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一十三章:战事休止
    当蔓延至周身的湛蓝丝线,逐渐缩回战甲的胸叶核心时,杰克又是浑身一颤,下意识紧握的拳心处,空间都开始有了轻微的扭曲。

    “这种力量,简直超越了我的认知。”杰克垂头喃喃自语,缓缓摊开的掌心中央不断的凝聚能量。

    “做的不错,恭喜你有了活下去的资格。”大朱吾皇淡声说道,双手凝握的血魂长刀发出阵阵清鸣。

    鹿如许睁开双眼,“力量已经达到了霸主境,但霸主境可不仅仅只有力量。”

    话毕,长剑锐鸣,自背后剑鞘探出,面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战甲群落,斩下一剑。

    玄黑色沟壑,如同重墨肆意在天穹上深深的勾勒出一笔。

    合共近百具战甲,在那一剑之威下,甚至连逃脱都做不到,尽数化为一抷灰色物质,涅灭于无形。

    “我也有一刀!”大朱吾皇沉声一喝,背后悄然浮现出遁世的魂灵,那双手凝握的长刀,随之在另一侧重重斩下。

    暗红色沟壑,同样如同闪电般在天穹上犁出了一道天堑。

    只是这一式,再次毁掉了数百具战甲,硬生生的将包围圈撕出了一道裂缝。

    一旁刚获得了霸主境战甲的杰克,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两个看似平平无奇还有点古怪的家伙,所照成的伤害居然比飞艇还要高出不少。

    他看了看自己的掌心,信心满满的对准了包围圈推出了一道聚光束。

    “嗡!”

    一道带有湛蓝闪电链的聚光束猛的推出,迅疾的速度直接穿透数十具机甲,所形成的殉爆瞬间清空了周围大部分的区域。

    虽然战果没有两人的变态,但杰克还是兴奋的吼出声来。

    与此同时,一道近乎发狂的喊叫声从远方响彻,“给我碾碎这群渣滓!”

    被三人这样一搞的战甲群落已然吓破了胆,尽管命令下来,但一时间竟没有一人敢上前,气氛诡异无比。

    而大朱吾皇也在这时,缓缓转头看向那道声音的来源,一双冷目刹那间锁定了隧道方向。

    四目相对,那站在瞭望台上怒不可遏的简格,直接僵滞在原地。

    如同被毫无感情的死神盯上,那种直面死亡的真实感受,令简格浑身一震。

    他下意识的噔噔后退数步,没想到一脚踩空,直接从瞭望台上摔了下去,重重的砸在了甲板上。

    “找到你了!”大朱吾皇冷冷一笑,整个人化作一抹暗红色的流光朝隧道出口掠去。

    鹿如许紧跟其后,迅速清理周边的反叛军。

    而不敢上前的反叛军也再次围堵了上来,为了活下去,所有的战甲全都玩了命的释放出仅剩的膛线炮以及聚光束。

    在意识到自己已经能够轻易承受这些战甲所释放的炮弹时,杰克彻底放飞自我,直接深入反叛军中,大肆杀戮起来。

    一刀将一座蒸汽飞艇的齿轮飞翅斩断后,大朱吾皇直接唤醒遁世,让其迅速找到一个金发老头,然后将其击杀。

    看着周围全都是奇形怪状的类人型铁罐头,遁世大为惊叹,表明自己活了几千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东西。

    之所以让遁世去搜寻简格的下落其实是有缘由的,因为无论是膛线炮还是聚光束,都对遁世这种虚幻的魂灵造不成任何困扰和伤害,自然是最佳人选。

    看到遁世如同云烟般消失在空中之后,大朱吾皇松了一口气,然后折返身形,冲进了反叛军中。

    三位霸主对反叛军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更何况三人是深入后方,直接在隧道口附近挡住了源源不断涌入战场的战甲。

    这也就意味着,反叛军的有生力量无法补充迅速消耗的战场,使得前线的抵抗军得到了片刻的喘息。

    一座又一座的蒸汽飞艇被击毁,连带着不断减少的战甲群,都在预示着这场战争的天平悄然发生了转变。

    从蒸汽飞艇上逃离并龟缩一隅的简格看到这一幕,面如死灰。

    当他的目光停留在身穿特殊战甲的杰克身上后,眼中流露出极为复杂的神色。

    “他真的做出来了吗?那种更加强大的战甲。”

    ……

    远在反抗军后方的蒸汽飞艇上,山灵和老者以及大胡子并排站立,担忧的看着前方的战场。

    那座从地心世界开出来的飞艇早已被击毁,抵抗军也只剩下了这最后一座飞艇。

    大胡子用伸缩式望远镜时刻关注着战场,不时对巨炮操作人员说出坐标位置,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叛军。

    通过望远镜,大胡子很快便看到大朱吾皇和鹿如许他们的身影,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惊呼声。

    “老天,少族长你带回来的那两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怪物,战甲在他们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没有任何的抵抗余地。”

    山灵闻言,眼中即有感激又有些落寞,“他们,是很厉害的家伙,不过我迟早会变得跟他们一样厉害,这样我就有足够的实力去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被别人保护。”

    大胡子笑了起来,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看着山灵很是认真的说道,“我相信您,未来的您,一定是这整个暮居城最优秀的女城主。”

    “同时我也坚信,这场战争最终的胜利者,一定是我们!”

    “轰!!”

    近乎冷酷的杀戮,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几乎将整个反叛军的后方彻底截断。

    几乎牵连了整个战场四分之一兵力后,三人也同样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大朱吾皇身上的衣袍早已被轰的粉碎,精赤在外的上半身满是创口。

    鹿如许同样受伤不轻,整个后背硬抗了一波蒸汽飞艇的巨炮之后,皮肉卷曲,森然的肋骨都隐约露了出来。

    实力最弱的杰克几乎就凭着一口气吊着了,身上的战甲再次碎裂大半,胸叶中的湛蓝核心也愈发黯淡。

    三人背靠在一起,那蝗虫般的反叛军也再次试探性的逐渐靠近。

    一抹血影回到了大朱吾皇面前,遁世摇头表示在杀了几十个金发异族人后,并没有找到一个金发老头。

    无奈之下,大朱吾皇只得将遁世收回刀中。

    “怎么样,还能不能坚持住了?”大朱吾皇低声说道。

    鹿如许咬牙说道,“没问题,就是有点腰疼,可别打坏腰子了。”

    尽管已经成了猪头,但杰克还是十分亢奋,“老天,我击败的每一个敌人都将会成为我的勋章,我要活下去,告诉吉娜这个好消息。”

    似乎是已经看到了大朱吾皇三人早已是强弩之末,简格那尖锐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彻起来,“杀光他们,谁要是第一个割下他们的脑袋,副城主就归他所有!”

    反叛军中传出一阵骚动,而后迅速朝三人推进。

    “来吧,功勋章们。”杰克沉声喝道,再次酝酿起聚光束。

    就在大朱吾皇也打起精神准备抵抗时,远方忽然传来一阵奇异的波动。

    鹿如许同样心领神会。

    那阵奇异的波动,和杰克获得霸主境能量时如出一辙,同本同源。

    并且,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那阵奇异的波动居然此起彼伏的掠升,形成了阵阵涟漪。

    在战线之前,数十具浑身被湛蓝丝线所包裹的战甲高高掠起,而后悍然冲向反叛军的阵营之中。

    久为出现的老者换换登上甲板,面色疲倦的看向前方。

    山灵十分兴奋的喊道,“爷爷,你成功了!”

    老者微微一笑,缓缓摊开手掌,掌心中一枚菱形核心,散射出细微的湛蓝色芒线。

    数十具获得了霸主境力量的战甲,所带来的最为纯粹的力量,无疑是恐怖的。

    几乎只是一瞬间,便轻易的撕开了反叛军的战线。

    每一具霸主境战甲,出手之间便足以抹杀数十具战甲,他们如同最为锋锐的铡刀,收割着面前的每一个敌人。

    使者与霸主之间的差距,除了精神上的感悟之外,力量便是最为纯粹的表现。

    而绝对碾压式,体现在操作逊色于人体灵活性的战甲上面,则更为的直观。

    霸主境战甲在面对铺天盖地的炮火攻击,甚至不需要进行躲避,只是轰出一道又一道的聚光束,一切敌军便化为虚无。

    那菱形核心所带来的影响,便是完全左右了这场战争。

    胜利的天平也终于完全倾斜向抵抗军。

    反叛军的战线不断的缩水,甚至开始出现了崩毁。

    操纵战甲的毕竟是血肉之躯,他们惊恐的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甚至连对方的战甲都破坏不掉。

    恐惧滋生蔓延,最终形成了无法阻挡的溃退之势。

    而隐藏在战场最外围的一艘小型飞艇上的简格,自然将这一幕尽收眼底,面如死灰。

    在他梦寐以求的那种核心出来后,他便知道,这场战争他已经彻底输掉了,但他没想到,自己会输的这么彻底。

    简格呆愣在甲板上,手中的望眼镜掉在了地上也浑然未觉。

    一抹血影悄然在出现,然后凝聚成型。

    遁世满脸狐疑的上下打量着简格,“真是稀奇,你这样的长相我可还是头一次见过。”

    简格回过神来,后退两步,“你是谁?”

    遁世故意桀桀怪笑,“当然是来杀你的人。”

    像是明白了自己的宿命,简格并未说话,而是转身看向战场。

    此刻,反叛军已不足三成,剩余的战甲也已经彻底溃逃。

    又仔细打量了简格一眼,然后遁世便准备割下他的脑袋。

    就在这时,一声平缓却又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在这片战场上空响彻。

    “我是暮居城的城主山河,这场由温奇简格发起的战争,现在已经到了尾声,反叛军的防线已经彻底溃退。”

    “正是因为我们有着誓死抵抗的每一位勇士,才得以赢下这场战役,也得益于每一位勇士的抵抗,暮居城才能免遭一难。”

    “现在,我希望温奇简格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不再做出抗争,你的氏族也仍旧可以居住在暮居城,不受驱逐。”

    简格身形微微一颤,握着栏杆的手掌骨节发白。

    族人不断覆灭,一切的幻想最终化为泡影。

    “我温奇简格,同意投降这场战争,只求能够放我……”

    话未说完,遁世直接挥手摘下了简格的脑袋,最后的话也最终未能说出口。

    这场战争的幕后推手,便以这般戏剧性的一幕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遁世拎着简格的脑袋,嘴里哼着小曲朝大朱吾皇奔去。

    所有的反叛军纷纷放弃抵抗,高高举起机械臂,以示投降。

    大朱吾皇彻底松了一口气,揉着腹部小声痛哼了起来。

    “主人,这家伙的脑袋我给你带过来了。”遁世提着血淋淋的脑袋,一脸喜滋滋的表情。

    在认清是简格的脑袋后,大朱吾皇接过来拴在了裤腰带上。

    随后,三人驱赶着剩余的反叛军,朝山灵所在的飞艇赶去。

    花引广场。

    属于瑛国时期的建筑,被完全复制在了城镇的最中心位置。

    此刻,偌大的广场上早已挤满了居民。

    在广场的最中央位置,停放着一座巨大的蒸汽飞艇,大胡子坐在栏杆上,大口的喝着果酒。

    大朱吾皇等人也从飞艇上踱步走下广场。

    已经不足千人的反叛军,在卸下战甲之后,手足无措的挤在花引广场的角落。

    在看到老者来到之后,整个花引广场霎时寂静了下来。

    老者缓缓扫视一周,最终开口道,“简格氏族的小伙子们,这一战是我们所不愿意见到的……”

    杰克脱下身上早已不剩几片的战甲,“该死,我可不喜欢被人围观。”

    在他身前的人群中,忽然迸发出抑制不住的兴奋叫喊,“杰克!”

    人群中,他的妻子满含热泪的看向他。

    杰克微微耸肩,看向一旁的大朱吾皇低声道,“我要向你们说声抱歉了,劫后余生见到她们,情难自禁。”

    话毕,面对着数十万人的广场,杰克直接冲向了他的吉娜,仅仅拥抱在了一起。

    所有人在此时都是会心一笑。

    “该死!在这个地方都能被虐。”大朱吾皇小声嘟囔一句,“老子可还是个单身狗……”

    站在一旁的山灵忍不住噗嗤一笑,抬起头看向大朱吾皇。

    她发现,这个满脸冷漠的男人,还真是有点小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