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一十五章:使徒之子
    随后额角开始绽出根根青筋,就连他紧握锤柄的双臂也开始打起颤来。

    ‘这怎么角色互换了?难道不是由我来狠狠的锤一下这个该死的家伙吗?!’蛮牛双眼圆睁,‘该不会是剧本接错了吧?’

    一直以来都是他锤别人,整个族中连带自己的亲爹都被锤了个遍,现在居然会被别人反锤?

    是可忍,孰不可忍!

    蛮牛怒了,他要扭转劣势,让所有人看看自己登峰造极的锤法。

    但现实毫不留情的给了他重重一击,面前这个家伙手速之快之沉,完全跟打桩机一样疯狂输出,连半点插手的余地都没有。

    ‘大哥,你那是刀不是锤子好吗!’蛮牛脸色由红润过渡到发青,整个人苦不堪言。

    而大朱吾皇则完全沉浸在一式式淋漓尽致的刀法中,完全没有顾忌到被挨打的人此刻的想法。

    围堵在擂台四周的人群也开始低声窃窃私语起来,虽然台上打的非常过瘾,但总归还是花里胡哨的杀气大招漂亮。

    那被妮子强行拉过来看比赛的姬少族长,一改先前欠揍的表情,开始认真的看着大朱吾皇的比赛。

    夜刀郎徐简于临走时交给大朱吾皇的夜刀简谱,已经被大朱吾皇连夜挑灯夜读消耗了大半,这对于他这个一沾书本就打坐的家伙来说,是一个质的飞跃。

    简谱合共六十八式,而且后六十式并非连贯,每一式都自成体系,且锋芒奇崛。

    但每一式之间,又有一种微妙的平衡,相辅相成。

    如若这夜刀简谱流露出其中一式,恐怕全天下的刀客又会引发一场腥风血雨。

    不过这简谱的前八式起势却是寥寥几语带过,所以尽管连看了数夜,大朱吾皇也才刚刚参透了起势,止步于第一式连平。

    估计就连徐简也不曾想到,自己找徒弟,会找个这么笨的。

    而此时的大朱吾皇就是在机械性重复着第一式连平。

    毕竟,碰上了这么一个皮糙肉厚的沙袋,不当练刀童子还真是有点可惜了。

    如果这货知道了大朱吾皇此时的内心想法,估计会立刻暴走。

    但大朱吾皇显然不打算给这练刀童子机会。

    看着意识都有些游离,瞳孔也开始涣散的对手,运起全力一刀直接将他砸坐在了地上。

    已经弯曲的锤子脱手飞了出去,最后晕头转向的看了大朱吾皇一眼,便晕了过去。

    硬生生将一位使者上阶的家伙,给磨晕过去,恐怕是历届青试中的独一份。

    而大朱吾皇非但没感到身体被掏空,反而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半空中的霸主境裁判深深的注视了大朱吾皇一眼,而后宣布比赛结果。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擂台上,鹿如许直接将对手扔下擂台,成功连胜两场。

    在天奉台上密切关注两人的大掌令司微微一笑,自己猜的没错,这两个小家伙果然不是水货。

    接下来的比赛,应该会足够有意思。

    到底是这两个打破了使徒古族垄断的小家伙厉害,还是前来历练的那几个古族小子更胜一筹?

    没有等到比赛开始,这依旧是个疑问。

    只不过,大掌令司的内心倒是希望这两匹黑马能有些出色的表现,能够击败那些目中无人的小子固然更好。

    要不然,这一直被使徒古族垄断的青试,未免太过乏味了。

    “上一次有这种实力的,恐怕也只有那个家伙了。”大掌令司双眼微眯看着远方。

    那时候的自己,也像如今的宋氏之女一样,是被那个一袭青衫的儒雅青年从试炼之境中一手带出来的。

    但和旁人不同,这个儒雅青衫的眼中有着最锋锐的锋芒,似乎从来都不曾输过。

    也就是那一届青试,是他将同样违反了,试炼之境条例和霸主真身打的两败俱伤的家伙,给背上天奉台的。

    那个儒雅青衫,是他坚信的青试魁首,只要他想,同辈之间无人能出其右。

    即使是过了千年之久,大掌令司仍旧坚信不疑。

    只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让那儒雅青衫飘然离去,甚至连半点都不曾留恋。

    而他也在青试之后,历经浮沉,登上了一人之下的大掌令司之职。

    玉签所散发的清凉,将大掌令司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收起玉签,看着静候在天奉台上的几位,大掌令司微微一笑,“祝诸位好运。”

    几道虹影便朝天穹擂台掠去。

    此时的大朱吾皇正弯腰做着拉伸动作,半空中的裁判好心提醒,“真不打算休息一会?你接下来的对手可不好对付。”

    “不了,打完早点回去好好睡上一觉。”大朱吾皇用力伸了个懒腰。

    正说话间,一道虹影干脆利落的落在擂台上,同样是一身黑袍,只不过这个要面对的家伙,显得更加活跃一些。

    裁判还想说什么,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他也有些看好大朱吾皇,但从历届的成绩来看,黑马再黑,最终也会败在不可抗拒的力量之下。

    身穿黑袍的家伙显得十分跳脱,一上台便兴奋的打量了大朱吾皇一遍,然后说道,“你就是这一届的试炼三首之一?”

    大朱吾皇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在试炼途中咱们没碰上面,终于到擂台上可以好好切磋了。”他握拳喜滋滋的说道,“你一定会败在我的手上。”

    看着眼前顶多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大朱吾皇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储氏储客。”

    “大都,吾皇。”

    笑容一瞬消失,一抹暗沉的血色从储客眼中浮现,而他整个人也化作一抹虹影,直接朝大朱吾皇掠来。

    伴随着他的残影,地面上的玄青色石板,也悄然蔓延一层血色纹路。

    “硬茬子!”大朱吾皇暗喝一声,背后的长刀已然横于身前。

    暗沉血影及至,大朱吾皇只觉一股巨力沛然涌来,然后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握着血魂长刀的掌心虎口,也震裂出一丝血痕。

    一击建功,血影并未继续追击,而是站在擂台中央,绕有兴趣的看着大朱吾皇,“我说你怎么这么有恃无恐,原来还是有点本事的。”

    脚掌下沉,勉强在擂台边缘止住后退的身形,大朱吾皇咂了咂嘴,“力道不错,凝且不散,根基打的非常扎实,要是换成其他人,恐怕连你这一击都吃不消。”

    “那是自然。”储客剑眉一挑,身形悄然低伏,“再来!”

    大朱吾皇不在被动防守,一踏地面悍然迎了上去。

    下一刻,聚精会神蹲守在擂台四周的人群还没看到是怎么回事,一阵巨力便从擂台中央扩散而出,将近半数的人便被远远的推了出去。

    注视战局的裁判急忙用领域之力将擂台的四周圈住,以免出现不必要的伤亡。

    淡薄的血雾散去,两道身影仍旧保持着相撞的姿势,互视对方。

    “还不肯用出全力吗?难道是想让我大意?”储客一副万事了然于胸的模样,“我可不是马虎大意的家伙。”

    大朱吾皇咧嘴一笑,“我喜欢循序渐进,不过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了。”

    “乐意之至!”

    两人同时后撤数步,而后再次交击。

    如同闪电般的动作重重交击在一起,激起阵阵气力,速度之快,擂台上几乎看不到两人的身形,只能看到一道道残影浮现于空中,而后被尽数击碎。

    即使是身为霸主境的裁判,也不得不全神贯注的看着擂台,生怕会闹出什么大乱子。

    虽然青试免不了伤亡,但这一场的情况极为特殊,一边是前来历练的使徒之子,一边是试炼三首之一,无论哪边死了一个,自己这后半辈子恐怕也得跟着完蛋。

    为了以防万一,裁判也开始考虑要不要申请增援。

    一波强过一波的冲击力,将擂台四周的结界壁障震的隆隆作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个破裂。

    擂台四周的人群,完全就是用生命来观看比赛。

    “铮!”

    刀尖猛的钉进地面,一只脚紧随其至,直接踹在刀背上,将整柄长刀狠狠的踹进了石块之中。

    而后储客借力又是一脚踹出,将面前的身影击飞出去。

    又是倒飞出数十米,大朱吾皇才堪堪站定身影,而后眼神定定的看着那道身影。

    储客挑眉一笑,从斜刺入地的长刀柄部跳回地面,然后挥手拔出血魂长刀,“都打到了现在,你还是不肯出全力吗?再这么下去,我可就不再留手了。”

    “我要开始认真了。”大朱吾皇淡声说道。

    “就是这样!”储客兴奋一笑,将血魂长刀掷还给大朱吾皇,重新摆出架势。

    长刀入手,大朱吾皇吐出一口浊气,在刚才的一番碰撞中,自己并未占到上风,反而吃了不少的亏。

    眼前的这个家伙,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般大大咧咧,缜密的心思使他几乎瞬间猜到大朱吾皇的下一步动作,而后实施封锁。

    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家伙,已经晋升至霸主之境。

    一改先前的保守性进攻,大朱吾皇不再保留,一层淡然紫意以他为中心,悄然向四周蔓延扩散。

    储客兴奋一笑,“我就知道,你也是霸主!”

    在看到那几乎眨眼覆盖了半数擂台的紫意,半空中的裁判登时脸色巨变,朝正在巡视的掌令司们大吼,“快,再增派两个人来,我撑不住了。”

    天奉台上,大掌令司优哉游哉的品着香茗,嘴角翘起弧度,“真是让人期待啊。”

    淡紫色的流光符文氤氲升腾,将这半数的擂台尽数覆盖,大朱吾皇身处其中,黑袍飘然,背后衔连长发的束带也悄然散开。

    储客闭上眼睛,当再次睁开时,一抹暗沉血色自他脚掌出逸散,如同无数条血色藤蔓迅速覆盖地面。

    在看到擂台上的状况之后,所有人都是发出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然后不约而同的倒退数步,远离擂台。

    血色藤蔓一直蔓延至紫色符文的边境,才停止扩张。

    此时的大朱吾皇一脸漠然,与先前判若两人,就连他的眼瞳深处都有紫意升腾。

    站在领域中的储客同样暗暗蓄力,两柄血气氤氲而成的短刃悄然浮现。

    只不过,他看着大朱吾皇的眼中有些疑惑,“明明都是霸主境,为什么这个家伙从内到外,连眼睛都是紫色的?”

    在他看向大朱吾皇的一刹,一道威势极重的劲斩朝自己的面门斩来。

    储客急忙后撤数十米,劲斩随之而来,生生的将储客领域撕裂数米,才最终消散。

    “我去,这么快就来真的啊?!”

    没有回答,一抹紫意幻化如雾,竟然踏出自身领域,直直的朝储客面门兜头斩去。

    一抹疑惑在储客的眼中闪过,但看到已经及至面前的身影,最终消去了内心的疑虑。

    嘴角露出得逞笑意,蠢货,你上当了!

    “铛!”

    蕴含全力的一击,直接使得出手抵抗的储客,单膝跪倒在地。

    “呼,力量真是大啊。”储客微微喘息,他缓缓抬头,看着面前的大朱吾皇眼中尽是戏谑,“你上当了。”

    话毕,那覆盖在地面上的血色领域之力悄然凝聚成一道道身影。

    每一个都像是储客的翻版。

    不过是眨眼间,凝聚出的近百道身影,同时朝站立着的大朱吾皇掠来,杀意冲天。

    但储客很快便意识到不对劲,眼前的这个家伙居然没有任何慌张的表情,这怎么可能!

    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储客的眼神越过面前的身影朝前方看去,登时大惊失色。

    那里,同样站定着一道身影,居然还朝自己摆了摆手!

    “你被耍了!”面前的大朱吾皇在说完这句话后,悄然化作一抹紫意消逝。

    而那数百道血影在还未掠来时,便瞬间爆开,重新化作血气滴落在地。

    “该死的,你居然敢耍我?”缓缓起身的储客,眼中尽是愤恨,额头青筋根根绽起。

    这时,一道无辜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可没有耍你哦!”

    储客寒毛倒竖,想也不想便是回身一刺。

    在他身后的大朱吾皇顿时化成一抹紫意消散。

    储客浑身一颤,那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悄然出现。

    “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