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三十五章:天空之城
    据梅盖尔斯所言,在最初还是蛮荒的北域,为了争夺北域,他曾经与当时还不是北域之主的奥赛斯有过数次激战。

    旷日持久的激战一直延续了数万年,直到越来越多的主宰开始加入这场战争。

    巨龙的绝息覆盖广阔的疆域,使之变成一片死地,奥赛斯的巨剑斩断地苍,引来覆水阻挡。

    巨龙最终不敌,只得黯然退出北域,沿着茯苓河前往东域,偏居一隅直至今日。

    看着身下背翼宽广的巨龙,听着他犹如自言自语般的喋喋不止,大朱吾皇微微失神。

    能够想象到,这段被尘封至今的往事,在如此漫长的岁月中,早已成为了承载记忆的载体,尽管并不荣耀,有失巨龙的威严,却依旧有着史诗般的恢弘。

    时隔近十万年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梅盖尔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随即便没脸没皮的贴近阿香献起殷勤来。

    北域的水域面积极广,几乎与陆地板块对半割据,而茯苓河在这的名称也变成了塞怒之海。

    之所以名为塞怒之海,便是因为在这水域之下,蛰伏着一位名为塞怒的海域王者。

    据梅盖尔斯隐晦的表达,在数十万年前的那场战争中,自己之所以会失败,很大的原因就是这位海域王者的加入。

    当灰褐色的地平线隔开海岸,第一座枢纽城市的出现,预示着众人已经抵达至北域的腹地。

    时至近午,大朱吾皇的肚子有了些许饿意,梅盖尔斯自不用说,身为巨龙的他,每顿足可以吃下一整群甲牛。

    简单的一番交流之后,由于梅盖尔斯担心自己的到来会引发北域的骚动,只得让大朱吾皇前往城中储备一点肉干。

    至于他口中所说的一点,是三千公斤。

    随后大朱吾皇便和阿香,一同从空中降落在这座临海岸线的枢纽城市。

    尽管阿香的身形已经缩小至五米长,但陌生身影一经出现在北域,还是吸引了大量种族的注视。

    不过仅仅是两三秒过后,一切又都恢复了原状,就像是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一般。

    难得的获得短暂的闲适,大朱吾皇干脆从阿香背上跳下来,迎着人群准备进入这座颇具异域风情的城市。

    北域之主奥塞斯的死似乎并未给这座枢纽城市蒙上一层阴影,城市依旧繁华,行人依旧密集,一车车香料皮革不断从街巷中运往港口。

    类似于迷迭香掺杂着针树脆香的味道,一同随着海风的微微腥咸扑面而来,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同时大朱吾皇也注意到,穿着各种服饰的类人种族,几乎是这座城市的主要人口。

    不过他并未有太多的惊诧,因为从梅盖尔斯的话中,得以知道些大概。

    这座被巨龙称作放逐之界的世界中,最先并没有人类的出现,除了低智的野兽,宛如蛮荒之境。

    而梅盖尔斯,则是第一批抵达这里的主宰。

    但第一批主宰并不只有三两位,而是足足近千位。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主宰进入到这方世界,相互之间进行繁衍。

    数十万年的延续,直至构建出新的文明。

    而眼下这些尽管他们的血液中有着祖先强大的血脉,但延续至今早已稀薄无比,甚至只能勉强感悟天地间的灵力。

    就像是轮回一般,他们的归宿最终会沦为平庸。

    而关于为何会有主宰大量且不断来到这片放逐之界,虽然梅盖尔斯含糊其辞,但大朱吾皇猜测十有八九和那位神祇脱不开关系。

    在心中感慨一番之后,大朱吾皇带着阿香准备继续朝城中走去,毕竟当下还有要紧事做。

    仅仅是才走出数百米远,一个精明商人模样的家伙便热情的贴了上来。

    “受人尊敬的外来强大者,很高兴在北域之星见到您。”

    本来不打算同他纠缠的大朱吾皇,听到他的话后停下了脚步,“你怎么知道我是外来者?”

    商人微微一笑,“这座城市每天都在接待着数以万计的外来者,所以我才大胆猜测您来自于其余三域。”

    大朱吾皇闻言不置可否,拍了拍阿香便准备离开。

    “请等一等,”商人急忙快步追到他面前,“我叫加德,是个商人,能否帮助您点什么?”

    短暂的思索过后,大朱吾皇决定开口,“我需要一点干粮,大概两千公斤左右。”

    名为加德的商人顿时眉开眼笑,“这可是笔大买卖,您真是走运,整个北域之星城镇中,可就只有我能拿出这么多的货了。”

    “那就事不宜迟。”

    “请随我来。”

    近一个小时后,加德将一个灰色的储物戒指交给了大朱吾皇。

    “先生,这里面有两千三百公斤甲牛肉干,我擅自做主全都是麻辣口味,美味异常,另外余出的三百公斤算我给您的优惠。”

    储物戒指并不稀奇,只要是能够感悟,并且能轻微操纵灵气的人类都可以制作,就连在这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们眼中,也不过是个陪饰小玩意。

    快速探查一番之后,大朱吾皇伸手入怀,将十数枚已经被自己熔掉巨龙头像的金币,交给了加德。

    带上圆片镜仔细的查看每一枚金币后,加德微微躬身,“成色很好,多谢先生。”

    摆了摆手,大朱吾皇准备就此离开。

    但紧接着身后又传来加德的声音,“先生,想必您也应该是为了奥塞斯大人的宝藏而来吧?”

    顿下脚步,大朱吾皇缓缓回头,接着淡声说道,“身为一个商人,打探客人的消息,是一件很唐突的事情。”

    话毕,他一跃跳上阿香的背部,掠升向高空之中。

    人来人往的街巷中,加德抬头看着大朱吾皇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真是一个谨慎的家伙。”

    云层之中,大朱吾皇坐在梅盖尔斯的脑袋上,大口的嚼着甲牛肉干。

    甲牛肉和牛肉颇像,尽管成了肉干却并不韧口,配着麻辣的口感,还真是滋味十足。

    而屁股下的梅盖尔斯,此刻正捏着储物戒指,兴奋的扒出一块百余斤的肉干,然后囫囵吞进了肚子里。

    就这样一脸吞了十多块之后,原本大快朵颐的梅盖尔斯猛的住嘴,两个车轮大眼也睁到了最大。

    咕噜噜……”

    声声震响如同打雷似的放屁声响起,紧接着阵阵黑烟从梅盖尔斯的屁股后涌出,大朱吾皇登时一脸扭曲,“还在吃饭呢,你丫放屁能不能节制点?”

    “噗嗤……噼里啪啦……”

    这种声音代表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大朱吾皇当机立断掠向阿香,同时远离梅盖尔斯。

    一阵阵黑烟控制不住的排出,梅盖尔斯嗷的一声叫出声来,“老子可不能吃辣!”

    “轰!”

    两道赤红色的气息从他鼻腔中喷出,然后接下来,大朱吾皇见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场烟火秀。

    先是一道赤红火柱从梅盖尔斯的口腔中吐出,紧接着一道更加粗壮巨大的通红火柱从他后腔中激射而出。

    一前一后两道火柱烧穿云层,往大地投射而下。

    北域之星城镇中,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天穹,随后偌大的城镇瞬间倾覆于火海之中。

    任他们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这场致命火海,会是以如此形势出现。

    大朱吾皇坐在阿香的背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打死他也不会想到,这头巨龙居然会吃辣窜稀……

    整座枢纽城市彻底陷入一片火海,无数种族丧命于这场火海之中。

    端坐在一旁的大朱吾皇,在看到下方成了火海的城市之后,也只能是有心无力,毕竟总不能捂住这货的前后两腔……

    在历经了数分钟后,梅盖尔斯才勉强止住,发出了一阵酣畅淋漓的吼叫。

    然后他略微懊恼的说道,“该死,这什么鬼肉干,居然还有麻辣口味的!”

    揉了揉太阳穴,大朱吾皇暗叹一声活久见。

    在飞出北域之星后,继续行驶半日,便是抵达北域中央,奥塞斯城。

    映衬着夕阳,瑰丽壮观的一幕映入大朱吾皇的眼中。

    在蔓延至天际的城镇中央,有着一座雄伟巨城悬空横亘于天地之间,一根湛蓝色的芒柱从巨城下方接连地面,使之七彩的芒晕逸散开来。

    “这该死的家伙,居然敢比伟大的绝息之王住的还要好,”梅盖尔斯看着眼前的一切愤恨出声,“今天老子要把你这里全都搬空!”

    正要开口说话的大朱吾皇,忽然察觉出数道波动气息赶来,当即便沉声说道,“有人来了,气息不弱。”

    梅盖尔斯一愣,随即狞笑出声,“敢跟恶龙抢夺宝藏的下场,只会成为恶龙的收藏品!”

    ……

    奥塞斯城,以北域主奥塞斯之名命名,又被整个北域称作天空之城。

    由于北域之主奥塞斯的莫名身死,整座天空之城在当天便已经完成戒严封锁。

    守卫军中的大人们确信,凶手仍旧藏在奥塞斯城中,所有居民在未找出凶手前不得离开,并且严控外来人口。

    当两道身穿守备制服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之城的城门前时,巡逻中的守卫直接围住了两人。

    “我说伙计,尽管你不认识我,可你也不该把长剑指向自己人。”

    两道身影中的其中一位有着金色卷发的家伙,不满的用手移开眼前的长剑。

    紧接着一位留着黑色短发,且浑身充满刚毅气息的中年男子说道,“梅杰斯,先配合一下,这些同僚不认识我们也很正常,毕竟我们走了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

    “听你的,索多。”名为梅杰斯的青年耸了耸肩。

    正说话间,一个身穿笔挺制服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揽住了索多的肩膀,高兴的说道,“终于回来了,索多。”

    名为索多的中年男子报以一笑,“任务完成,自然就应该回来了。”

    “那就好,正好咱们也可以叙叙旧。”说着,中年男子直接揽着索多进入天空之城中。

    “我也是和他们一起的。”梅杰斯挑眉一笑,随即便迅速跟上。

    “今天恐怕就不能和你一起喝酒了,现在我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会。”

    城镇之中,索多满含歉意的说道,紧接着将一枚金币塞进了中年男子的手中。

    中年男子眼前一亮,紧接着若无其事的将金币放入怀中,满是遗憾的说道,“那太可惜了,咱们兄弟间只能改日再叙了。”

    索多无奈耸肩,却将怀中的小家伙给露了出来。

    中年男子下意识的看向索多半敞开的怀中,那里一个长着肉翅的小家伙正呼呼大睡,“这是什么?”

    “做任务的时候,在一个商人手中买到的,不值钱的家伙,准备回家逗逗夫人开心。”索多解释道。

    “真是可爱的小东西。”强压下眼中的垂涎,中年男子勉强一笑。

    又是应和两句后,索多以及梅杰斯的身形并排消失在了城镇中。

    咂了咂嘴,中年男子懊恼的一拍手掌,“没想到这么一份好差事,居然让这个该死的家伙得到,居然还敢向老子炫耀,咱们走着瞧!”

    紧接着他又看向两人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起来,“我记得索多不是一个人去执行任务的吗,怎么回来的时候又多出来一个人,会不会是我眼花了?”

    直到脱离了守卫军的视线后,索多和梅杰斯才在一处逼仄的巷子中停下了脚步。

    “该死,居然敢让伟大的绝息之王变成人类的模样,真是难为情!”梅杰斯懊恼的将颈项间那称之为领带的绳子解开。

    在他的认知中,人类是一种虚伪而又礼节繁重的家伙,不仅需要应酬,还需要穿上一套又一套的衣服,远远比不上光着屁股来的自然。

    而名为索多的中年男子在行走间逐渐变换了面貌,“你就忍一忍吧,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到这里,只能用这种方法,多亏了咱们遇见了这个名叫索多的男子,才能用这种方式轻松进入这里。”

    “你不也救了那个家伙一命,这只不过是一笔还算划算的交易罢了!”

    “真是的,难道你这头巨龙眼中只有交易吗?”

    “难不成你还想和一头恶龙谈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