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二十一章:晋升主宰(中)
    “哎,你不是那个之前和鹿如许对战的家伙吗?”大朱吾皇低呼道。

    青襄高冷的回望大朱吾皇一眼,旋即身形随着领域再次朝着一众霸主奔去。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来帮忙的,’大朱吾皇心头一乐,果然朋友还是打出来的。

    收敛起心神,大朱吾皇举刀再次冲进了人堆中。

    各种领域冲天而起,巨量的杀戮之力席卷了整个穹顶擂台,蛛网般的裂缝在擂台地面迅速蔓延。

    一群站在二元世界顶层的修炼者,所造成的破坏力是难以想象的,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两位几乎只在传说中出现的杀神之主。

    此时的大朱吾皇,虽然有着青襄的帮助,但最终难以抵过围殴,再次被如同密网般的杀戮之力裹在了原地,连带着青襄一同围困在一起。

    就在大朱吾皇以为将会迎来一顿暴揍时,那近百位霸主却是直接无视二人,匆匆朝擂台中央掠去。

    “不好,鹿如许有危险了。”他沉声道,急忙奋力挣脱身上的血气锁链,倒是青襄比他淡定不少。

    “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那家伙的境界,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青襄淡声说道,目光也随之看向了鹿如许。

    反应过来的大朱吾皇,又急忙唤出遁世,询问鹿如许现在的情况。

    遁世沉吟一番,接着说道,“早在数千年前老夫也成为过这杀戮之界的主宰,自然知晓这境界的玄妙,那个小家伙,如今确实达到了杀神之主的境界。”

    大朱吾皇急忙问道,“那他们两个谁更厉害一点?”

    “这个嘛,情况有点奇怪……”遁世面露难色,“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似乎都缺了点什么,导致我无法探查他们自身的情况。”

    不等大朱吾皇再次开口问询,身下的擂台突然剧烈的震颤起来。

    只见在擂台正中央,数十道混黑锁链自大界之主背后骤然降下,悍然对上鹿如许手中高举的黑铜长剑。

    闪烁出无匹锋芒的黑铜长剑,直接将那混黑锁链自中间劈开,而后如同黑色洪流尽皆倾泻至擂台地面。

    蛛网般的裂缝瞬间辐射了整座擂台,崩塌一触即发!

    在隆隆震颤声中,整座擂台彻底崩塌碎裂。

    由于在领域之力的作用下,擂台崩塌所造成的巨石碎块并没有下降,而是缓缓向上升腾,这才使得天奉台下的百姓,免遭于难。

    见此情形,那被奉山钳制住没有行动的大掌令司,急忙想要飞奔向天奉台,却被奉山再次拉住。

    大掌令司停下身形,沉声说道,“大哥,我不知道你和大人之间是否有什么过节,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身为掌令司,所有的事情都早已身不由己。”

    话毕,大掌令司转身朝擂台掠去,这一次,奉山也没有阻拦。

    看着崩塌碎裂的擂台上,已经呈围堵之势的一众杀神霸主,大掌令司的声音响彻开来,“各氏族霸主听命,即刻前往天奉台,释放各自领域之力将擂台和中州完全阻隔,不得延误时间。”

    近百位杀神霸主一脸懵圈的看着半空中的大掌令司,片刻后,便纷纷降至天奉台。

    大掌令司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奉山,随后奔赴天奉台。

    “多谢。”奉山看着大掌令司的背影,缓声说道。

    此时,在持续崩塌的擂台上,除了处于交战中的大界之主和鹿如许,就只剩了被困大朱吾皇和青襄二人。

    由于一众霸主离去,缠绕的血气锁链也在第一时间被两人挣脱。

    紧接着奉山及至两人面前,沉声说道,“这里即将被封锁,你们快离开这里。”

    “可鹿如许他……”大朱吾皇看向远处的鹿如许,犹豫不已。

    青襄摇头说道,“就算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任何忙,境界所带来的差距,并非拼命就可以弥补的。”

    话毕,他当即跳下擂台,赶往天奉台。

    大朱吾皇暗叹一声,头一次自心底生出了挫败感。

    随即,奉山伸出手准备将大朱吾皇推离擂台。

    就在这时,一阵颤鸣声自身下的天奉台响彻开来,紧接着万千道领域之力升腾而起,直接在这擂台之下凝聚出了一层壁障,将其与地面完全阻隔。

    “不是吧?动作这么快……”大朱吾皇看着脚下凝实无比的壁障,满头凌乱黑线。

    见此情形,奉山只得拉住大朱吾皇朝一旁远远避开。

    “嗡!”

    一抹黑色流光自头顶再次掠下,直接将鹿如许提剑阻挡的鹿如许击飞出去。

    不等其有所喘息的机会,化作一抹黑色流云的大界之主悄然在鹿如许背后凝聚,而后掌心悄然贴了上去。

    数百道黑气从大界之主的掌心涌出,如同带着锐刺的藤蔓,疯狂蔓延,不过是片刻间便将鹿如许的周身完全覆盖。

    黑铜长剑霎时飞掠而来,在即将刺向大界之主面门时,却被其一把控住,然后用力掷进地面。

    “呃,啊!”

    鹿如许沉声痛呼,覆盖在周身的黑气藤蔓宛如活物,不断蚕食着涌出的波动气息。

    “现在的我,根本不是你能够抗衡的,”大界之主面沉入水,“并且我在之前已经警告过你离开,之所以出现如今这种局面,完全就是你咎由自取!”

    鹿如许面色青紫交替,却还是张开嘴,一字一句说道,“跟,跟我走……”

    大界之主面色一寒,缠绕在鹿如许周身的藤蔓猛的一紧,“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跟,跟我走……”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大朱吾皇,硬生生的止住身形,然后朝擂台方向奔去。

    奉山见状,伸手拉住他,沉声道,“你去做什么?”

    “鹿如许有麻烦了,我冲过去试试能不能把他给救出来。”大朱吾皇急声道,同时全力运转金枪不倒配合生生不息。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金枪不倒配合生生不息短时间内能够硬抗近十次必死杀招,在这个时间内,如果还是无法救出鹿如许的话,他们两个就只能组队去地狱刷怪了。

    “你去,只会收效甚微。”奉山看着他淡声说道。

    大朱吾皇眉头紧皱,“但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

    “他不会消失的,我去救他。”奉山的话语依旧平淡,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朝擂台掠去。

    “你去不太合……哎呦我去!”大朱吾皇顿时僵滞在原地,眼睛也在此刻圆睁到了最大。

    一袭青衫的奉山,在奔赴向擂台时,一抹血红色的光晕悄然自脚底蔓生而出,同时数十道流光长纹在周身环绕而起。

    那是最为纯粹的本源之力,也是属于杀神之主的象征。

    霸主的象征为形形色色的领域之力,而杀神之主的象征,便是天地间最为纯粹的杀戮本源。

    “怎,怎么可能,他不是霸主境么……”大朱吾皇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向奉山,突然发现自己就像是一条酸菜鱼。

    又酸又菜又多余。

    与自己同行的一行人,居然隐藏了两杀神之主,而自己这一路,居然一直被蒙在了鼓里。

    属于这个世界中最为顶级的存在,此时一下出现了三个,这让大朱吾皇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然后一阵更加强烈的自信心涌上心头,虽然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大朱吾皇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一定能够晋升到杀神之主。

    而眼下,自己要做的,就是尽量远离战场,以免一不小心受到波及。

    此刻,碎裂擂台上,鹿如许依旧被大界之主紧紧钳制,浑身的气息也已经降低到了一定的程度。

    “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抱有任何幻想,经过万千年的改变,我早已和他没有了任何关系。”大界之主沉声说道,“我就是我,也只是我!”

    下一刻,大界之主身形骤然一侧,钳制住鹿如许的黑色藤蔓也迫不得已松开。

    而在他刚才站定的位置上,一缕深红色氤氲而起。

    待看清来者之后,大界之主眼中闪过一抹愠怒,“你来做什么?”

    奉山看了他一眼,随即来到鹿如许面前,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鹿如许看着奉山,玩味一笑,“看来,你也没有彻底改变。”

    “找死!”

    怒喝声响彻,一阵狂躁的磅礴气息自大界之主体内涌出,而后他整个身形便是朝两人直直掠去。

    三道杀戮本源之力沉沉相撞,无形的殉爆瞬间扩散四野天穹。

    那本就破碎不堪的擂台,最终在这冲击的席卷下,彻底碎裂成粉末。

    与此同时,天奉台上集结的数百位霸主,齐齐喷出一口鲜血,有境界稍弱的霸主,甚至连领域都被那股巨力震颤的粉碎。

    为首的大掌令司也好不到哪去,强忍住丹田中的翻江倒海,双手连连捏诀,领域之力再次掼向天穹。

    集齐数百位霸主之力,才勉强将天穹传来的波动力量化解,不少霸主已是强弩之末,要是再来一次,恐怕就要出人命了。

    剧烈的殉爆过后,大界之主以一敌二,在短时间内竟然强行压制住了鹿如许和奉山,占了上风。

    数以百计的混黑锁链再次自地面缠绕而起,随后大界之主和奉山重重的撞在了一起,剧烈碰撞所产生的罡风将脚下的结界撕裂出道道裂痕。

    “现在,离开这里!”大界之主凝视着奉山,一字一句道,“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让他得逞后,你的下场也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

    “咱们两个,才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

    奉山没有说话,手中长剑上的红芒却悄然黯淡下来。

    一抹笑意浮现在大界之主的脸上,“这就对了,只有……”

    “以前不是,现在也不可能是!”奉山沉声断喝道,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大界之主,随即身形飘然离开。

    对于奉山的离开,大界之主不以为意,他的目标,至始至终都是鹿如许。

    见到奉山撇下了鹿如许一人,大朱吾皇急忙迎了上去,“我说你不是要去救他的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奉山缄默,只是拉住他准备远离。

    “我要去救他了,你先走吧。”推开奉山的手掌,大朱吾皇便义无反顾的冲向擂台。

    紧紧握着鹿如许脖颈的大界之主沉声道,“看到没有,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动和思想,我们已经是独立的个体,而不是被弃之不顾的垃圾!别再执迷不悟了,放弃心中的执念吧。”

    一道贯穿天地的血红力斩,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大界之主的背后,携带无尽威势重重斩下。

    他的面色随之一凝,背后悄然浮现出一层黝黑壁障。

    血红力斩随即碾压而至,没有任何花哨的斩了上去。

    二者相撞,红芒奔涌四起,如同洪流般将大界之主转瞬淹没其中,最为耀眼的血红色也晕染了大半个天穹。

    在与遁世合力释放出这一击之后,大朱吾皇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去,体内的千瓣莲台也已经黯淡了大半,遁世更是直接陷入了沉睡。

    为了弥补境界上所带来的差距,这加强版的最强一击,几乎耗尽了遁世和大朱吾皇的所有力量。

    怎么着,也能够给鹿如许争取到一点时间了吧?

    血红色洪流散去,那宛如扁舟般的黑色壁障,在此刻已然密布裂痕。

    散去壁障,大界之主阴沉的看向矗立在不远处的身影,一抹不安从心底滋生,他从那个家伙身上感受到了同为主宰的气息。

    正准备催动生生不息的大朱吾皇,在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面色顿时垮了下来。

    自己那搏命一击,居然才只破了个防?!

    没有多余的废话,数道黑色光束自大界之主掌心掠出,呈合围之势电射而去。

    体力几乎耗尽的大朱吾皇哪里还能逃脱得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毁灭性的光束及至眼前。

    “嗡—”

    一层莹润的血红壁障悄然横亘在身前,而后奉山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层血红壁障只存在了短短的一瞬,就被黑色光束直接撕裂。

    肆虐的光束尽数倾泻在了奉山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