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一十九章:大界之主
    连睡两天之后,大朱吾皇才彻底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急忙查看下身,发现没有缺少零件之后才长出了一口气。

    时近傍晚,房间里只有妮子在看护着,一看大朱吾皇醒了,便将温好的白粥递了过来。

    “怎么会睡这么久,我记着阿郑下手并不是太重。”妮子皱眉说道。

    大朱吾皇喝完白粥,嘴中含混道,“还不重,差点没把我打死,腰现在还疼呢。”

    妮子冷冷一哼,“那是你活该,你居然敢怀疑我们两个有一腿?”

    “谁知道那家伙居然是个女人,”大朱吾皇气势一弱,“要是早就告诉我了,哪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情。”

    妮子不依不饶,“看你那架势,收拾了她之后,是不是打算回头狠狠的收拾我?”

    大朱吾皇讪讪一笑,“哪有,我怎么可能会收拾你。”

    结果粥碗,妮子直视着他淡声说道,“你放心,这辈子除了你,我不可能再爱上其他人,哪怕你最终会离开我,我也绝不会爱上第二个人。”

    气氛静谧,两人谁也没再开口。

    大朱吾皇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妮子热烈的目光,他知道她不可能是随口说说,也正是因为如此,让他不敢与其对视。

    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难过,但很快妮子便调整好心态,将放置在一旁的衣物递给了大朱吾皇。

    “换上吧,我才给你做的。”

    “好。”

    “对了,奉大哥说明天就是青试百强了,嘱托我们不要迟到。”

    “好。”

    妮子将屋内的灯烛吹灭,随后悄然离开。

    大朱吾皇仰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脑海中浮现出自一元世界往后遇见的各个面容。

    ‘要不,等完成了传承,就把妮子接走吧。’

    一夜无话,直到第二天清晨伊始,鹿如许便冲进了大朱吾皇的屋中,强行将其弄醒。

    “还睡呢?今天就是百强赛制了,晚了可就来不及了。”鹿如许兴致颇为高涨。

    “百强赛制,这么快?”大朱吾皇揉着惺忪睡眼。

    “哪里快了,青试比到现在都快一个月了,只不过咱们有事情做你没感觉到而已。”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随即二人下楼,正撞上姬郑一脸坏笑的突然从身后抱住妮子。

    虽然从身体的接触上知道了姬郑的性别,但看到这一幕后,还是莫名的尴尬。

    四目相对,前些日子的尴尬场景重新浮现在脑海里。

    姬郑慌忙松开妮子,背过身去轻咳了两声,大朱吾皇也赶紧下楼。

    “都是你,下次别开这种玩笑了。”妮子没好气的瞪了姬郑一眼。

    姬郑双臂环抱,撇嘴说道,“什么叫开玩笑,我这叫真情流露,比他那个没良心的对你好多了。”

    匆匆吃过早饭,由许久不见的奉山带队,众人开始前往天奉台。

    百强赛的开始,预示着青试再次迎来高潮。

    梵音般的钟声早早响彻,人影攒动,全都往天奉台赶去。

    在心中思索再三,大朱吾皇还是决定将前些日子撞见的那个神秘人,告知鹿如许。

    毕竟,一个境界莫测又隐藏在暗处的家伙,将会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趁此机会,大朱吾皇碰了碰鹿如许,低声说道,“我说,你有没有什么仇人?”

    鹿如许转过脸,摇头说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我这人可没有将仇人放走的习惯。”

    “真没有,要不你好好想想?”

    “真没有。”

    得到鹿如许的肯定,大朱吾皇便将那夜神秘人所说的话,重复给了鹿如许。

    随着对话结束,鹿如许的面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大朱吾皇也颇为不放心的补充道,“那家伙行踪诡异,最好还是谨慎起见。”

    鹿如许没有说话,但紧皱的眉头却是逐渐舒展开来,嘴角甚至也开始噙起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

    大朱吾皇不由得纳闷起来,这小子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面部表情都不会控制了?

    “我说,那个神秘人你到底认不认识?”按捺不住的大朱吾皇开口询问。

    鹿如许耸肩说道,“认识,但也不认识。”

    你这说的不等于放屁吗?放屁还能听响呢,你这说的等于没说一样,大朱吾皇暗自腹诽。

    鹿如许缓缓抬头,凝视着天空,嘴角的笑意更甚,“终于,你反倒先沉不住气了吗?”

    此刻,天奉台顶,二十座擂台在磅礴的领域之力推动下,缓缓向中间推进合并,逐渐凝合成一座巨大的完整擂台。

    而在擂台四周也早已设好数量众多的石阶座位。

    大掌令司依旧挂着标准的微笑,在他的背后,林立着数百位霸主身影。

    钟声悠悠响彻,大掌令司时不时的抬头看向远方,暗自喃喃道,“都这个时候了,大人还未出现,有些不应该啊。”

    正纳闷间,只听一声嘹亮一场的尖啸自远方那个传来。

    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一道巨影倏忽间从云顶高空掠来,云层朝两侧排开,如同乌云将至。

    这种感觉只存在一瞬,而后那巨影便朝天奉台飞去。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大朱吾皇已然看清那道巨影其实是一只巨型鹰隼。

    在看到这只巨型鹰隼之后,天奉台上那数百道霸主身影,齐齐单膝点地。

    大掌令司一拂袍袖,拱手神情肃然道,“恭请大界之主莅临,大界子民愿大主福泽延绵苍生。”

    而那巨型鹰隼在即将降临天奉台之际,骤然化为一蓬黑色落羽,有一道漆黑身影悄然落在天奉台之上。

    那道身影极为瘦削,浑身被黑袍紧紧包裹,清癯的面容被散开的长发遮住了大半。

    无论从什么地方来看,这位大界之主也不过是一个较为神秘的中年男子。

    不过,这位大界之主在不经意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让大朱吾皇浑身一紧。

    毫不掩饰的气息,和之前遁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如出一辙,但却更为的精纯和浩然——那是杀神之主的象征。

    而这也是大朱吾皇第一次,亲身感触到没有任何削弱的杀神之主气息。

    这种气息早已摒弃了杀戮之力的霸道以及血腥狂躁,而这种气息的核心,是内敛。

    虽然遁世也早在几百年前成就了杀神之主,但随着他的肉身陨灭,其核心气息也在岁月的推移下,糅杂了更多的杂质,远没有眼前的大界之主的气息要纯粹。

    唯一能够相媲美的,恐怕要属于那个在定神山下度假的十七能够与之相比了。

    而鹿如许在看到那大界之主出现之后,眼中的亢奋却愈发的浓重。

    没有人注意到,奉山在看向天奉台的那道身影时,手掌悄然凝握,但很快又垂在了身侧。

    大掌令司上前一步,再次拱手道,“好久不见,大人。”

    大界之主略微颔首,随即转过身子,目光缓缓扫过下方的人海。

    登时,人海寂静。

    良久,他缓声开口,“距离上次青试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在这一个三十年中,大界又诞生了许多惊才绝艳的后辈。”

    “我创办出青试的起因十分简单,便是要在这些后辈中选出最为顶尖的强者,并给予他们顶级的资源,以供修炼。”

    “没有运气,只有依靠实力才能得到顶级的晋升资源。”

    “现在,向着这些资源奖励,全力以赴吧。”

    大掌令司的声音适时响彻,“青试百强赛制,现在开始……”

    百强赛制,顾名思义这场由几万人参加的青试,至今最终只剩下整整一百人。

    原本二十座擂台合并为一座,自然比赛也从先前的四十人同时进行,变为了现在的双人一场进行。

    而这座由二十座擂台合并成一座的巨型擂台,如同一座缩小城池的地基一般,宽广无际,就连擂台尽头处都被云烟所覆盖。

    一处处可容纳几十万人的悬浮石阶座位呈现环状围在四周,实时观看比赛。

    在随着大掌令司宣布比赛开始之后,那标志性的玉签自然也都落在了每一个青试者的手中。

    落在大朱吾皇手中的玉签为二号签,而鹿如许这一次,则破天荒的抽到了一号签。

    能够抵达青试百强的青试者,如今最低的境界也为使者上阶,霸主境的数量更是让大朱吾皇为之乍舌,要知道这些家伙的年纪至多不超过三十岁。

    “加油了,头阵不光要打的漂亮点,更要稳点。”大朱吾皇拍了拍鹿如许的肩膀。

    “放心,我会的。”鹿如许微微一笑,随之捏碎手中玉签,腾空掠升向擂台之上。

    “第一场百强赛制,鹿如许对战青襄。”

    在鹿如许登上擂台时,一道青色虹影随之落在擂台之上。

    青色长袍随风猎猎,墨青色的中长发随意散在肩头,一双瑞凤眼在第一时间便是注视着鹿如许。

    颇为阴柔的长相使得他第一眼差点将这个青襄当成了女人。

    离擂台最近的宽广座位上,坐着包括大界之主,大掌令司等一众十余位这整个杀戮之界最为顶端的掌权者。

    而那大界之主,在鹿如许登台的一瞬,浑身的气息便是轻微震颤起来。

    作为下一场比赛的青试者,大朱吾皇自然坐在了候场区,毗邻大掌令司等人。

    如此近距离下,他自然要好好的窥视一番这个大界之主。

    不知为何,大朱吾皇莫名其妙的在这个大界之主身上感觉到几分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哪种熟悉,只得作罢。

    而此刻的擂台上,鹿如许有些纳闷的看着眼前对手,然后说道,“咱们见过?”

    “不仅见过,也交手过。”青襄淡声说道,随即伸手将青色袍袖向上一拉,露出了手臂。

    在那手臂之上,有着数道仍未完全恢复的黑色创伤。

    鹿如许恍然大悟,“你就是在试炼之境和我交手的那个家伙?”

    “自然。”青襄将袍袖拉下,“当日未分出胜负,眼下便在擂台上分出胜负。”

    鹿如许耸了耸肩,随即抽出背后的黑铜长剑。

    没有多余的对话,如同一抹青色剪影的青襄,瞬息便奔掠向鹿如许。

    一墨一青两道气息紧紧相撞,地面随之扩散出两道不同的领域之力。

    大朱吾皇暗自一惊,与鹿如许对战的这个家伙,从显露的气息来看,远比之前的储客的境界要凝实许多,甚至比之鹿如许本人也不遑多让。

    这杀戮之界,到底还隐藏着多少开挂的家伙?

    与此同时,鹿如许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青襄道,“不错,境界比先前还要凝实不少。”

    “多谢夸奖。”青襄漠然道,一个肘击使得两人分开,同时地面玄青色的领域之力,开始浮现出道道身形。

    “居然来真的。”看着四面八方的身形,鹿如许暗自嘟囔一声,随即手中的黑铜长剑,直直的顿向地面。

    一阵墨色涟漪以剑尖为中心,瞬息朝四面八方激荡开来。

    那覆盖在擂台之上的玄青色领域,在这墨色涟漪的激荡下,连带着那四面八方奔来的身影,一同碎裂成粉末。

    青襄迅速后退,同时将领域之力迅速收回。

    只是这极为简单的一击,便使得一位霸主被迫收回领域之力,在震惊的同时,大朱吾皇不由得怀疑,这个家伙到底还隐藏了多少东西?

    看着重新回到原处的青襄,鹿如许摇头说道,“放弃吧,你是赢不了我的。”

    青襄面色一寒,“你真以为如此?”

    “认输吧,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鹿如许将长剑入鞘,目光淡然。

    面对这样不加掩盖的无视,青襄几乎肺都要快被气炸了,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居然还当着自己的面把剑给收了回去?

    青襄怒极反笑,“同样为霸主境,就算我不敌于你,但我拼命也能让你受到重创,接下来的比赛,你也别想赢!”

    下一刻,青襄的气息瞬间攀升到一种恐怖的境界,地面随之龟裂出道道条纹。

    玄青色的气息开始渗出体表,如同草须一般迎风赫赫鼓荡。

    远在擂台外的大朱吾皇看的目瞪口呆,这个家伙居然靠着燃烧丹田中的杀戮之力,短暂的拔高了自身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