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二十四章:我与春风皆过客
    是夜。

    整个大都之地灯火通明,街道两旁灯盏高挑,宛如游龙般贯穿了每一条大街小巷。

    同时为庆贺皇府大人夺得天下青试二甲,但凡大都居民,每家每户可凭户籍领取百枚大钱,大米一担,肉干十斤,织布数匹,且不限制郡县。

    这一封皇府张贴出的告示再次引发了巨大的轰动。

    要知道,这大都居民可不是以几十万计数,由几十郡组成的大都,其人数早已达到几百万的大关。

    如果真要是按照告示上的去办,恐怕之前的晋氏遗留都根本难以补贴如此大的口子。

    但皇府之所以敢发布这样的告示,自然也是有其原因的。

    当司马曜将合共六城城契交与大朱吾皇手中时,他才知道,在这一段时间内,司马曜率领飞速扩张的司马氏,连拔六城,并且连同大都周边的氏族都肃之一空,几乎快要打到了西域境。

    如今的司马氏族早已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霸主境强者多达十余位,使者境更是即将超过二百余众。

    这样的结果,无疑是大朱吾皇愿意看到的,原本隐约有些担忧的内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原为晋府改造成的皇府,又被司马曜下令改造一番,占地面积早已翻了一倍有余,且府中建筑奇崛,颇有种与奉山的奉殿一栖两雄的意思。

    与此同时,登高台下新修筑的揽春园中热闹非常。

    坐在上首的大朱吾皇拎着酒坛正跟司马卫拼的痛快,就连温和儒雅的司马曜也凑在一起大口灌着酒。

    一帮大老爷们在拼酒,随着杯盏的碰撞,酒液飞溅,一旁的姬郑自然一脸愤怒的怒瞪着大朱吾皇,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的话,恐怕大朱吾皇现在已经躺地上了。

    而自从被大朱吾皇知晓了女儿身之后,二十年来不施粉黛的姬郑,也偷偷的学起了打扮,甚至有过几次偷抹妮子粉底被抓现行的记录。

    对于今天的晚宴,姬郑则是罕见的穿上了与先前风格迥异的服饰。

    一身缕金挑线长衫,对襟丝绸短服,在利落得体之外,衬得身段丝毫不弱于妮子。

    少了几分英气,自然便多出了几分柔美之意。

    而在圆桌的下首位置,则是陪同着的十余位霸主境强者。

    其中一位霸主用手肘捅了捅一旁的同伴,悄声说道,“司马旗,坐在上首的那人是什么身份,连咱们大人都只能陪坐在他身边,我看他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嘛?”

    “你刚来没多久,当然不知道,”名为司马旗的人顿时来了兴致,放下酒盏说道,“他可是咱们大人的大人。”

    “要没有他,哪里还有这司马氏,还有现在的光景?”司马旗扔了几粒花生米在嘴里,“是咱们大人带着司马氏,不远万里之遥来到这大都才站稳脚跟的。”

    “承祖宗保佑,我是司马氏族最后的族眷,亲眼见过大人以一己之力,屠杀近十万兵士,带领我们全族上下脱险,也追随大人一同覆灭了这大都最为强盛的晋氏。”

    说到这里,司马旗眼中满是亢奋之色,“更是见过大人力劈山门,高达百丈的巨山被犁为原地,如此种种称为天神亦不过分。”

    先前问话的家伙像是想起来什么,咽了口唾沫,“你是说,咱们百里郡后尾处原来的两座巨山,是被人给推平的?”

    “不然你以为呢,难不成是自己消失的?”司马旗砸了砸嘴,“你们不相信大人的实力倒也正常,毕竟没亲眼见过的都不会相信。”

    他讪讪一笑,端起酒盏大口的喝了起来。

    瞥了他一眼,司马旗淡声说道,“收起你那点心思,既然你们族眷并入了司马氏族,就不要再动些歪心思了,老老实实立功,大人会注意到你们的。”

    仿佛被戳中心思,他僵笑一声,“不敢,不敢……”

    与此同时,正和大朱吾皇拼酒的司马卫最终不胜酒力,连人带坛直接躺在了桌底。

    打了个亢长的酒嗝,大朱吾皇一抹嘴,“再来一坛!”

    坐在一旁的姬郑最终忍受不了,一拍桌子,“连喝十坛,你再敢喝信不信我把你给扔河里?”

    满桌寂静,陪坐在侧的姬青顿时面色骇然,他没想到自家少主还是这般的硬性子,敢在如此场合下驳了大朱吾皇的面子。

    在他心里,大朱吾皇可不是个善茬,真要是激怒了他,恐怕自家少主就不像上次那样幸运了。

    就在姬青准备下跪求情时,大朱吾皇却挠了挠头,砸了砸嘴说道,“那就不喝了呗,大家吃菜吃菜。”

    顿时四下里又热络了起来。

    坐回原位的大朱吾皇,故意装作醉眼朦胧的看向身旁的姬郑,嘴也跟着咂摸起来。

    姬郑自然察觉到了他古怪的目光,登时正襟危坐起来,目视前方,装作没看到他的表情,耳根处却悄然红了半分。

    在空气中充分发酵的酒气夹杂着几分特殊的味道,忽然扑打在姬郑的耳边,“今天穿的这么漂亮,是特意给我看的吗?”

    温润的气息拂过颈项间的细绒,不由得令姬郑浑身一震,待她反应过来时,大朱吾皇已然拎着酒坛去往其他宴桌。

    看着在廊桥中孤身一人,恣意远离的大朱吾皇,姬郑有一刹那的失神,一种莫名其妙的怅然若失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他有一天会像今天这样离开吗?

    或许不会吧?

    长长的廊桥下,大朱吾皇拎着酒坛摇摇晃晃的行走其间,所有人都只当做他是喝醉了。

    “行了,咱们走吧。”

    “确定现在就走,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吗?”

    “确定了,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多嘴就该惹人心烦了。”

    “好的,传承者第二成就达成,即将离开二元世界,开启第三世界……”

    “等等,我能再说两……”

    “你给老娘滚进去吧!”

    空中突然浮现一双嫩手,一把拎起大朱吾皇简单粗暴的塞进了空间中,彻底消失不见。

    奇异空间中,昊有容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让你再啰嗦,当心老娘把你衣服扒光丢进光河里!”

    “喂,你在想什么呢?”妮子伸手在姬郑眼前拂了拂,一张纸条紧接着从她手中掉落,落在了姬郑的衣服上。

    “我已走,诸位勿念。”姬郑一字一句落在心头,那阵怅然若失的感觉最终落实,眼中开始盈满泪水。

    她突然有些后悔,那最后一句话最终没能对他说出口。

    “今天穿的这么漂亮,是特意给我看的吗?”

    “当然。”

    所有的一切汇聚在一起,不过是一句来不及。

    …………

    这是一片海。

    没错,目之所及尽都是一片汪洋巨海,连半块落脚的陆地都没有半分。

    海天一色,澄碧如洗。

    而此时的大朱吾皇正光着屁股浸泡在汪洋巨海中,玩命的朝前泅渡着。

    因为在他背后的水域中,狂追着一条堪比浮岛的水中巨兽。

    他想要骂娘,那个该死的神秘婆娘居然把自己扔在了这么个地方,并且浑身衣服被扒光,口口声称这是个世界就只有水,衣服根本用不着。

    而昊有容给他的任务也十分的简单,直接击杀背后的浮岛巨兽并取出头颅中的内核,这第三世界的试炼便算作完成。

    但尽管如此简单,大朱吾皇还是想要骂娘。

    被昊有容剥去的不仅仅是身上的衣服,遁世以及血魂长刀都被强制留在了二元世界,就连体内的灵力以及杀戮之力都被完全剥封印。

    浑身上下就只有夹在屁股中的两柄昊神佩刀能用了。

    在这茫然无际的大海上,浑身没有半点外力借助,光拿着两柄破伤风之刃去干身后的巨兽,无异是找死。

    所以大朱吾皇只能玩命的泅渡。

    兴许是看不下去即将被浮岛巨兽吞进肚中的大朱吾皇,昊有容干脆放开了他的境界,全力完成任务。

    放开境界的大朱吾皇,浑身波动涌起,背后凝聚出两扇血翅,直接从从泅渡改为低空飞行。

    那颇似长颈龙的浮岛巨兽昂首嘶鸣,覆满鳞片的巨首随之朝空中探去。

    半空中光着屁股的大朱吾皇邪魅一笑,拎着两柄长刀悍然迎了过去。

    早已成就主宰之位的大朱吾皇,在昊神佩刀的加持下,不过是瞬间便将其肢解,如同小山般的巨首脑袋从中断开。

    平滑的切口处开始往外喷涌出淡金色的液体,一道赤金流光随之迸射而出,落入大朱吾皇手中。

    那是一个掌心大小的不规则菱形物体,其内金光流转,似有液体在涌动。

    随着斩杀巨兽的任务完成,昊有容便马不停蹄的将大朱吾皇拎到了下一个世界。

    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如此快的晋升速度,还是让大朱吾皇有了信心,毕竟距离传承结束还有一年不到的时间。

    按照这么个速度,倒真有可能提前完成所有的试炼世界。

    从第三世界离开,不过是瞬间便及至第四世界。

    正如大朱吾皇所想,其实并非所有的世界都有人类,这第四世界和第三世界大致相同,是一片完全由绵延无尽的密林所组成的世界。

    昊有容同样直接发布了任务,于两天之内击败位于巨林深处的主宰。

    这个大朱吾皇认为不太困难的任务,在见到这方世界的主宰之后,便彻底改变了想法。

    那是一座几乎与山峦齐高的怪异巨兽,形状似虎,却在肋骨两侧生出了六对岩石般的暗青羽翼。

    如果单单是这些的话,并不足以为惧,顶多和之前第三世界的浮岛巨兽那般,多费些功夫就能摆平。

    但大朱吾皇却从它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

    那所释放出的气息,丝毫不弱于自己,甚至犹有过之——那是属于主宰的气息。

    战况一触即发,彻底爆发的气息,几乎瞬间将方圆千里的密林犁为平地。

    巨兽展开肋后六翼,狰狞交错的巨嘴便朝大朱吾皇狠狠的咬下。

    几乎和巨兽眼球大小的大朱吾皇举刀迎击。

    这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正午,由浑身是血的大朱吾皇,将昊神佩刀剜进巨兽心脏才算是结束了战斗。

    巨大到与天地接壤的身形重重砸落在地面,大朱吾皇也随之颓然坐地,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然而紧接着,一个成人脑袋大小的蛋,从那巨兽被剜开的心口处滑了出来,然后咕噜噜滚到了大朱吾皇的身侧。

    “这么大的家伙,居然会是卵生?有没有搞错?”大朱吾皇满头问号,然后下意识的用手指点了点。

    登时蛋壳碎裂,一个沾满蛋液的灰色小兽从蛋壳中挺了出来,张着没牙的小嘴咿呀奶叫。

    “我靠,这什么鬼东西?一碰就生……”大朱吾皇满头黑线。

    昊有容的声音适时响起,“第四世界试炼完成,传承者即将进入第五世界。”

    大朱吾皇顿时有些慌了神,这小兽刚睁开眼睛便摇摇晃晃的爬向他,显然将自己当成了母亲。

    感受着没牙的小嘴不停吮吸手指,大朱吾皇干脆心一横,直接抱起小兽冲进了传送口中。

    平稳穿过,甚至没有任何提示,他便来到了第五世界。

    第五世界依旧没有太多波动,同样没有人类,目之所及尽都是布满密林的山川沟壑。

    同样是击杀这第五世界的异兽主宰,这一次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

    而在这一天半的时间内,大朱吾皇带在身边的那个小兽,早已非先前的模样。

    它的生长速度简直是用飞速来形容,不过是短短半天时间,便长至两米余长,虽然肋骨两侧的翅膀还是巴掌大小,但已经可以自由摆动。

    唯一不变的,便是对大朱吾皇亲密异常,在大朱吾皇击杀了第五世界的异兽主宰之后,小兽便扑了上来,伸出细长的舌头开始舔掉他身上的血渍。

    “第六世界开启,为废墟世界,危险程度未知,传承者是否需要准备?”

    “废墟世界?这是什么世界,还有危险程度预告?”大朱吾皇一脸纳闷,“能怎么准备,难不成给我点其他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