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一十二章:霸主境战甲
    两人刚登上甲板,还来不及升空,远远便看到无数膛线炮如同雨幕一般飞临至甲板,赶忙缩回了内舱中避上一阵子。

    原本就没了半面齿轮飞翅的船身被这一轮炮火正中,船身直直的向下方城镇中坠去。

    在这危急时刻老者迅速从山灵的手中接过对飞艇的掌控,一番熟练的操作令险些坠下的飞艇堪堪脱离险境。

    两人再次从内舱冲上甲板。

    飞艇虽然承受住了数次炮火的洗礼,但甲板上已然开始出现了大面积的龟裂,并逐渐蔓延成火海。

    一侧另一艘与之相邻的蒸汽飞艇上传来粗犷的声音,“我说朋友,还不赶紧躲进舱里,你们是准备在下一轮炮火中变成乳猪吗?”

    这时,忽然毫无征兆的从远方掠来一发膛线炮,在即将轰响侧邻舰艇的瞭望台时,暗红色的气斩抢先一步将其引爆。

    空中的殉爆直接将瞭望台中大胡子脸上的毛发,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大朱吾皇收刀大笑,“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瞭望台可不是个好去处。”

    话毕,二人直接从甲板掠升而起,各自周身氤氲一层暗沉的血气,而后冲进了前方的战争火海。

    大胡子胆战心惊的取掉了眼上的防风镜,看着没有穿戴任何战甲的两人,居然凭空飞了起来,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

    身入这场战争,大朱吾皇才发现远远要比自己看到的还要激烈,各种型号的战甲如同钢铁洪流般交织在一起,巨型光束与膛线炮如同雨幕般密集。

    有了蒸汽飞艇加入这场战争之后,本属于最高端战力的战甲也变得不堪一击,往往飞艇的一轮齐射,便足以收割几十上百具战甲。

    密集的殉爆声混合着鲜血爆成的血雾,成了空中战场的主色调。

    而在不知不觉中,战火也正悄然蔓延至地面。

    一刀捅碎离自己最近的一具战甲的胸叶核心后,大朱吾皇小心躲避过朝自己射来的光束。

    战甲所释放的聚光束以及五花八门的弹药,对于已经晋升至霸主境的大朱吾皇造不成多少伤害,顶多将其打的灰头土脸。

    但量变也会引发质变,万一表现的太过惹眼遭到敌军集火,那可就难以下台了。

    而此刻,一具已经破损到一定程度,且包裹腹部的甲叶完全支离破碎的战甲,却如同骑士一般冲在战线的最前端,不断的狙击前进的反叛军。

    精湛的操作使得这具战甲数次冲出层层包围,并给予反叛军沉重一击。

    正如之前大朱吾皇所想,这块难啃的硬骨头很快便陷入了包裹更为严密的包围圈。

    一发具光束烧穿了他的面甲,露出了一张疲惫不堪的脸,只是他澄澈的眼中却显得亢奋无比,仿佛面前的一切都不足为惧。

    再一次击毁一具战甲之后,斜刺刺射来的一发膛线炮,直接在他背甲处爆开。

    剧烈的殉爆使他的大脑产生了一瞬间的空白,而就在这一瞬,将他包围住的反叛军齐齐掠来。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但却在心中止不住的叹息一声。

    耳边忽然响彻一阵锋锐的破空声,而伴随着这种古怪声音响起,想象中的刺痛并没有到来。

    他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一名黑袍飘然的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些将自己团团围住的战甲却不知所踪。

    “你的战甲损耗的太厉害了,迅速回去更换。”

    不等他开口,大朱吾皇直接用波动之力送了他一程,将他远远推离战线。

    做完这一切之后,与鹿如许再次朝前方深入。

    他们的目标,是推动这场战争的那个金发老家伙。

    即使是厚重如磐石的战甲,在那柄红刀与黑剑之下,都如同纸糊的那般不堪一击。

    这种恐惧,深深的镌刻在每一个死忘者最后的记忆中。

    明明是最为古老的刃器,却轻而易举的切开他们引以为傲的战甲胸叶,然后十分熟悉的毁掉被层层胸叶保护的核心能量,连同心脏。

    两军对垒的防线,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被撕开了一条防线。

    作为反叛军的最强后盾,蒸汽飞艇已然有了四座,并且地心世界以及格温克工厂还有近乎恐怖的底蕴。

    这是一记预谋至深的杀招,整个山氏一族在战争伊始时,便遭受了最为惨烈的毁灭,几近不足三成。

    眼下正顽强抵抗反叛军的,是在听了山灵的宣告后,由各个氏族自发组成的抵抗军。

    他们抱着必死的心态毫不犹豫的冲向前方,不曾退后一步,尽管接下来的温奇简格同样发布宣告,却依旧不曾让他们倒戈相向。

    迅速撕开口子的两人,直接攀上最近的一座蒸汽飞艇上,大肆进行破环。

    片刻后,这艘蒸汽飞艇伴随着自内舱引发的大火,不受控制的朝下方的山谷中沉沉坠去。

    由于两人的行动十分低调,再加上两道身形于战甲群中实在过于苗条,自然就没有引起大量的关注度。

    又是如法炮制的搞掉了第二座蒸汽飞艇,准备进军第三座时,密集的炮火打击终于对准了二人。

    那在隧道与外界之间停滞着一座蒸汽飞艇,飞艇的瞭望台上站着一位身穿流线型战甲的金发老头。

    这个金发老头,正是发动这场战争的幕后推手,简格。

    他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静静的注视着这场战争。

    在注意到两个身穿黑袍的家伙,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接连端掉了两座蒸汽飞艇之后,他直接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将其击杀。

    敏锐的第六感告知他,这两个奇怪的家伙,极有可能是这场战争的最大变数。

    早在地心世界下,也是这两个家伙出现,打破了他原本完美的计划,才有了眼下这个如此被动的局面。

    在硬抗了一波集火之后,大朱吾皇龇牙咧嘴的和鹿如许,迅速窜上了离自己最近的蒸汽飞艇。

    “大人,依我看,与其不计代价的攻击,还不如趁此机会将他们招在麾下来的划算。”

    一道略显瘦弱猥琐的身形登上瞭望台,站在了简格的背后。

    那道身形正是消失许久的简纳,也就是在之前连同鲁克,试图攻击大朱吾皇等人的家伙。

    简格身形微微一晃,没有表露出任何态度。

    见此情形,简纳再次说道,“大人,这两个家伙十分的古怪,鲁克就是被其中一个家伙用刀给捅死的,那连少族……不对,山灵都抵抗不住的战甲,却轻而易举的被斩断。”

    “我们一旦将他们纳麾下,占领这整个世界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简格抬起手打断他的话,然后转过身去,缓缓开口说道,“这个提议十分不错,一切就都按照你说的办,为表诚意,就由你前去交涉,无论他们提出什么条件,全都应允。”

    得意的表情逐渐转化成死灰色,简纳愣在原地,一旁的士兵也适时将一套简便战甲套在了他的身上……

    被炮弹逼近飞艇内舱的两人,此时十分的憋屈,这一轮炮弹下来,将两人打的腰酸背痛,冲也冲不出,逃也逃不掉,只能憋屈的蹲在内舱里。

    而在这不计代价的轰击下,这座飞艇报销的时间也开始进入了倒计时。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时,那铺天盖地的轰炸戛然而止,直接进入了诡异的静止。

    紧接着,一道掺杂着紧张的尖锐声音在甲板上响起,“我,我的朋友们,你们还好吗?能否出来见个面,商量一些事情?”

    昏暗的内舱中,鹿如许悄悄将长剑抽出半寸,示意直接杀掉,被大朱吾皇阻止。

    然后,大朱吾皇从舱中探出脑袋看向不远处的甲板,那里站定着一个身穿流线型战甲的老熟人。

    “是你?你来做什么?”大朱吾皇看向他,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简纳僵硬一笑,摆出了个请的姿势,“我们能否站在这上面谈一谈?”

    略微思索一番,两人直接从内舱中踏上甲板,虽然在四周有着不下于百具战甲,但仍旧不足为虑。

    “你来找我们谈什么?”大朱吾皇直入主题,眼睛却是极为隐蔽的注视四周。

    之所以答应简纳的请求,便是趁此机会,找到隐藏在暗处的温奇简格。

    见到两人并没有那么难说话,简纳心中大喜,急忙说道,“是这样的,早在之前,我们家大人便非常欣赏两人的能力,迫切希望能够与你们结识。”

    “其实这场战争可以避免,我们只是不满山族暴政,准备将其推翻,并着手建立一个更加开明的城市而努力,你们其实是受到了山族的蛊惑,成为了一个棋子而已。”

    “同时我们家大人也允诺,只要你们肯退出这场战役,将会给你们一笔丰厚至极的财富,如何?”

    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简格的踪迹,大朱吾皇只得咳嗽一声说道,“我们并非不同意,只是这种事情,我需要你们族长的亲自允诺,除此之外,一概不行!”

    简纳愣了下来,踌躇再三之后,下意识的回头准备朝身后看去。

    就在这时,一发突如其来的聚光束,猛然从暗处掠出,直接轰向了简纳的脑袋。

    没有防护罩保护的脑袋,就像是高处坠落的西瓜,炸成了一团血雾。

    没了脑袋的尸体又向前走出两步,然后重重的砸在了甲板上。

    现场一片死寂,而后不约而同的朝发出光束的地方看去。

    林立在甲板上大小不一的烟囱中,一个身穿破烂战甲的身形出现,手心中的能量炮口还在冒着丝丝青烟。

    下一刻,包围在四周的战甲齐齐爆发出最为猛烈的攻势。

    大朱吾皇暗骂一声,直接释放出领域之力,然后一手拽住那家伙,再次滚进了内舱之中。

    感受着头顶传来剧烈的轰炸,大朱吾皇看着靠在楼梯上的他沉声喝道,“他娘的,老子之前不是让你回去换战甲了吗?你又来捣什么乱?”

    “捣乱?摆脱老兄,我那是在为你们吸引火力好不好?”他从楼梯上坐直身子,摊着双手说道,“之前你救了我一命,我想还回来,仅此而已。”

    看着好心办坏事的他,大朱吾皇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无处发泄。

    这个混血的家伙,似乎是个纯粹的乐天派,完全不在意下一刻是死还是活,“认识一下,我叫杰克,是这暮居城的第三代居民。”

    无奈的自报家门后,大朱吾皇沉声说道,“这里最多还能坚持一分钟,一分钟以后,你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杰克耸了耸肩,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从腰带里取出了一颗湛蓝色的菱形晶体。

    “我之前返回了舰艇中,表明换好战甲后再来支援你们,然后山城主就交给我这个东西,说这东西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只能在万不得已下才能塞进胸甲里……”

    说着,杰克在胸口的核心处比划了一下,无意识中将那菱形晶体按进了核心里。

    “哦,该死。”

    如同完成了生命大和谐一般,杰克浑身一颤,然后眼皮开始上翻。

    细密如同蛛网般的湛蓝丝线瞬间从胸甲的核心处,蔓延向杰克的四肢百骸,头发上也开始冒出阵阵青烟。

    越来越多的湛蓝丝线,不断的修复和串联杰克身上的残破甲片,只是他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大朱吾皇和鹿如许对视一眼,面容露出一阵古怪之意。

    “轰!!”

    剧烈的轰鸣响彻,如同巨兽的蒸汽飞艇在数百具战甲的攻击下,仅仅只是坚持了一分钟,便彻底爆开。

    与此同时,三道身形猛的从火海中掠出,停滞在了半空中。

    铺天盖地的炮弹再次来临。

    那在大朱吾皇与鹿如许背后的,是通体翻涌着蓝色丝线的杰克。

    身上破烂的战甲被那层湛蓝色丝线完全覆盖,连带着眼睛都开始往外渗出大量的湛蓝丝线。

    虽然大朱吾皇不敢相信毫无生命的机械,能够到达这个境界。

    但发生在杰克身上的这一幕,切实的告诉了他。

    第一具进入霸主境的机械,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