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一十一章:晨曦之战
    “成功了,我成功了!”山灵看着逐渐亮起的仪表盘,兴奋的说道。

    “赶紧开动,开始有点顶不住了!”操纵炮台的大朱吾皇有些着急,先前被巨炮遏制住的战甲群落,在那金发老头的指挥下,有了卷土而来的趋势。

    并且阵型也呈扇状分散,有效的遏制住了舰载巨炮所造成的伤害。

    而这地底世界的穹顶入口处,依旧有源源不断的人类涌入,第一时间便占领了悬置在空中的无人战甲群。

    整个空中正在被大面积迅速占领,如果不趁此时机逃脱,迎接众人的命运,将是被毫不留情的射成筛子。

    山灵忙不迭的点头,然后一咬牙直接扳动右侧的摇杆。

    “嗡!”

    蒸汽飞艇尾翼涡轮瞬间喷出暗蓝色的尾焰,带动收缩在船体两侧的齿轮飞翼直接展开。

    但位于这候场中的蒸汽飞艇不只有一艘,而是整整十艘,大朱吾皇等人乘坐的虽然是最外侧的一座飞艇,但舰艇相互之间的距离也仅仅只有可怜的二十米。

    被迫打开的齿轮飞翼直接抽在了一侧飞艇的舰身上,瞬间支离破碎。

    巨大的冲力也将那一艘蒸汽飞艇推下了候场,朝地心处沉沉坠去。

    如此巨大的体量,直接将建造于地心中的大量机械建筑砸毁,爆炸式的火焰直接覆盖至整个地心,熊熊燃烧了起来。

    反冲力也使舰艇中的众人,直接偏离了原本的位置,翻滚在地。

    正玩命开炮的大朱吾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甩飞了出去,连带着被硬拽下来的巨炮拉杆。

    站在远处观望到这一幕的金发老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给我杀光这群蠢货。”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晕晕乎乎从地板上爬起来的山灵,再次操纵起主控台。

    这一次,蒸汽舰艇终于平稳起身,摇摇晃晃的悬浮在半空中,而后扇动另一面仅有的三扇翅膀,朝候场前方的最深处掠去。

    从候场猛的冲进山体的隧道之中,原本昏暗的隧道,立即从四面八方出现扫描射线。

    机械的合成男音也在这时,响彻了整个隧道,“检测到有未编号飞行的舰艇离开,请操作者立刻终止操纵,否则清洗计划将会开始——”

    “倒计时开始——”

    “十……”

    紧紧抱着舵盘的山灵眼中开始闪过一抹惊慌,鹿如许也在这时喊道,“不好,他们追进来了!”

    扔掉手中的拉杆,大朱吾皇沉声说道,“不要停下,继续前进,将速度提升到最大!”

    山灵重重点头,而后直接将面前仪表盘上的几个按钮拨亮,身侧的摇杆被一拉到底。

    涡轮彻底转动,淡蓝色的尾焰直接转化为湛蓝,带动整个舰身以一种与身型不相符合的极速,冲向前方未知的黑暗。

    “五……”

    所有人都抱着背水一战的决心,凝视着前方。

    瘫倒在地板上的老者缓缓起身,从衣服内层掏出一个极为精密的复合型齿轮,然后按下了齿轮中央的按钮。

    几乎将舰艇围住的扫描射线忽然消失,紧接着那道机械男音再次响彻。

    “欢迎回家老板,祝旅途玩得愉快~”

    那种迫在眉睫的窒息感终于消失,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舰仓中又恢复了片刻的安静。

    接二连三的颠簸下,侧躺在地的简汀咳出一口鲜血,随即悠悠转醒。

    老者赶紧跪倒在地将简汀半抱在怀里,“先不要说话,保存体力,等离开了这里,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

    简汀微笑着摇了摇头,努力伸出手掌指了指胸腔,“我清楚自己的情况,有几颗该死的弹丸击穿了我的肺部还有心脏,我已经没有可能继续撑下去了。”

    “不可能,简你一定行的,我相信你,上帝也会保佑他虔诚的信徒的。”老者彻底慌了神,手足无措的想要捂住简汀身上的创口。

    “我想想你坦白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从见到你的那一天,一直隐藏到了现在,”简汀笑了起来,“我其实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从来都不曾信奉过上帝,唯一做过的一次弥撒,我还往圣水里面添了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之所以说自己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而是为了迎合你咱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玩笑,你说洋人都应该信奉上帝,我也就在那时胡诌了一个信仰,没想到就这么骗了你一辈子。”

    说到这里,简汀的意识已然有些溃散,“在格温克工厂见到你之后,我才相信上帝是偏爱某些人的,他恨不得将人世间所有的智慧都交给你,让你来替他完成一些使命……”

    “别说了,简汀。”老者摇头,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浸透在简汀的衣服中。

    “距离那时候也已经有二十多个世纪了吧?上帝或许早就忘记了我这个冒充的信徒了……”

    “在此,一个曾经的不忠心者,于弥留之际虔诚的祷告上帝,保佑你能够避开眼前的所有苦难,直到……”

    话音,戛然而止,那一直澄澈清明的蓝色眼睛,最终停止转动,瞳孔随之溃散。

    “老伙计,你真的走了?”老者眼中茫然,只是手足无措的帮他调动姿势,仿佛认为他只是陷入了熟睡。

    大朱吾皇别过脸去,沉默的移向尾舱放置的巨炮,重重的摁下按钮。

    山灵满脸泪痕,紧握着舵盘的双手已然发白。

    “轰隆!”

    隧道尽头沉重的巨门被直接撞开,一艘蒸汽舰艇从中飞掠而出,在峡谷中转了个弯道后,随即飞临向地面的城镇上空。

    而此时,刺破黑暗的晨曦才刚刚洒落地面。

    “来吧,孙子们,尝尝爷爷给你们准备的炮弹滋味!”鹿如许现学现用,一人直接操纵两门巨炮,对着尾随而至的战甲群施以最恐怖的炮火洗礼。

    翱翔在城镇上空的蒸汽飞艇,也在此刻自舰身中扩传出了一道沉重的女音。

    “我是暮居城的山灵,也是领导山氏的少族长,现在我将宣告一条消息,温奇简格一族已经完全叛变,他们占领了格温克工厂以及地心世界,并企图毁灭其余三族,得到彻底的掌控,不要试图求和,他们会将战火一直烧到地平线中的一切,那时将没有一个人会幸免。”

    “在此,我恳切所有的氏族共同抵御温奇简格一族发动的这场战争,得到这场胜利。届时您的子女将会以您为荣——”

    “我是暮居城的山灵……”

    沉重的声音夹杂着炮火轰炸的剧烈声,刺破了黎明前暮居城的静谧。

    每一个人都是从睡梦中惊醒,然后静静的听着这一位即将继任的女城主的宣告。

    透过窗户看到外面已经被炮火洗礼到暗红色的天空,每一户家庭都表现的各不不同。

    早先得到温奇简格一族允诺的氏族,选择了按兵不动,房屋内的灯光陆续暗了下来。

    而一些亮着微弱灯光的家庭,最终也选择了熄灭灯光。

    这场战争,似乎从一开始,便已经注定了山族覆灭的下场。

    ……

    “亲爱的,我们可以不去吗?”

    位于中郡城市的一处静谧房屋中,一位年轻的妻子依偎在丈夫的怀中,手掌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拥有一双湛蓝眼睛的丈夫翘了翘嘴角,“我想,这场战争已经需要我的参加了,简格并不是一个好家伙,我不认为在他的统治下,还能平静的生活。”

    “所以,我必须为我们的未来而战。”

    年轻的妻子仰脸附上最亲密和不舍的亲吻,然后起身开始准备丈夫需要的衣服。

    一旁的小床上,年幼的男孩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身子,“爸爸,你是要准备去哪里吗?”

    已经穿上战甲舱服的父亲走了过来,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微微一笑,“我要准备赢一场名字叫未来的马球……”

    “嗡!”

    在黑暗中游曳出绚丽光束的战甲,猛的从街道中跃升,面对着几乎占据了整个天空的战甲群落,毅然决然的放出了一束膛线炮。

    “来吧,小兔崽子们,让我帮你们恢复一下发热的脑袋吧!”

    面罩之下,是一张轻松惬意的面颊,仿佛眼前不是战场,而是战况激烈的马球场。

    前往参战的年轻父亲像是一个征兆,不断有拖拽绚丽光束的战甲从街道中掠升,然后毅然决然的冲向战场。

    星星之火,从四面八方而来,他们以残破的蒸汽飞艇作为后盾,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堵住了势不可挡的反叛军。

    这场以两个氏族抑或者更多氏族发起的战争,在有着格温克工厂以及地心世界两个最强底蕴作为后盾,呈现出的战力是恐怖的。

    但饶是如此,在极短的一瞬间,便被自发组成的战甲军,抑制住了疯狂蔓延的趋势。

    破旧的蒸汽飞艇中,在两个巨炮间游走不停的鹿如许,看到眼下这一幕,忍不住兴奋高喊,“终于有人来帮咱们了!”

    大朱吾皇眼眶一红,差点流出眼泪。

    是啊,终于有人帮助咱们了!

    不断有战甲被击毁,带着淋漓的鲜血坠向下方。

    但更多的战甲从地面掠升而来,奋力抵抗着这场必须全力以赴的战争。

    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以暮居城命名的这座巨城,无论是人口还是科技都已经发展到了巅峰。

    此刻,这场有温奇简格发起的战争,几近席卷了近三分之二的人口。

    随着从地心世界中飞出的数座蒸汽飞艇,本已经战至白热化的天平,又开始出现了倾斜。

    而就在此刻,一道亮如白昼的光芒从远处投射而来,又有一座蒸汽飞艇刺破晨曦前的浓雾,迅速赶往战场。

    那个喜欢穿着飞行服站在瞭望塔上的大胡子,此刻依旧站在瞭望塔上,嘴里叼着一根烟斗,同时伸出一根大拇指放置在眼前,细心的瞄着坐标。

    “地域三号,方位西面远两千米,给老子狠狠的轰上一炮!”

    与此同时,数以百计的炮弹从舰身轰出,如同雨幕般投入反叛军中的蒸汽飞艇。

    巨量的炮弹,爆发出了最为瑰丽的洗礼,触不及防之下,一艘蒸汽飞艇直接被轰击的支离破碎。

    那正站在甲板上指挥战役的金发老头,由于提前穿配了战甲,在被波及的一瞬,便拼命赶往另一座蒸汽飞艇的甲板上。

    卸掉面颊,金发老头仰脸躺在甲板上,在他的战甲心脏处,一枚狭长的弹片深深的嵌了进去。

    “给我杀光这群臭虫!不惜一切代价!”

    随着反叛军有越来越多的蒸汽飞艇投入战争,抵抗军中开始出现了更快速的伤亡。

    如同蝗虫般的反叛军开始占据优势。

    仔细观察局势的大朱吾皇也已经察觉到了这种趋势,快速的思考过后,他看向一旁的鹿如许,“怎么样,敢不敢跟我冲出去将对面老大的脑袋给拧下来?”

    鹿如许哈哈一笑,一拍背后剑鞘,“愿意之至!”

    听到两人的斩首计划之后,老者放下早已死去的简汀,伸手拉住了大朱吾皇的衣袖,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枚碧绿的圆形印章吊坠,递了过去。

    “收下这个东西,就此离开,这场战争的责任不该由你们来承担。”

    大朱吾皇微微耸肩,“老先生,如果我仅仅只是路过于此,见到这场战争尚且会出手,更何况是眼下这种局面?”

    “我原本也是个极为冷血的人,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进行无止休的杀戮,但眼下这场战争,我第一次有了阻止的欲望。”

    “上帝不希望看到人类受苦,但他的力量很有可能不够,所以总归要有人代替他,行使他的念头。”

    “至于你想要托付给我的事情,等打完了这一战再说也不迟。”

    退回玉佩,大朱吾皇和鹿如许并排走上甲板。

    老者怔怔的看着错身而过的两道身影,平淡却又坚定的奔赴甲板。

    古书记载,诸神凌于大千世界之上,却又与大千世界生息相关,他们大都是没有感情的,但由于吸收了信徒太多的悲伤哀苦,所以产生了共情。

    传说他们会幻化出无数分神,游历于各界,用着各种方式,力所能及的帮助着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