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二十九章:异人献刀
    “大人,诸三有要事禀上。”

    “他娘的放肆!提醒你几遍了,以后再敢这么突然冒出来吓老子,老子非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不可!”

    一道愤懑之音打破了这静谧的氛围。

    被高擎古树覆盖的翠绿苍山绵延百里,氤氲灵气如同薄纱一般笼罩四野,一条完全由灵气幻化凝聚而成的碧河环山而流。

    而在这碧河正中央,一座三层阁楼座落其上,被云烟遮掩的若隐若现,颇有种云窗雾阁之奇景。

    此刻,在阁楼的楼顶上,端坐着一位身穿雪青色镌纹长服的中年男子,他手持一柄长竿,鱼线鱼钩离水三尺,似乎是在等着鱼儿自愿上钩。

    他的身后,一个黑袍人喏喏连声,满脸赔笑。

    重新调整好坐姿,中年男子又聚精会神的看向水中,仿佛随时会有鱼儿上钩,“说吧,这么着急忙慌的有什么事?”

    名为诸三的黑袍人清了清嗓子,快步上前俯身说道,“大人,就在今天边界司坊那边来了两个行为举止和穿着都非常怪异的家伙,说要离开咱这子午境准备前往中域……”

    “就这屁大点的事情你都敢打扰本王?”中年男子皱眉冷喝,“我看你是皮痒了。”

    诸三连连摆手,“若是小事我绝不敢打扰大人半分,实在是这次的情况极为特殊,因为那两个家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深吸一口气,诸三继续说道,“在我盘问这两个怪人未果后,便准备将两人拿下细细盘问,没想到他们反抗的异常激烈,其中有一个持刀的家伙更是连杀我兄弟二十余人,几乎将整个司坊搅的天翻地覆。”

    听到这里,稳如磐石的中年男子握着长竿的手微微一颤,淡声说道,“你们边境司坊里的下属,境界分布大致是多少。”

    “回大人,玄境三十六人,非境十二人,天境只有我一人,其余皆下品。”

    “那两个举止怪异的家伙境界是多少?”

    “这也是我最为奇怪的地方,从他们的身上我感觉不到半点灵气涌动,境界也完全不详,并且他们使用的,好像是一种更为奇特的力量。”

    诸三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对了,尤其是那柄黑刀,锋锐无匹,煞是古怪。”

    “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

    “我已经把他们劝下来了,现在应该还在子午境边界。”

    “把他们带到襄王殿,在这期间无论他们提出什么条件,全部允诺。”

    话毕,中年男子起身一拂长衫,直接踏空飞掠而去,只留下诸三手忙脚乱的收拾着鱼竿鱼线。

    子午境,襄王宫。

    早已换上一袭暗紫镌纹长服的中年男子,端居在这恢弘的的宫殿深处,一双星目遥然直视着殿外。

    他所等候的人即将出现。

    当诸三的身形出现在殿门外时,在他的身后也紧跟着两道身影。

    “边境武侯诸三,带人前来觐见襄王。”诸三的声音回荡在巨殿之中。

    被称作襄王的中年男子随意摆了摆手,“进来吧。”

    诸三应诺,随即示意身后两人进殿。

    踩着脚下琉璃玄石铺就而成的地板,两道身形踱步进入殿中,而襄王也趁着这段时间仔细打量起两人。

    正如诸三口中所言,此刻出现在襄王眼中的两人的确怪异无比,近乎丑陋。

    两道身形皆瘦弱不堪,就像是风干的腊肉一般,给人呈现出一种皮包骨的病态观感。

    尤其是那个身形较高的一人,不仅缺了一条胳膊,就连一条腿也扭曲成诡异的姿态。

    且他裸露在外的左半张脸,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度腐蚀过一般,皮肉卷曲纠结,露出了大半灰白色的头骨,恶心而又丑陋。

    而另一道身形则相对要好上一些,全身上下被紧紧包裹在粗布麻衫中,就连脸上也带了一层厚厚的皮质面具,只露出一双无神的瞳孔淡漠的注视四周。

    看着这两个丑陋肮脏的家伙,襄王的内心不由得暗自后悔起来,这简直就是玷污了这王宫的氛围。

    他甚至开始决定等安顿好这件事情以后,整个襄王宫直接闲置一个月,顺带将地板都重新换上一遍。

    虽然牢骚满腹,但襄王并未表露出丝毫不满,要是真如诸三所说,这两人真有以一当百的实力,那么将在不久后的战役中,成为不可多得的助力。

    想到此,襄王直接从王座上踱步而下,无尽的威压随即沉沉铺展开来。

    严重毁容的那个异人在感受到那种境界上的威压时,身形便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脸上仅剩的一颗眼珠中满是惶恐。

    反倒是带着面具的异人没有太多的表情,面具下的双眼依旧漠然,似乎外界的一切都干扰不到他。

    悄然收回境界,襄王对两人的表现十分的满意,能够抵御住他威压的人,至少也要有着天境修为。

    这两位异人,显然有着真材实料。

    为显露出君王胸怀,他当即便大笑着说道,“欢迎二位来我襄王宫做客,不知二位该如何称呼?”

    “子,子姜……”严重毁容的异人颤声回道。

    “自由无家可居,所以无名无氏。”头戴面具的异人颔首回答,行为举止十分从容。

    不知为何,襄王总感觉这个头带面具的异人身上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却又说不上在哪里见过。

    回过神来的襄王又是哈哈一笑,“姓氏乃身外之物,有无皆可,不过从今日以后,你们就有家了,凡是我襄王剑锋所指,就是你们的土地。”

    “兄弟二人在此谢过襄王。”无名氏再次垂首说道,“只是我们兄弟二人想要去中域施展一番,不打算再留在这子午境内。”

    襄王眼中的怒意一闪而逝,随即笑着说道,“我襄王是子午境的王,能够给你们的丝毫不比中域少,甚至要多上无数倍,你们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们,封侯,土地,女人。”

    “只要你们肯留在这子午境,当本王的左膀右臂,封侯,土地,女人,任尔挑选。”

    平淡而又不容置疑的声音在这大殿中响彻。

    “既然如此,那我等兄弟二人,便留在这子午境,成为襄王的左膀右臂,”无名氏拱手说道,“同时为报答襄王,我们兄弟二人也为襄王准备了一份礼物。”

    襄王顿时来了兴致,他倒想看看这两个长相丑陋举止怪异的异人,能送上一份什么礼物。

    从名为子姜的异人背后,取下一条被粗布包裹严密的棍状物,然后送到了襄王的面前。

    “且让我为襄王打开。”

    无名氏话毕,伸出手掌将粗布逐层掀开。

    待层层粗布掀开,一柄通体浑黑无比的长刀映入襄王的眼中。

    一抹失望闪过,他在心底生出一丝不屑,正打算该以如何理由拒绝时,眼角余光却瞥到那平平无奇的刀身之上,忽然生出一抹灵动的黑色气息。

    “这是……”襄王目光被其吸引,脑袋不由得向黑色长刀靠去。

    下一刻,原本双手捧着刀身的无名氏,另一只手掌倏忽握紧刀柄,刀刃反上,对准了襄王的脖颈,向上狠狠一提。

    登时,一个浑圆的头颅从襄王的脖颈上完整的掉了下来,一旁等候多时的子姜直接捞过襄王脑袋,迅速塞进了准备好的布袋中。

    这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从襄王将脑袋伸过来到直接断头不过是在瞬息之间发生,等到周边侍卫察觉时,早已为时已晚。

    粘稠的血浆如同喷泉一般从襄王的腔子中喷涌而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以如此戏剧性的结局陨落。

    一脚踢飞襄王僵滞的尸体,无名氏和子姜折返身形,朝殿外疾驰飞掠而去。

    “襄王遇刺,千万不要放走这两人!”

    殿中侍卫在这同一时间朝两人围堵而来。

    站在殿门外的诸三在目睹这一切后,忍不住气血冲脑,属于天境的恐怖实力瞬间笼罩了整座巨殿空间。

    无名氏与子姜的速度明显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如同深入泥沼寸步难行。

    “老子今天要你们的命!”诸三爆喝出声,散发出浑厚灵力的右拳直接砸向了无名氏。

    属于天境修为的威压,激发了无名氏内心深处最为深层的恐惧,他想要躲过这一击,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

    下一刻,重拳携裹劲气轻易破开防御,清晰的骨裂声响彻,胸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塌下去。

    只不过,受伤的并非无名氏,而是冲过来挡在他面前的子姜。

    诸三厌恶的击飞死狗一般的子姜,去势不减的轰向无名氏。

    然而那隐隐撕裂空间的重拳,却在下一刻诡异的停滞在无名氏的面前,再难寸进分毫。

    无数道猩红的血色自无名氏周身浮现,而后如同一株株血色藤蔓开始向四周蔓延。

    诸三双目圆睁,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突然想到,不久前发生在子午境的一件事,也就在那件事情中,整座敬良城变成了深坑废墟。

    作为武侯的他,在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后,看到充斥在空中的血色薄雾,似乎就是眼前这种气息。

    然而一切已晚,等诸三回过神来时,整座巨殿已经完全被猩红气息所覆盖。

    难以言表的刺痛在他皮肤上跳动,诸三惊骇的发现,自己的皮肉正在快速涅灭。

    其余侍卫在还未冲过来时,早已化作一蓬蓬飞灰,散落在这猩红气息中。

    明白过来的诸三,想也不想直接折身飞掠出殿门。

    不过还没等到他飞出十余米时,一柄漆黑长刀从背后刺入心脏,而后将他整个人钉在了地板上。

    做完这一切,无名氏迅速跑向倒地生死不知的子姜面前,一把将其抱起抄在背后,狂奔出殿门。

    整座恢弘的襄王殿在他跑出的刹那间,彻底崩塌。

    无名氏回望一眼,托紧背后的子姜,一头扎进了灵河之中。

    ……

    夕阳如血般投射向大地,莽苍荒漠在夕阳的映照下遥遥无际,劲风在这荒漠上扬起阵阵风沙。

    远远望去,地平线上一道佝偻身形手拄长刀,背着一个死生不知的家伙艰难前行,鲜血将他整个背后染红。

    似乎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无名氏朝前趔趄两步,然后倒在了地平线上。

    感受着背上温热的液体,几乎快要昏死过去的无名氏重新转醒。

    他费力的转过身子将子姜的身体翻了过来,看着他胸腔前肋骨交错的创口,沉默不语。

    半晌,无名氏直接取出怀中匕首,在手腕上狠狠抹了一道。

    鲜血潺潺如小溪般滴进了子姜的嘴里。

    ……

    “从今往后,我就叫做无名氏,你就叫做子姜,我是你,你是我。”

    “你出生贱民,我出生帝君,却同样落得这么个下场。”

    “我不甘,你也不甘,那我就要改变。”

    “现在我不再是一个不食灵气的废物,我要让所有对不起我的人都血债血偿!”

    “到时候,我做上九境一域帝君,那你,就是这子午境的王。”

    ……

    “我说好姑娘,你这是要把我往什么地方送啊,我怎么有种阴森森的感觉呢?”虚无通道中,趴在阿香翅膀下只露出个脑袋的大朱吾皇,心虚的上下左右看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永恒之界是个什么地方,但他还是能够感受到周围传来的压迫感。

    “我再重申一遍,本姑娘姓昊,不姓好,你再读错当心本姑娘给你舌头拔出来!”盘腿坐在阿香脑袋上的昊有容一脸怒气。

    “行行,昊姑娘,”大朱吾皇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那个,既然第六世界任务完成了,不就应该去第七世界了吗,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永恒之界?”

    “少废话,必须去。”昊有容不容置疑的说道,“这对你来说,将会是一次十分重要的转折点,在这永恒之界中的一切历练,将会完全左右你以后传承的结果。”

    昊有容顿了顿,看着大朱吾皇说道,“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认真的完成。”

    大朱吾皇张了张嘴,最终点头说道,“放心,保证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