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二十章:晋升主宰(上)
    青襄的举动虽然能让战力倍增,但副作用也极为严重。

    自身经络将遭受重创,连带着丹田都会出现无法逆转的损伤,轻则耗损根基,重则修为尽皆散去,成为无法修炼的平民。

    即使日后修为尚能恢复,但终身修为必将降至最低。

    这场原本点到为止的百强比赛,发展到了现在几近成为了一场不死不休,以命搏命的对弈。

    随着青襄的气息越发狂暴,这一过程也越来越不可逆转。

    擂台外围的氏族大家们自然也看出不对劲来,此起彼伏的低呼声响彻。

    此刻的大朱吾皇同样十分焦灼,他怎么也想不到才仅仅是第一场比赛,便是这种局面,纵使鹿如许能赢,付出的代价也必然是惨重的。

    倒是坐在上首的几人,显得极为平淡,仿佛早已见惯了一般。

    “那个小家伙,颇有些眼熟。”大界之主淡声说道。

    大掌令司微微一笑,回道,“回大人,那是三使徒青离氏族,青氏之子。”

    “眉眼间倒是和青离极为相似。”大界之主微微颔首,目光随之看向擂台。

    此刻擂台上,地面早已被青色领域尽数覆盖,青襄站在正中央,似乎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额头绽起根根青筋,裸露在外的肌肤表层,升腾起淡淡的纹路印记。

    “接下来,你必将承受所有的后果。”青襄瞳孔猩红,如同野兽般低声嘶吼,周身煊赫的气息早已超脱了先前的局限。

    如果霸主境也分为三阶的话,那么青襄现在便是突破了霸主下阶进入到了中阶。

    鹿如许浑身衣袍猎猎,长发迎风鼓荡,面对着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暴虐气息,丝毫不显慌张。

    随后,他缓缓叹息一声,“你这又是何必呢?”

    话毕,鹿如许的手掌轻抬,面对着飞掠而来的青襄,缓缓沉下。

    接下来奇诡的一幕出现。

    正疾速飞掠的青襄如同撞上了一层无形结界,身形陡自一滞,而后便直直的摔在地面。

    他只感到背部有一只无形大手狠狠的压在自己的身上,同时逸散在外的气息居然在快速的回溯,尽数涌进丹田之中。

    青襄惊骇无比的看向鹿如许,他想要抵抗,却发觉自己现在连半根手指难以动弹。

    覆盖在地面的青色领域也如同潮水一般,迅速收回体内,一切都像是在回放。

    如同火焰般熊熊燃烧的丹田,也在这时间停止了狂暴的涌动。

    他整个人像是被兜头浇了一桶冷水,狂化状态直接被强行解除。

    而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瞬息之间。

    鹿如许缓缓垂下手掌,朗声说道,“我与你无冤无仇,搭上自己的修为来对付我,难免实属可惜,何况你天资极高,只需潜心修行,终有一日能够完成今日你所不能完成的事情。”

    擂台并非隔音,鹿如许的声音悠悠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四下里寂静无声。

    大朱吾皇挠了挠头,“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阅历了?”

    擂台之上,青襄缓缓起身,面色苍白的看着鹿如许。

    “怎么,还不肯死心?”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青襄郑重拱手,“多谢,今日之事,我必然谨记于心,他日必将报答。”

    鹿如许摆了摆手,说道,“举手之劳,记着以后别这么冲动就行,我能救你一次,可救不了你第二次。”

    青襄点了点头,旋即转身面对着外围观席台朗声高喝,“我认输。”

    喧哗声起,大掌令司有些坐不住了,原本以为这将是一场开局盛宴,没想到却结束的如此莫名奇妙。

    “百强赛制可不是儿戏,一旦确认之后,可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你的排名也将止步于此,你确定不再考虑一番吗?”

    青襄微微摇头,“不再考虑,我认输。”

    暗自腹诽一句,大掌令司只得宣布了第一场的比赛结果。

    这在旁人看来,鹿如许几乎没费任何力气,便使得一位霸主选手放弃,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黑幕。

    为了使这一场的影响减到最小,中场的休息时间直接取消,第二场直接开始。

    “加油主人!”妮子隔空为其加油,大朱吾皇摆了摆手,随即纵身飞掠至擂台。

    而擂台正中央,鹿如许依旧站在那里,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说怎么还在这发呆呢?第二场比赛都开始了。”大朱吾皇落在鹿如许身侧,伸手在其面前挥了挥。

    顺着鹿如许的目光,大朱吾皇抬头朝观席台看去,正与大界之主对视。

    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他用手肘碰了碰鹿如许,“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下场。”

    气氛微妙,坐在一旁的大掌令司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上一场的青试者,速速退场。”

    与此同时,数十位霸主境裁判迅速进入擂台,准备将这个有砸场子倾向的家伙给强制下去。

    但不等众人近身,一阵诡异的波动自鹿如许体内逸散而出,朝四面八方扩散。

    时间仿佛静止,那数十位霸主就那么诡异的停滞在空中。

    “你……”大朱吾皇看了看静止在空中的一众身形,又看向鹿如许,眼中充满震惊。

    而鹿如许倒是从始至终的注视与大界之主对视。

    片刻后,鹿如许一抬下巴,“嘿,跟我走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是时候回到本该属于你的地方了。”

    天地间霎时死寂,谁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敢这么跟大界之主说话。

    大掌令司拍桌而起,“放肆,谁允许你这样跟大人说话,掌令司何在?速速将这个狂妄之徒捉住!”

    话毕,近二三十位霸主冲天而起,朝擂台上奔来。

    见此情形,大朱吾皇急忙拉住鹿如许,准备遁走。

    鹿如许却摆手推开了他,摇头说道,“你先走吧,我还有事情需要解决。”

    看着越来越近的一众霸主,大朱吾皇急声道,“你丫发什么猪头疯,你知道他是什么境界吗?杀神之主!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摁死的那种。”

    鹿如许微微一笑,反而将背后长剑取出,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你大爷的!”大朱吾皇没好气的一跺地面,随即抽出背后血魂长刀,双手持握,刀刃直指前方。

    “你怎么还不走?”

    “怕你死在这里。”

    一众霸主及至擂台,两人的领域之力也在这一刻齐齐释放。

    鹿如许首当其冲,近三十位霸主几乎都是冲着他去的,各种攻击铺天盖地的向下压来。

    虽然有领域之力傍身,但这一瞬间的压力还是差点将两人压倒在地。

    紧接着,一道道由杀戮之力凝成的硕大链锁,以两人为中心缠绕了过来。

    一刀斩断锁链,但紧接着又有一道锁链缠绕过来,不过是眨眼间便将两人团团锁住。

    “我艹,这玩意怎么这么结实!”大朱吾皇脸色憋得通红,使出了吃奶的劲头也没有挣脱。

    近三十位霸主同时握紧手中的锁链,迅速将二人拽离。

    与此同时,鹿如许手中长剑猛的嵌进了地面,直至地面被犁出一条十多米长的沟壑,二人的身形身形才堪堪停滞下来。

    大掌令司面沉入水,“把他们给我打晕直接丢下去!”

    得到命令,瞬间十多个霸主越过众人冲了过来。

    “不是吧,还来真的了。”大朱吾皇身形一歪,勉强躲过一波攻势后,再次释放出领域之力。

    下一刻,那阵压迫感突然毫无征兆的消失,朝自己冲来的十余位霸主居然诡异的停滞在了原地,连带着束缚在周身的锁链压力也减轻了不少。

    大朱吾皇一脸纳闷,以为他们又搞出了什么大威力的阵法。

    但紧接着,屁股连带着背腹处却没来由的升腾起一阵燥热。

    这阵燥热来的之快,眨眼间便转变成了炽热。

    大朱吾皇只觉得整块屁股像是贴在了铁板上炙烤一样,忍不住怪叫出声,“我靠,鹿如许你搞什么东西,放大招朝外放啊,都呲到我屁股上了!”

    背靠着鹿如许的大朱吾皇,自然看不到他的变化。

    此时的鹿如许双目紧闭,如同一只熟透了的虾子,一缕缕血红色的丝线条纹几近覆盖了大半的肌肤表层。

    “你在这么烧下去,老子的屁股都该熟透了……”

    一直在观席台上缄默不语,置身事外的大界之主,在见到这一幕之后,逸散在外的气息微微波动,旋即身形便化作一抹黑雾,消逝不见。

    乌云层层遮蔽,擂台瞬间暗了下来,一只巨大鸟首从云层之中探视而下,尖喙随之向下凿来。

    见此情形,大朱吾皇当即玩命挣脱锁链,这要是硬挨一记,恐怕脑袋就要被凿出坑来了。

    巨大鸟首逼近,所有的目光都是聚焦在这擂台的正中央。

    下一刻,鹿如许陡自睁开双眼,一道流云般的光束直接从双目中掼向天顶中俯视而下的鸟首。

    空气仿佛停滞了一瞬,那流云光束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没入鸟首之中。

    而后那巨大的鸟首从鸟喙处骤然爆开,如同落入水中的墨滴,迅速逸散于云层之中。

    连带着巨大鸟身,都彻底的消失不见。

    乌黑色的细碎落羽从空中缓缓坠下。

    大朱吾皇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直到鹿如许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小家伙,咱们又见面了。”

    回过神来的大朱吾皇,一脸懵逼的看着鹿如许,“小家伙?老子可是你的大哥好不好!”

    鹿如许咧嘴一笑,随即便将周身的铁链挣脱,然后伸手将大朱吾皇远远的推了出去。

    “喂,你这家伙……”大朱吾皇被远远推离,直至擂台边缘才堪堪止住身形。

    正准备再次上前时,在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逐渐停下了脚步。

    如同夜鹰般的大界之主横亘在半空中,乌云自他身后滚滚而起,属于杀神之主的威势沉沉下压。

    而处于这穴眼下方,一袭黑袍的鹿如许双手背在身后,仿佛一个老头般悠然自得的看向空中的大界之主,自体内所散发出的浑厚气息,竟然能够与其分庭抗拒。

    观席台上,大掌令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喃喃道,“怎,怎么可能,会有两位杀神之主……”

    与此同时,擂台之上,鹿如许淡声说道,“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走?”

    原本还较为淡定的大界之主,浑身气息猛的波动起来,“万千年过去了,我早已不是你了,为什么你还是紧追不舍?!”

    “事有终始,物有本末,即使千年万年,你终究是逃脱不掉的。”鹿如许悠悠说道。

    大界之主面色一凝,“如若我不答应呢?”

    “你应该很清楚,我的存在可不是来和你谈条件的。”鹿如许眼神一凛,背后黑铜长剑骤然出鞘,直奔大界之主电射而去。

    “速速保护大人!”大掌令司高声惊呼,同时身形直直朝擂台掠去。

    足有近百位的杀神霸主,在这一刻齐齐掠升擂台,操纵着各自的领域朝鹿如许围堵而去。

    至此,整个穹顶擂台彻底乱成了一锅粥,一见情况不对,数十万的观众便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争前恐后的往身下的天奉台赶去。

    也有不少胆大的家伙,冒着生命危险,趴在石座后面,露出个脑袋期待的看着这一场难得的视觉盛宴。

    看着一众如同苍蝇般围来的霸主,大朱吾皇瞬间头皮发麻。

    但他没有任何犹豫,握紧手中的血魂长刀,奋力抵挡。

    即将赶往擂台的大掌令司,只觉眼前一暗,随后脖颈处便传出一阵冰凉。

    出现在面前的身影,令他不由得喉头一紧,“奉,奉山。”

    一袭青衫的奉山收回手中长剑,“这件事,我不希望你插手。”

    种种情绪涌上心头,大掌令司重重一哼,“凭什么你不希望我插手,我就不插手?我今天非插手不可!”

    “凭我是你大哥,如何?”

    “大,大哥……”

    一刀别停及至面前的霸主,不等有所喘息,又有两三位霸主扑了上来。

    但紧接着,一层淡青色的结界浮现在大朱吾皇面前,随即有一双手帮助其脱离险境。

    而那双手的主人,正是之前与鹿如许对战的青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