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吾皇万岁 > 第三百零七章:地心下的蒸汽朋克 一
    时不时有工人推着一车车的煤炭在底舱中奔走,将煤炭尽数倾倒入如同巨人心脏般的锅炉中,以使蒸汽机做出往复式机械动能,来推进这座空中巨兽。

    但大朱吾皇仍旧十分诧异,到底需要配置多少座蒸汽机,才能推动这整条船在空中漫游?

    很快,山灵说出了答案:只需要两座,并且只占据整条飞船体量的二十四分之一。

    大朱吾皇彻底震惊了,同样是用煤燃烧当作动力,地球的蒸汽时代早在19世纪便被电气所取代,成为了镌刻在历史长河中的一段终章,而在这个地方,却是将蒸汽动力用到了极致。

    眼下这座空中堡垒,是否可以从另一个方面,预示着地球蒸汽时代没有出现的巅峰?

    依次穿过底舱内舱之后,众人登上甲板。

    此时天刚清明,晨曦初露,透过层层云层洒在广阔的甲板上,给人以说不出的惬意。

    站在最顶端的飞行员,朝众人比了个手势之后,转动巨大圆舵,“出发!”

    “嗡……”

    随着沉重的嗡鸣响彻,船尾处巨大的涡轮猛的喷出蓝火尾焰,带动内部齿轮飞速运转,船身两侧合共六对金属巨翅,也在同一时间振动。

    这条蒸汽飞艇便以一种平缓而又迅速的姿态冲入云层之中。

    在经过先前的震撼之后,适应能力极强的鹿如许迅速飞奔向甲板尽头,站在护栏上兴奋的大喊,“老子也终于能够上天了!”

    挥手让络腮胡他们退下之后,山灵朝大朱吾皇俏皮的一眨眼,“走,一起去吹吹风。”

    学着山灵他们那样站在护栏上,张开双臂,享受着橙黄色的晨曦挥洒在脸上,说不出的惬意。

    一望无际的云层遮蔽住山川草地和大漠,蒸汽飞艇缓缓行驶在云层之中,宛如仙境。

    “戴上这个,要不然待会眼睛可能会充血,很不舒服。”那站在瞭望哨一样地方的飞行员,朝众人远远抛来几枚防风镜。

    看着手中制造颇为精良的防风镜,大朱吾皇更加确定这个来自地球的宗族,骨子里有一种蒸汽朋克风。

    带上防风镜,拧动镜腿两侧的齿轮,眼前的场景便清晰了起来。

    “我现在开始对你的宗族越来越感兴趣了。”大朱吾皇看着山灵说道。

    山灵微微一笑,用手扶正脸上的防风镜说道,“那你知道上一个对我们宗族感兴趣的结果怎么样了吗?”

    然后山灵用手在脖颈上做出割喉的姿势,“都已经死了。”

    “我相信你们肯定不会对客人下手的。”大朱吾皇咧嘴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那是自然,”山灵点头,“你可是老祖宗认定的最重要的客人,在你之前,我甚至没有见他笑过。”

    “那他应该很想念那个什么地球吧。”鹿如许转过头说道。

    “不,我认为他是在想祖奶奶,当然还有地球。”山灵看向大朱吾皇,“我相信你的到来,一定会给老祖宗带去希望。”

    半晌,他笑着说道,“也许吧。”

    蒸汽飞艇依旧匀速在云层中行驶。

    在这期间,从山灵口中得知,山族的所在地方地势险峻,原先还与其他氏族相接壤,在不堪其扰下,直接挖出了一整条环状峡谷,又硬生生的开辟出大量的水道,引孤海之水入渠,形成了数条天然的防护带。

    至今,山族除了年轻一代外出试炼,以及必要的日需品,已有近千年不曾与外界氏族有所来往。

    从山灵的口诉以及如今显露出的冰山一角来看,大朱吾皇愈发坚定这个宗族已经完全脱节了整个二元世界,独自向前发展。

    可他们又是如何在一无所有的异界中发展到如此高度的?

    也许,只有抵达至山族后,一切才会得到答案。

    随着阳光的逐渐升高,在云层中行驶的蒸汽飞艇也开始降低至半个身位,众人已经能够看清云层下方的苍绿的山林以及暗褐色的山石。

    虽然在云层上大朱吾皇无法看清航线距离,但凭借着多年的徒步丈量大地的精准本能,这艘蒸汽飞艇只是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内,便飞了近大半个二元世界……

    蒸汽飞艇距离地面开始到达了一定距离,大朱吾皇远远便看到前方那险峻的地势。

    如同麻花一般纵横交错的宽广河流,将地面板块分裂成一道道深峡,形成了一条条防护带。

    在众多深峡的最中央,有一处独立于水面的板块,其上分布着稀疏却整齐的城镇。

    掌舵的飞行员,从瞭望哨下探出脑袋,拨开脸上的防风镜,幽默的说道,“亲爱的客人们,飞龙号本次行程到此结束,请带好随身物品,来到这片陌生却又温和的城市吧。”

    别名飞龙号的蒸汽飞艇最终缓缓降落在城外的宽广港口。

    “带我向简爷爷问好。”山灵抬起头看向飞行员说道,随即领着大朱吾皇和鹿如许踱步下船。

    早就在港口处等候多时的族人立即迎了上去,而后簇拥着众人朝城中走去。

    让大朱吾皇有些奇怪的是,这些山族人虽然长相仍旧和大朱吾皇类似,但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些高加索人种的特征。

    皮肤偏白,五官较深,要不是有着一头茂密的黑直发和黑眼睛,还真就和大朱吾皇印象中的老外一模一样了。

    “老祖宗目前情况的怎么样了?”山灵看向为首一人问道。

    那带着一副金丝眼镜,颇像管家的人立即低声说道,“情况暂时稳定,但仍旧有些不太乐观。”

    山灵目光黯淡,但很快便调整好状态,“速度进城,争取在今天让老祖宗见到来客。”

    “是,小姐。”管家垂头应声,那隐藏在眼镜后的双眼微微眯起,很快又恢复如常。

    而这一幕刚好被大朱吾皇无意瞥见,从而在心中升起一丝警觉。

    随着厚重的城门大开,城门内的场景却是让大朱吾皇微微一怔。

    大量的房屋建筑,放眼望去几乎都带有欧洲哥特式建筑风格的身影,虽然平矮木制的房屋抵消了大半哥特式建筑的尖锐冰冷,但还是一眼能够看出的。

    这种异域风格的建筑物,直接让大朱吾皇内心的警惕提升到了最高,他恍然明白,在地球上,并不是只有华夏这一支种族。

    再想到,万一待会见到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家伙,大朱吾皇整个头都大了一圈。

    想归想,大朱吾皇还是跟在山灵的身侧,快步朝前方走去。

    铺垫着青石板的道路纵横交错,两侧的完备的管道路灯一应俱全,迎面时不时驶来的简易汽车,到底还是让大朱吾皇惊掉了下巴。

    这让他有种走在十九世纪异国街道的错觉。

    越是前行,道路两侧的房屋建筑逐渐稀少,取而代之的是绿化带的增多。

    山灵似乎是察觉出了不对劲,她看向管家略微严肃的说道,“简纳,这不是去城堡的那条路。”

    “是吗?小姐,”名为简纳的家伙面露疑惑,很快恍然大悟的说道,“我知道这不是去城堡的路,但在这之前,鲁克想要见见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鲁克?”山灵立即喝道,“这是老祖宗要见的人,关鲁克什么事情?他还没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简纳耸了耸肩,随即和他身后的人向后退了一步。

    察觉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之后,山灵立即从腰带里掏出一枚,通体由齿轮轴承组成的铜蜜蜂。

    在刚托起铜蜜蜂的刹那,一道赤红光束破空而来,直接将其击碎。

    与此同时,一座造型夸张的类人型机器从天而降,重重的砸落在地面,激起阵阵烟尘。

    将山灵护在身后的同时,大朱吾皇忍不住暗自吐槽起来,每到关键时刻总有一两个不长眼的家伙试图拖慢进程。

    烟尘滚落,那矗立在众人面前的机器隐藏背后涡轮,将手臂上的蹚线炮缩回手臂中,同时开启面罩,露出了一个满脸横肉的大胡子脸。

    “你他娘的找死!”山灵暴怒,霎时抽出腰间手枪对准了鲁克。

    “别这样,小姐,”鲁克立即高声叫道,“我并不是针对你,而是这两个外来者实在可疑,如果他们对老祖宗起了歹心,一切可就完了!”

    “并且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外来者踏足,你敢保证他们没有觊觎这里的想法吗?”

    一旁的简纳适时附和道,“小姐,鲁克说的不无道理,他也是为了整个宗族的安危才出此下策,老祖宗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纯粹是因为他已经快要……”

    “给我闭嘴!”山灵厌恶的打断简纳的话,随之看向鲁克,“我数三声,如果你再不让开,我就打碎你那一堆垃圾!”

    “恕难从命。”驾驶机器的鲁克非但没有退却,反而摆出一副倨傲的神态,手臂中的膛线炮重新显露出来。

    “混蛋!”山灵低声怒吼,瞬间陷入狂化,杀戮之力自体内氤氲而起。

    驾驶舱中的鲁克悄然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低声暗道,“来吧,进化不完全的小野蛮人……”

    然而,一只温和的大手轻轻的放在了山灵的肩上,直接让她从狂化中清醒过来。

    “一切都交给我来吧,正好能省下不少时间。”大朱吾皇淡声说道。

    山灵眉头轻皱,低声说道,“这是宗族中最新研制出来的战甲,实力强劲,即便是我都难以撑上一段时间。”

    “我只需要一分钟。”大朱吾皇淡然的举起一根手指。

    旁边暗自偷笑的简纳闻言,立即不屑的将脸扭向一旁。

    作为整个宗族实力最强者的大小姐,在这最新战甲面前都没有讨到一些好处,他又算什么东西?

    “我赌只要三十秒。”鹿如许懒洋洋的说道。

    山灵面色呆滞,很快便满脸愠怒的说道,“虽然你在青试上击败了我,但不要忘了,这个战甲远比我要厉害,难道你就不怕待会被它轰成渣滓吗?”

    没再说话,大朱吾皇缓步向前,面色平静的看着眼前足以媲美小型建筑的战甲,然后一脸不屑的比了个中指。

    “我喜欢这种愚蠢的家伙。”鲁克面色一寒,双臂的膛线炮骤然轰出两道光柱。

    “轰!”

    光柱在掠向地面时,骤然爆开,巨量的石块夹带着烟尘瞬间扩散。

    大地也开始震颤龟裂。

    鹿如许眼疾手快直接夹着山灵朝身后掠去。

    “哈哈哈,给老子去死吧!”

    鲁克状若疯癫,手中膛线炮不停轰出光柱射线,甚至连隐藏在胸甲中的巨炮,也在酝酿着一道巨粗无比的赤红光柱。

    所有人都是面色各异的看着这场不对等的游戏,但没有人注意到的是,龟裂的大地上悄然蔓延出一层紫意。

    正当鲁克满脸不屑的收回机械臂时,漫天飞舞的烟尘中,一道黑红色的身影悄然掠来。

    鲁克瞳孔一缩,瞬间反应过来,急忙调动胸前巨炮,轰向已经及至眼前的身形。

    一人多高的巨型光柱推来,却在撞向一柄刀刃时,从中分成了两束。

    遁世大呼,“奶奶的,这鬼东西烫到老子屁股了!”

    下一刻,手臂处传来一阵深入骨髓的凉意。

    偌大的机械臂连同齐根削断的手臂轰然坠地,鲁克呆呆的看着坐在战甲肩膀上的身影。

    大朱吾皇露出一抹微笑,直接拎刀捅进了驾驶舱里。

    没有惨叫,只有蒸汽涡轮在缓缓熄灭。

    鲁克整个人被大朱吾皇直接捅了个对穿,战甲随即颓然坠地。

    就在大朱吾皇准备撤离时,他眼角余光瞥到战甲内层的轴承之间,有着一层细密的晶体管道。

    用刀将战甲削开,泛着红润光泽的管道直接暴露在外,在扭断一根之后,大朱吾皇彻底愣了下来。

    那晶体管道中流动的,居然是液体状的杀戮之力。

    这种虚无缥缈的玩意,是怎么被提炼成液体状的?

    烟尘缓缓坠落,山灵紧张的看向前方,直到那个一身黑袍的家伙出现,才长长的呼出了口气。

    简纳完全愣了下来,他看到那人的身后,是已经完全被拆解成块状的最新型战甲。