物质肆无忌惮割裂每一寸天空,大地被黑水吞噬淹没,北域的一切都泯灭的彻彻底底。

    眼眸深处的心有余悸转瞬消失,年长者将目光重新停留在大朱吾皇身上,颇有些意味深长的诘问道,“北域的遭遇,会不会跟你有着关系。”

    “怎么可能,”大朱吾皇面色平静,“就凭我这点实力,想要揽动北域都要掂量掂量,更何况是毁灭整个北域。”

    年长者冷笑一声,随即一挥袍袖,“全都押到王主那里!”

    不等大朱吾皇松上一口气,五六道浑厚气息凝成的链条掠了过来,像是捆猪一样将大朱吾皇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阿香和索多自然也不例外,同样被束住手脚,随着一众白袍人朝前方飞掠而去。

    或许是得益于丹田中两座莲台的作用,本源之力源源不断的修复着两条断臂,以及身体上大小不一的创口。

    手脚被捆住任由拖拽的大朱吾皇,已经能够感受到手掌回返的触觉。

    而他先前担心会因此落下残疾的心也算是落回了肚子里。

    趁此机会,透过云层大朱吾皇开始观察下方的建筑分布。

    让大朱吾皇有些惊讶的是,原本他以为西域的城市建筑,会像北域那样到处都以高耸城堡为主,但映入眼帘的却是数不尽的碧瓦朱甍。

    典雅阁楼交错点缀,颇有种恢弘华丽的意味。

    但还不等他继续观察时,一块黑布兜住了他的脑袋。

    “我靠,你们捆就捆吧,还把老子的脑袋裹住,就不怕闷死吗?还有没有天理了……”

    愤懑声响彻四野,很快一切又归于平静。

    当身上的束缚莫名消失后,大朱吾皇迅速用僵硬的手臂扯掉了脑袋上的黑布,得以看清眼下。

    此刻的他,身处一座巨殿之中,整座巨殿以暗色调为主,森冷之意仿佛从四面八方渗出,使得大朱吾皇不得不释放本源抵抗。

    略微驱散一些不适感之后,大朱吾皇才继续打量着。

    干净的几乎能照出人影的暗色地板,一直延伸到极远的位置,再往前便是九尺步阶。

    在步阶之上,矗立着一方不知由什么材质构筑而成的黑王座。

    用来支撑巨殿的柱石整整有六根,分别位列两侧,且每一根柱石之上都阴刻着大量镌印。

    且镌印沟壑中用月白色颜料填充,在冲击眼睛的同时,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沉冷诡异之感。

    顺着那柱石上的镌印,大朱吾皇下意识的看向了穹顶。

    月白色颜料线条从柱石间的沟壑一直延伸向巨殿穹顶,彻底描绘出一幅巨大而又森然的画卷。

    尸体,无数的尸体交错覆盖,残肢短剑碎甲随着数之不尽的尸体一直蔓延至远方,白色的鲜血如同潺潺的溪流覆盖了整幅画卷。

    完全为月白色的画卷上,却在最中央,也就是尸体交叠的最顶端,坐着一道混黑的纤细身影。

    那被漆黑面罩遮蔽的只剩下一双深邃眼眸中,凝如实质的邪恶杀意仿佛透过画卷直刺向大朱吾皇。

    倒吸一口冷气,大朱吾皇脚步慌乱的向后撤去。

    空中泛起一阵涟漪,止住了他后退的身形。

    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冰凉的手掌抵在了大朱吾皇的脖颈上。

    “嘶……凉。”无意识的脱口而出后,大朱吾皇便十分自觉的闭上了嘴。

    虽然不能回头,但他也能猜个大概。

    能够在这里悄然出现,又行走自如的,恐怕就是这座巨殿的王主了。

    并且看眼下的局面,这位王主并没有想要立刻杀死他的打算。

    时间点滴流逝,大朱吾皇依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立在原地,而他背后的那位王主似乎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

    要不是脖子上传来的清晰触感,大朱吾皇甚至怀疑是不是自身的幻觉。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一道丝毫没有掺杂任何感情的冰冷声音悄然响起。

    “你终于来了。”

    大朱吾皇一头雾水,有些忐忑的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自然。”

    在说出这两个字后,大朱吾皇脖颈上的凉意消失,紧接着一道身着黑氅的身影错过大朱吾皇,缓步朝殿中央踱去。

    长长黑氅拖至地面,将这位王主的身形完全掩盖,如同黑瀑般的长发被一根灰白色的束带松散束起,自然而然的垂落在氅领。

    大朱吾皇不知觉的咽了咽喉头,即使没有看见正脸,却在刚在错身而过的时候,瞥见了这位王主的惊鸿一面。

    多少让大朱吾皇有些惊讶的,是这位王主,会是一个女人,相当美的女人。

    美的不可方物这个颇有意境的形容,对于大朱吾皇这位词汇量近乎没有的家伙来说,是唯一能够想象出来的极好词汇。

    “随我来。”

    简单的三个字将大朱吾皇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出来。

    应诺之后,他快步跟在了她的身后。

    王主淡声开口,语气中依旧不带任何感情,“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不足半月。”大朱吾皇回道。

    “不足半月就将北域尽数毁灭,你倒是有一些手段。”她的声音听起来不知是讥讽还是赞叹。

    大朱吾皇一时有些尴尬,但并未说话。

    虽然北域并非断送在他手上,却也跟他脱不开关系,与其拽着这一点和王主争辩,倒不如听听她接下来的话音。

    顿了一会,王主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想,以你现在的速度,应该很快就能完成他交给你的任务了吧?”

    大朱吾皇一愣,眼中的震惊和慌乱很快被掩盖下去,仍旧保持沉默。

    “回答我!”

    一声带有严厉意味的声音回响在巨殿之中,随即王主转身,正对向大朱吾皇。

    当脑袋里乱成一团的大朱吾皇,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一道逆血差点从鼻腔里窜了出来。

    被黑氅包裹着的身材彻底暴露在他的眼中,虽然重要部位被薄如蝉翼的纱衣遮蔽。

    但劲爆到堪称火辣的身材,还是在大朱吾皇的脑海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看着眼前这货的眼神从黯淡到骤然发亮,王主的脸上泛起一抹冷笑,随后她淡声说道,“凡是敢直视我的人都死在了我的手里,你就是下一个。”

    打了个冷颤,大朱吾皇赶忙收回视线,干巴巴一笑,“失态,失态。”

    不理会他是失态还是原形毕露,王主继续道,“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问题?什么问题?”大朱吾皇一脸疑惑。

    接下来,回应他的是脖颈间刺骨的冰寒,王主直接箍住他的脖颈将他给拎了起来。

    感受着阵阵窒息,大朱吾皇还是硬挺着说道,“我,真的不知道……”

    手掌逐渐收拢,原本面色平静的王主,逐渐咬牙切齿,“告诉我,是不是昊神那个家伙让你来的!”

    暗自运起的生生不息直接被掐灭,连带着体内的高速运转的本源都被原路震慑进了丹田中,大朱吾皇甚至能够感受到本源之力拟人化的瑟瑟发抖起来!

    完全没了防身手段的大朱吾皇像是一只鹌鹑,只能任由人宰割。

    同时他心中的震惊甚至高过恐慌,面前的这个女人不仅将大朱吾皇来到这里的原因给猜了出来,甚至连昊神的名号都说了出来!

    迅速在脑海中挣扎一番之后,大朱吾皇开口说道,“是!”

    复杂的神色从她眼中流露,既有难以置信,又有释然以及遮掩不住的高兴。

    在大朱吾皇快要断气时,她才想起了什么,松开了手掌。

    瘫倒在地的大朱吾皇连连鲸吸几口空气,才勉强止住晕厥的迹象。

    在得到了确定之后,王主的脸上开始有了变化,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淡漠。

    “小家伙,”王主蹲下身形,身上的黑氅自然遮蔽了她的身体,“你真的要毁掉这里?”

    用力咳嗽几声,大朱吾皇看着眼前柔美之至的面颊,满腹的怨言最终消失,“我可没说过要毁灭一切。”

    “那北域的覆灭是怎么回事?”

    沉默片刻,大朱吾皇便将之前发生在北域的事情尽数讲给了她听。

    “这就是北域为什么完全覆灭的原因。”大朱吾皇结尾说道,“并非我的意思。”

    听完事情始末,王主的面色沉冷无比,“一群该死的蠢货,当年我就应该一个个的碾死他们!”

    对于面前这位王主说出的大话,大朱吾皇并未在内心嘲笑,反而相当确信她的话。

    从她轻描淡写的说出昊神名号,以及轻易压灭大朱吾皇所释放出的本源来看,实力便绝对压过一众主宰。

    大朱吾皇总感觉这位王主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平复心情之后,王主又看向他,询问道,“那你的意思呢,毁灭还是拯救这里。”

    “目前看来,两个都不可能了。”大朱吾皇苦笑道,“佩刀不在我的手中便谈不上毁灭这里,至于拯救,更无从谈起,如今的我可还是逃难来到这里的。”

    王主站起身,看着他的眼眸中依旧平静,“我是说,如果你有这个能力呢?”

    “如果,我有这个能力,那还是选择拯救吧。”

    得到了答案的王主,罕见的露出一丝笑意,她缓缓转过身子,踱步走向殿门。

    月白色的光束照耀在她的周身,周围的一起仿佛都暗淡了下来。

    “小家伙,记住我的名字,伽利叶。”

    “当然你也可以和别人一样,叫我月神。”

    一切声响都在大朱吾皇的脑海中迅速消退,唯有这两个名称在不断的回响,“月神,伽利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