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三十九章:月境西域
    塞怒一把揪住加德的衣领,“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是只是猜测,谁也不知道会是这种后果。”加德摇头说道,“北域如今陷落,造成伤亡无数,我们也再不能回头。”

    松开加德,塞怒面沉如水,“一群蝼蚁,死就死了,只要我们把那柄刀夺下,何愁离不开这里!”

    加德欲言又止,“可那把刀又被梅盖尔斯夺了回去……”

    转眼看向阻挡在面前的梅盖尔斯,塞怒沉声说道,“现在梅盖尔斯,把刀给我,我饶你一命,否则的话。”

    “否则又怎么样,”梅盖尔斯一脸戏谑表情,“就凭你们两个?”

    下一刻,自塞怒身后的残垣断壁中掠出七八道身着宽大黑袍者,极为庞大的气息卷动周身黑袍猎猎。

    并且仍旧有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朝四面八方围堵而来。

    塞怒狞然一笑,“现在,可就不止两个人了!”

    眼中的戏谑消失,看着围堵在四周越来越多的身影,梅盖尔斯知道,自己今天有麻烦了。

    这时,窝在梅盖尔斯脚边的坦丁低声惊呼,“哦,老天,难不成这些家伙全是冲着你来的?”

    “什么叫冲着我来的?”梅盖尔斯不满的踢了坦丁一脚,“别忘了,你可还在我身边,要冲也是冲我们两个来的。”

    “该死,这笔交易我亏大了!”坦丁愤然。

    “我可不会坑老朋友,”梅盖尔斯撇嘴道,随即伸手一指塞怒的脑袋,“这家伙的眼睛怎么样,给你用效果绝对一级棒!”

    坦丁眼睛一亮,“完全同意,他的眼睛我要定了。”

    看着面前的两个家伙旁若无人的交谈,更扬言挖掉自己的眼睛,塞怒只觉得一口逆血差点喷了出来。

    “给我弄死这两个蠢货!”

    话音落下,围拢在周围的黑袍者迅速向中间逼近。

    梅盖尔斯低头看向坦丁,“老伙计,待会千万别托老子的后腿。”

    “你这家伙,这些年混的可真够差的,一听说要干你,所有人居然都没有丝毫犹豫。”坦丁撇嘴说道。

    同时他的身形急剧增大,不过是瞬间便幻化成一座完全由沙石凝聚而成的巨人。

    紧接着数以千百计的黑袍者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围拢而来。

    下一刻,一道足以撕裂耳膜的龙吼声震彻。

    巨大的双翼携裹金芒自梅盖尔斯后背迅猛张开,金棕色的软发在逸散金芒的笼罩下,散发出一种神圣的光泽。

    足以毁灭一切的气息激荡在一起,成为了天空之城最后一道催命符,加快了崩塌瓦解的速度。

    天空之城中的种族居民自然最先涅灭。

    漫天碎石挟裹着属于主宰之上恐怖的能量,不过是瞬间便将整个北域的天空撕碎。

    飘絮状的黑色涅灭物质随之降临了整个北域大地。

    作物丰饶的地面龟裂下陷,连接无尽海域的广阔茯苓河域河床崩塌,呈现出漆黑如墨色的洪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着每一块土地。

    就连宏伟的城市以及各个种族居民都在这场灾难之下分崩离析。

    然而在早已陨灭的天空之城下,却仍有一整块尚且完好的领土。

    站在街道上的每一位居民都是绝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即便他们每一位的祖先曾经都是最为强大的主宰,但这并不能改变眼下的局面,血脉的延续对于主宰来说并不重要。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身消亡,无力改变。

    而在这数以百万计等死的人群中,自然也有不甘于此,奋力搏命的家伙。

    离北域最近的疆土,成为了他们心中的最后一线希冀。

    摇摇欲坠的地面城镇中宛如末日场景,从裂缝深处流淌出的黑水迅速吞噬着一切活物。

    刚奋力逃出城镇的索多,此刻正扶着断墙大口的喘着粗气。

    之前被人救下一命并且安顿在城中养了几天伤后,如今的他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原本打算择日再回到天空之城就职的索多,此刻看着即将坠入毁灭的北域,禁不住脸色苍白。

    对于他这种实力远不够强大的人类来说,仅仅只是主宰之上的余波,碾死他们也不会比蚂蚁难上几分。

    略微按捺住狂跳的心脏,索多在默默祈祷了一句老天保佑后,便准备拔腿狂奔。

    就在此时,一抹淡金色芒影出现在索多的余光中,而后携带巨大势能一头栽在了他正前方的废墟之中。

    碎石四起,索多护住头部原地蹲了下来。

    在等待片刻后,才朝正前方看去。

    这一看之下,忍不住惊呼出声,“恩人!”

    金芒缓缓消散,一袭破碎黑袍的大朱吾皇满身血迹的仰躺在地,双目紧闭似已昏迷多时。

    见状,索多再不敢耽搁,迅速奔到大朱吾皇面前,将他给抱了起来。

    “恩人,恩人?”索多晃了晃怀里的身形,又用手掌探了谈鼻息,发现还有进气后,才松了口气。

    “这是怎么搞得,两条手臂都断了……”索多紧张的看着大朱吾皇,想捂住他的伤口,又发现浑身上下的伤口多的几乎无从下手。

    就在这时,索多只觉得身后一身彻寒,紧接着自己就被一阵巨力踹飞了出去。

    一身泥泞狼狈不堪的米尔,脸上再也没有先前绝美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快要溢出表情的癫狂和阴狠。

    一脚踹飞索多之后,米尔摇摇晃晃的走向大朱吾皇,看着掉落在一旁的漆黑长刀,压制不住的欲望促使她忘却了危机。

    大朱吾皇怀中一直处于沉睡的阿香缓缓苏醒,在看到眼前的人时,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最为迅猛的攻击。

    长达二十米的身躯,几乎是在一瞬间将米尔撞飞出去,同时从阿香体内散发出来的混黑气息将大朱吾皇包裹起来。

    然而下一刻,米尔那鬼魅般的身形凭空浮现在阿香头顶,同时一拳轰下。

    阿香哀鸣一声,如同小山一般的身体重重砸在地面。

    米尔来势不减,包裹气息的手掌随之割开阿香的气息,便要夺走昊神佩刀,但随之而来的一道漆黑巨影掠至,直接将其甩飞数十米远。

    一击即中后,阿香收回尾巴,同时身形缩小至六七米,悍然扑向米尔。

    原本已经成就主宰之上的米尔可以轻易制服阿香,但在天空之城的一战,几乎快要被坦丁废掉了半条命,以至于现在和阿香处于胶着中。

    咳出一口鲜血的索多艰难起身,面色惊惧的看了看不远百米外的战斗,随即起身奔向大朱吾皇。

    “轰隆!”

    一声声地心断裂的沉响自脚下响彻,同时裂痕以更加迅疾的速度遍布整个大地。

    索多心里清楚,当裂痕彻底遍布时,北域便会完全陷落。

    想到此,索多再不敢停顿,看了一眼仍处于昏迷中的大朱吾皇,没有丝毫犹豫的托在背后,又拎起地上的昊神佩刀,便准备遁逃。

    正和阿香鏖战中的米尔察觉到这一幕之后,直接出手轰向索多。

    凌厉气息直接轰在大朱吾皇后背,索多受力不住就此摔了个狗吃屎。

    米尔见状,甩脱阿香攻势,奋力奔向索多所在的位置。

    “把刀给我!”米尔嘶吼出声,面色狰狞。

    而勉强翻过身子的索多则下意识的抱紧长刀。

    一张巨嘴直接拦腰截住米尔,而后死死往后拖拽。

    看着距离自己脑袋只有一寸不到的手掌,索多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这时,被压在身下的大朱吾皇忽然发出微弱的声音,“用,刀……”

    惊慌失措之下,索多没有迟疑,直接抽出长刀捅进了面前这个女人的心口里。

    整柄没入。

    本来还反抗激烈的米尔像是被拔掉电池的娃娃一样,动作陡自停止,眼神逐渐失去神色。

    直到确认口中的身形再没了动静,阿香才将已经死去的米尔丢弃在地面巨大的沟壑之中。

    惊魂未定的索多后退两步,一脚踩在了大朱吾皇的断臂上。

    痛呼一声之后,大朱吾皇再次晕了过去。

    索多满脸歉意,正准备再次背起他时,一旁的阿香抢先一步将大朱吾皇拎在背上。

    呈现出琥珀色的巨大眼瞳,紧紧的盯了一阵索多之后,阿香仰头叼起索多扔在了背上。

    低低惊呼一声之后,索多抱紧身下坚实的背部,再不敢睁眼。

    羽翼遮蔽天日,巨大的身形开始离开即将涅灭的地表,前往茫然的未知地域中。

    当粘稠如墨的黑水最终吞噬每一寸地表时,整座北域最终完全陷落。

    目之所及的一切,尽皆是虚无的黑暗。

    而在一望无际的黑水之中,慢慢滋生出一道小小的涡流。

    ……

    这是索多第一次离开地面,窜梭在云层之中。

    内心中的恐惧最终被兴奋和好奇所代替。

    触手可及的云层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柔软,就像是掺杂着冰粒的棉絮,虚无却有实质。

    他想兴奋的吼叫一番,又意识到身下的大家伙后,紧紧的闭上了嘴。

    看着身后涅灭成虚无的一切,他不禁打了个冷颤,除了那些主宰老爷们,或许他是唯一一个逃离了北域的人类。

    看看了身侧仍处于昏迷中的大朱吾皇,索多神色复杂,最终还是伸出手开始为其包扎伤口。

    当破碎的天空云层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的月光云层时,索多抬起头有些担忧的看着前方。

    在阿香的带领下,他们进入到了最为神秘的西域。

    相较于北域的开放,中州的繁华来说,西域是整个放逐之界最为神秘的地界,其余四域的人类对此知之甚少,也鲜有人踏足这片地域。

    甚至连主宰之间的争夺战争,也根本毫不波及此地。

    整个西域或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真正的放逐之界。

    相传凡是踏入西域疆土中的任何一人,只会有两种选择,一是臣服王主,二便是死,没有例外,包括主宰。

    对于这些不知何处的传闻,索多依旧保持敬畏,此时的他甚至已经在考虑该以何种姿态臣服了。

    当然这种想法才在脑海中升起片刻,便被一声痛哼打断。

    一直处于昏迷之中的大朱吾皇悠悠转醒,茫然的看着四周。

    “恩人,你终于醒了。”索多高兴的将大朱吾皇扶起,“我以为你还要再睡上一段时间呢。”

    看着面前熟悉的面颊,大朱吾皇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这家伙正是之前自己在北域荒丘中救下的那个守卫军队长。

    “我记得你,”大朱吾皇点头肯定,“不过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北域的情况怎么样了?”

    索多难过道,“情况不太好,整个北域被一种神秘力量所吞噬,一切都毁于一旦。”

    尽管已经料到米尔击碎枢石会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但大朱吾皇万万没想到,这个后果会是整个北域因此陷落。

    沉默了片刻,大朱吾皇问道,“那咱们现在要往什么地方去?”

    索多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道,“恩人,接下来的情况似乎仍旧有点不太妙。”

    似乎是为了证实索多的话,正高速飞掠中的阿香忽然硬生生的停滞身形,同时喉咙发出阵阵低吼声。

    “怎么……”刚刚开口的大朱吾皇,在察觉到周身气息的不平静之后,立即释放出本源之力。

    紧接着,原本平淡无奇的云层中忽然泛起阵阵涟漪,一道道身穿月白色长袍的身形从中走出,成扇形围拢而来。

    “老天,传言难道是真的。”索多脸色煞白,一缕冷汗从鬓角流出。

    “什么传言?”

    咽了咽喉头,索多紧张说道,“每一个踏入西域领土的人,只有两种选择,臣服王主,或者死亡。”

    “这么蛮横?”大朱吾皇皱眉,眼睛紧盯着每一个逼近的身形。

    这些身穿月白色长袍的身形高瘦如竹竿,皮肤皙白如雪,没有半点血色。

    同时他们每一个人的前额上都印有一个特殊印记,看起来怪异无比。

    如果仅仅是这些,大朱吾皇倒还会说上一句装神弄鬼,可当每一个身形都释放出属于主宰之上的气息时,他才知道,这回是真的有点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