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三十四章:主宰之上
    老者老神在在的继续问道,“那你有没有从中感悟到了什么?”

    “感悟……”大朱吾皇下意识的凝眉沉思,然后断断续续的补充道,“浩瀚,磅礴,以及,对了!还有一种奇怪的能量!”

    老者微微一笑,并没有言语。

    紧接着大朱吾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抬起手掌开始催动体内的本源之力。

    数以百十道鲜红如血的本源之力,自心脏向四肢百骸缓缓流淌,每及至一处体内经络便被映照的彻红,即使有衣物包裹,也能切实观察到。

    这如同澎湃河流般的本源之力,最终集聚在了掌心之中,经由大朱吾皇的意识,氤氲成了一束花的模样。

    看着手中凝聚成型的本源,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

    似乎,这本源之力在他沉睡的这几天中,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但好像除了晶莹剔透一些,又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

    就在大朱吾皇有些摸不透的时候,丹田中的一幕却是让他浑身一颤。

    只见原本虚无空旷的丹田中,被一层犹如实质的白雾所笼罩。

    金色的灵气,以及猩红的杀戮之力不知何时消失,一改先前金红抗拒的局面。

    而在这白雾之下,一金一绛两座颜色各异的千瓣莲台浮游其中,只不过盛开的莲瓣却并合成了苞状,似乎在氤氲着什么一般。

    丹田中凭空多出来一座莲台,惊得大朱吾皇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莲台的作用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和实用,几乎堪比人体中的第二丹田。

    虽然莲台仍旧依附丹田,但从容纳和回复灵力的速度,以及爆发性来看,几乎是加强版的丹田。

    也就是说,拥有莲台的大朱吾皇可容纳的灵力,等同于寻常人的三个丹田。

    而眼下,这货居然又多出了一个莲台。

    然而还不等大朱吾皇彻底兴奋起来,他手中发生变化的本源之力,忽然像是气泡一般泯灭在空中。

    紧接着,丹田之中的白雾也迅速下降,迅速将两座莲台遮蔽。

    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极快,等大朱吾皇反应过来时,那股充斥在四肢百骸中的特殊力量尽数返往丹田之中,顺带还把大门给关上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他连丹田都进不去了。

    看着抓耳挠腮的大朱吾皇,端坐在河边的老者一副早已猜到的模样。

    在鼓捣了一阵子也鼓捣不出来个所以然的大朱吾皇只得放弃,一脸郁闷的挨着老者坐了下来。

    梅盖尔斯嫌两人老气横秋,颇为无聊,早就背着阿香遁走溜达去了。

    清澈的水域前,只剩下了两个人。

    就在大朱吾皇不知该如何开口时,老者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在这片放逐之界里的每一个人,都曾经是各自世界中的主宰,无一例外。”

    大朱吾皇愣愣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老者望着悠悠水域,也不管别人听还是不听,接着说道,“这片放逐之界中没有生灵,灵气却极其充足,足够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使用。”

    “在足够漫长的岁月中,所有的主宰都感受到了壁障的存在,并为之突破。”

    说到这里,老者罕见的转过头看向大朱吾皇,用手指了指头顶天穹。

    “主宰虽为极致,却只是位面局限下的结果,在主宰之上还有着更为浩渺的境界。”

    听到这里,大朱吾皇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头,虽然他已经隐约猜到主宰并非境界的极致,但经由老者嘴里说出来,还是震撼无比。

    “而你,则是我所见过的,突破这层壁障最快的主宰。”老者声音平缓,毫无起伏波动,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大朱吾皇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的转头看向他,声音也激动的结巴了起来,“你,你是说,我突破主宰境了?”

    “是,也不是。”老者说出这么一个含糊的概念,“你天赋卓绝,我只是释放出一丝本源,你便感悟到了我的剑道,从而一举破壁,但你体内似乎有着一股独特的波动力量,强行抑制住了你的境界。”

    “这才导致你对新境界感受不到。”

    大朱吾皇纳闷了下来,如果真如老者所说,是体内的那股古怪的力量压制,那这股力量是从何而来的?

    是早已沉睡的蜜儿,还是那坑爹系统,抑或者是其他的介入力量?

    自然没有答案,略微思索一番,大朱吾皇才开口问道,“老人家,主宰上面的境界,就没有什么名称吗?”

    老者并未说话,良久才缓缓开口,“神位之下,皆为蝼蚁。”

    说完之后,老者又凝视了大朱吾皇好一会,眼中似乎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欣慰。

    而后在大朱吾皇惊诧的目光下,老者伸出枯槁的手掌探向自己的心口处。

    一缕澄澈金光迸出,紧接着一枚氤氲着赤金气息的心脏被他捧在掌心之中。

    随着这枚赤金心脏被取出,老者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着。

    原本颇为仙风道骨的清瘦身形最终枯槁无比,犹如一具骷髅,蓬乱的灰白长发也变为了全白。

    “接着。”干枯的手掌伸了过来,金色丝线随风鼓动摇曳。

    深吸了一口气,大朱吾皇并没有伸手去接,“老人家,按照咱们的约定,我确实没有坚持住一柱香的时间,所以自然不能取回这枚心脏。”

    “虽然你没能坚持住一柱香,但你却一一承受住了我的攻击,若是换作那条小虫来,只怕灰都剩不下了,”老者微微一笑,“至于这枚心脏就还给他吧,我也用的够久了。”

    话毕,那枚心脏便被老者抛了过来。

    大朱吾皇手忙脚乱的接过。

    刚一入手的刹那,两侧山林狂风大作,紧接着梅盖尔斯那硕大的身形便从天而降,火箭似的窜到了大朱吾皇身后。

    “我的天哪,我的宝贝你可终于回来了。”梅盖尔斯兴奋的扭动身形左右摇摆,如果不是体型受限制,恐怕就直接窜进大朱吾皇怀里撒娇了。

    擦了擦被喷在脸上的口水,大朱吾皇赶紧将心脏塞进了梅盖尔斯的爪中。

    看着爪里还带着热气的心脏,梅盖尔斯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历经艰难险阻,终于时隔几万年,再次收回了心脏。

    兴奋过后,小人得志的表情便充斥在梅盖尔斯的脸上,但当他看到老者的身体变化时,还是小心开口说道,“喂老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和之前有点不太一样?”

    “送客。”老者闭上眼,缓缓说出了两个字。

    矗立在他身边的剑侍摆出了一副赶紧滚蛋的表情,大有再不走就捅你一剑的打算。

    “真是个没有人情味的老家伙,枉我还给你扫过山头!”梅盖尔斯不满的嘟囔一声,随即振翅一挥,“咱们走!”

    ……

    从剑峰重山中离开,坐在阿香的背上高高飞驰于空中,感受着从两颊拂过的清风,大朱吾皇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与老者的一战,他受益颇多,又是直接一举突破了那玄妙的主宰壁障,使得大朱吾皇兴奋不已。

    至于那主宰之上的境界玄妙在何处,刚刚突破的大朱吾皇自然是一脸懵圈。

    并且老者之前的话语中,提起这层境界,话语中有着些许藐视,似乎除了神位之下,全都不值一提。

    可真正能成就神位者,又会有多少呢?

    在莫名其妙的突破了主宰壁障的大朱吾皇,再也不像之前那般睁眼瞎,谁的境界都看不透。

    就比当下这头自喻为绝息之王的梅盖尔斯,它的境界已经实打实的突破了主宰境,并且气息也浑厚无比,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

    至于这个境界究竟是什么,由于暂时没有参照物,大朱吾皇自然也就无法判断。

    由于没有住所,再加上梅盖尔斯极为感激的热情,大朱吾皇和阿香自然被其连拉带拽的带回了住所中。

    由于其心脏被大朱吾赢了回来,梅盖尔斯感激之余,又从堆积成山的宝藏中中肉疼的允诺给他两件宝贝。

    当然这是后话,一回到梅盖尔斯的领域之后,大朱吾皇便感到丹田中传出的蕴热之意,急忙找了一处安适的洞穴准备感悟。

    阿香则寸步不离大朱吾皇,在他感悟的期间充当警卫作用。

    至于梅盖尔斯则舒服的躺在他的宝藏上,呼呼大睡起来。

    ……

    当雄浑磅礴的气息充斥着整座洞穴中时,大朱吾皇缓缓睁开眼睛。

    一抹流光紫意从他眼中浮现,很快消失不见。

    “这就是主宰之上的力量吗?好像也没有多强嘛。”看着掌心中更加通透的深红色本源,大朱吾皇挠了挠头,很快又摇了摇头。

    这起了变化的本源之力虽然是属于主宰之上的境界,却实在太过单薄,形不成气候。

    在陷入沉睡的这几天中,他的神识完全游离于丹田里,那阵没来由的蕴热之意便是从那两座闭拢的莲台中所传出。

    大朱吾皇有种预感,当莲台再次绽现时,那被刻意压制下来的未知境界最终才会打开。

    就在他神识有些游离时,梅盖尔斯拍打着翅膀从通口处着急忙慌的奔了进来。

    一见到大朱吾皇醒了过来,梅盖尔斯长出了一口气,“太好了,我以为你还在昏睡。”

    “怎么了,这么惊慌失措的?”大朱吾皇起身舒展筋骨。

    梅盖尔斯咧嘴一笑,随即凑了上来略带兴奋的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北域之主死了!”

    “死就死了吧,和我有什么关系?”大朱吾皇有些纳闷。

    梅盖尔斯顿时急了,“你怎么不想想,北域之主一死,那他所有的宝藏不就无主了吗?咱们不过去分一杯羹,可就要被别人抢走了啊!”

    “哦?没兴趣……”大朱吾皇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发现大朱吾皇并没有像自己预期的那么兴奋,梅盖尔斯顿时郁闷起来,“难道还真有不喜欢宝藏的家伙?”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梅盖尔斯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以巩固境界为代价给了大朱吾皇十枚乌石,才让其决定和自己一同前往辽阔的北域。

    至于乌石,是当梅盖尔斯掏出这玩意之后,大朱吾皇才知道有这么个东西。

    这东西极为珍惜,基本相当于灵珍的加强狂化版,其内所蕴含的灵气之多,几乎可供大朱吾皇在灵力耗尽的情况下,瞬间回满丹田灵力。

    虽然这乌石的用处单一,可对于大朱吾皇来说,还真是个好东西。

    但即使乌石再珍贵,对于见惯宝物的大朱吾皇来说,还并不足以打动自己。

    之所以答应梅盖尔斯,纯粹是因为,他想要搞清这整个放逐之界的势力范围,以及在来到这永恒世界前,昊有容话里的意思。

    毁灭该如何毁灭,拯救又该如何拯救?

    北域地势平坦,大都以平原为主,有着最为宽广的海域,完善的码头港口,足够支撑起庞杂的流动人口和城市的发展。

    同时北域与其余三域接壤面积最少,但连同其余三域的枢纽城市却并不在少数。

    也是发生战争最少的一座版图。

    眼下,北域之主莫名其妙的身死,像梅盖尔斯这样抱着分一杯羹的家伙可不在少数。

    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繁荣之至的北域将会持续一段为时不短的混乱。

    由于要商量对策的缘故,大朱吾皇坐在了梅盖尔斯的脑袋上。

    天朗气清,身缥缈云层中,太阳照在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梅盖尔斯所在的域界距离北域有一段不短的行程,即使以他的飞行能力来算,也需要不眠不休两天左右的时间。

    为防止不必要的麻烦,作为伸向其余域界触手的北域枢纽城市,一概不去。

    一人一龙一兽,就潜伏在云层之中,朝着北域行进。

    从得到的模糊消息中得知,北域之主并非自杀,也不是老死,而是被人致死。

    早已突破主宰壁障的人类,有着近乎无尽的生命,时间在他们身上唯一的用处便是沉淀境界。

    能够从无数最初主宰中当上北域之主,本身的实力就已经难以衡量,更何况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越发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