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三十八章:北域陷落
    “该死的侏儒,你还敢算计我?”梅盖尔斯低声怒吼,转脸又隐秘一笑,“不过让你失望了,我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争夺王主之位,而是为了寻找奥塞斯的财富。”

    “那你的要求可真是够低的啊,”侏儒坦丁满脸惋惜的说道,“今天我来本想是帮助你夺得王主之位的,现在你不要,那真是太可惜了。”

    梅盖尔斯并未上当,只是抱着胳膊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一旁的塞怒看了加德一眼,低声说了一句动手。

    “等一等。”

    突兀的喊声,打断了这原本蠢蠢欲动的局面。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朝一点齐聚。

    而发出声音的,是离众人稍远的米尔。

    “这位美丽的女士是?”侏儒坦丁打量米尔一眼,随即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梅盖尔斯给我提起的那个身材劲爆到天际的小妞,对不对?”

    梅盖尔斯大窘,“给我闭嘴,你这个蠢货。”

    米尔冷冷一哼,斜睥了他一眼,随即将目光看向加德,“先生们,我想在还没来到这片世界时,你们毋庸置疑都是各自世界的最强大者,管理着一个,甚至数个世界,可现在呢,却畏手畏脚,到头来就只为了争夺一个小小的领域,便大打出手,难道真的值得吗?”

    空间内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全都定定的看向米尔,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而在一旁的大朱吾皇,却没来由的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危机感。

    果不其然,米尔瞥了他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难道我们的宿命就本该如此吗?即便我们有罪,可历经数十万年的囚禁,早已抵消。”

    “够了!”塞怒烦躁的打断了米尔的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需要一个契机,一个破局的存在,”米尔语气凌厉,一指大朱吾皇沉声喝道,“他,就是那个人的继承者!”

    所有人的目光登时朝大朱吾皇看了过来,蕴含着极重威势的眼神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

    暗道一声不妙,他迅速后退数步,警惕的注视着众人,同时体内的本源之力疯狂运转。

    如果接下来的战斗不可避免,只要在门口处的梅盖尔斯念着旧情没在第一时间动手,即使大朱吾皇难以应对众人,也足可以遁逃离开。

    米尔继续说道,“他腰间的那柄佩刀便是当年的那个人所佩之物,我想你们都很清楚,其蕴含的神力可以轻易撕裂这支撑北域的枢石。”

    “一旦枢石碎裂,整座北域上空的结界会自然消失,这放逐之界便再也困不住我们。”

    四下一片死寂,尽管众人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但从他们逐渐坚定的眼神中,大朱吾皇已然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走向。

    下一刻,如同流沙凝聚的侏儒坦丁,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大朱吾皇面前,同时手掌迅速伸向他腰间的佩刀。

    大朱吾皇早已发觉,后滑数步,将腰间长刀背在身后。

    坦丁桀桀一笑,“小家伙,你那么害怕干什么,难不成真让说中了?”

    “你真的相信她的话?”大朱吾皇沉声问道。

    “当然。”

    坚硬的地面逐渐化作流质的沙海,侏儒坦丁隐没入地面,整块地面似乎都是他丑陋的面颊。

    而加德和塞怒对视一眼之后,直接发动攻击,狂躁的气息瞬间从四面八方堵塞而来。

    被脚下流沙限制住的大朱吾皇面色一变,他转头看向门口处。

    在那里,梅盖尔斯站在原地,既不加入也不离开,面无表情的注视这一切。

    暗自叹息一声之后,大朱吾皇抽刀抵抗住来自头顶的威压。

    两股不同却极端暴虐的气息,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将其镇压的气血奔涌。

    同时,足可斩断万物联系的昊神佩刀,直接撕裂铺天盖地的罡风气息。

    加德和塞怒联手的结界被破后,大朱吾皇毫不停歇,手腕一转,长刀直接捅进地面。

    一声惨叫响彻,那原本隐藏在沙海之中的侏儒坦丁浮出地面,满脸的鲜血淋漓。

    而他的左眼窝里空空荡荡,属于眼球的位置则被黑红掺杂的液体代替。

    脱离坦丁的控制后,大朱吾皇的动作再未有所限制,不退反进,提刀直接迎向半空中加德和塞怒。

    三者交击,剧烈的罡风直接席卷整片空间,即使是最中央的湛蓝芒柱也受到波及,颜色悄然黯淡。

    一道完全由自身气息组成的黑芒巨剑,以塞怒为中心,连轴似的砍向大朱吾皇,气势相比之前的奥塞斯犹有过之。

    即便不及昊神佩刀,交击时不断出现缺口的黑芒巨剑,又很快被塞怒的气息补足,继续疯狂施压。

    而只在游走中的加德,似乎在寻找一击必杀的契机。

    光与塞怒交击便耗费了大量体力的大朱吾皇,哪里还顾得上一旁的加德。

    终于,在换气的瞬间,一道缭绕气息的手掌悄然贴附在大朱吾皇的腹肋处。

    浑厚气息奔涌如泉,直接在腹部处爆开,将其远远击飞出去。

    “轰隆”一声,大朱吾皇的身形重重砸在湛蓝芒柱上,手中长刀的刃身也无意识的捅进了芒柱之中,将他整个人固定在了上面。

    一层细密的裂纹自创口部位迅速蔓生了整个芒柱。

    远远观望中的米尔见状眼前一亮,随即催动身形朝大朱吾皇奔去。

    胸腹闷躁无比,直至咳出一口漆黑鲜血才有所好转,固定在半空中的大朱吾皇用空着的一只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随即痛呼出声。

    他的左肋骨处肉眼可见的瘪塌下去一块,刺出体表的骨茬暴露在空气中。

    紧接着,米尔的身形抢先出现在大朱吾皇的面前,伸手便欲夺下昊神佩刀。

    但在情急之下,米尔并未留心,小腹正面冷不丁的挨了大朱吾皇一记重踹,整个人远远的飞了出去。

    “你找死!”

    米尔勃然大怒,勉强稳住身形之后,再次逼近。

    重重一拳砸在其破开的小腹上,米尔面色狰狞,“把刀给我,我留你一命。”

    嘴角涌出一股鲜血,大朱吾皇咧着血红的牙齿,轻蔑道,“想要,就凭本事拿。”

    清晰的骨裂声骤然响彻,大朱吾皇握着刀柄的手臂弯曲成了诡异的弧度,米尔的手掌弯曲成钩状,狂暴的劲气在其手臂上肆虐。

    “痛,痛……快!”

    大朱吾皇狞笑一声,脑袋毫无征兆的撞向米尔的脑袋。

    一声沉响过后,米尔的身形犹如断线的风筝朝地面落去。

    “嘿嘿,敢跟老子斗。”脑袋血刺啦呼的大朱吾皇晕晕乎乎的傻笑出声,摇摇欲坠的身形全凭插在芒柱上的佩刀稳定。

    塞怒面沉如水,“直接夺刀。”

    加德微微颔首,身形一瞬便来到大朱吾皇面前。

    “把刀交给我,你还能留下一条命,你应该很清楚,以你现在的情况,离开这里无异于登天之难。”

    眼神逐渐聚焦,大朱吾皇轻咳一声,“老子说过,想要刀,自己拿便是,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

    加德面色一寒,伸手便朝刀柄夺取。

    但紧接着,其手掌直接在空中折了个转,一击摧向头顶,直接将大朱吾皇砸来的左臂击断。

    同时那股巨力直接带着大朱吾皇撞向背后的湛蓝芒柱。

    无数裂痕蔓延至整个芒柱,最终崩塌。

    无数晶体碎块崩裂,剧烈的能量呈现出殉爆状席卷了整片空间。

    入眼望去,尽皆是掺杂着晶体碎片的蓝芒。

    身形缓缓坠落的大朱吾皇,分不清眼中的一切是现实还是虚幻,身处其中,体内的能量在不断的流逝,却无可挽回。

    随着湛蓝芒色消失,一枚巴掌大小的不规则晶石从芒柱中浮现。

    而这枚晶石,便是支撑整个北域,为北域提供完整能量的枢石。

    昊神佩刀静静的躺在空中,混黑长刃即使是精纯剧烈的蓝芒也难以浸染半分,如同身体脉络一般的镌纹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流淌着。

    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头,加德的手掌随之握住了刀柄。

    一阵轻微颤鸣自刀身传出,几乎令加德兴奋的喊出声来。

    然而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没来由的在他背后响起。

    “你的手,可千万别脏了这把刀。”

    瞳孔皱缩,加德几乎是想也不想,直接握刀砍向身后。

    只不过,他背后之人的速度比他还要快上几分,在他举刀的瞬间,便是将其击飞出去。

    甩了甩手掌,梅盖尔斯身形一转,便向地面快速落去。

    伸手接住坠落的身形,梅盖尔斯那玩世不恭的声音随之响起,“我说,你这家伙还真是倔强,对上这几个家伙都不退缩,有点像我当年的风范。”

    即使处于半昏迷状态,大朱吾皇还是断断续续的发出声音,“刀,刀……”

    “知道了,你先休息一会。”

    将大朱吾皇放在地上,梅盖尔斯的目光再次看向空中,“让本王看看,过了这么久,你们有没有一点长进。”

    伸手将加德揽在身后,塞怒沉声说道,“梅盖尔斯你是昏了头了吗?只要有这把刀,就能毁掉枢石,到时候整个北域都会陷落,困住我们的结界自然也会崩塌,懂吗?”

    “就你这家伙的思想觉悟,还能当上北域的新王?”梅盖尔斯大笑起来,片刻后收敛笑意,“枢石碎裂,整个北域都会成为死域,除了你们,任何一人都无法存活。”

    “可即便是如此,你就真的确定北域陷落,困住我们的结界就会消失?”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塞怒沉声问道。

    梅盖尔斯耸了耸肩,“很简单,把刀还回来,我拥护你当北域的新王主。”

    “塞怒,别听他的,只要把枢石毁掉,我们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加德紧握昊神佩刀,兴奋的近乎疯狂。

    “真的吗?”梅盖尔斯微微一笑,抬起手掌指了指他的背后。

    在他的身后,流质沙石缓缓凝聚成一道矮小身形。

    没了一颗眼珠的坦丁无声一笑,手臂凝化成利刃,一刀将加德握刀的手臂斩落后,迅速将手臂连同昊神佩刀掷向梅盖尔斯。

    “干的漂亮,坦丁!”梅盖尔斯兴奋高呼。

    但紧接着,一道鬼魅般的身形斜刺刺窜出,直接夺过半空中的昊神佩刀,朝中央的枢石掠去。

    而那道身形,是已经昏迷多时的米尔。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漆黑的长刃便轻易切碎那块不规则的枢石。

    斑驳碎块散落,一股极为特殊的透明能量也随之消散。

    同时这片空间开始震颤,裂痕蔓延。

    所有人都是定定的看着半空中已经碎裂的枢石。

    手持长刀的米尔胸口起伏剧烈,紧接着她抬起头左右察看,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你们这群混蛋!”梅盖尔斯气急败坏的低吼出声。

    下一刻,四周如同褪色一般,原本鲜艳的芒色迅速消退,空间开始被撕裂出道道裂缝,黝黑的涅灭物质疯狂蚕食着一切。

    如同入水的墨滴,一切都黯淡了下来。

    初升的太阳缓缓升起地平线,而光束却难以抵达半寸北域的土地。

    整座北域逐渐分崩离析,一切都在褪色。

    象征着整座北域的天空之城没有了支撑的力量,最终瓦解陷落。

    各个街巷中的居民,全都怔怔的看着从天空中坠落的巨城。

    烟尘和死气迅速蔓延大地,最先遭殃的天空之城中,凡是主宰之下的种族,无一幸免,俱都涅灭在这场浩劫之中。

    同时,数百道强大的气息及至天空之城。

    将昊神佩刀置入昏迷中的大朱吾皇怀中,看了一眼四周之后,梅盖尔斯轻声说道,“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应该锲而不舍的活下去。”

    这时,先前被坦丁夺刀的米尔高声疾呼,“千万别让他走,毁掉枢石的钥匙就在他的身上!”

    一层浑厚气息携卷大朱吾皇迅速朝天空之下坠去,梅盖尔斯喃喃道,“能走多远,就看你自己的命运了。”

    “该死,枢石已经毁掉了,为什么会是这种后果?”塞怒的低吼声在天空中响彻。

    断掉一臂的加德面色苍白,“有可能,要毁掉四块枢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