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三十六章:奥塞斯
    由于守卫军的制服实在太过受人瞩目,所以当两人从巷子中走出时已经各自换上了一身常服。

    为防止不必要的意外发生,大朱吾皇依旧沿用着索多的容貌,至于梅盖尔斯同样也保持着人类的身形。

    看着脚下这座悬空于天穹的天空之城,由于不知道奥塞斯所居何处,两人只得沿着主干道摸索前行。

    这座空中城市,远远要比任何一座北域的城市更加富饶和繁华。

    统一牙白色的建筑也为这座城市增添出独特的神圣感,颇似海棠花的巨大花树迎街而栽,柔白花瓣才刚刚抽蕊。

    宽阔的街道上行人并不多,且时不时的穿插着一些城中守卫军,看样子仍在为找到凶手所努力。

    由于并未从那个名为索多的男子口中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以至于在这座天空之城中行走半日,也没有任何头绪。

    更甚至,由于两人表现出的漫无目的,已经开始吸引了一些守卫军的注意。

    大朱吾皇当机立断,直接拉着梅盖尔斯一头扎进了一个临街的小酒馆里。

    推门而入的两人迎面撞上一个喝的酩酊大醉的壮汉。

    壮汉趔趄两步勉强站稳身形,而后打着酒嗝说道,“我说伙计,你们这么冒失可有失礼貌。”

    “本大人撞了你那是你的荣幸,没想到……”

    不想节外生枝的大朱吾皇,拉住撸袖子准备干仗的梅盖尔斯,向壮汉道了个歉后,便快步走进酒馆的深处。

    阳光透过彩色碎玻璃花窗投射进酒馆内部,勉强照亮并不算大的酒馆内部。

    椰梅的酸味混合着酒液的浓烈气息充斥进鼻腔,仿佛一点就能立刻熊熊烧灼。

    穿着各类老旧皮衣的职业者正聚在一起大呼小叫。

    随便捡了个座位落座,梅盖尔斯嫌弃的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一遍椅子才肯坐下。

    紧接着,一个浑身没两片布料且身材火爆的女酒侍走了过来,“两位准备喝点什么?”

    大朱吾皇言简意赅,“一杯橙汁。”

    “一桶,哦不,一杯酸梅汁谢谢。”梅盖尔斯优雅的点头。

    “确,确定?”女酒侍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眼,然后低下身子凑到梅盖尔斯的面前,魅惑的说道,“要不要再来点其他的服务?”

    大朱吾皇赶紧将眼睛挪到一旁,同时暗地里踢了一脚梅盖尔斯。

    回过神来的梅盖尔斯,耸了耸肩,“抱歉小姐,因为待会还有一点事情做,为了保存体力,就不能和你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了。”

    紧接着一枚金币便塞进了女酒侍浑圆之中,梅盖尔斯坏笑着说道,“不急,等我完成该完成的事情后,再来找你也不迟。”

    “一切听你指挥。”

    在梅盖尔斯脸上留下了一抹鲜艳的唇印之后,女酒侍才恋恋不舍的从梅盖尔斯身上下来。

    看着女酒侍的背影,梅盖尔斯舔了舔嘴唇,“这小妞可真是够劲儿,她迟早要给我生头小龙崽!”

    大朱吾皇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目光透过花窗看向街外。

    时近下午,街道上交换巡逻的守卫军们逐渐减少,行人开始增多。

    人们在安静的等待着时,兢兢业业的耳朵仍旧在收集着信息。

    很快,身后的声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各位听众们,如果谁肯赏我一杯烈酒,那么我保证你们将听到一则最劲爆的消息。”

    一条长桌前,居中位置站着一位矮小侏儒,此时他正示意众人安静。

    紧接着,一声含混不清的声音响起,“坦丁,你这家伙不是前往中域神州寻找宝藏去了吗?”

    那个之前被大朱吾皇险些撞倒的壮汉拨开众人,将手里的酒杯放在那个名为坦丁的侏儒面前。

    坦丁眼前一亮,连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满足的打了个酒嗝之后,坦丁才一脸抱怨的说道,“别提了,中域的修仙者数量实在太多,并且个顶个的强大,我感到害怕所以就退了回来。”

    “你这家伙,”壮汉嗤笑一声,“那你接下来要说的那则劲爆消息是什么,千万别告诉我们是铁器涨价了。”

    “怎么可能,我保证你听完后眼睛都会瞪出来!”坦丁神秘一笑,随即身形趴伏在案,沉声说道,“咱们北域很快就会上任一位新王。”

    此言一出,本来哄闹的酒馆顿时安静了下来。

    坦丁显然很满意这一点,得意的瞥了一眼周围又继续说道,“传闻即将上任的新王,是那位神秘的塞怒大人,咱们天空之城的那些守卫军老爷们,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放屁!”一声怒喝响起,大朱吾皇面前的桌子应声破碎,脸色铁青的梅盖尔斯直接奔向坦丁,“老子非得狠狠撕烂你这家伙的嘴不可!”

    坦丁见状直接跳下凳子,迅速缩在壮汉背后。

    大朱吾皇急忙冲上前,一把拉住梅盖尔斯,缓缓摇头。

    随即,他踱步上前,看着躲在壮汉背后的坦丁,“先生,你可知道造谣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索,索多大人!”看清面前的人之后,坦丁浑身抖如筛糠,“我,我没有造谣,不不我造谣了,造谣了……”

    这时,已经开始有不少人撤离酒馆,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如果现在还不走的话,那么被眼前这个索多大人带回军中,至少要活活褪下来一层皮!

    片刻后,酒馆里只剩下了四个人。

    坦丁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玩命的磕头,“恳请索多大人原谅,我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与我无关啊!”

    和梅盖尔斯对视一眼,大朱吾皇继续问道,“从谁那里听的消息?说出来。”

    坦丁抬起头怯生生的说道,“从,是从北域之星逃亡过来的人传出来的,绝对不止我一个人知道,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消息的。”

    ‘北域之星,不是被梅盖尔斯烧毁的那座城市么……’大朱吾皇皱眉沉思一会,而后直接拎起坦丁,向酒馆门外走去。

    “索,索多大人,您就放我一码吧,念在咱们见过几次面的份上,不要把我送到牢里,”坦丁面如死灰,“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给老子闭嘴!”一旁的梅盖尔斯低吼出声,一双眼眸中绽出炽热的火红之色。

    坦丁立刻不再言语,抖抖索索的靠近了大朱吾皇。

    直到一队守卫军消失在眼前,大朱吾皇才悠悠开口,“你知道奥塞斯大人生前住在什么地方吗?”

    坦丁一愣,随即点头如捣蒜,“知道,我从小就住在这里,当然知道。”

    “很好,现在带我们过去,我就宽恕你刚才的失言。”

    “是,多,多谢索多大人!”

    日暮西移,巨大的日轮最终沉沉消失在地平线下,夜幕悄然覆盖地面。

    这座天空之城却是个例外,以中心为主,那巨大似与天接壤的湛蓝光束,在夜幕来临之时,发出莹润的色泽,光芒如同壁障一般将整座城市笼罩其中。

    从坦丁口中得知,奥塞斯居住在天空之城的最中部,那道支撑天空之城的光束便是从他的城址中散发出来的。

    当三人抵达奥塞斯的所居住的城址时,已至深夜。

    看着眼前紧闭的城门,大朱吾皇与梅盖尔斯对视一眼,随即出手将身后的坦丁击晕。

    空中泛起一层涟漪,两人的身形便就此消失。

    尽管城中有着数量不少的波动气息,但以两人的境界来说,除非刻意表露气息,否则这些守卫军是不可能探查到的。

    越过城墙之后,两人隐匿在墙根处,等待时机。

    或许是为了迎接新王,又或者是为了防止外人入侵,整座奥塞斯城堡内部几乎堪称重兵把守。

    每个暗处皆有暗哨,同时成队列的守卫军依次并列巡查。

    即使两人再如何隐藏,恐怕都难以不被发现。

    不过很快,便有了机会,两个倒霉蛋脱离队伍奔到墙根准备撒尿时,却被早已蹲守在此的两人拧断了脑袋。

    穿上特殊的制服后,两人理了理衣襟,随即快步奔向城堡。

    从僻静角落一举翻进城堡内部,大朱吾皇脚掌刚一落地,便感受到一阵细微浮尘被激起。

    “这里难道没有人看守?”疑惑的目光投向梅盖尔斯,“你有没有察觉到这里的波动气息?”

    迅速感应一番后,梅盖尔斯摇了摇头,“奇怪,这里居然会没有人看守,难道就不怕像我们这样的家伙闯入吗?”

    看着两侧似乎像是蒙上一层灰尘的墙壁,一种奇怪的感觉泛上心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咱们小心为上。”大朱吾皇提醒道。

    “知道,知道,”梅盖尔斯随口敷衍道,搓着双手兴奋的看向四周,“这家伙当了这么久的领主,宝藏肯定丰厚,现在让我想想该从什么地方下手才好呢……”

    没有理会梅盖尔斯的自言自语,大朱吾皇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通体以黑曜石颜色为主色调的城堡内部空间,给人一种森冷的威严,加之只能勉强视物的黑暗在无形中给人一种心理上的压迫。

    略微释放出一些本源之后,大朱吾皇才将那种奇怪的感觉驱散。

    然后他转头一看,四下里空旷无人,梅盖尔斯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梅盖尔斯,你丫在什么地方?”

    低声喊叫了几声之后,并没有其回应,大朱吾皇猜想到这货很有可能是嗅到了财宝的味道,迫不及待的先行跑了过去。

    无奈的摇了摇头,大朱吾皇只身一人前行。

    奥塞斯所居住的城堡内部空旷异常,行走在其中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一般。

    此时的大朱吾皇位于城堡的第一层,除了墙壁上挂的壁画,以及剑斧盾牌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当前行了一定的距离之后,大朱吾皇看到,在黑暗中一座巨大的雕像从基座倒塌,横亘在前方,几乎将前路尽数阻挡。

    那是一座人物雕像,似乎是在外力的作用下,早已碎裂成数段。

    地板同样难以幸免,被大块的掀起,如同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争斗。

    踩着坑坑洼洼的地面,大朱吾皇纵身一跃掠向深处。

    象征着身份的王座被从最高处扔下,早已变成褐色的血迹将破碎的地毯粘成了结块状。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朱吾皇皱眉看着眼前凄惨的王座。

    从之前梅盖尔斯的话中便了解到,身为北域之主的奥塞斯早已在数数万年前便有着恐怖的实力,仅凭借着人类的肉身便能与梅盖尔斯分挺抗拒。

    如今数十万年过去,梅盖尔斯早已突破主宰成就主宰之上,而奥塞斯大概率成就了主宰之上,甚至还要更高。

    那么会是谁能有如此实力,击败并杀死奥塞斯?

    随着地面上一直延伸的血迹,大朱吾皇的目光透过层层黑暗,下意识的看向城堡的最深处。

    那里,是一扇尖拱石门。

    “要不要过去看看……”大朱吾皇咽了咽喉头,这种念头一出,便再也控制不住。

    在经历了一秒不到的思考过后,他直接飞身而去。

    看着石门上繁密复杂的花纹,大朱吾皇深吸一口气后,伸手按在了石门上。

    入手一片温润之意,随即自手掌触碰的部位,无数道湛蓝光线升腾而起,沿着石门上的凹槽缝隙迅速流动。

    不过是眨眼间,石门缓缓开启,一束温润的湛蓝光束从门后透射而出。

    大朱吾皇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当石门彻底开启时,他得以看见门后的一切。

    门后的世界彻底被湛蓝色光芒所覆盖,除了一圈被神秘符文覆盖的地面外,最为中心的位置中,是一道仿佛从地面连同天穹的湛蓝光柱。

    如同星辰一般的斑点点缀其中,一种没来由的神圣感充斥进大朱吾皇的心中。

    不过这种感觉并未持续多久,当一道身穿厚重月白色盔甲的身形,从光柱背后浮现时,肃杀的意味便充斥进整片空间。

    足有半人宽厚的巨剑从背后抽出,持握于双手间。

    早在先前便观看过其壁画,以及雕像的大朱吾皇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再次咽了咽喉咙,“奥,奥塞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